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鐫刻有避風道紋的特製箭矢,憑空激蕩起的風暴,根本影響不了它們的飛行,反而憑藉風勢,飛得更快,更穩。

噗噗

頓時,有數支箭矢shè中了呂陽,其他則全部擦身而過。

不過呂陽並沒有受到這陣箭雨的影響,身軀一抖,所有箭矢便紛紛抖落,竟是被他那蘊含都天玄雷的法力硬生生抵擋在外。

「雷罡擁有破除萬法的特xìng,雷霆之力,更是如此,不過我修鍊都天玄雷御法,本身也是祭煉雷霆的好手,又怎麼會被雷霆所傷?」

呂陽冷笑一聲。

現在諸天之中,哪怕是圓滿大成,將要度劫的修士,對雷霆力量的抵抗力,恐怕也不如他,甚至,此時的呂陽,直接以身硬抗劫雷,都可以一試。

這脅人用來大規模攻擊,對付修士的手段,自然也不在話下。

抖落了這些攻擊之後,呂陽並沒有將注意投向他們,卻反而是宮中一角。

「在那邊。」

一個雷遁,他的影,便出現在那座宮殿前。

讓他有些意外的是,當自己出現之時,一共十九名一襲黑衣的修士,已經在那裡等候著他了。

準確來說,應是二十名,因為為首者是一位身量寬大,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他的懷中,抱著一個熟睡於襁褓之中的嬰兒。

這嬰兒,竟也是一名擁有著先天修為的先天生靈

呂陽的目光,頓時一沉。

「道友是仙門之人?來得好快」


那抱著嬰兒的中年男子看到呂陽出現,不禁道了一聲。

呂陽從嬰兒身上收回目光,看向這名男子,道:「你們究竟是何人?」

「道友不知我們是何人?只怕未必吧。」男子微微一笑。

「看來,你們的確是了。」呂陽點了點頭。

這一番打啞謎般的話語,卻是雙方難得的默契,呂陽並沒有將對方盤尊部屬的身份點出來,而對方也沒有承認。

呂陽看了看旁邊,不禁暗嘆了一聲,心中微微地嘆了一口氣。

因為他發現,這寫起來毫不起眼,靜靜立於殿前的修士,竟然個個都是達到了先天七重以上的虛境高手,其中六人,更是擁有著通玄境頂峰死士氣息的高手。

而那一位圓滿境修士,也擁有著絲毫不亞於曾經和他戰鬥過的星祖的修為。

如果單隻如此,呂陽倒也不在意,憑藉著天罡神雷大遁的威力,他完全有信心在一瞬之間直取敵酋,直接擊殺他懷中的嬰兒,不過,就在他心中剛剛生起這個念頭的時候,一股莫名的危險感覺,卻不可抑制地從心田間升了起來。

在場諸人身上,一股股陌生的氣息湧現,竟是不停地突然增強著實力。

這副情形,就渀佛是他們原本憑藉秘法隱藏了自身的修為,誤導呂陽。

不過呂陽卻發現,事實並非如此,因為他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些人的身上,浮起了陣陣宛如烽煙般的黑氣,所有涌動的氣機,都是從中而起的。

而在這些人身上氣勢陡然增強的同時,各自的氣血,卻猛地衰敗了下去,修為最弱的數人,甚至立時變得枯槁起來,渾身老鶴雞皮,頭皮也猛然失去了光澤,變得猶如乾枯的雜草。

呂陽看向那名圓滿境修士,只見他的面容也猛地變得衰老,與此同時,一股深沉的,強橫的氣息,湧現在體內,渀佛潛藏著一頭巨大無比的凶獸,沖著呂陽張開血盆大口。

「道境」

感受到這股氣息,呂陽立刻便辨認出了這股力量的境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是尊者留在我體內的道境化身,他老人家早已料到,轉世之後,必定劫難重重,而麾下諸位道境高手,也將被仙門關注,註定難有作為。」

「所以他便將自己的道境化身封印,以為戍衛?」

「不錯,雖然如此施為,前後之世,因果不斷,但卻反而能夠混淆氣機,出乎道祖預料,而且,有這具道境化身,等閑宵小也將無法侵擾。」

「是嗎?看來我這一次來得有些太早了,應該回稟仙門,調足人手再來的。」呂陽說道。

圓滿修士漠然道:「若是你稍遲再來,也將見不到我們了。」

呂陽不禁一怔,隨即失笑,道:「那倒也是,看你這架勢,也是為了避免引起注意,悄然潛伏在其他洞天等待時機接應,不過你們沒有想到,竟會這麼快就被仙門弟子撞破行蹤。」

圓滿修士並沒有回應,算是默認了他的這一猜測。

感覺到對方身上越來越濃烈的殺機,呂陽不禁暗嘆一聲,卻是擺出了嚴陣以待的礀態。

這一次他的確有些時運不濟,竟然真的一頭撞入了盤尊轉世之身所在的偏遠老巢之中,而且不是想像之中孤家寡人易於對付,相反,對方布置了殺機重重的後手,令他頓時一下便陷入了進退維谷的艱難處境之中。

「以為擁有道境化身便可以穩cāo勝券嗎?未免也太天真。不過。對方畢竟是上乘的道境巨擘,擁有何等手段,也未可而知。」

呂陽心中暗嘆著。

圓滿修士卻沒有呂陽這麼多感嘆,他看了看四周,吩咐道:「時間無多,快動手。」

十八名修士,霎時之間,一齊攻了上來。

渾黑的氣息紛亂飛舞,帶動著天地間的元氣涌動,陡然化作一場席捲天地的風暴。呂陽便在這風暴中心,身化雷光。

熾烈的雷芒帶著焦灼的氣息四散飛濺,同時向攻上來的修士迎去。

數人接觸到這股雷芒,霎時之間。便是身軀一震,全身法力被強橫的力量瞬間衝破,沿著經脈侵入了四肢百骸。

焦灼入骨的熾烈與酥麻,渀佛深入骨髓,乃至於鑽入到神魂深處,這幾人甚至連神魂出竅的神通都來不及施展,便滿臉震駭地發現,自己的身軀已經化作一抹飛灰。

呂陽神情嚴肅,神識渀佛觸手,cāo縱著熾烈的雷芒飛快舞動。

他的雷兵訣已經修鍊到小有成就的地步。晉陞圓滿境之後,神識更是有著飛躍的提升,依仗著這一提升,jīng巧控制雷芒禦敵。

這一次,他並沒有像過往那般全力催動雷霆法相,撲殺敵人,因為敵人之中最強的高手並沒有出手,這名高手,本身擁有圓滿境界的實力,更擁有道境化身這一殺器。實在大意不得。

他憑藉都天玄雷御法,足以傲視絕大部分同等境界修士,但對方是盤尊的親信,而盤尊,又是傳聞之中的道境九重巨擘。即便是在強者如雲的遠古時代,也是仙王之中的佼佼者。絕不可等閑視之。

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對比,自己繼承的秘法,乃是雷御大帝所傳,而對方,卻是相當於仙王的親信,肯定也傳授有神奇的秘法,或者重寶,大意的話,必定吃虧。

「他能cāo控雷霆之力」

見到呂陽周身雷霆密布,渾圓無缺,竟不是等閑的雷霆之力,而是疑似真雷的霸道力量,眾修士駭然大驚,連忙暫且退避,躲開其鋒芒。

就在這時,數道劍光憑空而現,向著呂陽當頭劈來。

「到了如今,還不舀出真本領來嗎?你們也該知道,單憑這些手段,是不可能對付得了我的。」

呂陽悠然長嘆一聲,卻見身上雷光一閃,一如往昔,將雷芒與劍光融於一處。

斬金斷鐵,斬殺肉身、神魂的劍光,霎時便化作一灘鐵水,然後,迅速蒸干。

「好厲害的雷法,竟然能夠以身御雷,將自己肉身神魂俱與雷霆融煉為一體」

圓滿修士看到這一幕,異常震撼。

他也是見多識廣之輩,立刻便看穿了,呂陽這門功法的強悍之處。


以身御雷,化身雷霆,基本上,能夠做到這一步,足可以在所有同等境界的戰鬥之中,立於不敗之敵了

原因非常簡單,雷霆力量乃是諸天第一玄奧之力,雷霆破盡萬法,將雷霆力量融煉於己身,且又能夠做到圓融無缺,便是相當隨時隨地將自己變化作雷霆。

他自己也曾修鍊過類似的神通,但所凝鍊出來的力量,不是以法力模擬出來的雷罡之息,便是一絲傷敵傷己的真雷力量,每一次祭起,於自己的法力、神魂,都有極大損傷,甚至於,連續施展多次,自己都要元氣大傷。

根本不可能做到,像呂陽一般,毫無節制地使用如此秘法,簡直便是天生便能駕馭這股力量。

「登峰造極者,幾近於道你在仙門之中,應該也不是無名小卒,報上你的名來。」

圓滿修士看著自己的部屬仍然苦苦掙扎與呂陽的交戰之中,但卻絲毫也奈何不得呂陽,一個接一下倒下,終於動容。

他抱緊懷中的嬰兒,木然地問出了這一句。


「盪魔堂,呂陽」

「原來是刑律長老麾下的高手,以你的修為,即便是在整個仙門之中,也能排得上號,看來,唯有我親自出手了。」

圓滿修士猛然放開一隻手,按住了腰側的劍柄。

「錚」

剎那之間,劍光脫鞘而出。

這一抹劍光,截然不同於剛才接連攻來的飛劍。呂陽正與身邊數名通玄境高手纏鬥。正想要一舉祭出雷兵,徹底格殺他們,卻突然察覺到一陣jǐng訊傳來,危險的感覺,再一次湧上心頭。

他的周身,雷芒一顫:「好,你終於出手了。」

也不見他有絲毫動作,一道凝實的長矛,突然自虛空浮現,矛尖一抖。便似穿越了千山萬水,瞬息出現在圓滿修士身前。

更加準確地說,是沖著他懷中的那名嬰兒而去

呂陽明明擁有快速格殺這些圓滿境以下修士的能力,哪怕是在他過去只擁有通玄境修士之時。要做到這一點,也絕不困難,但卻一直韜光養晦,除了提防著圓滿修士身體內封印著的道境化身,另一個目的,便是尋覓機會,一舉格殺他手中的那名嬰兒

他知道,自己即便一開始便以雷霆之矛轟擊,恐怕收效也不大,更有可能打草驚蛇。使得對方提前逃之夭夭。

出手的機會,絕不會多。

而今,卻實在可算是一個好機會。

……



燦若流星的一矛,直接貫穿了一個身影。

幾乎是與此同時,呂陽的身軀也被那道幾不可察的劍光一舉劈破,裂成了兩半。

「轟隆」

一聲雷鳴之後,更加高大的身影,猛然憑空浮現出來。

而被雷霆之矛貫穿的身軀也是猛地一顫,隨即顯露出了真容。

那是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

呂陽心中一驚,在這名老者出現的時候。他本來已經達到最盛的jǐng惕危險之意,竟是忽地完全消失了。

心神之中,所有的感應,渀佛都失去了作用,明明眼前刀山火海。但目之所視,耳之所聞。卻是一片歡聲笑語,鳥語花香。

讓你明知可怕,但卻絲毫無法察覺到可怕,反而還覺得很心安。

這位老者一出現,神識念頭,立刻便徹底壓制住了呂陽。

「若不是我早有準備,只怕這一下,便已經死了」

呂陽猛地停下,緊接著,老者的身影,渀佛絲毫無視了空間與時間的距離,也跟著停在了他面前,但卻只見到,他本yù點向呂陽眉心的一指,被一隻憑空出現的巨大利爪攔住了。

呂陽雖然沒有與真正的道境修士交過手,但也看過數場,如何敢沒有防備?其實從剛才起,他便隨時都做好了召出窮奇傀儡救駕的準備,如今,終於一出手便抓住了對手。

老者本來風輕雲淡的漠然神情,不由流露出一絲驚訝。

「既然我不死,那便該輪到你死了」

呂陽的身影,再次變得模糊起來,熾烈的雷霆,再一次蔓延著纏上了他的身軀,光芒將他的身影逐漸吞沒,整個人都化作光芒一般的存在。

一隻豎立的奇異神瞳,赫然在這尊新化的雷霆法相眉心顯露出來。

「天罰之眼」

煌煌雷芒,噴shè而出

這隻神瞳,就渀佛是一個會噴吐箭矢的怪物巨口,萬千雷矢,疾風暴雨一般地由它口中噴吐而出,帶著撕裂虛空的可怕氣勢,不停地往那圓滿修士shè去。

這幾乎便是威力削弱了的雷霆之矛,每一支雷矢,都是一股純粹的雷霆力量凝聚而成,飛shè之間,遵循著雷霆瞬息即至的法則,幾乎無可捉摸。

老者被窮奇傀儡巨爪按在原地,竟是絲毫動彈不得,也無法從虛空遁走,轉眼之間,便被呼嘯的雷矢風暴撕裂成碎片,一支又一支雷矢沒入體內,絲絲雷光,禁不住地自周身上下迸shè出來。


老者神sè微變,似乎呂陽的這一番舉動,終於威脅到了他的存在,而他的身軀,更是猶如被烈火灼烤的煙氣,猛烈椅,揮散,竟是不顧虛實幻化的損耗,一下化作虛無,避開了這一陣雷矢。

老者的身影飛快出現在身後圓滿修士身邊,而後,出現在數里之外,空中渀佛被他的這一陣動作帶起陣陣劇烈的轟鳴,罡氣嘶嘯,方圓數百丈內,一排又一排的宮牆,房屋,轟然倒塌。

此時,十八名先天高手之中,尚還有數名實力最強的還保持著戰力,但無論是老者。圓滿修士。還是呂陽,都已經顧不得他們,轉瞬之間,挪移數里,身影飄忽不定,時隱時現。

老者憑藉著道境修士的修為,不停地在空中閃躲騰挪著,但呂陽卻幾乎每一次都尾隨而至,浩瀚的雷霆氣息撲面而來。

漫天箭雨,仍舊還在不斷shè出。渀佛一場由雷芒凝聚而成的風暴,不一會兒,便幾乎布滿整個空間,將方圓數里都完全覆蓋。

終於。老者的身影不再飄忽,猛然之間,停了下來。

萬千雷矢,渀佛突然之間尋找到了宣洩缺口的洪水,出現在他身邊,然後,毫不留情地鑽了進去。

天罰無情,雷霆更是無情。

能夠煉化一切的雷霆,即便是陽神神魂,也無法在其中久居。否則,必受其害,除非是像呂陽一般,掌握駕馭雷霆之法。

這些鑽進身軀的每一支雷矢,都在劇烈地消耗著這新化身的力量,無論是構成法身的法力,元氣,抑或者是凝聚化身之時遺留下來的神識念頭。

老者的身軀渀佛在狂風暴雨之中戰慄發抖的泥塑,不斷地飛濺,最終。宛如終於達到了臨界之處,轟然一聲,炸成碎片

呂陽的身影也停了下來。

他乃是修士,當然不會和凡夫俗子一般,以為身軀炸成碎片。便是徹底完了,修士更多依賴於氣機。肉身和法力,不過相當於神魂的寄託之物,而道境修士,最為強悍的一面,恰恰正好便是神魂。

那是修成了陽神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