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赤紅色的長劍一出手,頓時泛起漫天的鮮紅色,猶如鮮血一般染紅了天空。

「赤陽劍?那不是二王子的二星神兵嗎?這傢伙果然是二王子派來的。」

蕭剛沉聲說道。

蕭何不語,臉色凝重。

一旁的楊嘯問道:

「那青衣面具人你們認識?他手中的那把劍好像不錯。」

「青衣人是誰暫時不清楚,不過,他手中的那把劍卻很有名,比那把斷虹劍還有名,是二王子完顏英的寶劍,二星神兵,赤陽劍,一劍斬出,血光滔天。」

「看來二王子是要致你於死地,連自己心愛的寶劍都借出來了。」

……

楊嘯一邊說著,眼睛卻死死盯著半空中樊忱和青衣面具男子的戰鬥。

青衣男子的赤陽劍激發出一片血紅色的光芒,帶著狂暴的殺氣,猶如一道實質的血紅屏風,擋住了樊忱的千百劍影。

樊忱的劍影蘊含著極其強大的殺氣,可是,在遇到那片血光之後,紛紛瓦解,消失不見。

楊嘯一驚,

「什麼情況?」

蕭何說道:

「那青衣男子的基因戰力應該比樊忱更高一些,在二星神兵裡面也是有高低區別的,

那把赤陽劍雖然也是二星神兵,不過,赤陽劍的殺氣比斷虹劍要強大,所以,樊忱不是青衣人的對手。」

樊忱也是暗自心驚,沒有想到,自己攜著斷虹劍的殺氣,全力施展萬劍穿心的功法,卻被對方輕易就化解了。

樊忱一聲怒吼,身影一閃,化身成為了獸魂。

「轟!」

半空中,一條三十米長的巨大蜈蚣橫空而出。

「嗤!」

巨大的蜈蚣噴出一股濃烈的黑煙,射向青衣面具人,一道低沉的聲音從半空中傳來:

「嘿嘿,你只知道我號稱千手蜈蚣,可是,我真正厲害的並不是劍法,其實我是毒系元素魔法師,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破我的萬毒圍城。」

樊忱的獸魂蜈蚣一邊說著話,一邊在半空中翻騰著巨大的身體,口中噴射著濃烈的黑色煙霧,而蜈蚣的上百個爪子則猶如鋒利的長劍,紛紛對著那個青衣面具男子隔空刺去。

嫁給顧先生 每一隻爪子都能拍出一道強勁的殺氣,刺破虛空,凌厲無比。

蕭剛看了,也不禁讚歎,

「難怪樊忱被稱為飛豹學院戰力榜二號超級強者,果然不是浪得虛名的。」

一旁的王倩則膽怯地說道:

「大王子,」

「還是叫我蕭何吧,和以前一樣。」

蕭何笑道。

王倩點點頭,說道:

「蕭大哥,我們為什麼不趁這個機會逃走?或者,發出求救信號,讓學院的導師來救我們?我們就這樣傻傻地看著他們打架?好嗎?」

龔宇和催源一愣,恍然大悟地說道:

「對啊!」

愛太誘人,你太兇猛 蕭何則把目光投向楊嘯。

楊嘯正在專心看樊忱的獸魂和青衣男子搏鬥,頭都沒有回,淡淡地說道:

「這麼精彩的戰鬥都不看?你們怎麼這麼怕死啊?不用怕,死不了的。」

眾人都是一愣,一起給了楊嘯一個白眼。

王倩實在憋不住了,看著楊嘯的背影,問道:

「楊嘯,老大,你,你是不是還有什麼壓箱底的東西沒有拿出來?可是你剛剛被樊忱刺傷了的啊,您的獸魂不是樊忱的對手,

但是我現在卻發現樊忱似乎不是那個青衣男子的對手,萬一,」

王倩很想說,等樊忱被那青衣男子殺死後,我們都會死翹翹的,不如趁現在他們在打架,我們趕緊走吧。

楊嘯不為所動,舉起左手搖了搖,說道:

「別緊張,先看看,看看。」

說完,又聚精會神地看樊忱與青衣男子的決鬥。

蜈蚣噴射的黑煙已經將那青衣男子團團包圍了,青衣男子周圍二三十米距離都是一團黑煙,青衣男子在黑煙中也是若隱若現。

不過,那青衣男子並沒有驚慌,突然舉起赤陽劍,低吼一聲,

「給我開!」

青衣男子一劍劈向周圍的黑煙,

一瞬間,紅光萬丈,穿透黑煙,爆射而出。

「轟!」

樊忱發射的黑色毒煙瞬間消散。

「咳,咳,」

青衣面具男子突然咳嗽幾聲,似乎不小心吸入了一口黑煙。

就在此時,半空中巨大的蜈蚣轟然撲來,距離青衣男子還有二十多米距離時,一聲嘶吼。

然後,楊嘯便看到所有蜈蚣的腿紛紛折斷,變成了一道道的利劍,射向那名青衣面具人。

青衣面具人一聲怪叫,嗡地一聲,激出了防禦光幕,將自身的身體團團包裹住。

洪主 只聽得「嗤嗤…」

一陣輕響,那些射向青衣人的劍影紛紛破碎,變成了折斷的蜈蚣爪,紛紛跌落下來。

青衣人的防禦光幕能力明顯超過了樊忱的攻擊能力。

青衣男子感覺有些頭暈,猛然一驚,

「不好,我剛才不小心吸入了一口黑煙,有毒。」

一念至此,青衣面具人知道要速戰速決,在自己毒性發作前解決到樊忱。

青衣男子快速掏出了一粒解毒丹放入嘴中,一聲暴喝,手中的赤陽劍血光迸射,連人帶劍,對著半空中的蜈蚣狠狠劈去。

分手妻約 樊忱的獸魂蜈蚣一驚,整個身體直線豎起,身體一擺,張著大嘴向青衣男子噴射出了一道腥臭發黑的毒水。

著毒水一經噴出,似乎將虛空也給腐蝕了一般,空中瞬間出現了幾十個被腐蝕的空洞。

青衣男子看到這個情況,也是眉頭一皺,

「嗡」地一聲,激出防禦光盾。

「啪!」

一滴黑色液體噴到了防禦光盾上,剛才能夠抵抗劍影的光盾,此刻卻無法抵擋這些黑色液體,一個被腐蝕的大洞瞬間蔓延開來,直接破開了青衣面具男子的防禦光幕。

「啪,啪,啪……」

數十點黑色液體同時噴射過來,

青衣面具男子的防禦光幕已經破爛不堪,

終於,

「啪」地一聲,一滴黑色液體噴射到了青衣面具男子的身體上,衣服瞬間被腐蝕穿孔。

青衣男子感覺數道劇痛從身體好幾個部位傳來。

內心一驚,

「不好,老子被他的毒液擊中了,該死的。」

青衣男子突然大喝一聲,手中的赤陽劍迸發出來的血色光幕匯聚成了一道濃郁修長如寶劍一般。

「嗤!」

血色光芒凝聚成的寶劍,帶著洶湧的殺氣,直接刺穿虛空,也刺穿了樊忱獸魂的身體。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傻*!」

賀翎瞥了他一眼,心裡怒罵一聲

再看賈峰那邊,囚車之前再無人可擋!

當下徑自朝著賈峰那邊走去~

十個長老有心阻止,可眼下似乎沒有什麼手段能夠阻止賀翎了,一旁的安武卻是不著痕迹的越眾而出

往前兩步,對著賀翎說:

「賀翎,你的實力很強,在網游中我們對你無可奈何,但是,不要小看了十大家族的力量,在現實中,你就不擔心我們的報復嗎?」

「唔?」

賀翎聞言,停下了腳步,面色中瘋狂殺機涌動,看向安武。

見狀,安武強行壓下自己不安的氣息,再次上前一步,緩緩開口:

「天征開始以來,軍方一直都沒有介入遊戲中,大部分的軍方勢力都在我們十大聯盟的手下掌控者,今天你若是非要救出賈峰,那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賀家從今日之後也會不復存在!」

「你們是在威脅我嗎?」

賀翎雙眼微眯,手心裡竟然是滲出一絲汗水,若是自己面臨報復,倒是不怕,可若是賀家……

「沒錯,你再厲害,賀家也絕不是十大聯盟的對手!你若是願意用整個賀家來換取賈峰的性命,那你就請繼續!」

面對賀翎,安武也是豁出去了

十大長老都沒有想到這麼狠的一步棋,頓時看向安武的目光中多了幾分欣賞,十大聯盟聯手的話,對付一個賀家,自然不是什麼問題。

大長老看到了賀翎的神色變化,知道這是一次機會,立刻上前兩步,信誓旦旦的對賀翎說:

「安武所言不假,只要我們願意,你們賀家,一個小時內,不留活口!」

一瓢飲 濃郁的威脅氣息逼人而來

聞言,

賀翎面色微變,呼吸都為之沉重了幾分……

十大家族真的可以做到嗎,自己可以在消滅他們之後,然後立刻回到現實中救下賀家嗎?

這是一場博弈,一場豪賭,但是自己賭的起嗎?

一邊是為了守護自己大唐鎮的生死兄弟,另一邊是賀家的所有親人……

「賀翎!你不用救我,我孤身一人,在這裡死了也能復活,保全賀家為重!」

這時,賈峰面色蒼白地連忙在囚車中喊道。

聞言,賀翎一怔,對啊,遊戲中可以復活,但現實中死了可就真的死了,沒有任何復活機會!可就算如此,賈峰依舊是冒死前來救了自己,自己也會復活,但是他卻來守護自己的大唐鎮…

如此一權衡,今日救不下賈峰了么?

「我……」

賀翎緊皺著眉頭,對著關押在囚車中的賈峰,張了張嘴,但是沒說出話來

「不用說了,我明白!」

賈峰與之目光一對視,瞬間就明白了賀翎的想法,當下聲音竟然有些嘶啞的說道。

是啊,自己孤身一人,早就習慣了,但是有你賀翎這一個兄弟,才不覺得孤獨……

乾裂的嘴唇對著賀翎咧嘴一笑,手中不知何時藏著的刀刃,狠狠的劃過了自己的脖頸~

血色涌動,噴發出一道弧線

賈峰,自盡了!?

「賈峰!!」

賀翎雙眼怒瞪,卻已經是來不及了,眼睜睜的看著賈峰自盡了……

一股鑽心之痛傳來,賀翎雙眼血紅…

為什麼?

為什麼自己一直都與世無爭,力求自保罷了,卻一直有人要致自己於死地?

一個接一個,一個接一個的挑戰自己的底線,這次竟然連自己的好兄弟,都被逼著在自己面前自盡了!

傷悲痛心的看了眼那十個長老一眼

「今日之事就此作罷,你我各自退兵,至於賀家,你們若是敢動一人,賀某保證,天征之中,殺絕你們!!」

賈峰死了,賀翎退兵,這似乎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

十大長老相視一眼,點點頭,同意了!

……

當賀翎帶領著軍隊,回到大唐鎮時,十大聯盟也是悄然退兵

「主公威武!」

城中百姓激動的高喊著,主公一回來就解了圍城之危!

賀翎卻是愁眉不展,高興不起來,他知道,從賈峰自殺的那一刻,這場戰鬥,自己已經輸了!

殺人誅心,

果然不愧是十大聯盟!

賀家是自己唯一的親人羈絆,若是這個斷了…

時光飛梭,轉眼已經是十天之後

一連數天都吃不下飯的賀翎很快引起了大唐諸將的關注,似乎從那次戰鬥之後,主公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沉默寡言

賈峰自殺另起勢力的消息也在全國蔓延開來,曾經的一代榜首,如今卻要從零級零勢力開始修鍊,而且最勁爆的消息是:他拒絕了和大唐鎮的交好~

曾經的榜二賀翎如今榮登榜首,曾經的榜首名落孫山,而且兩者之間似乎還鬧的不可開交….

龍幫也改頭換面,重整旗鼓,化身為『十大聯盟』在翼州,司隸等地混的風聲水起,這幾日更是拿下了不少的城鎮

繁榮的大唐鎮一向都是玩家們嚮往的地方,巨大的地盤,優越的地理位置,富饒的資源…等等都是無比的誘人

「主公!」

而在領地之中的領主府,卻是死寂壓抑的讓人喘不過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