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石頭裡似乎包藏著無數的宇宙。

然後牛頭魔神就不見了。

一剎那的功夫。

閃著金光的矮個子男人的標槍就到了。

卻釘在了地上。

僅差一絲。

牛頭魔神的身影還在地上沒有全部消失呢。

之後,就是巨大的空間忽然收縮。

星河急劇靠近,山河靠近,宇宙靠近……

牛頭魔神所在的空間最後被凝縮為一滴水。

憑空閃現的一位異常俊美的年輕男子。

藍色的眼睛仔細看了看手掌中托著的這滴水,微微搖了搖頭,有些失落。

緊接著,憑虎發現這方時空一切都變慢了。

甚至出現了往後倒退的場景。

連憑虎也跟著一點一點的挪動。

憑虎的半截身子就卡在時空裂縫處。

緊接著,憑虎就看見了那牛頭魔神,走在路上的樣子。

可是這一次,牛頭魔神卻從腰間抽出一支奇怪的短箭。

在自己四周劃了幾劃,牛頭魔神的影像就變得七零八落了。

一個長這大鼻子的老人悄然出現。

看著那零落的牛頭魔神的影像,也嘆息了一聲。

隨即,時空恢復了正常。

而憑虎卻失去了這幾人的蹤影。

老鐘頭看見的是一場混戰。

巨大的手掌拍擊在一起,風雲激蕩,天地變色。

山川崩塌,河水倒流。

有的人使用長刀,一刀將藍色的天幕切成兩半。

另一邊則使用盾牌,扛起大地山嶽去擋那銳利的刀光。

國師大人饒命啊 有的人張口吞沒一切。

很多人、樓閣、城池、大地等都被吸入口中。

再猛然吐出,變成一道火焰,焚燒著時空中的一切。

有的人用一隻口袋,迎風站立在雲端,口中念念有詞。

很多人就不自覺的被吸入布袋之中。

可一支利箭卻從時空裂縫中射出。

直接穿透了手拿布袋的長袍道人的心口。

道人隨即四分五裂,轟然倒下。

之後就是無數的恆星開始逃亡。

但大多數都被截留下來。

有的用重鎚砸成齏粉,有的用刀刃攪成碎片。

那些刀芒驚天而起。

這方宇宙時空中的人們開始退卻。

沖在前面的那些巨人,一巴掌就扇飛一群人。

一位頭戴王冠的男子,手中握著一枚晶核。

終於,在退無可退的時候,捏碎了晶核。

頓時,這方時空猛然閉合,虛無的坍塌與消解。

那些來不及反應的攻擊者都被這無法逆轉的爆炸給炸成了碎末。

但這這方世界的基本星球也就徹底消失了。

站在高處的一位面如冠玉的修長的男子。

看著面前毀滅的一切,神色冷漠。

「哼」了一聲后,揮袖離開。

展劍眼中所見則是洪荒世界的一處奇異之極的空間。

一個牛頭魔神時快時慢的小心翼翼的搜索。

連一粒塵埃都不放過。

這裡的時空竟然隨時都在變化,大小快慢都不可預料。

但那牛頭魔神竟然十分有耐心,似乎在等待一個機會。

果然,無數個紀元後,這方時空竟然停止了下來。

似乎一個輪迴結束,下一個輪迴還沒開始。

似乎一顆石子停在了山巔,但馬上就要朝另一邊滾落。

那牛頭魔神眼露喜色,朝時空中散發光亮的一塊晶石飛去。

伸手一撈,然後這方時空就消失了。

下一刻,那牛頭魔神哈哈大笑的出現在洪荒世界蔚藍的天空下。

魔神隨手劃出一道道空間法陣線,將洪荒世界分割成了數個不同區域。

那些線條竟然帶有隱隱的能量壓制。

展劍終於明白了洪荒世界為何會有天塹這樣的能量帶存在。

之後,展劍的魂靈隨著牛頭魔神來到了一個異常清澈的世界。

這裡鳥語花香,到處是笙歌短笛。

荷花開滿了河面,霞光鋪散在遼闊的水面。

亭台樓閣處處點綴著漂浮於空的能量石,那些能量石為所有的生活提供原力。

人們很少露面,大多數時間都在盤膝冥想。

時不時的有龍吟虎嘯從冥想的山洞中傳來,也有的是一陣陣刀光劍影。

這些都是冥想者神飛天外,附著在外物體表神遊宇宙。

有的功力深的竟然能挪移過來高山大海,甚至有時還會降臨無數星空。

有的念頭比較有趣,會忽然在你面前盛開一朵鮮花。

有時又會惡搞你一下。

那鮮花竟然會變成luo露妖嬈美麗無方的女子。

讓你砰然心動后消失不見。

展劍看見那牛頭魔神屏住呼吸。

躡手躡腳的走進一座殿堂。

殿堂中有一美少年,正靠在白雲上睡覺。

牛頭魔神仔細的數著那少年的呼吸。

忽然在二十四下時閃身進入了少年的夢鄉。

一個呼吸后,牛頭魔神從少年的夢鄉中閃身出來。

手裡拿著一支奇異的閃光的短箭。

牛頭魔神緊接著繼續躡手躡腳的走出了殿堂。

那殿堂外的鐘錶上三枚指針竟然少了一根。

牛頭魔王手裡捏著那璀璨的石頭。

那石頭中似乎孕育著無限的宇宙。

展劍感覺一陣天旋地轉,星斗橫移。

牛頭魔神就到了洪荒宇宙。

「從此,我元霸不再懼怕這世上任何人!」

朝天發出一聲長嘯,就隱身不見了。

夏洛奇也陷入了幻境。

夏洛奇看見的是一個疲憊的牛頭魔神。

心神不寧的四處張望。

時而躲進一方結界中,時而閃身而出。

穿越的時空非常頻繁。

猶如一條泥鰍說似的攪得天河宇宙中不得安寧。

夏洛奇能看見不遠的宇宙外,有三個大能者迅速朝這裡趕來。

其中一位手中拿著一桿極細的標槍,隨時準備著要投射的樣子。

標槍的尖端閃現銳利耀眼的光芒,夏洛奇感覺這種鋒銳能將無數宇宙輕易刺穿。

還有一位年輕男子,長著一雙美麗如海洋的藍色眼睛,四處搜索無盡的星空。

那些星空在年輕男子的眼中似乎太少。

很快就能過濾掉他不需要關注的區域。

另一位老人,長著一個大鼻子。

隨著他的呼吸,老人四周的空間一會兒塌陷,一會兒膨脹,似乎時間在呼吸一樣。。

顯然,這老人對時間的操控已經到了熟練之極的地步了。

三個人不停的在追擊那牛頭魔神。

但每一次都被牛頭魔神逃之夭夭。

但間隔的時間卻越來越短,這才讓那牛頭魔神感覺到了壓力與焦慮。

我的老師是學霸 這一天,牛頭魔神從一方異界中出來。

四下張望后,就盤膝坐下冥想調息。

忽然,從不遠處走來一位年輕人。

年輕人的眼神十分熱烈。

看著牛頭魔神也不害怕,也不躲閃。

按照原來走路的節奏靠近牛頭魔神。

牛頭魔神微微一感應那靠近的男孩,發現並沒有威脅。

於是繼續陷入冥想調息,他太需要休息了。

在逃亡的路上,牛頭魔神耗費了太多的元力。

下一刻,牛頭魔神愕然的睜開了眼睛。

「是你?」

「嗯。怎麼了?感覺如何?」

那個年輕人輕輕的問。

但語氣卻很自信。

「厲害!」

「但未必就能困得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