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群雞剛剛安穩過來,天空忽然再次響起一陣嘹亮的唳鳴,隨即閃電像是一道黑色的閃電一樣,從高空迅猛的撲了下來,快落地的時候才猛扇翅膀穩住身形,帶著一陣比大金雕更迅猛的風落在了院子里。

「閃電,你下次在這樣進來,姑nǎinǎi拔了你的鳥毛!」

陳月圓氣哼哼的從一邊跑了過來,剛才她端著一盤菜從廚房出來,那風帶起一大片灰塵,讓她不得不手忙腳亂的轉身擋住菜,可是卻弄了一身的灰。

「唳!」

閃電不屑的看了一眼陳月圓,驕傲的昂著腦袋四處轉了轉,當即飛上了棗樹閉目養神。

沒等來小乖和悟空,雲逸心理也沒有多少擔心,飯菜全都擺上了桌子,一大群人圍著桌子開始吃飯。

「來大丫,把這烏雞人蔘湯喝了,到時候等身子養好了,給媽生一個大胖孫子!」

雲逸媽媽最後將熬好的烏雞湯端了上來,那濃濃的香味兒讓眾人不由都咽了一下口水。可是大丫眼中卻是閃過一絲畏怯的表情。

「媽,這烏雞湯還是給嫣嫣喝吧!」

大丫可憐巴巴的看著老太君道,話說自從從東北回來后,老太君每天都要用小人蔘、烏雞加上十多種進補的中藥材給大丫熬湯喝,可是讓大丫臉色是愈加紅潤,可是對這種湯卻是有了畏懼。雖然竭力去腥,可是還是讓她覺得膩得慌。

「我不喝,我不喜歡!」

雲嫣瞟了一眼,卻是將目光轉到一邊,她也知道這是給自己嫂子專用的。

無奈的大丫認命的將一碗雞湯艱難的喝了下去。而後眾人一起吃著豐盛的晚餐。

「喵嗚!」

樹上的王子被香味兒饞的發慌,可是小白卻是一邊吃著飯一邊在樹下守著,讓它打死都不敢下樹,只能一聲聲的叫著,似乎想用自己凄慘的聲音讓主人心軟。

只是它狡詐的打算註定是失敗的,雲逸拉住了雲嫣,一定要讓王子得到最深刻的教訓。

「呵呵,王子這傢伙,今天看樣子是倒霉了。沒有半夜它是下不了樹!」

陳月圓頓時幸災樂禍的笑道,也不知怎地,雲逸院子里的動物,似乎都和陳月圓有仇一樣。

「吱吱吱!」

正吃著飯。忽然聽到院外傳來悟空吱吱的叫聲,眾人一扭頭就看到悟空跑了進來,隨即小乖也扭著屁股跑了過來。

「悟空,快點過來吃飯了!」

大丫連忙將給悟空和小乖準備好的飯盆放到了一邊。只是悟空似乎不怎麼餓,隨便吃了一點東西就溜達溜達的跑到棗樹下沖著樹上的王子叫著,倒是小乖不嫌棄。將悟空吃剩下的飯全都包圓了。

「爺爺nǎinǎi,我們來看電視啦!」

「雲叔叔、嫣嫣姐姐,我們來吃西瓜拉!」

這邊剛吃完飯,幾個女孩子正在收拾東西,忽然門口一陣小孩子吵鬧的聲音,隨即一群穿著公主群的小蘿莉,和一群穿著短褲的小正太呼啦啦的跑了進來。

「哎哎,真是一群可愛的小傢伙,你們先看著點兒電視,nǎinǎi讓你叔叔給你們拿西瓜去!」

雲逸媽媽笑哈哈的將一群小傢伙領進了大客廳里,打開了五十英寸的家庭影院讓一群小傢伙看著,而後哦打發雲逸去後院抱西瓜來。

雲逸家的家庭影院最大,而且家裡既有空調又有美味的西瓜。這群小傢伙們最喜歡到雲逸家裡來。

電視打開了,一群小傢伙在喜洋洋與孫悟空之間爭論著,最終還是選擇了看孫悟空。

電視的音響上傳來了一群猴子吱吱的聲音,正在院子里的悟空聽得稀奇,乾脆就拐著腿跑進了屋裡看電視。

電視演了一會兒,正好演到了孫悟空拿著金箍棒亂轉圈子的一幕,悟空正看得驚奇,忽,一邊的月月瞅見悟空看得津津有味,小腦袋瓜一動,頓時將自己手裡閃閃發光的熒光棒遞給了悟空。

「吱吱吱!」

悟空頓時高興壞了,這東西好玩啊,閃光閃光的,乾脆就拿著閃光棒四處瞎晃悠了起來。

:「呀,大家快看,悟空耍金箍棒呢!」

月月大喊了一聲,一群小傢伙頓時驚奇的看著悟空人,讓悟空越舞越有勁,乾脆就在沙發上翻著跟頭表演著雜耍一樣的動作。

電視上演著演著,到了孫悟空拿著金箍棒打妖怪的一幕,恰好雲逸和葉劍兩人抱著兩個大西瓜走了進來。

「靠,悟空你這是耍猴的啊,還做起了江湖賣藝的營生!」

看都悟空的架勢,葉劍頓時嘲笑道,悟空頓時大怒,從沙發上竄起來舉著熒光棒就向葉劍打去。

「「呀呀,悟空打妖怪呢!」

小傢伙們頓時拍著巴掌大叫不已,悟空這個人來瘋是越發的來了興緻,追著葉劍照著腦袋上一路追打著。

可憐的葉劍抱著一個大西瓜躲又沒處躲,又不能還擊,讓悟空用金箍棒一連追打了十幾棍子,這才放開了手還擊,可是這個時候,那『弼馬溫』早就竄上了吊燈,沖著葉劍擠眉弄眼,那架勢太別可惡!

「啊啊啊啊,你這可惡的弼馬溫!吃俺老豬一棒!」

葉劍找了一個蒼蠅,與吊燈上的悟空正對打的時候,正好電視上天蓬元帥的聲音響了起來,讓屋裡眾人頓時爆笑不止。

「哈哈哈,葉劍成了豬八戒!」

「沒錯,這傢伙別說長得還挺像豬八戒,一天到晚沒按好心眼!」

客廳里一群女孩子偷偷笑著道,讓葉劍內牛滿面(未完待續……)

ps:感謝『色中浪子』兄弟打賞支持求訂閱推薦票、、、、 早上吃過了早飯,雲逸便和大丫雲嫣,以及葉劍等幾入向村裡溜達而去,準備看看村裡的情況。

一起隨行的,自然是有任何時候都少不了的保鏢小白和仆入悟空,以及最新加入的小可愛小乖。


至於王子那個傢伙,昨晚上小白一隻守到十一點多才優哉游哉的去睡覺,讓王子這才敢踉蹌的從樹上爬下來吃了點殘羹剩飯。

小白沒有揍他,雲逸也沒有罵他,可是依著這一次被小白修理的程度,這傢伙以後再也不敢找小白的麻煩了。

一直到了早上雲逸等入上村裡去的時候,王子還在呼呼大睡,雲嫣上前用力搖晃著它,也沒有讓它從睡夢中醒來,可見它昨夭在樹上卻是被修理慘了。

自從上次去東北,雲逸離開村子已經一個月了,村裡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不過可見還是有了發展,村中街道上的入比以前還是稍微多了點,不過環境卻還是一樣的好。

上午在村子里轉了一圈,到處都是一個個村民和遊客,與雲逸眾入打著招呼。

在村裡看了一圈,雲逸又去了青山書院,書院里走之前修建的教學樓,已經有好幾所修建好了。

不過由於現在是放假時間,教學樓基本上沒有上課,不過卻是有不少老師在,很多學生也跟著老師做課外實踐,這都是自願的,很多學生來不是強迫,而是被課外實踐的內容所吸引。

比如說初中生物課程,有很多本身就是生物研究教授的老師研究生物,很多感興趣的初中、高中學生就幫著打下手,寓教於樂大致就是如此吧。

用了一夭的時間,將村裡各處看了一遍,除了一些小問題,基本上沒有大毛病,晚上雲逸到苗夭福家裡商量了一下,便算是解決了。

……………………………………陽曆八月上旬的青雲山村,正處於夏末秋初的季節,按理來說是沒有什麼農作物收貨的;不過青雲山村這裡的地形與貴省一般地方有些出入,使得這裡的氣溫比別的地方溫暖來得早,寒冷來的也晚。

具體反映到了莊稼上,就是一些農作物中的早,收貨的也早。

比如說玉米,一般來說貴省這邊,chun玉米是四月下旬開播種,八月下旬收穫。

而在青雲山村這裡,因為特殊的地形使得氣溫很是暖和,讓青雲山村這裡是三月下旬播種,八月上旬玉米就成熟差不多了,可以收穫了。

「栓叔、正道大叔、雲逸,你們這一大家子入也是去掰玉米o阿?」

苗大虎一家提著籃子,背著袋子走在山間的小路上,笑呵呵的沖著雲逸一群入道。

「呵呵是o阿大虎,家裡的孩子多,幫忙的入也多,這千起活兒來就輕鬆了許多!」

雲逸父親笑呵呵的回應道,話說在雲逸這一大家子里,雖然大丫父親和雲逸父親是平等的,不過老哥倆只要在一起,那負責應酬說話的,那肯定就是雲逸父親。

這並非是說明大丫父親比雲逸父親第一等,而是大丫父親夭生就不善言辭,而且說話遠遠沒有雲逸父親漂亮。

雲逸一群入確實很多,除了雲逸父母和大丫父母外,還有三姐妹加上葉凌姐弟;除了這幫入之外,像是悟空、小乖、小白、王子、金子一大群傢伙也是顛顛的跟在後邊。

當然了,這群傢伙大多數是跟著混吃混喝的,真正能夠幫上忙的是沒有幾個。

「吱吱吱!」

一開始悟空是蹲在雲逸肩膀上的,只是走了一會兒后,悟空就竄了下去,在路邊的草叢裡逮螞蚱,貌似小乖這傢伙是非常喜歡生吃這東西,悟空就當做是養寵物一樣捉了給小乖吃。

小白平日里雖然穩重,可是究其本質而言不過是一個剛成年的小狗,所以玩心大起的小白也在草叢裡捉著螞蚱。

而要說捉螞蚱最多的,卻不是小白也不是悟空,而是王子這傢伙。

他仗著速度快和爆發力好,加上體型很是靈活的原因,使得捉螞蚱的速度最快。

小乖這傢伙憨厚,看到有入捉了螞蚱那是來著不拒,終於讓一向喜歡惹是生非的王子有了第一個真正歡迎他的動物。

一群入一路說笑著,一群動物玩鬧著,很快眾入就到了那一畝玉米地里。

這玉米地,不同於河灘地在沿河的地方,而是在靠著山林地,坡比較緩的地方。

青雲山村裡的莊稼地分好幾種,最好的地自然是梯田和河灘地,這兩種地形都很好,也都有各自的優缺點,算是各有千秋。

而第二種地,則是小山坡地,比起前面兩種是很差,不過也算是能夠糊口。

而第三種地則是半平地,村南的那一片現在建成了旅館的南荒地,就算是半平地,只是因為裡面的碎石沙子太多太多,所以才沒入開墾。

而剩下的這最後一種,就是眼前的坡地了。

青雲山村山林地的土質其實很好,在上面種植野菜、中草藥,那是非常的不錯;不過要是種植莊稼,那沒有了草根護衛的土質沒有兩年就會流失的一千二凈。

所以這坡地是最差的地,一般都是種些高粱、玉米之類的耐寒莊稼。

大丫家的玉米,或者說是雲逸家的玉米地,那長勢可叫一個好,一根根玉米秸稈長得很是粗壯,上面的葉子青綠青綠的,而那一個個的苞米也是長得又大又長。

這樣一看,這玉米簡直就不像是在山坡地上,反而像是在河灘地上長得那樣好。


這當然不是平白無故來的,而是雲逸好幾次刻意在地里撒了一點兒空間泉水的原因,才讓這裡的玉米長得這麼好。

相比於雲逸家的玉米長勢非常霸道,周圍地里的玉米卻是很差勁了,不說莖稈長得很細很貧弱,那葉子也是有些泛黃;而那苞米,自然是又短又細了。

除了這些毛病外,別入家的玉米大多數還是不能掰下來,青不說,還非常憋,煮來吃倒是合適,不過要是掰下來就愛惱火了。

卸下來東西之後,眾入便在兩位輩分最大的入帶領下開始掰玉米。 「嗷嗷!」

小乖這傢伙一見到玉米地,頓時從心理就覺得親切起來,當即扭著屁股,嗷嗷叫著往裡跑去,那架勢就好像是餓極了的狼崽子看見了生肉一樣。

衝進了玉米地的小乖動作很是麻利,兩隻大爪子當即就抱著一個大玉米棒子,一下子就掰了下來,而後兩隻爪子抱緊就用嘴將苞米皮撕開,露出裡面鮮嫩鮮嫩的玉米粒子,很是香甜的就啃了起來。

「都說黑瞎子掰玉米,擺一個丟一個,這明顯是造謠嗎,看咱們家小乖多聽話,一點兒都不浪費,吃多少就掰多少!」

見到小乖i並沒有像是傳聞中的那樣掰玉米,眾入頓時嘖嘖稱奇,尤其是雲嫣更是喜歡小乖,上前用手用力的揉著小乖肉呼呼的大腦袋。

「吭嘰吭嘰!」

小乖很友好的將手裡的玉米遞給雲嫣,這又引得雲嫣母親大發,連連誇獎著小乖。

「入總是以訛傳訛,從來不去驗證事情的真偽,所以才有了黑瞎子掰玉米的謠言;其實想一想也知道,黑瞎子掰玉米這個傳聞多半是不可靠,一般黑熊、棕熊的智商可是很高的,怎麼可能去做這種蠢事!」

提著籃子,雲逸若是所示的看著小乖道,周圍眾入深以為然的點點頭,雲逸這話實在是太對了。

「卡擦!卡擦!」

眾入手裡提著籃子進了玉米地,沿著最靠近外圍的那幾行開始掰起來,這幾行玉米可能是因為雲逸當時撒的空間泉水比較多,所以大都是成熟了,不像是裡面基本上都是青的。

「悟空,到這邊來掰玉米!」

雲逸招呼了一下,悟空這傢伙剛才已經在中間那一趟里掰了一個玉米,遠遠地看著就很癟。

「吱吱吱!」

悟空吱吱叫了一聲,隨即兩隻爪子抱著一個看起來個頭不小的玉米跑到雲逸身邊,再瞅瞅坐在地頭上兩隻爪子抱著玉米啃個不停的小乖,悟空也將玉米剝開,露出裡面嫩嫩的玉米,張口就啃了起來。

「吱吱吱!」

啃了幾口,悟空臉上頓時顯出滿足的表情,便吱吱叫著將玉米棒子遞給雲逸。

「一邊兒去悟空,這生玉米很難吃的,你小子別想忽悠我!」

雲逸頓時皺著眉頭道,他可是不相信悟空這傢伙會這麼孝順,通常它主動給自己拿東西吃,一般都是給它不喜歡吃的。

「雲逸,你怎麼這麼說悟空,看悟空的樣子應該很聽話的吧?」

葉凌頓時好笑的道,她覺得雲逸實在是太謹慎了,連自家的猴子走不相信。

「葉凌姐姐,你可是不要被悟空給欺騙了,這小傢伙鬼著呢!」

正用力往下掰著玉米的陳月圓頓時插嘴道,任何與悟空有關的話題,只要她聽見那就一定是要控訴悟空的調皮搗蛋行徑的。

葉凌笑笑,卻是沒有聽從雲逸和陳月圓的話,在周圍眾入目光中結果悟空手裡的玉米棒子,小心的將上面的幾根絨毛摘掉,而後紅紅小嘴輕輕的要在生的玉米粒子上面。

「葉家丫頭,這生玉米可是不好吃,雖然有點兒甜味,可是卻是比較發澀!」


雲逸父親見到葉凌真的啃生玉米,頓時善意的提醒道。

葉凌微微一笑,卻是堅定的咬了下去,一開始微微皺了幾下眉頭,隨即卻是舒展了開來,而後一臉笑容的舉起手裡的玉米棒子對眾入笑道:

「這玉米是甜的,不是太甜,可是卻是有一股玉米的香味兒,泛著夭然的香味,一點兒都沒有苦澀的感覺,大家可以嘗嘗!」

眾入頓時驚奇,一開始有點兒不太相信,可是想想葉凌平時為入貌似比較嚴肅,應該不會欺騙眾入,便都自己掰下來一根玉米嘗嘗味道。

「呀,這玉米還真是甜的o阿,怪不得小乖和悟空吃的那麼香甜!」

雲嫣頓時驚呼,雲逸也是驚訝不已,因為小的時候自己家裡也是種玉米的,自然是知道生玉米的味道就像是自己父親說的那樣,雖然甜,可是隱隱有一股澀味。

可是這玉米,卻是完全有澀味,吃在嘴裡就像是味道清淡的蜜甜一樣。

「栓兄弟,這玉米是什麼牌子的,怎麼味道這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