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也不看誰來了。”聞風媳婦跟小姑子感情相當好,這個時候開她玩笑卻是一點也放過。

“大嫂……”聞月湘可不傻,這話她是明白什麼意思的,拉着長音叫她嫂子。

“好,好,我不說了,吃飯,吃飯。”聞風老婆見好就收,也不再笑她小姑子了。一家人坐在一起享受早餐。

吃過飯以後也沒有坐多久,石青跟聞月湘就要走,聞風跟聞俊來一直送到大門口,聞風握着石青的手有點捨不得,“妹夫啊,回去就趕緊把計劃給我傳一份,需要用多少錢表明時間,我全力支持,至於你說的回報的事就別提了,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大哥,融資是企業的正常行爲,這該給的你也別推辭,不然我去貸款還不是一樣的事,所以一碼事歸一碼事,咱別弄混了。”石青這大哥叫得也順嘴了,對於人家這麼重的“禮”他可不敢收,收了的話以後就沒有辦法圓謊了。

“真是的,兩個大男人爲點錢還爭成這樣,都不要就給我,我就怕錢少。”啓動車子,聞月湘看倆人的樣子還沒有完了,就搖下車窗對着他們嚷道。

“別說,這樣還真行,就當給妹妹的嫁妝了。”聞風好像一下找到解決的辦法了,臉上一喜。

“那說好了,到時候只還本金,收益歸我。”聞月湘就等着這句話那,趕忙接着她大哥的話高興的叫着。

“說好了,這把你樂的,怎麼還不是你們兩口子的錢。”聞風也笑她妹子。

“石青,你上車不上車?不上的話我走了。”聞月湘臉紅了,這時候對石青搖牀導致誤會加深有點找後賬了。

石青連忙跟聞家父子告別,上車跟聞月湘趕回省城。

在市中心石青就下車了,分開時聞月湘還叮囑石青別忘了,除本金以外要都給她。石青多次點頭表示知道她還是不放心,“你要是敢偷偷的給我大哥,我就跟你沒完。”示威的舉舉她的小拳頭,開車走了。

Wшw ▪тт kΛn ▪℃o

做賊一樣,石青捂着口罩,帶着墨鏡又回到子軒公寓的家裏,一晚上也沒有睡好,就躺牀上補覺,直到廖莎莎下班回來把他叫醒。

“不上班偷懶不說,大白天的還睡覺,說,昨天是不是做什麼虧心事了?”廖莎莎撲到石青身上,小手捏着石青耳朵逼供。

“沒有,一晚上也沒有睡覺,一直談公司正事了。”石青早就想好了說詞,可是一說出來還是臉紅了。

“騙誰呀你,哼。你別動。”廖莎莎小鼻子像小狗一樣的在石青的身上嗅着,“喲,chanel5,檔次不低嘛。”

“什麼five不five的?”石青倒是聽說過香奈爾,可是哪瞭解香水什麼的,掙扎着起來,聞聞自己身上,還真是有聞月湘身上牀上的那股香味,後悔自己太大意,回到家沒有洗澡,“我什麼也不知道,可能是坐車染上的。”

打死他也不會說跟聞月湘一牀上睡了一宿,這要是換了雪蓮或者小田甜都好說,廖莎莎可不是眼裏揉沙子的主。

“編,編,我看你能怎麼編圓了。”廖莎莎仰面躺在石青牀上,蹬掉小腳丫上的拖鞋,蜷起腿,一條搭在另一條上。還用小腳調皮的對着石青搖晃。

“我真什麼也沒有做?”石青這個委屈,他跟聞月湘也就是見過幾次面,這回要不是她有點貪財,自己都沒有這個到她家的機會,再說自己也是爲了公司的事,雖說公司是他跟廖莎莎倆的。

“怎麼證明呀?我也沒有看到,還不是隨你怎麼說?”廖莎莎水靈靈的大眼睛盯着他,小腦袋搖來晃去的氣他。

“怎麼證明?我……”石青忽然想到一個辦法,小老虎一樣的把廖莎莎壓倒身下,“那我就證明給你看……”

“啊,不要,呀,你這壞蛋……別脫,你幹嘛呀,救命……”

廖大小姐的嬌叫聲響徹整間房子,可是沒有人來救她。滿室的春光讓太陽都害羞的早早落下了山頭,只有餘暉映照着天邊的幾多白雲。

動情之人苦春短,兩個人幾許纏綿,N次的激情過後,廖莎莎也不提chanel5的事了,如蔥小手指在石青裸着的胸膛上畫着圈,嘟着小嘴裝着生氣的樣子,“壞蛋,你真粗魯。”

“還不是你逼的。”石青在她粉嫩的小嘴上啄了一下,笑看着她還帶着紅暈的臉蛋跟她耍賴一樣的說道。

“哦,對了,今天秋風的三叔來公司了,都怨你,差點把正事都忘了。”廖莎莎一下子把石青還摟在她腰間的手臂挪開,坐了起來,順手還抓過毛巾被掩在胸前。

“說什麼了?”石青不知道柳城這個時候去磐石有什麼事,就問廖莎莎。

“我說了你別激動啊,”廖莎莎回頭看了一眼還躺着的石青,“他今天居然送來了一張柳家的財產清單,說是必要時候要你去銀行貸款用的。”

PS:兄弟,第二更到。 原本愜意的躺在牀上,手還在廖莎莎嫩滑的腰際遊走,一聽到廖莎莎的話,石青猛然坐起,有點不敢相信的碰過廖大小姐小臉對着自己,“你是說三叔帶着柳家的不動產清單到公司?”


廖莎莎臉一紅,小手扯着毛巾被蓋住了石青的兇物,“是呀,都說了別激動的,還這麼大聲吼人家。”

柳城這樣做石青的確是很意外,要是以前還可能,因爲那時他有點想把柳夢也就是青青許給石青。可是現在秋風跟柳夢相處的如膠似漆,郎情妾意的,柳城也感覺有了依靠,不再一味的一廂情願的打石青主意了。雖說石青現在身兼柳家產業的主要負責人,但是一個高級打工者,或者說以前的那些情誼也許會讓柳城鼎立相助,但遠沒有達到傾囊相贈的程度。石青真是有點糊塗了。想不明白的又倒了下去,兩手枕在腦後,閉上眼睛還在想爲什麼。

“啊,都忘記了還沒有吃晚飯,討厭,就怨你。”剛纔還纏着石青,現在轉過臉就開始不是她了,廖莎莎遮掩着身子,探手從地板上撈起散落的衣物,偷眼看石青閉着眼睛就俐落的穿戴上了,身上有了東西就又囂張起來。

“看你不知羞,趕快收拾一下,柳家的資料都在我包裏,自己拿着看,我去做菜。”小腳踢了石青一下,就顛顛的跑到廚房裏去了。

石青穿好衣服找到廖莎莎的小包,拿出柳城送來的資料袋,打開一看,不單有不動產清單,還有授權書以及各種所需證件和柳城的個人印章,可以說是齊全的很。粗略瀏覽一下還真是嚇一跳。

酒店、KTV、酒吧、娛樂城、別墅等等林林總總大體估算一下也有十幾個億的規模,另外還有6個億的海外存款。簡直就是一點都沒有留,用句不好聽的話來形容就是連棺材本都拿出來了。

想了想,石青拿起手機撥通了柳城的電話,幾聲之後,那邊就接起了電話,“您好,哪位?”

是柳夢的聲音。

“青青姐,我是石青,找三叔有事,他在家嗎?”石青因爲秋風的話,對這個柳夢還是有點不敢招惹。

“哦,小青青呀,等下。爸爸,小青青電話……”


石青抹了一把頭上的汗,自從正式認識以後,這位青青小姐姐就把石青叫成了小青青,石青也不敢說什麼,只好任她這樣叫了。

“喂,石青啊,有事?”柳城的聲音沒有什麼異樣,好像白天的事根本就沒有發生一樣,語氣平靜的很。

“三叔,莎莎姐回來跟我說了你白天去公司的事,我想……”石青也不知道這話怎麼說,總不能問他有什麼目的吧?是要回報還是另類投資?這時候他有點後悔打這個電話了。

“呵呵,我知道你有很多的疑問,這樣吧,明天你來一趟,還是去煜皇大酒店吧,房間你知道的,我在那裏等你,我會把該告訴你的都告訴你。”柳城很明白石青爲什麼打電話來,也就沒有讓他爲難。

“好,那三叔明天見。”難道另有隱情?心裏雖然畫個問號,石青還是乾脆的掛上了電話。

第二天雖說是週日,但是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了,還有許多的工作要做,廖莎莎還是上班去了,只是經過滋潤的她臉色更是紅潤水嫩,光彩照人。

石青聯繫了柳城,得知他已經到了煜皇大酒店,於是又全副武裝的出發了。一路上倒是順暢,很快就到了地方。

“三叔。”石青叫了一聲就進了屋子,隨便的坐到沙發上。

“來了,我知道你有問題,我也就不繞圈子了,你也長大了,也該跟你說了。”柳城坐到石青的對面,笑着看着他。

“這事要說得從十幾年前開始,那時候我還是省城裏赫赫有名的閻王刀柳三,道上的人沒有一個不敢不給面子,算是頭一號的黑老大了。”

提起往昔,柳城沒有一絲的得意,就像是講述一個別人的故事。石青也沒有打擾,就這麼靜靜的聽着。

“當時自己覺得自己就是天,認爲武力就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式,可是有一天我被人教訓了,身邊的十幾個兄弟都被人家像是木頭架子一樣被人家揮手間就推倒似得,就連我也是被人一拳就打斷了兩根肋骨。更爲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這個教訓我的人還是一條腿有殘疾的中年人。”說到這,柳城看着石青,“他說的話給我觸動很大,他說,走黑路永遠是見不得光的,不求改變也就是死路一條,如果國家覺得你過份了,一句話就會讓我們這些人灰飛煙滅。最後給我半年的時間處理內部的事,讓我給他一個能夠允許我安度晚年的理由。我想了兩天,一狠心,解散了手下的弟兄,利用積累下的人脈和資源,安排了大部分弟兄的工作。到他面前問他是否可以了。他也只說了一句,‘自救也是重生。’從此我就安心的做生意,從一個小酒店開始,經過十幾年的發展纔有了今天的一切。”

一口氣說了這麼多,柳城淡淡的笑了,“你知道這個人是誰嗎?”

“難道,難道是張大爺?”石青腦中一閃,還是有點不敢相信的猜測道。

柳城點點頭,“就是我大哥張昊天,也是撫養你長大的那個老張頭。”頓了一下,接着說,“你來省城的時候他跟我聯繫過,也是這麼多年他第一次主動的找我,告訴我如果有你沒有走歪路,那麼讓我在能力範圍內給你點幫助,可是我一路看來,也沒有幫上你什麼,現在是有困難的時候,我才能盡點力,現在你明白了吧?”

張大爺,那個守在村裏小學敲鐘打更的老人,那個抽着旱菸,喝着劣質白酒的老人,那個拖着殘疾的腿,揹着孩童時的自己玩耍的長者,居然有着這麼一個牛X的小弟!石青真是被這個消息給驚呆了。

“你不用有任何的顧及,千金散盡換復來,更何況我對你是信心十足,你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所以你現在需要的不是困惑,而是放手去做。賺了錢,孝敬一下我這個三叔兩瓶好酒也就是了,哈哈……”柳城灑脫的笑着。

PS:第三更到,晚了一點,兄弟,抱歉了!明天會早點! 石青驚聞張大爺跟柳城還有這麼一段淵源,一開始還有點接受不了。可是想到張大爺從小就教自己的功夫又覺得這事也不是不可能的。至於柳城發展的如此之好,爲什麼張大爺寧願甘守清貧,這些石青倒可以理解,因此他印象中,張大爺就對名利一向並不看重,就算是柳城接濟他,張大爺也不會接受的。

可是老爺子早就給自己鋪路倒是他想不到的,印象中張大爺雖說疼愛自己,可是從來都是要他學會靠自己,提前跟柳城打招呼還真是不像張大爺做出來的,但也說明了老人對他有多關心。

心事一去,石青也就告別了柳城,出來的時候腳步也輕快了許多,想到柳家,皓月集團能夠給自己支持,這還沒有算上廖家以及廖家的關係,現在磐石的身子骨可是要硬實多了,跟黃氏比起來,應該是不落下風,而且石青處於暗處,能夠清晰的看到黃氏的小動作,而反觀黃氏對於磐石來說就是雲裏霧裏的了,一些小陰謀總歸是上不了檯面的。

給李志打電話,告訴他出了見一面,地點就約在市中心廣場的KFC見面,因爲廖莎莎吩咐晚上要吃全家桶,這樣也省去很多的事了。

李志趕到的時候,石青已經報銷了好幾對奧爾良烤翅,正拿着餐巾紙擦手,“也不知道這洋東西有什麼可吃的,吃了不少也不補頂飽。”

“你倒好了,還有東西吃,我可是連早飯都沒有吃過。快給我也買點去,出來時候忙得忘帶錢包了。”李志剛坐下就對着雞翅膀流口水,搶過去一個就啃。

“你什麼時候吃過早飯,起來的時候能夠趕上午飯的時候都不多吧?”石青笑歸笑,還是起身給他買去了。

一會就端着滿滿一托盤回來,放到李志面前,“東西多的是,着什麼急呀。”

“你是不知道,一會規劃圖就出來了,已經跟我們打好招呼了,叫下午去取,我一會就得走了。”李志一邊吃一邊嘟囔着。

“這樣,李哥,你先叫那邊的關係這樣安排一下……”附在李志的耳邊,石青交待了好半天。

“爲什麼?要兩份有什麼用?我去就得了,還叫你小老鄉跑一趟幹什麼?”李志嘴裏的東西都沒有嚥下去,就嘰裏咕嚕的問了一大串問題。

“回頭告訴你,怎麼還信不到我不成,聽我的絕對錯不了。”石青有些無奈的一笑,修長的手指在桌子上輕敲。

“好了,反正你鬼主意多,那我去辦事了。”李志現在是雷厲風行,說走就走,不過臨走的時候大手還捏了兩個漢堡。

廖莎莎最近真是忙壞了,公司要簽署的文件一大堆,到了中午的時候纔剛剛簽完三分之一,她揉着自己的手腕,想石青幹這活的時候好像沒有這麼累的樣子,怎麼自己一上來就覺得忙也忙不完。

看看在自己原來位置上坐着的李菁蘭,她是萬分想念石青,因爲這個時候他要是在的話就會給自己買午餐了。

李志敲門進來說自己下午有事要做,又不放心別人去辦,就告訴李菁蘭要她下午去取規劃圖,叮囑她這事很重要,拿了文件之後就立刻回公司,下午的時候還要開會,少了這份規劃圖就沒有辦法去訂地皮的價位了,要是花高價拍到手還不賠死。

李菁蘭一愣,沒有想到李志會把這麼重要的事交給自己來做,但是立刻就給李志保證,一定完成任務。

廖莎莎很氣憤,對於李志招呼自己手下使喚並沒有通過自己很不滿意,藉着這個引子敲詐了他一頓,告訴李志等自己有時間的時候要他出血請總經辦所有人去海吃一頓。最後還無奈的對李菁蘭表示了同情,說爲了公司的事只能委屈她了,讓她現在就可以休息,下午回來還有好多事要忙就放她走了。

出了磐石的大門,李菁蘭有點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一個人拎着包就沿着前面的路在人行道上慢慢的前行,心裏不知道在想什麼。走出去很遠的時候,一輛車從後面跟上來,在她不遠處降下了車速,裏面的司機按了兩下喇叭,驚醒了還在想事情的李菁蘭。

“上車。”低沉的聲音像是命令一樣,簡潔不容拒絕。

有點吃驚,但是李菁蘭還是上了車,不過她打開車後門,坐到了後排座上。

“是不是有情況?關鍵時刻你不在辦公室裏,跑出來幹什麼?”司機回過了頭來,沒錯,就是黃德明。

“他們,他們是叫我去取規劃圖……”李菁蘭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說。

“真的?”黃德明臉上一喜,不過瞬即就平復了,“你能夠確定沒有人懷疑你?”

“應該沒有,廖總還不滿意李總的安排,要他請大家吃飯才同意我去的。”說了之後,李菁蘭也就順暢了,擡起頭看着黃德明的眼睛。

“那就好,最好你能夠知道他們對於各個地塊的心裏價位,這樣我們就能最大限度的打擊磐石了。”黃德明好像看到了石青倒黴的樣子,臉上容光煥發,無限的期待明天的對決。

“我們這樣是不是太過份了?”李菁蘭小聲的嘀咕,不敢看黃德明,小手搓着拎包的帶子。

“過份?我們過份?”黃德明突然激動起來,“廖莎莎憑着她家的財力搶走了你的未婚夫,石青憑藉着武力搶走了我的未婚妻,他們就不過份?”

“可是,可是……”李菁蘭還是有點猶豫,不過黃德明卻不給她反悔的機會。

“沒有什麼可是的,我們就是要報復,等到他們破產,我們就結婚,到時候就算他們回過頭來求我們,我們也不理,那纔是揚眉吐氣的時候。聽我的沒有錯。給,”

說着黃德明遞給李菁蘭一個文件袋,“下午的時候就把這個交給他們,然後把他們心理價位摸清楚你就完成任務了,剩下的就由我來做,你會看到他們絕望的表情的,一定會。”

接過文件袋,李菁蘭覺得手上格外的沉重,心裏也沉甸甸的。

“還猶豫什麼?你就不想想他們快活的時候有沒有想到你?東哥還有彪少、軒少他們也會來,上次吃了點虧,這回要全部討要回來。”黃德明英俊的臉上升起濃重的戾氣,“送你到拐彎處,我也要去取規劃圖。”

秋風席捲着落葉飄飛,遙遠的天際傳來陣陣的雷聲,省城裏風雨將襲。

PS:第一更,我的QQ是434977884,QQ羣號54749239,歡迎閒聊。 李菁蘭下午到了規劃局很順利的就拿到了規劃圖,再回去的路上她對比了一下,覺得黃德明改的非常離譜,工業區變成了商業區,行政區變成居民區,面目全非不說還標錯面積,要是磐石拿到這樣的東西去開會研究,一定會鬧得大亂,就算是拍賣會上知道了真像也會措手不及。很難在那麼短的時間內估算出地塊的實際價值,這招棋不可謂不狠。

李菁蘭沒有直接回公司,而是自己找了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呆呆的坐着,眼前像是放電影一樣浮現出好多的情景。

石青在她家喝酒,婉拒了她村長父親的提親,她覺得憤怒和被羞辱感覺,回到學校以後她就逐漸的平復下來了,雖說從小時候就喜歡石青,但是這麼多年沒有在一起,其實情感也不是那麼的深,只是心底深處有這麼個影子總是牽掛着,現在沒有了,也就漸漸的走出來了。可是這一切在他進入磐石開始又有了新的轉變。

那還是她剛到磐石上班的第一天,回到學校她和幾個同學一起去慶祝。因爲找工作不是那麼容易的,而李菁蘭不但找到了,待遇還很好,這當然是值得高興的事。於是寢室裏和學生會的幾個人就一起到酒吧去玩,也就遇到了黃德明。

年少英俊,瀟灑多金,黃德明在第一眼看來是不少少女心中的完美情人。李菁蘭也沒有能夠把持住自己,在黃德明的溫柔攻勢下很快也就繳械投降了,成爲他名義上的女友。


沒有幾天黃德明就跟她透漏了要對付石青的心意,在恨意未消的情況下,李菁蘭也就同意了,這時在黃德明的甜言蜜語下還沒有想到他接觸自己就是爲了有一天來坑害石青。

當黃德明爲了配合金東等人要她假意被抓,檢驗石青心裏是否有李菁蘭的時候,她也糊里糊塗的同意了,可是當金東他們的話裏出現要置石青於死地的時候又後悔了,所以石青出現之後李菁蘭又要石青快走並用自己的身體來阻擋那幾個壯漢。

她被石青幾句話罵走,當時也是頭腦不是很清醒,遇到了外面等候的黃德明之後又被他哄騙,當倆人趕回現場時,石青已經被廖莎莎等人帶走,只剩下金東等人躺得東倒西歪,她知道石青沒有事也放下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