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頭正好是給到了凌七七和馮征征的身上。

大家目不轉睛地關注了幾分鐘,宋欣媛又說道:「我覺得七七跟林戰哥站在一起,還更好看一點,這個馮老師……」

言下之意就是馮征征長得太妖秀了,這讓他身邊的女生都有些給比下去了的感覺。(未完待續。。)

ps:《嬌滿甜園》貳姑涼書號:3449730對於林小滿來說,一切都是虛的,能填飽肚皮才是真的。為了以後的幸福生活,勢要努力把錢賺。

… 這麼說起來,凌七七是也膝蓋中箭了。

「她就是這麼個口無遮攔的傢伙。」任浩然幫忙打圓場,怕凌七七因為宋欣媛的話而生氣。

「沒事,而且欣媛說的太對了,馮征征這傢伙長得就是比女人還女人,這也是堪稱一絕,要不在紅海他除了女生喜愛他之外,還有不少男性粉絲呢。」凌七七壞笑著。

「我說的就是這個啊,女生要是跟他一起出門,那真是太吃虧了。」宋欣媛笑得是前俯後仰。

眾人也是皆樂了起來。

後來,任浩然找凌七七小聲地交流:「七七,我看到林戰哥內疚的樣子,心裡也很難受,我看你也就意思意思,不要再生他的氣了,沒啥事嘛。」

凌七七點了點頭:「沒事,那個黑豬頭,明天就好了。」

「那行,你明晚還要決賽了,早點去休息,睡眠好,才能耀眼靚麗,決賽可就是你一個人的表演了。」任浩然還一副保姆的架勢。


凌七七上下打量著他:「奇怪了,你到底還是不是任浩然,莫非是哪位大媽附體了,感覺變了一個人似的。」

「哪裡奇怪了,只不過偶爾我會觸發一本正經模式,要不然這幫人不好帶啊」任浩然有些裝逼地說著。

「嘁……」

「呵呵呵……」

頓時引來了周圍幾個好友的一陣噓聲。

凌七七回到十七樓,看到林戰的房門還開著。猶豫了一下,還是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哼,生不生氣,看明天的表現了。」

「巨鑽」杯服裝設計大賽的決賽,是在電視台的演播大廳舉辦的,並通過當地電視台向全國現場直播。

同昨晚的初賽酒會想比,決賽就嚴謹正規多了,規模也是空前隆重。

開場一段人類服裝演變史的串聯舞蹈,讓大家領略了從獸皮到獸皮的演變過程,前者是石器時代那僅僅為了裹體的遮羞布。而後者則是高檔時裝上面的面料和裝飾。這同樣的東西,在不同的人類發展時期,所承載的意義是大不一樣的。


華麗麗的舞蹈,將現場觀眾都帶到了一條人類發展的歷史長河當中。久久沉浸在這樣的神奇進步和演變當中

舞蹈結束。演員立場。舞台上夢幻般的場景瞬息萬變,燈光閃耀。

著名節目主持人湯湯加紅柚子的金牌組合,一出現就點燃了現場的氣氛。

「舞台。從來只為勝利沸騰,歡呼,永遠只為精彩點贊,今晚我們歡聚在巨鑽杯服裝設計大獎賽決賽的現場,共同見證今年度時裝界超級設計大師的誕生……」

「無論過去、現在,還是未來,人類在服裝設計上都有著無窮的智慧和靈感,今晚,這個耀眼的舞台將成為設計師們展現實力的擂台……」

「首先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請出今晚大獎賽的評委們……」

十位評委從後台魚貫而出,依次坐到了觀眾席前排位置的評委席上。

這十位評委,有的是國際服裝設計界的泰斗,有的是流行時尚雜誌的總編,有的是國際名模,有的是時尚界重量級時尚達人,美學課題研究教授……

無一不是一方巨擘。

凌七七和馮征征此刻正在後台等候著上台,一開始會由模特獨自上台展示,只有在最後謝場的時候,模特返回舞台,設計師才會一起上台致意。

所以說,今晚的決賽就完全是凌七七一個人的戰鬥。

雖然在昨天的初賽當中點贊是排名第一,但初賽的成績只佔總成績的百分之十,關鍵就是在今晚的舞台展示了。

一套禮服設計,要獲得一兩個評委的欣賞,那是每一個參賽設計師都能做到的,若是讓十位評委都同時打出高分,無疑是很不現實的。

每個人的感覺不一樣,觀念不同,同樣對設計上的色彩運用、細節處理、風格把握等方面,都有著各自的喜好,再加上當時的流行風向,這些綜合起來,對設計師的要求是近乎苛刻。

「七七,不要緊張,不管結果是怎麼樣,只要自然一點,順利走完就算完成任務了,在我心目中,你是最美麗的一個!」馮征征突然間語速很快地來了這麼一句。

說完之後,他那張秀氣的白臉上,有了一些紅。

望著馮征征此刻有些害羞的模樣,凌七七的心裡有種微妙在糾結著。

當初在知道馮征征喜歡她的時候,心裡有些害怕他會在什麼時候對自己表白,又有些害怕他真的來表白,不知道該如何對付這樣的情況。

一直以來在對待婚戀的問題上,凌七七就是認為一旦選中了自己要交往,要開始談戀愛的對象,那就是最後要結婚生孩子的那個人,所以這樣的選擇必須要無比的慎重,不允許自己再像學校初戀時候那樣,跟著別人的感覺走,最後也是因為別人的關係而無疾而終。

鄒威武不在了,現在只知道馮征征是喜歡自己的,而相對而言,那個林戰卻是開始窩在心裡,無法讓別人取代。

凌七七在心裡還有過這樣的假設,如果選擇了馮征征,自己好像會因為以後不能再跟林戰在一起而難受。

反過來,若是跟了林戰,似乎就沒有這樣的捨不得。

可是林戰這個人,缺少的東西不只是一個兩個啊,跟鄒威武和馮征征當中的任何一個相比,林戰的似乎都處於劣勢。

為什麼又會有不捨得林戰的感覺呢,凌七七有些不知所措。

凌七七久久沒有說話,讓馮征征感到愈發地窘迫,白裡透紅的臉蛋,有些尷尬地僵著。

不管以後會如何,眼前能夠做的就是做好這一次的禮服展示,在舞台上走好每一步,做好每一個動作,讓每一位評委都能夠注意到她的表現力。

開掛吧!馮征征設計出來的禮服,再加上她自己的展示,本來就具有奪冠的基礎,若是動用到大歌神世界里的技能歌曲加持,再錦上添花,那就能夠穩操勝券了。

有大歌神世界的系統,不加以使用,那可以說是一個笨蛋。

一念之間,大歌神世界里自身曲庫當中,一首《笑傲江湖》,就如同請戰的先鋒將軍一樣自動跳出,準備播放!(未完待續。。)

ps:推薦好基友索陽辰夏的:《扶搖成仙》靈根被廢,母親慘死,楚霜寧以為此生便是復仇無望,卻不想,峰迴路轉,撿了一個便宜師傅!重塑完美雙靈根,成為練丹天才,她誓要報仇雪恨,青雲直上,扶搖成仙!

推薦辰夏的完結文:《豪門炮灰重生記》豪門千金炮灰重生,春天自動找上門!

推薦辰夏的完結文:《千金逆襲記》豪門千金,異能逆襲!

推薦辰夏的書:《重生大牌千金》紀承雨從孤兒搖身一變成就大牌千金!

… 設計大獎賽,就猶如是武林人士中的武林大會,高手過招,巔峰對決,就看誰能脫穎而出,技壓群雄,一舉笑傲江湖。

所以這首《笑傲江湖》抒發的是屹立山巔的那種豪情逸致,可以起到震撼評委和現場觀眾的氣勢。

「如果將來我不能跟你在一起,就讓我現在能力有所及的時候,幫你完成這一項比賽吧。」凌七七默念著,心中的戰意也是熊熊燃燒。

決賽分為單個展示和集體走秀,中間還穿插著兩位當紅歌星的獻唱,組委會還是下了血本。

主持人湯湯和紅柚子在介紹完評委之後,來了一段冠名企業巨鑽集團的介紹,這個巨鑽集團目前是全國最大的珠寶鑽石加工和銷售商,被稱為國內的「卡地亞」,另外還涉足不少的國際高端奢侈品的代理銷售。

「本屆服裝設計大獎賽,受到了巨鑽集團的傾力冠名贊助,讓我們請出巨鑽集團岳中信總裁,來為我們的決賽鳴鑼開場!」


在紅柚子激昂的聲音之下,在後台的凌七七隻聽到岳中信這三個字!

「岳中信,巨鑽集團總裁?」

這是那個武林大會大酒樓的老闆?還是熱劇《花期》的製作人?

「妖男,這岳中信來頭不小啊!」

「嗯,恐怕是,昨天他不是邀請我們比賽結束的時候去影視城,到他的節目組去參觀的嗎?」

「正在拍的電影好像叫做《大後天》還是災難片,如果真是這個岳中信投資的。那必須看看去。」

「……」

其他組搭檔此刻都在繼續查看這禮服,一副緊張的樣子,也只有凌七七和馮征征這兩個在聊得挺嗨,一點都不像是要上台決賽的樣子。

到最後,馮征徵才幫凌七七整了整別在腰間的號碼牌,那上面寫的是18號。

這會是在第18位出場,也是最後一位。

「這個號碼好啊,最後出場,重磅出擊,壓軸大戲啊!」馮征征一臉期待的模樣。

「呵呵。」凌七七打掉了他的手。自己弄好號碼牌。

身邊還有馮征征的工作人員。在做著後勤保障的工作,跟妝之類的。

林戰也作為保鏢性質的工作人員,一起進入這個後台,他靠在不遠處的牆壁。靜靜地看著這一幕。

早上和凌七七之間。並沒有說過一句話。兩人還處在鬧矛盾的那種微妙情況當中,林戰雖然表面上還是跟往常一樣,心裡卻像是有一隻喵星人在撓抓一般。有些小焦慮……

任浩然和宋欣媛他們幾個,這時候都坐在觀眾席上,等待著凌七七的出場。

北山市燈火通明,大獎賽的決賽剛剛拉開序幕。

而在紅海,劉筱丹所住的這棟別墅,卻是顯得有些冷清。

在二樓卧室,鄒威文被綁在一張輪椅上面,輪椅對著床鋪,床鋪邊坐著劉筱丹,正端著一小碗米飯,在喂著他,床上的一個盤子里,放著幾道菜。

鄒威文捲起的袖子上,那個被水果刀刺過的傷口已經是結痂了,那暗紅的顏色有些醒目。

「這幾天真乖,每次飯都吃的很乾凈……」劉筱丹臉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筱丹,謝謝你的照顧,不然我的傷勢不會恢復地這麼快。」鄒威文在輪椅上艱難地調整了一個姿勢。

「唉,你明白就好,我對你一直是一心一意的,如果不是你那麼衝動,弄疼了我,我不會一時情急,刺傷你的……不過也得感謝姜醫生的治療,他可是紅海市中心醫院的外科主任,技術很全面,我們是在留學的時候認識的。」

鄒威文點了點頭,然後看了看卧室門邊站著的那位西裝男,轉頭問劉筱丹:「山姆是不是也是留學的時候認識的?」

劉筱丹並沒有否認,說道:「當時在帝國大學,我們這社團非常團結,集中了在當地所有志同道合的年輕留學生,為我們的夢想齊心協力,一起打拚奮鬥著,即便是現在不在一起了,各有各的生活和工作,但是只要是成員當中有需要幫助的時候,所有人都義不容辭地挺身而出,伸出最熾熱的援助。」

門邊的那位國產山姆,聽到劉筱丹的這些話,臉上也現出了一種超然的神色,過去那段歷史,看來是充滿著各種豪情萬丈。

不過此刻在鄒威文的心裡,很懷疑他們這個所謂的社團做過的事情,不見得都是很光彩的。

當初因為衝動地找劉筱丹算賬,才導致陷入這樣的境地,人身自由受到嚴重的限制,不僅是被綁著,連門口都還有這麼一位退役的搏擊選手山姆守著。

雖然個人衛生都由劉筱丹很細心備至地照顧著,但這並不能抹平被控制的事實。

不過鄒威文並不後悔,因為只有現在這樣,才能一點一點地了解劉筱丹這樣一個人,去認識這麼一個人格分裂的女人。


隨著一點一點劉筱丹聊天當中透露出來的信息,鄒威文的內心已經不止是一次兩次地被震撼了。

將所有的訊息串聯在一起,可以分析出,這劉筱丹的人生一直是活在別人的陰影當中。

而事情的緣由便是他二哥鄒威武的准女朋友楚小南的死引起的。

當初楚小南為了追鄒威武,從國內追到了國外的帝國大學,租的宿舍就是跟劉筱丹一起住的,在異國他鄉,這兩人是很親密的舍友,不長的時光,卻是結下了深厚的友情。

楚小南情路示意,默然回國,最後鬱鬱而終,這件事情給劉筱丹的打擊無疑是巨大的,從那一刻開始,她就完全陷入了那種鬱結當中,並且尋思著找鄒威武報仇,這是一種畸形掉了的心理。

但是劉筱丹是在帝國大學附近的一所學校上學的,而她也是一個留學生社團的聯絡人,組織了社團的所有聚會活動。

這樣的社團在劉筱丹的發展之下,有了一些章程和宗旨,是為了給每一個社團成員提供無條件的幫助。

本來最早是一種互助會的性質,最後愣是發展成了一個有著嚴格紀律和精細分工,並且秘密的一個社團。

寫了好多匿名信,但是卻沒有看到鄒威武有什麼反應,最後劉筱丹決定自己行動!(未完待續。。)

… 按照劉筱丹的計劃,她先是認識了鄒威文,並且一塊合作創辦了「美人在線」美容機構,想要通過這個關係,來接觸到鄒威武。

這過程當中,劉筱丹也表現得很柔弱的一面,跟鄒威文在一起了,成了一對令外人羨慕的情侶搭檔。

然後想著潛移默化影響到鄒威文,並且利用操縱操控「紅海前沿部落」這個論壇,不斷的製造輿-論攻勢,試圖將鄒威文武兩兄弟的關係弄僵,可謂是暗地裡施展了不少背後陰人的手段。

兩種人格,兩種不同的處世風格,連跟她最親密的鄒威文都察覺不到她背後的秘密。

這劉筱丹不精分的時候完全是一位知情感性的女人,就像在跟凌七七接觸之時的她,很會體貼照顧人,很好相處。

而另一個世界的她,就誰也琢磨不透了……

趁著鄒威文帶她回家的時機,劉筱丹偷偷地在鄒洪凱書房裡留下了一個錯頻發射器,直接觸發了他的腦溢血,後來又趁著家裡只有下人在的時候,偷偷回去取發射器。

也就是這次暴露了,讓鄒威文在視頻當中發現了這一個舉動,要不然完全是神不知鬼不覺的。

鄒洪凱病危住院,劉筱丹繼續製造輿-論攻勢,原本以為鄒威文會趁勢扯起大旗,跟他哥來個豪門大內鬥,然而鄒威文一直隱忍不發,按兵不動,這讓她實在是忍受不了。

在社團里發布了任務,找來了兩名精通爆炸的社團成員。並精密布置了對鄒威武的行動,最終成功炸死了他。


現在鄒威文成功入主紅心衛視,算是劉筱丹在助力的。

不過他對劉筱丹的看法已經是全面顛覆了,想到她所做過的這些事情,就心寒了起來,如果答應她不再追究,兩人也不可能跟以前一樣,心無芥蒂地相處在一起的啊,何況還不知道她是不是僅僅就這樣收手了,或許她的目標是整個紅心集團呢?

可是如果現在不假裝答應她的話。那自己一定不能夠活著離開這棟別墅。

不得不說。這幾天,劉筱丹以柔弱的這面展示出來的,是令鄒威文無法抗拒的一面。

「阿文,只要你好好對我。那我們一定可以回到過去的。」

「我可以試試。你要給我一定的時間。你應該也知道,經歷這樣的事情,對我的打擊有多大。」鄒威文小心地說著。既要開始贏得對方的信任,但是又不能演得太過。

「我也不忍心看到你現在這副模樣,希望你能夠理解,我有一個提議,如果你同意將紅心衛視的股權無條件轉讓給我,那我就馬上給你鬆綁,並恢復你的自由,你就可以在這裡好好地放鬆一下,不久以後,等我真的相信你了,我再陪著你出門。」劉筱丹放下手裡的碗筷,伸手撫摸著鄒威文鬍子拉碴的臉龐。

鄒威文不住地點頭,嘴裡說道:「行,一切都聽你的。」

劉筱丹轉頭對山姆說道:「sam,幫我把客廳包里的那份股權轉讓書拿來,謝謝!」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原來咱們美人在線的業績無論多麼火爆,都無法跟紅心衛視的盈利相提並論,這是螞蟻跟大象的比較,怪不得你心裡一直都想著拿回紅心衛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