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朝野之間都將掀起一陣滔天大浪。

因此,蘇培盛面色極爲嚴厲道:“王院正,賈爵爺是簡在帝心之人,賈家榮寧二公更是有大功於我大秦社稷,你……你絕不能有半點疏忽大意。賈爵爺,也絕不能出任何問題,否則的話……”

王老太醫雖然只是太醫院的院正,但王家自太祖開國以來,便一直執掌太醫院院正之位。

王老太醫本身也與太上皇關係匪淺,所以他並不太懼蘇培盛。

沒等蘇培盛威脅的話說完,他就打斷道:“蘇公公,俗語云:佛渡有緣人,藥醫不死病。 我真不是什么渣男 老朽並非神仙,若是病人不聽醫囑,執意尋思,那你就是殺了下官,下官亦無能爲力。”

不過老頭子也是人老成精,不願將這位內相得罪太過,語氣稍緩了些,又道:“不過,只要賈爵爺半月內不要再動氣受激,緩緩將養,下官亦能擔保,最多三月,爵爺便能恢復如初了。”

蘇培盛聞言,嘴角抽了抽,沒好氣的瞪了隔壁老王一眼,然後轉頭對賈母道:“老夫人,不是奴婢孟浪,只是,府裏萬不可再讓爵爺動怒受氣了。

若貴府裏有人敢生事,不聽老夫人和爵爺之言,老夫人只管打人入宮,告知奴婢,奴婢會轉奏陛下,由陛下來替老夫人和賈爵爺管教。

總之,還是那句話,賈爵爺在陛下心中分量之重,非同小可,萬萬不容有失。”

賈母等人聞言,齊齊動容,她連連擺手加搖頭道:“不會不會,絕不會再有人作事。不然榮國故後,當年太上皇賜予老身的那柄玉如意,卻也不是擺設而已。”

此言一出,不管是外屋還是內屋,屏風前還是屏風後,甚至是蘇培盛,眼中瞳孔都微微收縮了下。

那哪裏只是一柄如意,那簡直就是一把大殺.器啊!

蘇培盛乾笑了兩聲後,點點頭,道:“那就好,那就好……時候不早了,奴婢這就回宮,還要稟明聖上,陛下心中一直都牽掛着呢,老夫人,奴婢這就告辭了。”

賈母聞言,面帶微笑的點點頭,對賈政道:“去送送公公。”

“誒,不必不必,政公不必客氣……”

客套了幾句後,蘇培盛到底還是由僵笑着臉的賈政送了出去。

賈政骨子裏還是一個文人,清高的緊,對於太監之流,着實不大瞧得起,卻又不敢得罪……

蘇培盛和王老太醫都出去後,後面屏風內的人又都出來了。

賈璉耷拉着個腦袋,垂頭喪氣的站在那裏,看模樣,好似生無可戀似的。

賈母掃了一眼,再對比一下連大明宮內相都忙着討好的賈環,心中不住搖頭。

論條件,賈璉可是比賈環要強出不知多少倍去。

即使是現在,他若真有能爲,榮國傳人的名頭,也要比寧國傳人強的多。

可惜……

“鏈兒,蘇公公的話你也聽到了,再有下次,我這個老太婆都保不住你。”

賈母說話的語氣中,少了幾許往日對賈璉的寵愛……

賈璉自然能感受得到,他卻覺得冤枉的緊,耷拉着腦袋道:“當初我就知道三弟肯定會不願意,是太……是王仁跟我喝酒的時候,勸我說……”

“行了。”

賈母面色一變,喝道:“這件事已經算是過去了,以後誰都不許再提。環哥兒雖不是個大氣的,但你們拍着良心自問,他對家裏的親人們如何?連個面都沒見過兩次的大姐,都願流水一樣的花銀子。

還有鏈哥兒你,你要用水泥、玻璃造大花廳,要吃鮮菜,還整天呼朋喚友的去東來順高樂,你三弟可曾收過你一兩銀子?可曾說過一句心疼的話?

你再看看你自己,是怎麼做的,他這個當弟弟的又是怎麼做的?”

賈璉聞言,又羞又愧,心裏對賈環的恨卻不知不覺消失了許多。

他跪下來,垂頭愧聲道:“老祖宗,都是孫兒無能,丟盡了先祖榮國公的顏面,孫兒,孫兒……”

說着,竟然哽咽難言。

賈母見狀,面色和緩了些,知道有羞恥心就好……

她長嘆息了聲,道:“都是榮國子孫,你又比誰差?只是缺少了歷練。既然環哥兒說,讓你跟着他一起出操,那你就別違逆了他。

許是要吃不少苦頭,可你想想,出操再苦,難道有你三弟當年自己從武之時苦?

他當時才那麼一點兒啊,都咬牙堅持下來了,還要費心操持家業,你比他那時還難嗎?”

賈璉聞言,揚起頭,已是淚流滿面,但面上神色卻與先前的死灰之色截然不同,恍似經歷了一場頓悟一般,他面色堅毅的看着賈母道:“老祖宗,孫兒再不會沒出息了。

既然三弟給了我機會,那我這個當哥哥的,也一定不能給他丟臉,更不能再給祖宗丟臉。

孫兒不知三弟他們是怎麼操練的,可孫兒敢當着老祖宗的面起誓,一定會拼着命去練。

縱然練不成高明的武人,可一定也要把榮國子孫該有的風骨和精氣神給練出來!

絕不會給賈府丟人,也不會再給老祖宗丟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可如今偌大一個賈家,卻只有環哥兒一人撐着,他太苦,也太累了。

你們但凡爭點氣,他也能鬆快一點不是?

如今你三弟既然願意再拉你一把,那你就好好練。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可如今偌大一個賈家,卻只有環哥兒一人撐着,他太苦,也太累了。

你們但凡爭點氣,他也能鬆快一點不是?

穿越后我只想種田搞錢 致命的溫柔 如今你三弟既然願意再拉你一把,那你就好好練。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可如今偌大一個賈家,卻只有環哥兒一人撐着,他太苦,也太累了。

你們但凡爭點氣,他也能鬆快一點不是?

如今你三弟既然願意再拉你一把,那你就好好練。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未完待續。) 御書房內,氣場有些怪

鄔先生大笑不止,隆正帝面如鐵,眼神跟冰渣子一樣。

賈環一臉無辜,還對鄔先生點點頭,問候了聲。

鄔先生也就笑的愈發歡實了。

最後,隆正帝似也繃不住了,抽了抽嘴角,反而埋怨起鄔先生,道:“都是讓你慣的”

鄔先生連連擺手道:“陛下,臣不過一白衣,哪裏能慣得起寧侯這等少年英雄不過,着實精彩”

隆正帝聞言,懶得理會,卻也不讓賈環起身,還專門不提這一茬,冷哼一聲,道:“你剛纔說的甚國朝大事跪好了”

眼見賈環趁機起身,隆正帝厲喝一聲。

賈環悻悻的又跪好,從懷裏抽出一塊巴掌大小的灰色布塊,卻眼睛發亮的想要遞給隆正帝,可又苦於不能站起來,一旁的鄔先生也不幫忙

“行了行了,朕看你這個德性就冒火,還不滾起來”

隆正帝抽抽了臉,糾結罵道。

狂暴逆襲 賈環“嘿”的笑了聲,利落起身,然後將手中的那塊布遞給了隆正帝,道:“陛下,您瞧瞧”

隆正帝瞪了賈環一眼後,才接過那塊布,認真看了起來。

摸了摸厚度,又看了看,忽然“咦”了聲,道:“這布沒有紋路。比起蒙古人的氈子,倒是細密的緊”

賈環得意笑道:“陛下聖明,這叫呢子

也是用羊毛織成的,陛下不是總問我收那麼多羊毛做甚嗎

就是爲了作這個好東西啊”

隆正帝聞言,又看了看那塊巴掌大小的布後,將它遞給了一旁的鄔先生,然後面色古怪的看着賈環,道:“這算什麼好東西雖然厚實了些,卻比綢緞差的遠。

勳貴、官員和商賈們都不會穿,普通百姓都用桑麻自己織布,也穿不起這個”

鄔先生點頭附和道:“陛下說的是,別說穿不起,就是穿的起,也不能穿。一旦被這布破壞了規矩,不知有多少織戶會過不下去,後患無窮”

然而,賈環卻沒甚沮喪,他笑道:“沒錯,對南方百姓,和關中百姓的確如此。他們也不會喜歡這個,可是西域呢遼呢內外蒙古呢

這些地方,一過九月,差不離兒就要冬天了。

桑麻在這些地方種不了,南方百姓織的布匹,軟軟綿綿,舒服是舒服,可卻不抗凍

再看看咱們這個呢子,哈哈哈

用羊毛織造,成本遠比桑麻便宜的多也遠比氈子舒適

這還只是算的經濟賬,更有一步深遠的功效”

“寧侯的意思是你用糧米、食言和美酒去跟蒙古人換羊毛,

時日一長,那些蒙古人發現不用像他們祖宗那樣用生命去劫掠,也能活下去,還能活的不錯長久以往,他們怕是就會專門以放牧剪羊毛爲生”

鄔先生訝然的看着賈環,說道。

隆正帝眼睛也是一亮,根據千百年來王朝交替的規則,大秦從未減少過對蒙古人的忌憚。

一邊不斷拉攏秦化他們,一邊卻始終防備着。

若真如鄔先生所言,那賈環此次,當真又立一大功

賈環卻謙虛笑道:“鄔先生不愧是帝王師,和我所見略同

不過只一個羊毛,怕不能盡全功。

但是沒關係,除了羊毛外,還有其他東西,比如牛羊肉,牛羊皮,牛角,牛筋等等

草原牧民們許多棄之不用的東西,我們都可以買,用糧食買

這百姓,不管是塞外的還是關內的,只要有了溫飽的生活條件後,除了一些極少數的野心人士外,臣以爲,還是本分的佔多數。

如此一來,願意爲那些汗帳、頭人拼命赴死的牧戶,就不會有多少了。

畢竟,每次搶掠後,真正受益的只有那些汗王和頭人,普通的牧戶受益不了什麼的。

他們卻死傷最重。”

隆正帝聞言,連連點頭道:“沒錯,沒錯這個想法很好,也很有可行性

就是,未免太慢了些。”

賈環想起這位的急性子,強忍着翻白眼的衝動,道:“陛下,這本就是一種不見刀槍,不見流血,潛移默化改變人習慣的過程,十年能建功,就很不錯了

不過,如果真的能從根本上減少外族之害,弱化他們的野性,臣以爲,莫說十年,縱然二十年三十年,都是值得的”

隆正帝聞言,與鄔先生對視了眼,默默點了點頭。

鄔先生笑道:“賈環,西域和遼人口稀少,這呢子,又是新生的物什,短時間百姓定然不習慣接受。

你卻不停的在收羊毛,不怕積壓虧空嗎”

賈環嘿嘿笑道:“西域和遼的百姓是少,可是那裏的軍隊多啊”

鄔先生聞言面色一變,轉頭看向隆正帝。

他們可沒想到這一茬

隆正帝譏諷道:“兵部都是人家的勢力範圍,採購些呢子做衣裳,發些國難財,還不是易如反掌”

賈環聞言頓時大喊冤屈道:“陛下,話不能這麼說啊

臣壓根兒就沒想着掙這份錢,想的只是國朝功德

臣擔保,只要個本錢就成,要是真能在軍中推廣開來,給這個計劃開個好頭,也算是臣的一份忠心

若算起來,這花銷的銀子,要比採購棉布制冬衣少的多呢

您可不能冤枉了臣這清白之心”

賈環確實是這樣打算的,但若說他吃虧,那就太高看他了。

呢子想要暢銷,最大的難點就在於推廣過程。

可是若是能先在軍中推廣開來,這廣告效應,和後世的央視標王差不多,又豈有吃虧的道理

然而隆正帝聽聞此言,面色卻好了許多,只是不想表揚賈環,哼了聲,還想再刺幾句,不過看到賈環面色上隱現的疲憊,隆正帝忽然想起賈環家裏的那些爛事,推己及人,心裏不由一軟

他沉吟了下,道:“你才這麼點子年紀,就一心想着入軍職,是不是太早了些”

賈環聞言大喜,忙道:“陛下,有志不在年高啊臣雖年幼,可爲國出力盡忠的心,卻絕不能落於人下就方衝、傅安、葉楚那一夥子,他們算什麼”

“行了”

隆正帝不耐的喝斷道:“背後說人言,小人行徑”

見賈環頗爲不服的樣子,隆正帝火氣又上來了,不過卻見一旁鄔先生在給他使眼色,想到了計劃,隆正帝又強壓下火氣。

出了口氣,哼了聲,道:“既然你們這般急躁,那就讓軍機擬個單子吧不過你是例外,你太年幼,朕另有任用”

賈環聞言大喜過望,心想這下牛奔他們有着落了,至於他自己,那麼大的功,就更



看了看隆正帝垂下的眼簾和鄔先生躲避開的目光,賈環忽然心生不妙,試探道:“陛下,臣還年幼,承擔不了太重的擔子隨便在京營裏當個營指揮使就成”

隆正帝聞言,嘴角抽了抽,道:“你若不是國侯,這般安排也可以。可是你是國朝一等侯,武勳排班你第一,戰功又不小,按規矩,不管下放到哪裏,都只有當掌的份。

可是你自己也說,你還年幼。

軍國大事豈能兒戲

所以”

賈環聽的心顫顫,道:“陛下,您您就直說吧,要將臣分配到哪裏,臣還撐的住”

隆正帝聞言,嘴角抽了抽,乾咳了聲,道:“五城兵馬司因爲謀反之事,兩千兵馬被清洗一空,後來又被冰臺和三司聯手,又掃蕩了遍,本來五千建制,如今只剩下一千了。

朕的意思是,你去五城兵馬司,當個主事,把建制重新抓起來”

賈環的臉色是真難看了。

五城兵馬司,說起來好像是軍中建制,作爲神京城內唯三之一的兵營,位置險要。

可是,真實情況誰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