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個巨大的坑,坑裡有無數岩漿冒著泡泡,難道魅兒就被壓在下面嗎?

錢好對公巨獸說道:「謝謝你,你回去吧!」

公巨獸點點頭轉身離開。

錢好拿出戒指里的肉扔下去,就聽嗤的一聲化作焦黑。

「這麼熱,怎麼下去?」錢好問到。

白鈺寒說道:「我用地獄火包裹自己可以下去。」

錢好點頭:「西岩,你再上面等著吧,我和我相公下去,你的防禦抵受不了這些岩漿的熱度!」

西岩說道:「好吧,我在上面等你們!」他再一次感覺他們之間的差距不是一星半點。 錢好說道:「走!」二人罩好防禦跳入了坑裡,岩漿拚命的想將他倆融化,但是地獄火和天神火可不是普通的火焰,不僅可以調整自身的溫度還能對其餘的熱源進行攻擊。

當然,這個攻擊就是冷化攻擊,二人這一路下去就像兩隻泥鰍在泥里鑽出了兩條洞。只不過冷卻變成石頭的岩漿最終還是被熱度融化了。

二人不斷的下沉,也不知道沉進去多深,最後二人身體一動居然出了岩漿層,底下是空的,他們立即調整姿勢不然就是臉著地。

二人落地,前方是一個黑色的城堡,這裡的溫度不高,地面堅硬如鋼鐵。

白鈺寒說道:「魅兒應該在城堡里,走!」

錢好點頭,這魅兒都成了睡美人了,等待王子相救嗎?

城堡的大門緊閉,兩旁是黑色的飛龍雕像。


錢好說道:「怎麼看著這麼像黑龍啊!」

白鈺寒點頭:「是很像,那傢伙應該還在神仙界吧!」

錢好說道:「難道是黑龍王的城堡嗎?」

白鈺寒說道:「也許吧,三長老抓了魅兒肯定不是因為血脈的關係!」

錢好點頭:「嗯,我也覺得有古怪!」

二人將門推開,裡面林立著很多雕塑,都是各種不同形狀的黑龍。

錢好來到大殿門口,她的手剛碰到門,那些雕像就活了直接就開始攻擊。

白鈺寒說道:「小心!」他將映月刀拿出來劈向一隻飛來的飛龍。

只聽鏘的一聲,那隻飛龍被砍成兩半,落地砸出大坑。

「金屬的!」白鈺寒說道。

錢好點頭:「你先護著我點,這門上有古怪。」

門上有九個鋼柱,按下一個會下陷不動,但是按下另一個就會彈起,看樣子必須把九個鋼柱都按下去門才會打開。

錢好飛快的按著,憑藉記憶力重複一步又一步。


「咯咯咯……」九個鋼柱都按下去,門開了。

錢好說道:「進來!」

白鈺寒飛身進去,外面的飛龍安靜下來。

這個城堡就像西方的那種城堡,裡面有寬寬的樓梯通往上層。

「小心!」白鈺寒說道。

錢好點頭,心裡緊張,不是因為害怕而是怕找不到魅兒。

當他們來到最頂層的時候那裡只有一個房間,就像關押公主的頂層閣樓一樣。

白鈺寒推了一下門,推不開。

「難道還有機關?」白鈺寒說道。

錢好查看了一下,說道:「沒有啊,劈開吧!」

白鈺寒點頭手裡映月刀劈了出去,石門被削成兩半,半邊倒了下去,另半邊還掛在牆上。

魅兒正站在裡面驚愕的看著二人。

「魅兒……」錢好激動的說道。

魅兒撲過來:「娘……」

錢好心裡激動,終於找到魅兒了,當初被抓走的時候她心都碎了。

「魅兒你有沒有吃苦?」錢好急忙問道。

魅兒搖頭:「沒有,就是抓我來的老頭子讓我交出地獄火!不過地獄火在爹的身上,我哪裡有啊!」

「那他有沒有為難你?」錢好問到。

魅兒詭異一笑:「為難倒是沒有,他就是想娶我,所以我把門都頂住了,方才聽見聲音還以為是那個糟老頭呢!」

錢好失笑:「這下可好,害得我們以為門上有什麼機關,直接給劈了!」

魅兒說道:「在這裡好無聊啊,幸好有旺財和貓靈陪我!」

「它倆呢?」錢好問道。

魅兒吹了一個口哨,沒多久貓靈和旺財坐著一隻小飛龍飛進來。

「主人……」兩個小傢伙也很開心。

錢好鬆了口氣說道:「我們出去吧,這裡是化外九天不是神仙界了。」

魅兒一怔:「化外九天?可是那老頭子說這裡是極火煉獄。」

錢好點頭:「嗯,就是化外九天里的極火煉獄!」

魅兒說道:「這樣啊,可是外面的岩漿層我出不去!」

白鈺寒說道:「你們進空間,我們倆出去!」

魅兒點頭,帶著兩個小傢伙進入空間。

錢好撇撇嘴:「為毛我進不去?」

白鈺寒笑道:「出了點狀況,具體因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算了,既然找到魅兒了,我們就趕緊離開這裡!」錢好說道。

白鈺寒點頭,帶著錢好直接從窗戶跳到地面,他們一出來,那些雕像就又活了。

二人殺了出去,身後都是七零八落的飛龍殘害。

就在二人走出城堡的時候上空出現一個黑色漩渦,好像有人從外面進來!

錢好和白鈺寒對視一眼,用盡全力從漩渦的中央衝出去,在半途二人撞到一個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撞飛出去。

到了極火煉獄上面的陸地,錢好看清楚了,他們撞飛的是一個老頭子,已經暈了。

魅兒從空間出來說道:「就是這個老頭子,他好像是什麼三長老。」

錢好點頭,說道:「他是守護天神的四大長老之一,不然也不會知道你身上有地獄火了!」

魅兒說道:「可是他索要地獄火也不像是要為天神效力啊,難道他效力的對象另有其人!」

錢好說道:「還記得挑撥天神和地獄王感情的那個女人嗎?」

魅兒眼中閃過殺意:「嗯,看來始作俑者就是那個女人,只是不知道他在這裡是個什麼角色!」

錢好想了一下,說道:「不清楚,魅兒,你有手鐲嗎?」

魅兒說道:「什麼手鐲?」

錢好和白鈺寒亮出手鐲。

魅兒眼神一凜,說道:「這手鐲也不是好東西!」

「嗯?」錢好不解。

魅兒說道:「以前這裡的人都不用這東西的,誰也不知道誰的能力高低。如今有了這個,豈不是眼就知道對方的實力了?」

錢好點頭:「可是這裡有威望,到九天學院能買東西!」

魅兒看向地面上躺著的老頭子,臉上露出壞笑:「那好吧,我把他的借來用用。」

她說完便以掌代刀將三長老的手砍掉,手鐲滾落,上面閃了閃變成了灰突突的石頭顏色。

魅兒將手鐲套上手腕,那石頭顏色又漸漸的變成了藍色!

錢好與白鈺寒對視,他們歷經辛苦才是綠色啊,這丫頭怎麼隨便搶來一個就是藍色? 魅兒見他們望著自己,問道:「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錢好指著她的手鐲說道:「赤橙黃綠青藍紫,你是藍色!」

魅兒看了一下說道:「那怎麼了?」

錢好苦著臉說道:「我是綠色啊!」

魅兒嘿嘿一笑:「我在這邊沒事兒就跟外面的雕像打架,大概是能力已經到了藍色吧!」

錢好有些受刺激,他們在沙漠里殺了那麼多怪物都沒升級,這打擊也太大了。

白鈺寒說道:「裡面有多少威望?」

魅兒看了一下,說道:「真窮才兩萬!」

錢好再次受到打擊:「兩萬?我兩千還不到!」

魅兒嘻嘻一笑:「娘更窮,我送你點!」 我奪舍了惡魔

「你怎麼不都給我?」錢好眼巴巴的說道。

魅兒側目:「我也要去九天學院!」

錢好問道:「你去幹嘛?」

魅兒笑道:「去玩啊!」

白鈺寒說道:「西岩呢?」

地面上的三長老被無視了……

「我在這裡……」遠處的一個坑裡伸出一隻手。

白鈺寒跑過去看見西岩被困得像個粽子,只有一隻手是自由的。

「你怎麼成了這樣?」

白鈺寒一邊問一邊把西岩拉上來。

西岩苦笑:「我一直在旁邊看著,結果來了一個老頭子,也不說什麼就把我捆瞭然后一腳踹飛。」

白鈺寒笑道:「這坑是你砸出來的?」

西岩點頭,臉上一紅。


「沒受傷就好,我找到我女兒了,走!」白鈺寒拍了拍西岩的肩膀。

魅兒說道:「那傻X是誰?」

錢好眼角一抽,自己這個女兒太彪悍了。

「是我們認識的好朋友,叫西岩!」

「哦,一個小白臉!」魅兒鄙視的說道。

西岩看見身材火辣的魅兒臉立即紅了,她穿著漏臍裝,上面小背心,下面小短裙,腳上一雙紅色小皮靴。

錢好這才覺得不對:「魅兒,你這衣服哪裡來的?」

魅兒指著地上半死的三長老說道:「他給的,我沒別的衣服只能穿這個!」

白鈺寒找了一套錢好的衣服扔過去:「在空間里怎麼不換?」

魅兒將衣服套上,她那一頭大波浪長發有點不合時宜,怎麼看都不像古代的淑女就像現代的時髦女郎。

「麻煩,這種衣服呼呼啦啦的,絆手絆腳!」魅兒嫌棄的扯了扯。

錢好幫她整理好衣服,說道:「三長老怎麼辦?」

魅兒說道:「交給我吧,我給他洗腦,讓他聽我的。」

「然後呢?」錢好追問。

魅兒想了一下說道:「你們有辦法進入九天學院吧!」

錢好點頭:「有!」

魅兒說道:「我會以他的新弟子身份進去,我們就當不認識,等進入古墓的時候在聯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