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耀成點頭道:“好,那我就直說了,經過上次的事件,我父親想對劉家展開一系列的商業進攻。”

“但我父親不知道隊長這裏是什麼意思,您看……”

姜超聳了聳肩膀。

“這是你們自己的事情,和我無關,只要合理合法,就放手去做。”

當初吳區呈現出一種三足鼎立的局面,其實是姜超一手策劃的。

一家獨大勢必不可取,僅有兩家自然競爭不斷,唯有三家這個數字纔是最爲合適的。

金耀成臉上露出了激動的笑容。

“好!感謝隊長的支持!我們一定努力做到最好!”

劉家這些年日益囂張了起來,之前甚至差點害死金耀成。

對於這件事,金耀成的父親完全不能忍受。

況且,劉智明的行爲將矛頭直指姜超,他原本是想害死姜超的。

現如今,金家要對劉家出手,必然會得到姜超的支持。

這是個一箭雙鵰的好事兒。

顧宇昂雖然驚訝,但他跟姜超混了這麼長時間,早知道姜超不是普通人了,連那貓妖都給姜超做早飯。

這得牛逼到什麼地步了?

吃過中飯後,姜超來了一次大檢查,曠課人數僅僅13個。

姜超還挺滿意的。

剛回到傳達室,手機便響了,是李緣霸打來的。

“董事長,東橋包子鋪家的兒子魂丟了,這個訂單接嗎?”

姜超皺眉道:“賣包子的能有幾個錢?這種事情你經過腦袋想想就知道了。”

李緣霸心裏也難過了起來,安個魂魄,費用是一千左右。

錢雖少,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

“董事長,這件事好像挺嚴重的,如果我們不出手的話,那孩子就危險了。”

姜超也是嘆了口氣。

“對,這都是命,這麼小的孩子,爲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呢?就是因爲他前世作惡了。”

“和木頭的情況是一樣的,現在所發生的不幸,都歸於前世的來世報,天道如此,我們又能做什麼呢?”

“逆天行事只會讓我們自己揹負因果,如果有個幾萬塊賺頭倒也罷了,爲了一千塊錢就這麼做,值得嗎?”

李緣霸心裏酸酸的。

“董事長,救人性命可是大大的功德啊,就算給的少點,可我們行善舉了,定當會有好報的!”

不說還好,一說這個,姜超的語氣越發的冰冷了。

“是嗎?木頭爲了天下蒼生,自損182年的壽元,死後連個魂魄都沒有,他的好報又在哪裏呢?”

“因因果果,假假真真,誰能看得清呢?我們都是凡人,也是俗人,只有賺錢纔是硬道理,好了,還有什麼事嗎?”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

李緣霸小聲道:“剛纔有個商人來公司,說是要請我們去擺個財局,這應該能賺不少錢……”

姜超頓時眼前一亮。

“可以,是別墅吧?按照每平方1000收費,對於商人來說,這個價格很合理,而且絕對物超所值。”

的確,對於有錢人來說,花錢做財局,絕對是穩賺不虧的一件事。

“知道了……安排在幾點合適?”

姜超思考了一陣,做財局其實挺麻煩的,需要先根據房主的生辰八字,找出各個財位、煞位。

從而進行一系列的調整,必要時還要加入一些鎮物、法器、風水畫之類的東西。

“六點吧,我下班後吃個晚飯就直接過去,你發定位給我。”

李緣霸的心都快揪在一起了。

“董事長,那神公爺爺的屍體什麼時候下葬呢?不是說好今天的嗎?”

姜超淡淡道:“爲了推動公司的經濟發展,讓木頭做點犧牲又怎麼了?他泉下有知,也會理解的。”

“況且,他已經沒有命魂了。不過在冰棺材內,屍體也不會腐爛,放着也沒事,就這樣吧。”

再造登神之門 說完,姜超便掛了電話。

李緣霸趴在辦公桌上,整個人喪得都快爆炸了。

“霸霸,董事長怎麼說?”張順爻問道。

李緣霸擡起頭,小聲道:“三眼,你幫我算算吧,董事長什麼時候才能變成原來的樣子,花多少錢我都願意。”

如此,張順爻也是知道了結果。

“唉,霸霸,這樣其實也挺好的,地府那幫人,我一個都看不慣,咱們憑能力吃飯,靠本事賺錢,沒啥不好的。”

“況且董事長也不是讓羅漢去濫殺無辜啊,而是誅殺邪物,這也是在行善積德不是嗎?”

其實,那包子鋪小孩兒丟魂的事,完全是李緣霸胡說八道的,壓根兒沒這回事。

但佈置財局,卻是真的。

李緣霸想要測試一下,沒想到結果真的是這樣。

“如果真的有個孩子丟了魂,董事長豈不是見死不救了嗎?”

張順爻撇了撇嘴道:“霸霸,你也想開點吧,就算木頭不死,董事長的一貫作風也向來如此啊。”

“但凡不是地府的任務,哪怕別人就是死在董事長面前,董事長也不會插手去管的。”

“他和我們所有人都不同,他的一舉一動,很有可能改變太多註定的事情,時間久了,他也就不敢管了。”

閻王要人三更死,姜超留人到五更。

合理嗎?

李緣霸獨自搖了搖頭,一言不發。

她不知道該怎麼說,但姜超之前絕對不是現在的這幅模樣。

蘇大。

姜超去食堂的路上真巧遇見了下課的許葉雯,兩人一起去食堂吃飯了。

“超超,還是你做的好吃,爲什麼要來食堂呢?”

姜超把一隻雞腿夾在了許葉雯的餐盤中。

“等等我要去做個財局,晚上還有事兒,時間上有點緊。”

許葉雯一聽,頓時來了興趣。

“財局?好玩兒嗎?帶上我吧!”

[本章完] 許葉雯就是想和姜超多親近親近,這幾天他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自己一問,他就說出去躲債。

要是能帶上自己的話,那可再好不過了。

“不行,女人想加入的話,除了命格特殊以外,要麼絕經,要麼出家,不然是不適合幹這個的。”

許葉雯理直氣壯道:“我的命格難道還不夠特殊嗎?連你那個什麼罡煞都能剋制,我可厲害了。”

姜超還是搖頭。

“這件事就不要和我犟了,這幾天可能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你可以去我公司參觀一下,如何?”

許葉雯一樂。

“好呀,我還沒去過呢。”

姜超點頭道:“那我派人開專車來接你。”

說完,姜超便拿起手機聯繫了起來。

填飽肚子後,兩人齊步走出了食堂。

校門外。

張順爻開着清然的電動車過來了。

“嫂子你好!董事長讓我來帶你! 超越狂暴升級 我們走吧!”

小丫頭,逃不出總裁的手 看着那輛破舊電動車,許葉雯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一隻反光鏡已然不翼而飛,坐墊上的人造皮破損後,貼上了大塊的透明膠布,後備箱的蓋子也不知道死哪兒去了。

饒是如此,許葉雯也沒嫌棄什麼。

超超生意上不是遇到困難了嗎?沒事的,我還沒做過這種車子呢。

“超超,那我們走……”

許葉雯一回頭,發現姜超的人影子都沒了。

把人交到張順爻手中,姜超放心。

超智能戰爭獄心之塔 於是乎,他們便風馳電掣地去了公司總部。

而姜超,這是根據定位,走向了客戶家裏。

盛隆家園。

這裏同樣是一處富人區,姜超以前來過,也就是制裁劉少峯的時候。

走向那棟熟悉的a1-8棟別墅,姜超發現已經有人在門口等候了。

一名戴着眼鏡的中年人,身後還跟着八名身穿黑色t恤的保鏢。

那些保鏢個個神情肅穆,一絲不苟,若是再配上墨鏡,那可就絕了。

“姜董事長,別來無恙啊!”劉明智雙手抱拳道。

姜超點了點頭,淡淡問道:“你還有膽子來找我?”

劉明智不止一次地想要暗殺姜超,只不過都以失敗告終了。

這咋說呢……

劉少峯確實不是東西,但姜超殺了他的寶貝兒子,自己找人尋仇。

雖然不合法,但只要身爲人父,都能理解這種事。

“姜董事長,不瞞你說,我們劉氏集團遭到了金家的惡意攻擊,我是實在沒辦法,才找到了你。”

“先前是我做的不對,但少峯說到底也是死在你手上的,我們不如一筆勾銷,大家都忘了這件事吧,如何?”

姜超摸着下巴說道:“你想要殺我兩次,這事兒我忘不掉,我也沒殺你兒子。

“他自己禽獸不如,我只是走正常流程制裁而已。如果你不服,歡迎你再來找人報復我。”

這話說得劉明智尷尬無比,原本他是勢在必得,怎料姜超這骨頭如此難啃。

“姜董事長,外面熱,我們不如進屋說話吧?”

這一點姜超並不反對,率先走進了別墅。

那八個保鏢,一句屁話都沒有,姜超來之前劉明智就交代過了。

走進玄關,馬癩子畫的夏日山居圖還掛在這兒,電視機旁,出自牛二楞之手的青花瓷瓶也還在。

物是,人非。

客廳內,姜超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一名保鏢恭恭敬敬地給姜超遞去一根雪茄。

另一名保鏢將雪茄用點菸器點燃了。

“姜董事長,進了門就是客,我這次請您過來,除了擺財局外,主要還想化解我們之間的恩怨。”

“不如這樣,您開個價,只要我拿得出,劉某人絕無二話!”

姜超緩緩吸了口雪茄,很衝,卻有着一股奇特的異香。

“一個億,對於你來說,應該不多吧?”

當然不多。

卻也不少!

劉天明是個十足的商人,這些錢他的確拿得出,但也需要裝出一副深思熟慮的樣子。

“好!一個億就一個億!我就當交姜董事長這個朋友了!”

姜超搖了搖頭。

“你會算賬麼?一個億僅僅是一筆勾銷的費用,想當我的朋友,得看你前世的造化。”

這話說的劉明智尷尬無比,他也只能連連點頭。

“姜董事長,你有所不知啊,那個金家實在過分,不僅散佈我們集團的一款新藥有害成分超標。”

“更是找了黑客來攻擊我們總部的網站,我現在每分每秒都在損失,網絡部門那幫飯桶也不知道是幹什麼吃的。”

“我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也不至於賣假藥坑人吧?其實藥品的利潤還不錯,我沒必要這麼做的!”

“整件事的背後,不知道是什麼人在推波助瀾,我敢斷言,沒人支持的話,他絕對不敢這麼做!”

姜超淡淡道:“這是你和他之間的事情,和我沒有關係,我今天是來擺財局的。一個平方收費2000,有問題嗎?”

一個億都搭出去了,劉明智還差這一百多萬嗎?

“沒問題!那咱們就抓緊時間,趕緊佈置吧?”

姜超說道:“把你的生辰八字報給我。”

劉明智頓了頓,接着便說了出來。

相傳,像姜超這樣的人,一旦知道別人的生辰八字,便能掌握住一個人的生死。

姜超在佔算這方面不如張順爻,卻也並非等閒。

一通掐算後,姜超的眉頭皺了起來。

“你這老小子跟我耍花樣呢? 總裁只借不靠:ceo靠邊玩勺兒把 時辰上存疑,你給的八字不對!”

如果是子時上三刻的話,那麼劉明智根本就沒有這一世的富貴命,只是個普通人家罷了。

劉明智聽聞後佯裝一驚。

“不可能吧?!在姜董事長面前,我哪敢撒謊?我找找身份證,那上面準沒錯的。”

姜超揮手道:“別忙活了,你給的年月日是正確的,時間上,說早了半個時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