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故鄉永生不能忘

那是故鄉永生難忘不能忘

…… 這個特別的日子,方樂永遠記得這組阿拉伯字母:2019/9/28。

方樂與王寒經受最痛苦的難日,我家小雨,頑強的小雨。

終於在警察的陪同下,進了醫院,進行強制治療。

在警車上,小雨心情非常亢奮,他在罵警察:非法限制人生自由。

並說:“老子一個電話打到中央,立馬叫你們下崗。”

警察也怕鬧出事來,全程進行跟蹤錄像。

一路多話的小雨,嘴巴現在也幹了,喊道:“拿水來!”

方樂馬上把礦泉水瓶蓋打開,把水送到小雨嘴邊。

小雨把頭一偏,說:“讓人民公僕喂!”

旁邊坐的警察沒辦法,只好拿了方樂的礦泉水,給小雨喂水。

方樂在一邊陪作小心說:“警察同志,實在對不起。”

“沒事,沒事!特殊情況,特別對待!”警察笑了笑。

到了醫院,雷醫生指着方樂問小雨:“這是誰?”

“是我老爸,咋的!”小雨怒氣衝衝。

雷醫生叫雷神軍,江西人,離我們老家不遠,就在隔壁。

年輕有爲,30多歲,碩士生,中國醫科大畢業,專攻精神方面的疾病。

主任醫師,擅長治療燥狂易怒,雙向情感性障礙。

雷主任在辦公室開了張單,交給了方樂:

“去大廳交押金,辦理入院手續吧!”

這時方樂才意識到卡上才1000多元,這那夠呀!”

方樂迅速拿起手機給公司懂事長打了電話:

“許懂早上好,不好意思打擾了。”方樂先寒喧了一方。

“說呀!老方,什麼事?”老許在那端有點急。

“我那孩子昨晚突然發病,現在醫院辦入院手續。

錢不夠,能不能借一二萬元,解燃眉之急。”


“我跟財務打聲招呼,先打一萬到你卡上,事後再補辦手續。”老許馬上答覆。

“謝謝許懂事長,萬分感恩!”方樂激動地說道。

7分鐘不到,一萬元己到方樂賬戶。方樂交了一萬元押金辦了入院手續。

並將入院手續,交給了雷神軍主任。當場方樂問了下雷主任,對小雨治療的方案。

“你這孩子我很有信心治療,根據我初步判斷,應該是:雙向情感性障礙。

這種病的特點是:一下是情緒亢奮,一下是情緒低落。

一下是燥狂不己,一下是幾天都不說話,好象是癡呆。”

“雷醫生你說的一點不錯,他就是你說的這個特徵,非常感謝你,很期待你的治療方案。”

方樂說完,就來到了病房,想看下病房的小雨。

這裏全封閉,家屬只能在鐵窗外一米處進行交流。

早上是7:30集合,站隊給藥,然後8:00點站隊打飯。飯是勤雜人員送進去的。

旁邊有身材高大的護工,在現場維護秩序,防止暴亂。

也有比較好一點的患者充當雜務,幫襯着管理。


中午也是一樣在11:30時,先給藥後打飯。下午是4:30沖涼,給藥,吃飯。

護士把小雨的衣服拿出來,給了方樂。方樂把它裝在塑料袋裏準備帶回家。

方樂站在窗口,想看看小雨怎樣了。雷醫生告訴了方樂:

“小雨打了鎮靜針,他需要休息睡覺。”

“是啊,他在家前後算起來也有十來天沒睡覺了,飯也很少吃。”方樂望着雷醫生:

“能不能給他補充點營養藥在裏面。”

“這個我們都做了按排,請你放心,我們這裏探訪時間是每天早上9:00點,下午2點。”雷醫生向方樂一一做了說明。


這時,方樂望着小雨在裏面睡着了,心想孩子呀,你也該休息,休息了!”

突然外間一個瘦得象猴一樣的患者,搶了旁邊一個病友剛泡好的方便麪。

只見他用手就在裏抓面,也不怕煬,抓起來就往嘴巴里放。

地上搞的到處都是。管理人員也沒辦法,只是跟在後面掃。

吃完後,接着就在裏面翻筋斗,搞得裏面不安靜。

方樂看到這些場面很是當心,他問裏面的護理人員:“要不要把這些人員分開。”

“不用,沒事的。另外你要不要交點錢放這裏,晚上你兒子餓了,我們代買點心給他。”護理人員說。

“好的,我交錢。”方樂用微信付了50元錢給護工。

方樂在走廊裏轉轉,還不想走,也不知道爲了啥,腦子裏總覺得,不跟小雨嘮叨兩句就是放心不下。

第二天,方樂調休半天,一大早買了很多水果,還有火腿腸八寶粥,來到了病房。

當他扒在鐵窗上望裏瞅的時候,看見小雨就在牀上坐着。

方樂喊了他:“小雨爸來看你來了,過來,爸帶了好多吃的給你。”

“邊上管理人員把方樂給的兩個蘋果,放在小雨的身邊,並說:

“方雨你爸來看你,還拿了水果給你吃,你去跟你爸說兩句話。”方雨視而不見。

很冷漠,他在恨老爸……

這時瘦猴的患者,猛不丁躥到小雨身邊,把兩個蘋果全拿了,並一口一個全咬了。

方樂問管理員:“這個是不是你們都不管?”

管理員笑着:“這個我給你記着,等他家人過來,讓他們賠上。”

這方樂也沒辦法,小雨不理他,只好把買的東西,在包裝上寫好方雨的名字放在這裏。

這裏每天都有護士推着平板車到病房裏去發放,這點服務做得非常好。

方樂無功而返,越是想兒子,越是不受小雨待見。

等到第10天,方樂是下午2點多去的,小雨纔在鐵窗裏面接見了方樂。

方樂高興得熱淚盈眶:“小雨,你怎麼樣?還習慣嗎?

等過幾天身體恢復正常,我接你回家。你想吃什麼,爸給你買。”

小雨在裏面搖搖頭:“不要,你帶來的那些東西還沒吃完。”小雨精神還不是太好。

“好!你到牀上,躺着休息好一點。我去雷醫生那裏去了解下。”說完方樂就走了。

上了雷主任辦公室,雷醫生跟方樂說:“第一計劃,我己實施完畢,初見成效。

我準備實施第二計劃,電療法,需要徵求你的同意,並在治療方案書上簽字。”

方樂想了很久,以前在老家也做過,還是比較安全。方樂毅然在上面簽了字。

並且方樂只同意做三次,多一次都不行。

“謝你的配合,你的小孩計劃用20天的時間,達到預計的治療效果並出院。”雷神軍說。

方樂聽到雷醫生的這番話,激動萬分,握住了雷醫生的手久久不放:

“雷醫生你是我方家的大恩人,你治病的醫德醫風讓人敬仰。”方樂感激涕零。

“在下週你來的時候,你可以在病房外與你兒子聊天,不受任何制約。”雷醫生面帶笑容。

他笑得是那樣的自信與自然。這就是新一代的醫務工作者。

技術過硬,醫風純樸,醫德崇高的光輝形象。

方樂很受感動。回到家中,把這些情況與王寒分享。

王寒也高興的跟小孩子似的:“老牛這段時間多虧了你,又要工作,又要照顧小雨。

你很幸苦,也蒼老了許多。等到了退休年齡,咱倆帶着小雨回家,過一種安靜的生活。”

“好!一切你做主,婦唱夫和,過那種母系社會的日子。”方樂大笑。

一段時間的陰雨日子總算過去了,拔開烏雲見日出。夫妻二人笑得很開心。

開心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轉眼一週就這麼很快地過去了。

今天,是期待探院的日子。方樂跟領導請了半天假。

方樂買了一斤大青棗子,香蕉,水煮花生,這些小雨都喜歡吃。

來到這個風景旖旎的醫院,青山綠水,方樂覺得非常之美,以前沒有感覺到。

不知怎搞的,今天特別親熱友好,心情也格外開心。

來到二樓住院部,方樂站在鐵窗外面喊了一聲:“小雨,老爸來看你了。”

“來了,來了!”小雨從裏面小跑到鐵門,管理員打開了鐵門。

小雨來到走廊,方樂一把摟着小雨的肩膀:“你最喜歡吃的甜棗,快嚐嚐。”

父子二人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方樂打開塑料袋,讓小雨自己拿。

小雨喜歡吃,吃得非常開心,一斤棗子沒多大功夫就吃了個精光。

本來一斤棗也沒多少。就兩個大蘋果那麼多。

“裏面有沒有人動過武?”方樂笑着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