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銀髮老

辰家的管家走了上

輕聲道:「小

烈延少爺。動用的流動資金超過*

已經超出了你們的權

還是採取一個折中的辦法比較好。」

辰清漣狠狠瞪著老

道:「那也

不如這樣。擲骰

誰的點

就以70億拍下。」

望著銀髮老

烈延眼底掠過一絲忌

不過對於辰清漣的提

他斷然拒絕:「不

拍賣場講究的是資金和實

可不是比運氣。」

那位許先生走上

貼在烈延耳邊密語了幾句。後者連連點

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不如這樣。」烈延轉頭笑道:「木總

麻煩你聯繫一下那位調配

把現場的情況說明一下。就說辰家和杜蘭多家想要競拍下這批

請他做一下選擇。如果這位先生不清楚我們杜蘭多家的背

麻煩告訴

我們杜蘭多家的先祖是羅琳女士。」

辰清漣不由杏眉倒


怒道:「烈

你……」

「怎麼

這方法很公允吧?」烈延無辜道:「如果這位調配師先生不清楚辰家的歷

你也可以說幾位辰家名聲顯赫的先

辰陵、辰閑兩位先生。」

辰清漣渾身微微顫

恨不得將烈延那張臉撕碎。

進駐鷹巢湖城的十大地下勢力之

以辰家的地位最

其勢力也最大。並

辰家的先祖辰陵與巫岩橋大武宗的關係也最要好。由

奠定了辰家在十大地下勢力中的龍頭地位。

僅次於辰家

便是杜蘭多家。與辰家不

杜蘭多家在外界的名聲一貫清

杜蘭多家曾出現過一位大慈善家羅琳女士。第二次斯諾河戰爭期

羅琳女士拿出自己的全部積

用以救助戰亂中流離失所的孤兒和難

救助的對象中亦不乏落難的調配師。

這樣的事

一直為外界津津樂

也使得杜蘭多家在社會各界的名聲極好。據傳

時至今

當初羅琳女士救助人們的后

依舊有不少人每年都會到羅琳女士的墓前悼念。

辰家的名聲可一直與正面掛不上

辰陵出身是太空海

而辰清漣的曾祖一輩的那位辰

則更是一個遊走於光明和黑暗的


用地球的古話來形容——亦正亦邪。據傳

辰閑是一個很隨性的

興緻來時可能日行百


也可能四處偷盜搶

騙吃騙喝。300多年

奧丁星域各大星球所有星級酒店的黑名單

辰閑的名字赫然在

至今為

辰家都不時收到莫名其妙的欠款賬

簽署的名字就是辰閑。

如果真要比較杜蘭多和辰家的名

那根本是一個

一個


完全沒有可比性。烈延突然耍出這一

不得不

正中辰清漣的軟

或者

正中辰家的軟肋。

烈延笑了

望向那位銀髮老

道:「杜管

我這個提議很公允吧?」

銀髮老者只能苦

不知該說什麼

這個提議表面上來

旁人還真挑不出毛病來。 見辰清漣等人無話可說,烈延自得一笑,轉頭望向木臨峰:「木總管,麻煩你了。<-》」

「這……」木臨峰略一遲疑,苦笑道:「烈延先生,我也不能保證一定能聯繫上那位調配師先生啊」


「沒事。」烈延坐在前排的座位上,瀟洒一笑:「我可以等,不知道清漣你有沒有這個耐心?」

望著烈延的模樣,辰清漣面無表情,冷哼一聲,也找了個位置坐下來。

見狀,木臨峰賠笑道:「那兩位稍等。」旋即,他找來木冬,假意吩咐了一番,後者連連點頭,便朝後台奔去。

在場的賓客們對此不以為意,如果換成他們,對於「阿卑斯城」的那名成員肯定也會嚴加保密。只要維繫著與那位神秘調配師的聯繫,說不定那一天,對方一時高興,又隨手扔出一批稀有的材料,甚至,高品質的基因原液,那立時就是一筆橫財。

整個拍賣會場的人們,腦海中都勾勒出這位神秘調配師的大致輪廓。這位神秘的調配師首先是一位年邁的長者,其次,也是一位熱衷於基因調配學的高級調配師,不關注身邊的其他事情,生活自理能力極差,否則,也不會為了購買一批原料,弄得身無分文。

坐在三樓的貴賓包廂,望著樓下陷入詭異氣氛的情景,孫言不禁啞然失笑:「這麼說起來,如果那位神秘調配師知道是辰家和杜蘭多家,肯定會選擇後者嘍?」

周之昊點頭道:「如果換成是我,一定選擇杜蘭多家。雖然烈延一看就是一個卑鄙無恥下流的傢伙,但是,杜蘭多家的先祖羅琳女士,卻是聲譽極隆。至於辰家,名聲一直不大好,尤其是300多年前,辰家的祖輩辰閑,可是把奧丁星域各大五星級以上酒店,騙吃騙喝了一遍。」

想及之前自己買斷的情況,孫言認同的點頭:「可以理解,吃貨估計也是會遺傳的。」

這時,木同忽然說道:「阿言,你怎麼看?」

「我?」孫言愣了愣,通訊器適時響了起來,一條加密的信息跳出——辰家?杜蘭多家?

顯然,這批【雪凝蟲絲】是孫言培養的,木臨峰在徵詢他的意見,給予足夠的尊重。

孫言想了想,嘴角漸漸翹起,浮出一絲賊笑, 陽神 ,不能就這麼算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整個拍賣會場一片寂靜,在場的人們都在靜靜的等待結果。不過,多數人心中已有答案,這批【雪凝蟲絲】由烈延獲得的幾率佔七成以上。

雖說到場的賓客們,大多數與辰家的關係都不錯,但是,正因為都不錯,才熟知辰家的過往。在外界,辰家的名聲說是一片狼藉也不為過,究其原因,還是因為辰家每一代的核心成員都性格怪異,往往就會有驚人之舉,再加上地下世界龍頭組織的身份,久而久之,外界自然不會有正面的評價。

30多分鐘后,木冬從後台走出來,快步奔到木臨峰身旁,悄聲說了一番,將通訊器里的信息遞給木臨峰過目。

瞧著通訊器里的消息,木臨峰愕然抬頭,望向台下的辰清漣,流露出古怪的神情。

見狀,烈延以為塵埃落定,朗聲笑道:「木總管,你就宣布結果吧。這件事,你們木家只是一個中介,我烈延保證,事後不會有人追究的。」

「這……,好吧。」木臨峰苦笑,照著通訊器的信息念道,「辰家的小丫頭么?辰閑那傢伙還欠我一頓飯,算上這一批【雪凝蟲絲】的人情,摺合算10頓飯。你們辰家的這幫吃貨,給我記住嘍,總共ll頓大餐,以後我會找上門討要的。」

頓時,整個拍賣會場一片死寂,在場的賓客們皆是面色獃滯,尤其是知曉辰家過往的車勝裂等人,更是一個個神情古怪,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樣。

這名神秘的調配師竟和辰家的曾祖辰閑相識,不過,當初辰閑兜轉整個奧丁星域,一路騙吃騙喝,這種事情並不稀奇。只是誰也沒想到,辰家這次竟是因為此事,反而成了笑到最後的人。

辰清漣眨巴著美眸,她紅唇微張,還未從驚愕中回過神來。銀髮老者杜管家站在一旁,不禁無奈搖頭,輕嘆道:「辰家的人一向有大運氣,閑先生當初那般胡鬧,想不到卻有今天的巧合,這也算是錯有錯著么?」

烈延坐在座位上,他臉色的笑容則是徹底的消失,愕然瞪視著辰清漣,一雙眼睛冰冷無比。

三樓的貴賓包廂內,孫言和木同則捧腹大笑,眼淚都笑了出來,而周之昊則奇怪的望著兩人,茫然不解其意。

孫言生平第一次參加的拍賣會,就這樣戲劇性的落幕了……

清晨,朝陽的光芒照射在蒼鷹踏雲山上,這座山巔的千年名校在朝暉下折射出一縷縷夢幻的光彩

時間已是十一月,深秋時節,由於海拔位置關係,帝風學院早已被寒流籠罩,黎明時的溫度低至零下度,屋檐上,街道的角落裡,隨處可見厚厚的堅冰。

不過,這樣的氣溫對於學院的學生來說,並不會造成任何影響。哪怕是一年級的新生,最差也是二級武者,內元透達皮竅,隨時能護持皮膚表面,不受寒冷的侵襲。

甚至於,街道上,花園的路徑上,不時能看到穿著超短裙的女生經過,讓人不得不感嘆一個事實,身為天才武者的女生一旦打扮起來,那是完全不需要估計溫度的。

帝風學院南端,第l號演武場坐落在那裡。

整個學院中,第20號演武場是不對外開放的,屬於院部、精英部和普通部專用的。比如之前進行新生綜合考核的普通部中央大演武場,就是第5號演武場。

至於第25號演武場,則歸屬學院執法隊專用,其他人,包括學院的高層在內,未經批准也不得擅自入內。

早晨的陽光透過天窗,照射進第l號演武場,灑落在場內兩端的兩個人身上,彷彿為他們披上了一層朦朧的光紗。

孫言和馮炎,兩人站在演武場兩端,彼此臉上都系著一塊褐色布條,靜默對峙。這種褐色布條是由特殊的材料製成,蒙在眼前,能夠阻隔九級武者的眼力穿透,使人處於絕對黑暗的狀態,達到完全致盲的效果。

盲戰

運轉內元,閉鎖全身毛孔,使氣機不泄漏一絲一毫,演武場內,孫言整個人彷彿完全失去了存在感。這是對自身元力控制,達到純熟無比程度,方才能做到這一點。

如果此時是黑夜,普通的武者甚至察覺不到孫言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