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遠處,有著破風聲響起,緊接著,一道光影飛速掠來,最後直接是在那眾多目光的注視下,出現在了天空之上,現出身來,正是那進入天洞的古諺。

「你是何人!竟敢闖我九幽魔蛟族,找死不成!」九幽魔蛟族內一些長老見狀,頓時大怒,當即便是有著浩瀚靈力暴涌而起,準備出手將其擒拿。

「這位小友,不知道你剛才所說,究竟是什麼意思?」

九天重揮手將身後諸多長老壓制下來,目光卻是緊緊的將古諺給盯著,先前後者所說,他可是聽得清清楚楚,身為九幽魔蛟族大長老,他對於魔族二字,自然知道得不少。

「你們這些九幽魔蛟族的長老,真是當得渾渾噩噩,族內不僅混進了魔族,而且天洞之內,更是被設置了陷阱,裡面所有閉關的強者,皆是陷入幻境之中,虧你們這麼多年都未能察覺,真是老糊塗了。」古諺看了這些長老一眼,忍不住的冷笑道。

「小子,你胡言亂語,找死!」

那一直支持著九沅的兩名九幽魔蛟族長老聞言,面色頓時一變,旋即暴喝出聲,身形一動,竟是同時出手,一把對著古諺抓了過去。

古諺望著這兩位長老狠辣攻來,卻是撇撇嘴,根本沒有絲毫防禦的意思。

嗡。

不過,就在這兩人即將沖近古諺時,後者身旁空間突然波盪起來,旋即一道擁有暗金長發的偉岸身影,直接出現在了其身旁,其大手探出,猛的握下,那兩名踏入造化境的九幽魔蛟族長老,身形竟然直接凝固了下來。

「兩位長老,你們這麼著急的下殺手,是心虛不成!」

那道偉岸身影,目光泛著無盡威嚴的盯著前方面色突然驚恐起來的兩名長老,低沉的聲音,響徹而起。

「族長!」

「恭迎族長!」

下方眾多九幽魔蛟族族人見到天空上這道出現的身影,神色頓時大變,下一刻,一片片的跪伏而下,恭敬之聲,回蕩在這天地之間。

廣場之上,黑壓壓的身影跪伏下來,所有九幽魔蛟族的族人臉龐都是在此時湧上了一抹難掩的驚喜與激動,九幽魔蛟族長閉關百年,這百年之內,雖說族內有著長老掌管事務,但畢竟只有一族之長,才是他們真正的主心骨。

在那跪伏下來的諸多人影中,小九倒是筆直而立,他盯著那道偉岸身影,嘴角卻是一撇,只不過在其眼眸深處,依舊是有著一抹喜悅以及如釋重負。

小九也很明白,如今的他,尚還無法擔起九幽魔蛟族的擔子,這個責任,還是得需要他的父親來。

天空上,那九沅的面色倒是因為九幽魔蛟族長的出現而劇變了一下,不過很快的他便是收斂下來,恭敬的跪伏行禮,只是那袖中手掌,卻是忍不住的緊握了起來。

「族長!」

天空上那對著古諺出手的兩名九幽魔蛟族長老見狀,面色也是大變,但他們的眼神中,卻是有著一絲惶悸,當即急忙凌空跪伏而下。(未完待續)

… 古諺身前的偉岸身影,目光平淡的瞥了一眼眼前的情景,然後那轉移的目光便是投射到了下方那唯一一道站立的修長身影,那眼中也是掠過一抹複雜之色。

「血脈輪迴轉生,可謂是九死一生,你這逆子,居然還活著啊。」

小九看了九幽魔蛟族長一眼,懶洋洋的聲音中倒是沒多少敬畏:「老頭子,你這麼想白髮人送黑髮人啊?」

「大逆不道,沒規矩!」

九幽魔蛟族長斥道,只不過看他那臉龐上的笑容,卻是能夠讓人知道,能夠再看見失蹤百年的兒子時,他心中有著多麼的歡喜。

「族長,你可算是出關了。」九天重此時也是起身,他身形一動,出現在九幽魔蛟族長前方。那老臉之上,有著喜色浮現出來。

「大長老,你此次可著實讓本王有些失望啊。」九幽魔蛟族長望著九天重,眉頭卻是皺起,沉聲道。

「族長?」

九天重一愣,顯然是不明白九幽魔蛟族長的指責從何而來。


「天洞乃是我九幽魔蛟一族重地,但那之中,卻是被魔族族暗中種下了亘古魔幻花導致本王以及其中所有閉關的強者,皆是陷入幻境之中,今日如果不是古諺小友潛入其中相救,或許我九幽魔蛟一族,必將會元氣大傷!」九幽魔蛟族長厲聲道。

「什麼!」

聽得此話,九天重面色瞬間煞白,下面的那些九幽魔蛟族人也是霍然起身。滿臉震驚。


「果然是著了道。」

小九俊美的臉龐上掠過一抹冷色。他就隱約的猜到。天洞內應該是出了什麼問題,沒想到果然如此。

「族長,這,這可是真的?」九天重顫抖著問道,顯然是被嚇得不輕,如果天洞內閉關的頂尖強者盡數覆滅,九幽魔蛟一族也定會遭受到毀滅般的打擊,那時候的他們。也將會從霸族的位置上掉落下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真是萬死難辭其咎。

「天洞內,的確是被魔族暗中種下了亘古魔幻花,這些年所有進入閉關的強者,都是陷入了幻境。」一旁的古諺開口說道。


「不知小哥是?」九天重連忙抱拳,言語間無比的客氣。

「呵呵,在下古諺,是小九的大哥,此行前來九幽魔蛟族。也是小九所邀請。」古諺笑了笑,說著他還瞥了一眼下方的小九。把我叫過來這麼麻煩,不佔你點便宜怎麼說得過去。

周圍那些九幽魔蛟族人也是有點愕然的看著小九,對於小九的桀驁他們再清楚不過,就算是九幽魔蛟內的長老想要他低頭都是不可能的事,而眼下這叫做古諺的人類,竟然是他的大哥?

下方的小九聞言,在瞧得周圍那些錯愕目光,嘴角不由得微抽了一下。

「這古諺小友不錯,做事比那小子靠譜多了。」九幽魔蛟族長淡淡的道。

古諺暗笑,這對父子倒也是有趣,不過很快他便是收斂了心神,略顯銳利的目光投向了面前的兩位九幽魔蛟族長老以及不遠處的九沅。

「大長老,九幽魔蛟族內,不僅天洞被魔族設了陷阱,你們這族內,甚至都已經被魔族侵入。」

「什麼?」

九天重面色大變,本就有著精芒涌動的雙目更是變得凌厲,一股極端驚人的氣息,猛的自其體內席捲出來,籠罩著這片天空,所有人都是能夠感覺到,此時的九天重正在探測隱匿在其中的魔族。

不過他的這種探測,顯然未能取到絲毫的效果,因此半晌后,他便是面色陰沉的收回氣息。

「大長老,魔族手段莫測,尋常探測,可無法將他們給揪出來。」古諺笑道。

「那古諺小哥可有辦法?」九天重倒也是老薑,一聽得此話,眼睛一轉,便是盯在了古諺的身上,後者的實力僅僅只是九重神相境,但卻是能夠在天洞中將陷入幻境的九幽魔蛟族長救出來,這種能力,可不是一個神相境小子能夠辦到的。

「這事就交給古諺小友吧。」九幽魔蛟族長淡淡一笑,旋即上前一步,目光掃視,天地間的靈力都是在此時有些騷動起來。

「我倒是要看看,什麼魔族,竟然敢在我九幽魔蛟族內藏猖獗!」

古諺點點頭,然後那目光便是看向了先前對他出手的兩名九幽魔蛟族長老,微微一笑,道:「兩位,還需要隱藏嗎?」

「這位小哥老夫二人並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那兩名長老面色微變,旋即聲音乾澀的道。

「既然不知道的話,那我就讓你們自己現身吧。」

古諺笑了笑,其手掌一握,古老墓碑便是浮現出來,一股溫和白芒升騰起來,化為一道奇特的光符,旋即屈指一彈,光符分裂而開,化為兩道光華,籠罩向了那兩名長老。

嗤嗤!

溫和的白芒照耀在兩名長老身體之上,他們立即運轉靈力試圖阻攔,但卻是發現那種白芒並沒有絲毫的傷害性,可他們卻是能夠驚駭的見到,隨著白芒的照耀,他們皮膚表面,竟是有著絲絲黑氣滲透出來,那黑氣之中,瀰漫著一種邪-惡至極的味道。

「你們!」

九天重見到這一幕,面色頓時冰寒下來,那凌厲的目光,將二人死死的盯住。

「你二人體內,應該是擁有著魔脈吧?呵呵,沒想到堂堂九幽魔蛟族的人,竟然會去接受這種邪-惡的東西。」古諺望著面色驚駭的二人,淡笑道。

「你!」

那兩名長老面龐驚駭,眼中有著陰狠陡然湧出來,旋即兩人猛然倒射而出,澎湃的邪-惡魔氣自他們體內瀰漫出來,兩人的氣息,也是在此時開始暴漲。

「你們兩個叛徒!」

九天重怒吼出聲,一步跨出,浩瀚靈力在其周身匯聚而來,他的靈力,不僅生氣之氣完美相融,甚至,在那之餘,還有著一絲極為神異的波動,那是輪迴的味道。

這九天重大長老,竟然都觸及到了輪迴,實力遠超尋常造化境的超級強者。

天重長老大手一揮,天空黯淡下來,兩隻光芒巨爪從天而降,直接是將兩名全身包裹在魔氣之中的長老籠罩了進去。

砰砰!

那兩名長老見狀,一拳轟出,邪-惡魔氣化為猙獰巨蟒,將那光芒巨爪生生的抵禦而住,而後身形一動,便是掠出了數千丈,顯然,藉助著魔氣,他們的實力也是有所提升。

「哼。」

一旁的九幽魔蛟族長見到兩人頑抗,眼中也是有著冰寒之色湧現,只見得他一手探出,遙遙對著兩人一把握下。

嘭!

兩人所處的空間,幾乎都是在此時崩塌下來,而身處其中的兩人,也是被這股四周擠壓而來的恐怖力量震得一口鮮血噴出,氣息幾乎是在瞬間便是萎靡了下來。

這九幽魔蛟族長一出手,便是瞬間制止住兩名造化境的超級強者,輪迴層次,當真恐怖。

「你二人也是我族內資質頗老的長老,沒想到卻是會做出這等叛族之事!」九幽魔蛟族長冰冷的聲音,噙著許些怒意,在這天地間回蕩著。

下方眾多九幽魔蛟族人見到這一幕,眼中也是有著怒火升騰,身為九幽魔蛟族之人,他們擁有著自遠古便是傳承下來的驕傲,但沒想到,如今卻是出了這等堪稱恥辱的事情。

「催動魔脈,魔氣入腦,他們神智已是被侵蝕,族長動怒也是無用。」

古諺搖了搖頭,旋即輕聲道:「現在,還是先將九幽魔蛟族內的隱患先清除乾淨吧。」

「古諺小友,這就要麻煩你了。」

九幽魔蛟族長看向古諺,魔脈隱藏極深,即便是他,都很難輕易的探測出來,而顯然,古諺擁有著特殊的手段。

古諺微笑著點點頭,然後他的目光,掃向下方那諸多的九幽魔蛟族人,而見到他的目光望來,所有人都是感覺到皮膚一涼。

古諺的視線,在眾人那戰戰兢兢的目光中掃過而過,接著再度上移,最後在那一道道震驚的目光中,停留在了面色漠然的九沅身體之上。

「九沅兄弟,你還需要繼續隱藏下去嗎?」古諺盯著九沅,笑吟吟的道。


滿場寂靜無聲,所有人都是震動的將天空上的九沅給盯著,難道,他也被魔族侵蝕了?

天空上,九沅依舊保持著跪伏的姿態,他的一張面龐,分外的淡漠,即便是先前古諺的話,都未能讓得他有絲毫的變色,這般定力,即便是古諺都是忍不住的在心中贊了一聲。

「古諺小哥,他也被魔族侵蝕了?」

九天重望著九沅,忍不住的說道,畢竟九沅可是他們九幽魔蛟一族之中相當優秀的人,若這也是的話,對他們而言打擊著實不算小。

古諺黑眸眨也不眨的停留在九沅身上,淡淡的道:「大長老,百年之前,他在九幽魔蛟族內天賦僅僅只是一般,為何會突然之間實力突飛猛進,莫非你也不覺得有半分奇怪么?」

九天重面色微變。

「若是我所料得不差的話,這位九沅兄弟應該是藉助了魔族的力量,這才導致實力在百年間達到了造化境,而且,從他的身上,我感應到了亘古魔幻花的波動,我想天洞內的那些亘古魔幻花,應該是你偷偷種下的吧?」古諺雙目之中,有著銳利之色凝聚,聲音之中,也是多了些許冰冷。(未完待續……)

… 九幽魔蛟族長面色平淡,只是那對蘊含著無盡威嚴的雙目,卻是鎖定著九沅,其中有著殺意以及一抹心痛的惋惜。

「九沅,他說之話,是真是假!」九天重面色鐵青,暴喝道。

下方眾多九幽魔蛟族人也是抬頭將九沅給盯著,大多數人都是有點難以置信。想來是沒料到這個平日里溫和得令人如沐春風的同伴,竟然會隱藏得這般之深。

「呵呵,真是棋差一著,沒想到在這種都快要成功的時候,跑出了你這種惹人厭的傢伙。」面目的低垂的九沅肩膀突然輕輕的抖動著,一道壓抑著濃濃殺意的笑聲傳出,旋即他緩緩的起身。那對雙瞳之內,邪-惡的魔氣升騰起來,令得他再沒了平日的溫%↓wan%↓shu%↓ba,≌anshub︾a.和,看上去反而異常的猙獰。

「你這孽障!」

九天重渾身顫抖著,一張面龐格外的鐵青,他手指指著九沅,心中一片心悸,差一點,他就要將九幽魔蛟候選族長的位置,交到這種人的手中。

「你是我九幽魔蛟族的人,竟然勾結魔族,還妄圖誅殺族內長輩,畜生!」

九沅此時倒是顯得頗為的平靜,他看了一眼憤怒的九天重,然後再看了看下方那將他平靜盯著的小九,笑道:「我只是有些不服氣而已,當年在族中,我是最不受待見的,即便我拼了命的去修鍊,但十年的苦修,還不如九幽大哥懶洋洋的修鍊。他始終都是族內最耀眼的人,我在他的身邊,就猶如一條可憐的跟屁蟲而已。」

「那時候受到欺負。九幽大哥會幫我。呵呵。不過我可沒半點感激之心。因為我不服,所以他越是幫我,我就越是想要把他踩下去。」

「所以,百年之前,他血脈輪迴轉生后,我將消息傳給了一些魔族,可惜,竟然依舊沒能將他給殺了。」

九天重拳頭緊緊的握了起來。那張蒼老的臉龐上,有著濃濃的怒火。

一旁的九幽魔蛟族長倒是面色古井無波,甚至下方的小九都是面色平靜,只不過他周圍的吳重等人,卻是暴怒異常,那番模樣,恨不得現在出手,斬殺九沅。

「後來我接受了魔族的力量,你們看,成就不是很不錯么?如果不是這個傢伙突然冒出來。九幽魔蛟族長候選人就將會是我的,而且等到天洞內的頂尖強者都是被幻境抹殺后。這九幽魔蛟一族,也將會淪為我的掌控,那時候,你們便會知道,究竟誰,才是這九幽魔蛟一族最優秀的人!」九沅張開雙臂,臉龐上的笑容,極為的狂熱與猙獰。

「扭曲的心態,難怪你會被魔族趁虛而入。」

古諺搖了搖頭,道:「不過現在你的夢想就此破裂了,以後,你不僅成不了九幽魔蛟族的族長,而且還將會被族人唾棄。」

「你不配你所擁有的九幽魔蛟的血脈。」

九沅瞳孔微微一縮,他盯著古諺,咧嘴獰笑,道:「你是個什麼東西?配不配也輪得到你來教訓?」


「九沅,老夫會親自將你擒下,你的確不配這身血脈,所以,老夫要將你這身血脈抽出來!」九天重語氣森寒,旋即他一步跨出,身形一動,便是出現在九沅身前,浩瀚靈力猶如奔騰,席捲向後者。

「哈哈。」

九沅見狀,卻是仰天大笑,旋即其身體一震,竟是有著一股黑色的幽香自其體內瀰漫出來。

「大長老小心,那是亘古魔幻花的幻香,吸進體內就將會陷入幻境!」古諺眼神微凜,連忙喝道。

聽得古諺和聲,九天重面色也是一變,袖袍一揮,靈力猶如長虹般掠出,將那纏繞而來的黑色幽香盡數的震碎而去。

「我的身體之中,瀰漫著亘古魔幻花的幻香,你們一旦將我斬殺,我的身體便會自爆,幻香就將會籠罩整個九幽魔蛟族,而你們,也將會盡數的陷入幻境之中,到時候,或許九幽魔蛟一族,也會從這世間除名了。」九沅張開雙臂,大聲笑道。

「你這孽障!」

九天重以及諸位長老接是暴怒出聲,但卻真不敢再有異動,對於亘古魔幻花的厲害,他們都是相當的清楚,他們實力強橫倒是能夠抵擋一二,而是普通族人被波及,那可就是有大麻煩了。

「這一次,算我運氣不好,不過我可還沒輸,日後等我回來時,這九幽魔蛟族,必定還會落入我的手中。」九沅淡淡一笑,旋即就欲緩緩退走。

「你高興得未免也太早了一些。」

古諺盯著要退走的九沅,卻是笑了笑,旋即他屈指一彈,溫和白光便是自其指尖呼嘯而出,然後再半空中化為一枚古老的墓碑。

嗡!

墓碑高懸天際,當即便是有著溫和的白光鋪天蓋地的傾瀉下來,然後將九沅的身體籠罩在其中,而隨著那種白芒的籠罩,後者能夠察覺到,他身體表面的那黑色幻香,竟然是在逐漸的被凈化。

「這是神玄碑?它竟然落到了你的手中!」九沅見狀,面色終是有所變化起來,聲音陰沉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