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還望大人多多小心,整個商隊就靠你們了!”劉管事深深的看了凌葉和鬼火一眼,或許商隊的希望就看這兩個人,匆忙丟下一句話後。

劉管事就跑到了架起火堆最多的地方,把所有的女眷,和沒醉的工人,冒險者都聚在了一起,“大家別恐慌,如今只是來了小批劫匪,現在已有人對付了,大家都聚在一起,以包安全,一定會平安無事的。”

對於這種事,行商的運輸的,總會碰到,慌張了一會,大家就都震定了下來,圍成了一團,警惕的看着四周,藉着火光,他們倒並不怕被襲擊,但如果這架起的一堆堆簇火熄滅了的話,倒是這裏將更會一片黑暗。

倒時這些處於在黑暗中的人們,更本不會是善於暗殺盜賊的對手!!

而還在車廂內發悶氣的瑩瑩發現情況,頓時走出車廂來,卻發現一個盜賊正快速的朝自己走來,立馬反應過來,手中抽出一把飛刀,立馬朝那盜賊飛去,那盜賊沒想到這小妞反應這麼快,頓時來不及躲閃,直接被刺穿的心臟,倒在了地上。

可瑩瑩反應還是慢了一步,另一個盜賊已經到了瑩瑩的身後,冰涼刺骨的小刀已經抵住了瑩瑩的脖子,只要那盜賊手中的匕首輕輕一抹,下一秒,瑩瑩立刻就會有生命危險…. “真漂亮的小妞,哎,不過可惜啊,去死吧。”那盜賊並不是不懂的憐香惜玉,而是瑩瑩殺害了自己最好的夥伴,她一定要死,盜賊眼神閃過一震鋒芒,“撲哧”鮮血灑落一地,一個身影倒在了地上,閉上了眼睛……

閉着眼睛的瑩瑩,表情非常的緊張,現在的她似乎就象一個毫無武力的小女孩般,緊皺着彎彎的柳眉,但那一刀並沒有劃過瑩瑩的脖子,而那盜賊已經砰然倒在了地上。

一顆子彈正中那盜賊的頭部眉心出,直接斃命,那盜賊不明白剛纔自己的手爲什麼動不了了,在子彈來臨的那一刻前,他明明是有時間可以下手的,但卻發現身體已經不受控制了,似乎就象有個黑影爬在了自己的身上…..

下一刻,瑩瑩本以爲那冰涼的刀刃已經化過了自己的脖子了,但遲遲的見自己沒事,回頭一看,那刺殺自己的盜賊已經躺在了血泊之中。 瑩瑩一下子吊在心眼裏的心,突然間就掉落了回來。

頭牌 噗通,噗通”的跳着,真的很險,在那一刻是誰救了自己?正在瑩瑩困惑時,卻聽見凌葉對自己吹了吹口哨,往凌葉方向望去。

凌葉在遠處正拿着一把,自己製造的狙擊步槍,看着瑩瑩,那一刻似乎時間停止了轉動,瑩瑩發現凌葉望向自己的眼神,有些溫柔,有些擔心,有些迷離,還有些色麼?瑩瑩看的有些癡,她第一次覺得自己心中老咒罵的大色狼,其實很好……

凌葉當時閉着眼睛,靜靜的使用着大同心經感受着周圍的呼吸聲,因爲這夜裏一片漆黑,只能憑感知,發現那身在黑暗處盜賊的身影,當時凌葉見那瑩瑩邊上來了兩個盜賊,正撲向了瑩瑩,雖然那刁蠻的女人老咒罵自己,但凌葉自然不會很計較了,而且還是那麼漂亮的女孩…

凌葉雖然沒練習過槍法,但他很自信自己的精準度,在說大不了打錯什麼….. 不過凌葉這個用槍的半吊子,憑着出色的感知能力,提前開了槍,正好預算的非常精準,一槍正在那盜賊的眉心,直接斃命,這不就上演了一場英雄救美的戲了…

凌葉見那瑩瑩望向自己的眼神,帶着非常的溫柔,也帶着感激,兩人對視着,雙眸似乎都能閃出亮光了,凌葉回過神來,對瑩瑩微微一笑,隨即反過頭去,不在直視瑩瑩的眼睛。

他顯然很不適應這個兩天來對自己擺臭臉的女人,對自己突然來了個態度大轉變,溫柔的看着自己,難免彆扭,隨即示意她到人羣中來,免的落單遇到危險,而其他的一些女眷竟然也沒事,因爲那些正準備掠走女眷的盜賊,突然發現了自己的身子動彈不得了。

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壓力,把他們束縛的死死的,他們驚愕的張着嘴巴,因爲他們發現了死神的臨近,那種令人感到空洞的殺氣,慢慢從他們周身蔓延開來,慢慢的窒息,無聲的死亡….

末雨看着自己大哥放出的影子暗殺術,他並不需要動手,因爲烈雨的影子暗殺數,悄無生息,能同時使用自己的影子慢慢的束縛住對手,而且烈雨的這一絕招已經練習到了中級階段,這是一種天級功法,也是唐門最強大的祕學,師傅只傳授給了烈雨。

烈雨冷靜的性格, 獨寵舊愛·陸少的祕密戀人 ,人站在原地不動,而那奪命的影子已經悄悄的吞噬着敵人的生命。

而烈雨自己寶貝妹妹,他自然不會讓她受到絲毫損傷了,早在凌葉開槍之前,他釋放出去的影子就已經束縛住了那想暗殺自己妹妹的盜賊,但下一刻凌葉已經將那盜賊一槍擊斃,對於這一場英雄救美的戲,其實主角本應該是烈雨,但瑩瑩自然不知道了,她似乎對凌葉的態度從大色狼,轉換成了一個風度翩翩的少年。

“呵呵,看來這下妹妹因該會更是想念那個叫凌葉的了!”末雨微笑的看着自己的三妹,瑩瑩的表情分明有些象花癡….

烈雨看着自己這個可愛的妹妹,他不希望自己的妹妹會被家族的利益,而嫁別的貴族名門當少奶奶,他知道自己妹妹的個性,喜歡無拘無束,雖然平時在王府都非常的溫婉含蓄,但那只是妹妹的僞裝,他只希望自己的妹妹能找到自己相愛的人而已,遠離這個世界的權利紛爭。

…………

戰鬥繼續着,破空的槍響往往都會帶走一條生命,一條條無形的影子,正慢慢的吞噬着黑暗中的生命,或許用死神這個形容來描述這些影子會更好,因爲它比死神更可怕,只會慢慢的吞噬你的生命,而你卻無從抵抗,慢慢的發現自己的氣息越來越弱….

林青正帶領的一些鏢師,正保護着羣衆安全,並沒有主動出擊,只是警惕的看着周圍,保護商隊人員的安全。

因爲他們知道,等到白天情況就會好了,那時盜賊就不能利用黑夜襲擊他們了,而且那些冒險者也會醒來,但一切的情況似乎並沒他們預料的那麼糟糕,車隊似乎出現了臥虎藏龍般的人物,兩個槍手!

他們正瞄準着黑夜中的影子,而且彈無虛發,這樣實力的槍手,讓他們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而且他總覺得還有高手隱藏在車隊中,並沒有現身。

悄悄用影子吞噬生命的烈雨,正靜靜在操控着黑暗中的影子,保護着周圍的安全,他並不喜歡出風頭,默默的在角落做着保護大家的安全,其實這纔是一個出色的,隱藏暗殺者!

“頭,情況不妙啊,那車隊裏突然出現了兩個神槍手,而且似乎他們能在黑夜中看清我們的行蹤、弟兄們已經死了十多餘人了,我們可是還沒碰到過這麼強悍的對手…”

一個左手正流着鮮血的盜賊,跑到了深林中的盜賊帶頭人,那盜賊是僥倖躲過了凌葉致命的一槍,打中了左手,如果凌葉使用的是魔晶彈,或許那盜賊已經上體爆破了,但是奈何魔晶彈已經用完了。

那盜賊眉毛一鎖,顯然他也是現在才發覺這商隊有幾個藏龍臥虎的高手,到底是退,還是殺?難以抉擇啊,難那十幾個遇難的弟兄的仇不能不報啊,而且他們自此上山爲樑就從未失手過。

“哼,如今要是退去了,豈不是讓剩下來的三十名弟兄寒心,而且就兩個槍手罷了,只要近了身,難道還怕他不成,現在是黑夜,對於我們盜賊現在我們還處於優勢,走,隨我幹掉那兩個槍手。”那帶頭的盜賊隨即消失在了黑夜中。

盜賊也是是大陸中最讓人膽寒的職業之一,他們神出鬼沒,可以隱祕在黑夜中,那是盜賊最基本的技能,隱身術,但在白天使用的效果就不是很好了,可在黑夜中,就象透明人一樣,走到你身邊,往往人都很難發覺,性命就被收割了,他們還有一個名稱,叫做刺客。

刺客就是殺手,很多僱主都是讓刺客去刺殺自己的仇人,報酬一般都與任務難度相等,當然等階越高的盜賊,完成任務的報酬也會相應高許多,自然任務的成功率也會大很多了。

“正真的對手來了,”凌葉對鬼火提示道,他一直使用着大同心經感知着周圍,現在凌葉與鬼火,背對着對,觀察着四周,他們兩個躲在馬車旁邊,而且二十米處,正是宿營的地方,那裏堆着火把,是這裏最顯眼的地方,而這裏卻是黑暗,

一場槍手VS盜賊的好戲開始上演了。

三十多個刺客全部隱蔽在了凌葉和鬼火周圍,馬車和馬車連着,形成了一條長龍,在黑夜中就象迷宮的障礙物般,讓人有躲藏之處。

盜賊特點:隱蔽做成,暗殺,速度, 槍手特點:隱蔽作戰,暗殺,感知。

兩個貌似相同特色的職業,到底會是誰略勝一籌呢?

…………

“怎麼,咱們比比誰殺的多?”凌葉對鬼火挑了挑眉,聽凌葉這一講 ,頓時也來了興趣,看着漫漫黑夜,聽到了只有馬蹄的聲響,“好啊,那咱就比比”鬼火回答道!

“行動”凌葉和那盜賊的帶頭人同時發話,頓時三十多名盜賊齊刷刷的隱蔽到了馬車邊上,分頭行動着,伺機靠近凌葉他們,凌葉和鬼火也是紛紛迅速的站起身來,論感知能力,鬼火身爲六階槍手,比凌葉也差不到哪去。

而烈雨已經悄悄的收回了暗殺影子,走到了人羣中,默默的觀察着這局好戲,而瑩瑩則是擔心着黑暗中正與敵人做戰的凌葉,似乎她很不希望凌葉受傷,但爲什麼呢自己那麼擔心他呢?

或許是他剛纔救了自己的原因吧,瑩瑩小手緊緊的拽着衣服,回想起凌葉當時救自己的畫面,小臉還紅彤彤的,他的眼神真好看….

凌葉拿起了手中拿着把盜版***,這搶可是凌葉花了幾小時做成的,雖然是盜版,但還是挺合用,而且他這種槍最大的特點就是不需要實彈,只要用源力製造出由純能量造成的子彈就好,而且威力雖然沒魔晶彈威力大,但比普通子彈可要強大多了!

寒風吹面而來,凌葉靜靜的隱藏着,黑暗中的盜賊,並不是普通角色,他們移動迅速,來去不聲,但他們致命的剋星就在這,槍手,感知能力正是他們這些善於隱藏的剋星,當然槍手的近戰能力弱,而那卻是盜賊的強項,近身暗殺。

“左邊兩個,右邊三個,這數量還挺多的!”凌葉咪着眼睛,心理暗暗道,手中的狙擊搶直接不廢話,一槍對着前方黑暗處,那飄逸的黑影,“彭~”一槍,那黑影應聲倒下,那倒下去的盜賊什麼都沒來的及想,只是覺得對手太可怕了,但下一刻他的神經以已經停止了運動。

鬼火也是毫不示弱,手中的六階***在黑暗中就象奪命勾魂,每聲槍響都會有個黑影應聲倒下,槍法之準妙是在讓黑暗中的盜賊暗暗炸舌,盜賊們不敢再蠢蠢欲動了,只能小心小心在小心了,他們是劫匪,可不是敢死隊,誰都不想死在這。

但死神的槍響一直伴隨在他們身邊,不管他們躲藏在那,凌葉和鬼火都能準確的瞄準到黑暗中的身影,而且每槍都是致命。

“7個了,”凌葉數了數殺的盜賊數量,但表情依然很平淡,而鬼火卻已經數到了八個人,看了凌葉一眼,凌葉見鬼火超過了自己自然也不甘示弱,這種黑暗中的狙擊確實會讓人熱血沸騰。

繼續尋找着潛伏的盜賊,在這場戰鬥中,似乎就是他們兩個的屠殺遊戲一樣,捕殺着羊羣,而盜賊在這黑暗中就象弱小的羊羔般,但往往有些羊羔也是可怕的…….. 凌葉和鬼火快速的移動着狙擊地點,不讓那些盜賊有機可趁,對自己進行近身的暗殺,其實凌葉根本就是個僞劣槍手,他的強項其實是近戰。

只是凌葉憑着着大同心經的超級感知能力,才能象鬼火這種職業槍手一樣,屠殺着盜賊,這一絕對的優勢,是任何槍手都沒有的!

凌葉絕對會是槍手中的變態,不,因該是所有職業內的變態,因爲凌葉似乎可以使用任何的元素能力。近戰他可以是戰士,遠程他可以是槍手,而大範圍殺傷他可以是魔法師,還能是德魯依,就是能任意變換形態的德魯依,這種變態到極致的人物,如果讓大陸的人知道了,定然會將凌葉噩殺在搖籃之中。

凌葉以後會成長到什麼地步,或許只有天知道!

不在多說,凌葉只是輕鬆的扣動着扳機,每顆子彈破空而去,都會有一人應聲倒下,“八個!打平!”凌葉始終象玩着一局遊戲般,而那些盜賊就想瘋子一樣,一個個的衝向凌葉,卻一個個不知所謂的倒下。

而在凌葉數着殺人數的時間裏,一個盜賊已經趁機迅速的來到了凌葉身後,那盜賊陰笑着,“哼,殺我那麼多兄弟,如今你就去死吧。”盜賊猙獰的笑着,他心想自己終於得手了。

一刀迅速刺進了凌葉的背部,凌葉早就發覺到背後有個人了,但他並不把這盜賊放在心上,那把鋒利的短刃,刺到了凌葉的背部,但卻沒有刺進皮內,短刃就已經程彎曲狀了….

шшш¸ t tkan¸ ¢O

那盜賊,看的是直接傻了,他沒想到凌葉的防禦會有如此強大,自己的鋼刀竟然刺不進凌葉的體內,甚至連皮毛都沒傷到,他驚愕了,一個槍手的防禦竟然能強大到如此的地步。

其實凌葉的身體防禦還是沒變態到哪地步的,只是把源力集中在了背部那塊位置,使肌肉順間強化,這樣,一那盜賊不到三階的實力,那把小刀自然是刺不進來了。


凌葉隨即往後就是一拳,直接打到盜賊的臉部上,把他打倒了在地上,“彭!”接着補上一槍,動作絲毫不拖泥帶水,而且還非常臭屁的吹了**管上冒出的煙霧,而且那是非常長的狙擊步槍~~~~!

倒在地上的盜賊沒來的及驚愕,表情已經凝固了….

盜賊們看着凌葉虐殺着自己的弟兄,那種迅速的屠殺,似乎他就是一個惡魔般,沒有人能碰到他的衣角,而靠近他的人無一例外的都被瞬間的秒殺了。

開始心信滿滿想要劫持商隊的盜賊心已經慌了,而每一聲槍響都讓他們心驚膽顫,因爲他們知道,伴隨的這聲槍響,接着就會有同伴倒下。

在一旁觀看的一衆車隊人馬,都呆呆的看着前方黑暗中的戰鬥,每一聲的槍響都會有一個聲音喊出,然後發出沉悶的倒地聲,這種戰鬥似乎讓他們看的麻木了,因爲他們根本看不清任何東西,只能聽到槍響。沒有月光的黑夜,永遠都是那麼的漆黑……

但烈雨可是把戰鬥瞭解的清清楚楚,當他見一個盜賊已經用短刃刺激凌葉背部時,也是捏了把汗,正想用影子去救援,可他卻發現那把短刃就象刺在岩石上般,隨之彎曲,倒是讓烈雨也是感到爲之一震,凌葉竟然又如此強大的防禦能力。

而且他感覺凌葉的感知能力非常的強,已經接近了自己了,烈雨是個天才,從七歲開始就已經突破初階,到達了一階,成爲了能修煉的人物,而且他很努力的修煉 ,他的修煉量就算末雨和瑩瑩加起來的也沒他多,

或許說有天生的天才,但卻沒有一直的天才,因爲就算是天才也許要靠加倍的努力修煉纔可能達到目標,而烈雨就是這樣一個人物,他的實力在同齡人中決定算是翹楚,而就是這樣一個人,卻也是被凌葉的實力給震驚到了。“凌葉,真想知道你的真實面目到底是怎樣的。”

看着黑暗中那個穿梭如鬼魅般的身影,烈雨看的有些入神….

…………

“頭,對方的實力太強了,兄弟們根本無從下手啊,而且…大家都死光了,就剩我們幾個了”幾個盜賊退出了凌葉和鬼火的射程以外,和那個帶頭的盜賊商議法子。

那帶頭的盜賊實在想不到,那兩個槍手的實力竟然如此強大,在這種黑夜中竟然能隨意捕捉盜賊的身影,不簡單啊,但是他不能就這樣走了,瞬間二十幾個弟兄就這樣被殺了,他一下也是慌了神,但隨之的是憤恨,眼睛泛的血紅,從腰中抽出了一把長約一尺的利刃。

“哼,不敢上的就回去把,我絕不強求,但我必須要爲兄弟們報仇,是兄弟的就給我殺死那兩個槍手。”那帶頭的盜賊雖然說是劫匪,但畢竟這些兄弟都是他一手帶出來的,自然是非常的講義氣,而且如今他的實力已經在了五階,已經是非常不錯的實力了。

見自己的老大都上了,其他的盜賊小弟也一衆跟了上去,但結局始終是悲慘的,或許是其他的商隊他們早就已經得手了,可如今他們卻碰到了剋星。

那帶頭的盜賊叫風,他其實還是很自信自己能刺殺住那兩個槍手的,但一直都尋找着時機,可誰知道那兩個槍手就象殺人機器般,不到幾分鐘的時機就已經幹掉了自己二十多名兄弟,這對於風來說不異於在做着一個噩夢,一個非常可怕的夢。

但很快他就發現了自己的不理智,因爲在他衝上前來的一剎那,幾顆子彈已經瞬間襲來,而並沒有打中他自己,而是打中了他的幾個兄弟,他們那幾個兄弟知道風不可能順利跑了那兩個槍手旁邊,所以決定了爲了風的刺殺,獻上了自己的生命。

但是卻給風贏得了時間,這份寶貴的時機是他幾個兄弟用命換來的,他的眼睛泛着血光,他暗暗發誓不殺死那兩個槍手,誓不爲人,風小心的隱藏着,悄無生息的靠近到了凌葉和鬼火身邊。

“十五個,”凌葉數到了最後一個數,而鬼火也是殺了十五個盜賊,笑看着凌葉,“咱們打平手了!”

“噢?那可不一定!”凌葉笑了笑,立馬一槍開向了鬼火。

…………

“嘭~~”一顆子彈迅速的飛向了鬼火的側面….一個驚愕的眼神,直直的看着凌葉,他竟然早就察覺到自己了,風臉上充滿着不解,和困惑,難道那少年實力已經比自己更加強大了?

或許有些事情永遠都會伴隨死亡沉入大海,永遠的消失,不會有人在去追問爲什麼,因爲那是永遠不可解開的迷局….


風永遠閉上了眼睛,他這一輩子都忘不了凌葉剛纔對他的那一笑,就象魔鬼般可怕,本來他的刀已經快刺進了鬼火的背後,但他卻不知道凌葉怎麼感知到他的,直接一槍過來讓自己來不及躲閃,他知道他已經完了….

能在黑夜中看透風消聲隱身術的人非常少,但凌葉恰巧凌葉就是其中的一個!

鬼火因爲前面的精力全放到了前面攻向自己的盜賊上面,他沒見過那麼傻的盜賊,竟然正面先自己發起了衝鋒,直接一槍一個,殺的熱血沸騰,誰知道一個五階中級的盜賊已經接近了到了自己身後呢?畢竟鬼火可沒有凌葉的超強感知能力,可以一直關注着四周。

自己這一命可是凌葉救的啊,在那一刻要不是凌葉對自己後面的盜賊開了槍,想必他現在躺下的就是自己了把,雖然鬼火經歷過很多生死關頭,但還是心有餘悸啊,自然也對凌葉非常的感激,但他都是記在心裏,他已經暗暗決定了,必然誓死追尋凌葉。


“呵呵,雖然這此比賽是我險勝一籌啊,不過我也是贏的慚愧啊,要不是修煉了大同心經,而且現在有是黑夜,想必肯定比不過你的把!”凌葉看着鬼火,微微笑道。

鬼火看着眼前的凌葉,雖然知道凌葉是安慰自己,不過也是隨之示然,心想着,他真的才十七歲麼?擁有着成爲超級槍手的潛質,卻又有着戰士的防禦,或許以後整個大陸纔是他的天下吧….

但令人失望的是,那些盜賊視乎並沒什麼值錢的物品 ,但他卻發現爲首的一個盜賊身上有塊天然玉,乳白色的,而且制工非常精細,摸在手中非常的柔滑,冰涼,觸感非常的好,想必是什麼值錢的物品,凌葉隨即揣進了懷中。

凌葉自然沒有空間戒指了,雖然鬼火說過把他手中的空間戒指給自己,但凌葉當然不會要了,那是他師傅臨死前留給他的掌門信物,凌葉是怎麼都不會收下的,但小龍似乎給凌葉提供了得到空間戒指的辦法,就是學習空間系魔法,那樣就可以開創一個空間了,自然的可以儲物。

凌葉當時聽了這個消息也是心中一喜,但他可沒空間系魔法的書,他是能學魔法的,而且是什麼魔法都能學的那種….說到這,又不禁想罵凌葉一聲變態了!

站在火堆旁的人們,都期待的看着黑暗中的戰鬥,但現在似乎戰鬥已經停了,黑夜中又詭異的安靜了起來,他們在想到低是誰會從那黑暗中走出來,是敵人,還是消滅敵人的英雄呢?

藉着火光的照射範圍,他們看到了兩個人影,那正是他們商隊中的人,而且是坐在那架商隊中最豪華的馬車中的人,有些人都以爲凌葉只是某富商家的公子,在這裏擺闊罷了,大多人都是打心眼裏看不起。

但誰會想到就是今晚,就把敵人消滅了,拯救了整個商隊的人就是那輛豪華馬車內的人呢,想着想着以前那些鄙視凌葉一行人的商隊人們心裏,到是感覺到了一絲慚愧。



那劉管事見凌葉安全無礙的回來,頓時掉在嗓子眼的心終於能鬆口氣了,他可負不起凌葉有所損傷的責任啊,畢竟那位可是商行的高級貴賓,如今見他平安無事,自然是深感萬幸啊,而且他們還是拯救了整支商隊的大英雄,他們是值得敬佩的!

“大家快來歡迎我們的英雄啊!他們可是拯救了我們整支商隊的人!”那劉管事大聲的喊道,隨即所有的人都明白了,那兩個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身影就是救了自己命的人,都大聲的喊道“英雄!英雄!” 腹黑醫生,愛你上癮

瑩瑩在人羣中笑笑的看着凌葉,似乎她覺得這個在她心目中的大色狼,其實是個非常優雅的大色狼,似乎他那並不是很英俊的外表,卻很迷人!一絲情素從心中蔓延開來。“難道我真的會喜歡上他了麼?”

聽見大家的對自己的呼喊,凌葉和鬼火都是笑望着大家,鬼火此時非常的激動,因爲這一生從他被冤枉背上畜生的罵名後,就在也沒聽一個爲他歡呼吶喊的聲音,現在他才知道,原來有人爲自己歡呼也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

衆往所歸,就是王者歸來,今晚凌葉,鬼火他們兩個人註定是這夜裏最璀璨的星辰…… 第二十九集 魔法帝國的邊境

極北之森處於極北寒帶,所以邊境上很少有像山鎮一般的小鎮,這條路是直通魔法王朝邊境城市的路線,也是唯一一條通向魔法王朝的道路,所謂商人,就是在勢力的夾縫中生存,他們不會管任何政治有管的事情,否則如果越軌,帝國就會將其視爲敵人。

象維特斯這樣的巨頭商行幾乎在任何人類帝國都布有門店,當然在其他種族勢力也是交際的不錯,都佈下了些分店,當然維特斯商行最主要還是做着人類的生意,畢竟人類纔是艾爾南大陸的主宰,佔了大陸總人口的一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