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雙眼睛,宛如遠古星辰一般,既是明亮而又蘊含無窮奧秘。看似平靜的眼神,卻像是能夠穿透張若塵的魂魄,將他的所有秘密都一眼洞徹。

面對這位威震天庭和地獄的絕代戰神,張若塵鎮定自若,沒有一絲慌亂。

緩緩的,張若塵抬起雙臂,兩手呈掌印的形態。

在抬臂的一瞬間,三條龍魂和三條象魂,在他左右兩側呈現出來。龍魂長達千里,象魂如同神山坐卧,皆是散發出千問境級別的氣息。

與此同時,張若塵腳下的血河停止流動,河中長出一株株血樹,一根根血藤,一朵朵血花。

血耀神君察覺到了什麼,雙眼之中,浮現出一道絢爛的神采,嘴裏發出一聲輕咦。

「嗷嗚。」

張若塵一掌打出,三龍三象的魂體隨即騰躍起來,或是探出爪子,或是踩出象腿,與他的掌印結合在一起,向正在對弈的血絕戰神和血耀神君拍擊而去。

不是神靈,卻敢向神靈出手,需要驚天動地的大膽魄。

需要有逆神之心。

可惜,如此驚天地泣鬼神的一掌,還沒有到達二神的身前,就被他們身上的一股無形神威震碎,消弭於無形。

張若塵並不氣餒,這一掌,意在向二神表明自己的決心,也是在展示自己現在的實力。

血絕戰神的目光中,閃過一道滿意之色,道:「既然你有這樣的實力,本座也就有足夠的底氣,去說服不死血族的諸神,讓你取代刀獄皇和風后的位置。去吧!」

張若塵雙手抱拳,微微躬身,離開了神境世界。

血耀神君長長一嘆,道:「他已經融合了五行木之道,初具二品聖意之形。距離真正的二品聖意,只差那麼一點點。不修鍊主修的道,能夠將聖意融合到如此高度,真是一個怪胎。」

血絕戰神到:「其實,已經算得上二品聖意。只不過,他的聖意不夠圓滿,無法保持平衡狀態,所以才差了那麼一點點。」

「難道就沒有解決的辦法?」血耀神君道。

「有。」

血絕戰神道:「將掌道、拳道、五行之道,全部融合,就能圓滿,而且是契合天地的大圓滿。」

血耀神君輕輕搖頭,並不覺得,張若塵走的這條路能夠成功。

「他已經融合了四種聖意,若是,能夠在這個時候融合劍道。必能修鍊出一種,頂尖的二品聖意。這條路,雖然也難走,可是,卻有成功的機會,為何你沒有告訴他,讓他去嘗試?」血耀神君問道。

血絕戰神的眼神沉凝,道:「閉關的這段時間,他沒有悟劍,也沒有修鍊空間之道和時間之道,只參悟五行奧義印記。就是在堅定自己的決心,走一條破釜沉舟的路。既然如此,何不讓他試一試?」

血耀神君沒有在這件事上繼續多說,反正張若塵不是他的外孫。

「張若塵想要執掌至尊聖器,必定會遭到整個不死血族和不死神殿的反對,你真的要去說服那些老頑固?」血耀神君道。

「不是去說服他們,而是憑藉實力,逼他們服。我血天部族這次,三位百枷境大圓滿,再加上一個修鍊出二品聖意的絕代大聖。他們不服,也得服。」

血絕戰神眼神銳利,重重的落下一子。

瀚海莊園。

張若塵與瑜皇、孤辰子、易軒大聖、血泣大聖坐在一起,正在商討狩天大宴上的佈置。

魔音身形款款的走了過來,將一封邀請貼,遞給張若塵。

自從瑜皇擊敗沈南笙的消息傳出去之後,張若塵和瑜皇都收到了很多邀請貼和拜貼,畢竟,瑜皇是在瀚海莊園突破到百枷境大圓滿。

瀚海莊園,已被賦予了傳奇色彩。

瑜皇在這裏突破,羅乷公主在這裏閉關,天庭的無影仙子居住在這裏。她們每一個都艷絕天下,是無數修士議論的對象,聚集到了一起,導致瀚海莊園想不出名都難。

張若塵看完帖子后,道:「是風后的邀請貼,邀請我和瑜皇,參加今晚的由黃天部族主持的十大部族夜宴。」

「不去,就算來求,我們也不去。」

易軒大聖的氣沒有消,對上一次的十大部族夜宴,依舊耿耿於懷。

血泣大聖冷哼一聲,道:「憑我們血天部族現在的實力,根本不需要與他們九大部族聯手,也能在狩天大宴上呼風喚雨。」

張若塵盯向孤辰子,問道:「你怎麼看?」

在場,孤辰子最冷靜。

孤辰子道:「狩天大宴已是迫在眉睫,風后在這個時候邀請十大部族的重要人物出席,肯定是要為大宴上的佈局,制定最後的策略。同時,執掌至尊聖器的人選,也該決定。」

「我和你們的看法不一樣,我認為,血天部族還是得和另外九大部族聯合起來才行,這是族與族之間的爭鬥,單靠我們幾人的力量,還是太單薄了一些。狩天大宴關係重大,我們不能感情用事。」

張若塵道:「我贊同孤辰子的觀點,今晚的夜宴,血天部族的代表必須得去。而且,還要表現得足夠強勢,震懾住他們。該找回的臉面,必須要找回。這件事,就交給瑜皇去辦。易軒大聖和孤辰子繼續隱藏實力,你們二位,是我們血天部族的兩張底牌。」

「什麼意思,你不去?」

瑜皇眼中,浮現出一道異樣之色。

張若塵抬頭,望向浩渺的天空,道:「今晚,我得去另一個地方赴約,不得不去。」

語氣,耐人尋味。

……

入夜後。

九條龍魂,拉着一輛金光燦燦的車輦,行出瀚海莊園。

正是張若塵的車架,九龍輦。

駕車的,是血泣大聖。

在七星帝宮之中閉關的這段時間,血泣大聖的修為突飛猛進,已掙斷七十二道枷鎖,成為百枷境之中的頂尖高手。

但是,他卻支付不起,購買神遊丹和神血的神石,欠下張若塵巨額債務。

沒辦法,只能幫張若塵做事,慢慢償還。

龍輦中,張若塵坐在金雕玉琢的輦榻上,身形挺拔,手掌按在瀲曦雪白如玉的背部,將一縷縷陽剛之氣從她的體內抽離出來。

瀲曦宛如一隻白色狸貓一般,軟綿綿的,坐在他的腿上,發出動人心魄的喘息。

衣裙有一半都滑落在地,露出大片凝脂般的肌膚,胸口兩團玉白的峰巒完全貼壓在張若塵的胸口,兩條修長到極點的玉/腿,岔開在兩側,輕輕搖晃。

閉關的數十年,張若塵每一次全力以赴凝聚聖意和嘗試融合聖意的時候,都會先一步把部分陽剛之氣,渡入她的體內,藉助她特殊的體質保存起來,以免被干擾。

將陽剛之氣,重新收回體內后,張若塵抱起渾身香汗軟如春泥的瀲曦,將她放到床榻上,蓋好軟被,遮住美得令人窒息的玉//體。

瀲曦烏黑的長發,沾滿汗珠,聲音有些虛弱的道:「你到底還要折磨我多久?」

張若塵道:「已經不想繼續忍下去了嗎?」

瀲曦的眼神,有些茫然,道:「我已經為曾經做過的事,付出了足夠多的代價。但是以前,不能完全怪我,我們各為其主,那些事你身不由己,我也身不由己。」

張若塵將白衣聖袍穿戴整齊,繫上腰帶,道:「的確不能完全怪你。」

「可是,你卻將我,變成了你修鍊用的鼎爐。」瀲曦眼眶發紅,楚楚幽憐,露在被子外的凝白雙肩,在輕輕顫抖。

張若塵道:「十五年前,我就告訴過你,若是想要離開,隨時可以走,是你自己選擇留下。當初在七星帝宮的後宮第一夜的時候,我也給了你選擇,是你自己選擇做我的女人。」

「在地獄界,我根本沒有別的選擇。你讓我走,我能去哪裏?」瀲曦的眼中,幾乎要淌出淚。

張若塵背過身,沒有面對她的眼神,道:「在地獄界,我也沒有別的選擇。你,至少還能選擇,留在我的身邊。我對你不算差吧?」

「別想那麼多,既然來了地獄界,就努力修鍊,現在的恥辱和委屈,將是你最大的動力。都已經忍了數十年,何不繼續忍下去?若是將來,你擁有了足夠強大的修為,可以來殺我。」

九龍輦進入寒頁聖域的中心地帶,行駛到甲寅城區。

兩位身穿黑袍的修士,早已等在那裏。

在他們的帶領下,張若塵和血泣大聖走進城區,來到一座宏偉的宮闕之外,沿着階梯,向上走去。

血泣大聖的臉色不自然,傳音道:「甲寅城區是閻羅族修士居住的地方,你確定,我們沒有來錯地方?」

「你用得着這麼大驚小怪嗎?」張若塵道。

血泣大聖道:「一般來說,狩天大宴之前,十族的各大勢力都會頻繁舉辦活動和宴會,更會邀請它族的修士參加,藉機探查實力。」

「可是,閻羅族雖然每一次都是狩天大宴的第一,但他們對狩天大宴的重視度並不高,很少會在大宴之前,邀約它族修士。」

張若塵道:「如果不死血族每次都拿第一,對狩天大宴的重視度,也會下降很多。」

這時,宮闕中,響起閻無神的笑聲:「若塵兄此言差矣,閻羅族並不是因為自持實力強大,輕視狩天大宴。而是因為,各種活動和宴會實在是無聊,有那精力不如多花時間修鍊。」

血泣大聖的眼中,浮現出一道驚駭之色,向張若塵望去,發現他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異樣。

剛才,他們二人都是以精神力傳音交流,卻被閻無神洞悉。

怎能不驚?

張若塵大步走進宮闕,揚聲道:「早就聽說,無神兄進入崑崙界功德戰場之前,已經是精神力大聖。本來,我以為,你能達到六十一階,就已經很厲害。可是,現在才發現,遠遠低估了你。」

閉關的數十年,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又有巨大突破,已經達到六十一階巔峰。

閻無神能夠聽到他的精神力傳音,精神力強度至少達到了六十二階,甚至更高的層次。

血泣大聖本來是想跟着一起進入宮闕,卻被鎮守宮門的一位修士攔住,「無神殿下邀請的只有若塵大聖,其餘修士請殿外等候。」

「什麼意思?憑本聖百枷境的修為,還沒有進入宮門的資格?」血泣大聖怒然的道。

那位閻羅族的修士,道:「若塵大聖能夠跨入進去,那是因為他的修為強大。至於你,就算我不攔你,你也進不去。」

「本聖偏偏不行,區區一道門而已。」

修為突飛猛進之後,血泣大聖的自信心暴漲,一步跨了過去。可是,腳還沒有落地,他便是進入一片混亂的空間之中,迷失在了裏面。

這座宮闕,佈滿空間銘紋。

每走一步都有空間陷阱,對任何一個闖入進去的修士,都是巨大的考驗。

張若塵進入宮闕后,只見,閻無神獨自一人,坐在大殿中心的地上,身前是一張長條形的赤銅桌案,上面放在一壺酒,兩隻酒杯。

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簡單。

簡單得有些寒磣,不像是邀請了重要的賓客。

踩過一個個空間陷阱,張若塵步法沉穩,走到桌案的旁邊,盯向對面的閻無神,道:「來到命運神域之後,我一直在等你出關,終於再次見面。我回你的戰書,收到了吧?這座宮殿,佈置得很妙,不會就是你選擇的戰場吧?」

(本章完) 石紅雲做換膝手術,器材用的都是最好的,各種回扣也不少,他分出了一半給石紅雲。老於休假了,這個分配的權利就歸他了。

裘雪峰也有自己的打算,他還需要石紅雲幫忙。他大手術雖然上了很多,可手術看千遍不如自己做一遍,怕出現問題沒法處理,所以需要一個老師把關、站台。老於休假了,站台就得靠石紅雲了。

裘雪峰已經打算好了,以後的這種關節置換手術,他主刀,石紅雲一助,回扣也照樣給石紅雲。只要於康不在的這段時間,自己親自做上幾台大手術,石紅雲幫忙站站枱子,那以後於康就別想着再壓制他了。

裘雪峰不僅是棋場老手,職場也不差,走一步看三步,可謂是用心良苦。沒辦法,人在江湖,只有利益,沒有對錯。

骨二科躁動了,上手術的兩個主治,臉色黑的嚇人,科室的其他主治一直等他們下手術的消息,他們倆比石紅雲早一步回到科室,石紅雲還在科室下醫囑。

「怎麼樣,老於發飆了沒有。」其中一個主治焦急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