長安街頭。

少年郎身着雲雁細錦衣白衣鮮馬御街平治,他身後跟着一隊兵甲,舉著一個靖字。

稍微見過世面的人便知曉,這是靖王爺的府兵。

所以那前頭意氣風發的少年郎,毫無疑問,便是靖王爺本人了。

茶樓里,眾人紛紛擠破了腦袋,想瞧一瞧那天之驕子長得是何模樣。

而那少年的身影,也落在了一個面帶白紗的女子眼裏。

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南梁公主趙韞如。

若是此時有人留心到她,便能清楚的察覺到她眼中勢在必得的決絕。

……

張雙意告訴南梁使臣,這靖王爺從不沉迷聲色,偏偏對古玩書畫很是感興趣。

每月初一,是古玩集市最熱鬧的時候。

這位靖王爺無論在忙,也總要去看看,買上一兩件寶物。

趙韞如便找了家集市上的店鋪,放上一兩件絕世奇珍,若是有人來買,只讓掌柜說以寶會友,若非那等若塵絕俗之人,決不將寶物轉賣。

正如趙韞如所料,那靖王裴錚果然被寶物吸引,前來求見。

趙韞如隔着屏風見他,在趙韞如早已經摸清裴錚底細的情況下,兩人相談甚歡,甚至讓裴錚生出一絲相見恨晚的意味。

臨別時趙韞如也沒有見裴錚一面,只是將寶物相贈,裴錚怎好白拿人家姑娘家的東西,只說自家也有絕世奇珍,約趙韞如三日後前來,他也獻上好禮。

趙韞如自然卻之不恭,兩人便就此約定。

如此一來,趙韞如算是和裴錚搭上線,兩人你送我一幅字畫,我送你一件瓷器,這麼你來我往之下,竟然生出不一樣的情緒。

裴錚到底是少年郎,幾次三番想要一睹芳容,都被趙韞如婉拒,每次裴錚提起,趙韞如卻總是在屏風后做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最後一次,到底讓裴錚再也隱忍不住將心中情事道出,「我對姑娘實在是傾心不已,姑娘不願在我面前露出芳容,我也不敢唐突,只求姑娘告訴我你是哪家的女子,我好三書六禮上門求娶。」

趙韞如也做出一副為難之色,「我知公子家境優渥,只是我的身份實在難以向公子啟齒,我……我乃南梁公主趙韞如,此次前來齊國是為和親。」

「我兄長臨行前告訴我,務必嫁入齊國天子後宮,可齊國陛下嫌我貌若無鹽,我又不敢違背兄長的囑託,只好向宋相提親,以為皇後殿下必然不肯,如此就可勸齊國陛下納我為妃,只是沒想到宋相與大長公主殿下情投意合,我也在齊國耽誤至此。」

趙韞如說着說着便哭了起來,「我以為我這一生只做帝王旗子,安定兩國邊境便滿足了,可沒曾想卻遇見了你。」

「到底是你我無緣,若有來世,我一定投生在公子鄰家,與公子青梅竹馬舉案齊眉才好……」

裴錚沒有忍住,衝進屏風裏,在趙韞如驚愕的目光中,一把抱住了她,「公主殿下莫要說這樣的話,我便是你口中齊國陛下的胞弟靖王裴錚,你有所不知,我皇兄對皇嫂一往情深,是發了大願非她不娶的。如此看來,到底是你我有緣,公主殿下若信我,我便再次向你起誓,我立刻進宮求皇兄將你許配給我,這一生定然好生呵護與你。你我也不必等來生,今生便可舉案齊眉。」

趙韞如哭的梨花帶雨,抱着他抽泣,「原來你竟是靖王么?若能與你長相廝守,我自然是願意的。這些日子,我與你私下見面,心中又歡喜又憂愁,生怕讓人知曉我與你見面會為你帶來災禍,可若讓我在不見你,還不如叫我立刻就去死,幸好……幸好老天開眼,你我到底是有緣分的。」

裴錚好生安慰了意中人一番,又將親王蟠龍玉佩給了她做私定終身的信物,兩人惜別之後。

裴錚回到王府,立刻就遞牌子進了宮。

然而裴錚卻沒有發覺,身後一直有眼線跟隨,直到他入了宮城。

。 說來,這事有點碰巧。

陳凌駕駛地獄之龍降落天河機場的時候,林天正好在民航開董事會,結果開會到半場,被巨大的轟鳴聲吸引住,一個個都跑去看戰機了。

林天本身對戰機就非常熱愛,當然也跑去看了,當場就被震撼得說不出話了。

比他在南飛基地,看到的陳凌最新款J10戰機起飛場面還震撼,是他見過最強悍的戰機。

而戰機巨大的轟鳴聲,在西海市上空炸開了,無數的市民都看到了,忍不住發出各種尖叫聲,當他們想要拍照的時候,戰機已經從他們的視線中消失。

在第一時間多家新聞媒體都在報道這件事情,在西海市引起強烈的反應。

許多戰機發燒友在各大論壇都在議論這款戰機,因為他們從來沒有見過的款式,很多都覺得像是J20戰機,但是覺得又不是,這架前所未有的戰機,更加的霸氣。

最讓他們感到興趣的是為什麼這架戰鬥機會出現在這裡?

頓時,各種猜測在市民中傳開,有人說是空軍最新研發的戰機,應該是路過這裡,進行簡單的維護,也有人猜測有可能空軍的戰略意圖……

林天當然起了極大的興趣,動用了一些私人關係,結果,竟然是陳凌這小子開戰機回來了,知道可能是來找閨女,立刻跑回家裡等了。

真讓他蒙對了!

「我這個女兒白養了,知道我的好女婿來,我就不能提前回來了?」

跟著,林天起身,拉著陳凌,道:「小凌,坐到我旁邊,我給你泡茶,我們好好聊聊。」

「這……」

陳凌咧嘴一笑,感覺這個態度,轉變得有點厲害啊,上次見面的時候,提防得自己像是賊一樣,還叫人家小子。

現在……

當然,陳凌見到林天這個態度,當然開心了,說明就他也不反對自己跟看林雪在一起了。

「好。」

陳凌也不客氣,直接坐在林天旁邊,跟他一起泡茶。

「這是好茶,剛泡好,可以放鬆心神,你親自開戰機一定累了吧,喝一口,保證你神清氣爽,體力恢復。」

林天說著,給陳凌倒了一杯,讓他趁熱喝。

陳凌微笑的接過茶杯,道:「謝謝叔叔。」

林雪看著這一幕,腦子有點短片了,這是什麼情況?這是我的爸爸?

原來的爸爸去哪裡了?這個刻薄的老頭子什麼時候態度這麼好了?

上次……

「爸,你是怎麼知道他來的?你不是在上班嗎?」林雪有點急了,陳凌身份比較特殊啊,要是父親用了什麼特殊手段……

王家和韓家一夜之間,因為陳凌的緣故,在豪門中除名啊!

陳虹在旁邊解釋道:「你男朋友開著戰機過來,驚動整個西海市,而且他的戰機降落在我們的機場,也必須取得我們同意,是不?」

林雪點頭,不過馬上道:「不對啊,老爸就算知道戰機降落我們機場,你也不知道是陳凌啊。」

「你趕緊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的?是不是讓人調查了?」

林天翻了一個白眼,道:「死丫頭,有完沒完了?我打電話去西南軍區,跟陳林長官打聽,不行嗎?開戰機就是我女婿,而且,我早就知道他是飛行員,上次不是跟你說了,在南飛軍工集團的大股東,上次還見過小凌開戰機,我是誰啊,我是總裁啊,你不知道,上次南飛生產基地的時候……」

林天一臉的得意,想到上次在南飛集團的時候,自己多長臉,一個個都羨慕自己找了一個好女婿。

不過,陳凌確實牛逼,鍾老這樣的國家利刃對他都讚賞有加,自己在跟陳林通電話的時候,對方那個羨慕!

林天感覺狠痛快!

陳虹見林天有點得意忘形,瞪了一眼,道:「行了,你是總裁,你厲害,趕緊跟我去洗菜,嘚瑟什麼呢,人還是我親自迎過來的。」

「我不能跟女婿喝會茶啊。」林天鬱悶道。

「不行,快起來。」

陳虹拉著林天去廚房了。

「好了,我都幫忙了,還不行嗎?真是的。」林天不滿的嘮叨幾句。

「就你話最多。」

陳凌咧嘴一笑。

他看著老丈人被岳母拉去洗菜,吵鬧的樣子,突然生出一股溫暖,好像看到自己父親和母親在家裡嘮家常。

他們在家的時候,也經常這樣。

這種家庭的溫馨,感覺真好。

陳虹拉著林天來到廚房,悄悄的往客廳里瞅了一眼,看到陳凌和林雪沒有注意這裡,轉過頭來輕聲對林天,道:「他是特種兵,還是五星王牌飛行員,聽說現役最強啊,你覺得怎麼樣,你之前是不是沒打聽清楚啊?他什麼時候開始學的戰機?另外,他真是五星級絕密身份?這樣太誇張了吧?」

陳虹心態真的是爆了,比她被困在牛子國的時候,心態還要爆炸。

本來覺得陳凌是特種兵的身份已經夠玄乎了,現在還來一個現役最強的王牌戰鬥機飛行員!

「啥……五星王牌?」

林天嚇了一大跳,上次看到陳凌的時候,他才是三星王牌飛行員,怎麼才過去幾個月怎麼就變成五星了?什麼時候擊落戰機這麼容易了?

「什麼事情的事情?」

陳虹道:「今天的機庫里,我看得清清楚楚,他的戰機上有五顆星星,而且空軍給他配置了一組地勤人員,還是二級軍士長……」

「我去……」林天忍不住一拍大腿,「這小子,你還別說,就是給我老林家長臉,哈哈……」

陳虹沒好聲的說:「長臉?你就知道炫耀,你知道特種兵又是飛行員,多危險,如果他出事……」

陳虹沒有說下去,這幾個人身份加起來確實榮耀無比,但是也代表巨大的危險,一旦出現危機情況,第一個衝上去的就是陳凌!

如果他出了意外怎麼辦?自己的閨女怎麼辦?

陳虹知道很多事情,在許多國人看不到的地方,危險的戰鬥時刻都是存在的,每天都有軍人流血犧牲。

林天也明白,點頭,說實話他也擔心,見過陳凌這麼多勳章,這是最適合當軍人的人。

國家總的需要有人付出,才有和平的環境。

林天已經看開了,安慰道:「我們現在沒什麼辦法,難道拆散他們?哎,你女兒什麼人,你也知道,徹底淪陷了,只能希望這小子能夠小心一點,而且他現在已經是上校,這個級別不低了,在過幾年說不定能提升到將軍,到時候,將軍應該不用去執行危險的任務了。」

陳虹嘆息一聲,他們都是商界的大人物,但什麼辦法都沒有,畢竟自己的女兒已經選擇了,在加上陳凌如此特殊的身份。

「算了,認命吧。」

二老忍不住轉頭朝大廳里看去,結果,兩人臉有點掛不住了。

他們家的寶貴閨女直接撲到人家的身上,沒錯,直接趴在身上了,這……哪裡啃蘿蔔一樣,急得不行的樣子……

家教呢?!

「這死丫頭,不要臉,不要皮的,當我們不存在了?我們也需要一點家長尊嚴的好嗎?」

林天與陳虹對視了一眼,好像想起了什麼,眼裡開始燃燒莫名的光彩。

「老林,你這是什麼眼神?你……什麼意思……」

「我,不是那個意思……」葉陌染趕緊笑著指指手術室裡面,「唐小姐一切安好,現在正在縫針,等會兒就能出來了,之後我和醫護人員都會二十四小時輪候,出了月子就沒什麼問題了。」

聽到母子平安的消息陸夕寧也才放鬆下來,然後就吩咐葉陌染好好看著孩子,不能讓不明人士接近,有什麼問題立馬上報,自己還是不放心讓孩子交給陌生人,出了什麼事都是自己的粗心大意,

蘇景塵似乎也是聽到警報聲就趕緊過來了,一來就有人告知唐婉瑩生了一個男孩,……

《雲爺夫人是大佬》第三百五十章陸夕寧要生了 她走進城池內。

這座城池已經被毀了大半,只有三分之一還完好。

奚淺看著兩邊的城牆和房屋,上面有當初大戰留下的痕迹,也有歲月留下的斑駁。

看起來古老又厚重。

空空如也的城池裡,沒有其他生物,只有她一個人。

走著走著,奚淺心底突然升起了一絲孤寂。

她連忙甩頭。

荒繆,修仙立道之人,怎會有孤寂的感覺。

茫茫大道,她勢必是要登上去,也要一個人走的。

孤寂?怎麼可能?

她把心裡的感覺驅逐出去,腳步堅定的往前走。

一連三天。

除了開始的那個魔修,她就再也沒有遇到過其他的人。

三天,奚淺差不多把這座城池逛完了。

她站在城門口,隨便選擇了一個方向,離開了這座城。

「呼……」隱藏起來的楚鳳吟狠狠吐了一口濁氣。

那變態終於離開了。

這三天,他一直藏起來,不敢輕舉妄動,九天神雷打在身上的那種痛,他再也不想經歷了。

「真有那麼可怕?」阮漓煙站在楚鳳吟的身旁,看到他的神色,有些不解。

「絕對!超乎你想象!」楚鳳吟白了她一眼。

阮漓煙是昨天才過來的,沒看到那變態控制九天神雷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