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哭喊著,還一邊不斷磕頭,絲毫沒有了先前擊敗尼古拉的那股囂張氣焰!

尼古拉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眼前的兩個老者是什麼身份,他也沒有興趣。他此刻只有一個感想,那就是力量至上!

因為兩位老者的實力彪悍,所以剛才還不可一世的塔米森只能跪地求饒!因為他沒有這樣用力量征服一切的本事,所以才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迦西婭險些死在他眼前!因為他沒有超越一切的力量,所以才只能在那個夜晚躲在隔層中無法做任何事!

這一切……都僅僅因為,他沒有足夠強大的力量!

原本,獨自穿越了迷失森林的他,認為自己的力量已經算是不錯了!憑藉著狂化能力,猿族天賦以及極其堅硬的臂拐,他安全的從迷失森林裡走了出來……雖然受過傷,雖然流過血,但是他沒有死!

因為沒有見識過獸皇的強大,他甚至單純的以為,只要再過幾年,等他成年了,他的力量自然而然的就會增長到可以和獸皇一較長短的地步!

直到此刻,他才認識到,自己從前只不過像是一隻在低空飛行的雀鳥一樣,無法理解蒼鷹翱翔的高度!

他,把這個弱肉強食,力量至上的世界,想的太簡單了!

能夠站到大陸巔峰的蘭斯洛特,自然沒有什麼好脾氣!在他的崛起之路上,自然有屬於他的險象環生和神奇經歷,面對哭喊求饒的塔米森,他甚至連審問的興趣都沒有,冷哼一聲,塔米森的聲音就曳然而止了!

屍體無聲的倒下!一名強大的四級亡靈魔法師,險些讓尼古拉懊悔終身的強敵,就這樣變成了一具屍體,而那位老者甚至什麼都沒有做,就這樣殺掉了他!這樣劇烈的反差給了尼古拉又一次衝擊!

力量,這就是力量的魅力么?

他終於抬起頭看著兩位老者,眼神中滿是戒備!

然而,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剛才還一幅世外高人形象的蘭斯洛特,頃刻間調轉面孔,用獻媚的口吻對他說道:「孩子,你是不是要去霍爾迪學院的?怎麼樣?我很厲害吧……要不要做我的弟子?」

見蘭斯洛特搶先開口,邊上的雷爾曼不甘示弱,立刻爆發,轟然催動鬥氣,整個人就像包裹在了金色火焰中一般!

他嘿嘿一笑道:「只會在遠處放冷箭的魔法有什麼好學的!怎麼樣?這是我的黃金鬥氣!想學嗎?」

尼古拉無法想象這樣強大的兩個人,竟然會用獻媚的口吻對他說話,甚至有些討好的意味……有些無法適應這之間的轉變,尼古拉蹙眉問道:「你們是要收我做弟子嗎?」

「對呀!」兩人異口同聲得說道。

小半獸人並沒有因為兩人的驚人實力就迫不及待的拜師。因為母親曾經跟他說過一句流傳自亘古時代的諺語:事出無常必有妖!意思是說,事情按照極其反常的方向發展,一定會有不可告人的隱秘在裡面,必須小心!

所以他微微一笑,冷冷地說了句:「再說吧!等我考進霍爾迪學院再說……」

「你說什麼?」兩個人又是異口同聲的喊道!驚訝萬分!

已經緩過一口氣的尼古拉勉力站起來,撿起落在一旁的臂拐,沉聲道:「我說,再說吧!清楚了么?」

… 蘭斯洛特有些驚訝,同時也有些生氣!自己和雷德曼,雖然不敢說縱橫大陸無敵,但絕對是站在大陸力量巔峰,何曾這樣低聲下氣的對一個二級武士說過話?要知道,這位九級魔法師的脾氣可絕對算不上太好!

越想越是不忿,蘭斯洛特寒聲道:「小子,你可要搞清楚!我們倆可是霍爾迪學院的院長,只要我們不點頭,你就休想進入學院!」

尼古拉對蘭斯洛特的話沒有絲毫反應,只是默默背起昏迷的迦西婭,繼續向著古蘭城的方向走去……

「居然當我們不存在?」就連好脾氣的雷德曼都有些惱怒了,他說道:「小子,你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尼古拉繼續充耳不聞,向前走去,但是從山坡下忽然出現一隊人馬,清一色的黑色駿馬,同意的猩紅色罩衫,帶著一股肅殺之氣,飛奔而來!

打頭的是唯一一個沒有套上罩帽的是一個光頭中年人,不僅沒有頭髮,而且還在頭頂上紋著一隻可怕惡魔,從頭頂延伸至臉頰,讓原本還算英俊的面孔無端變得充滿煞氣!


一隊人絲毫沒有在意尼古拉的存在,與他擦身而過,徑直來到兩位院長面前停下,齊刷刷的下馬行禮。整個過程,除了馬蹄聲,悄無聲息,體現出了這隊人極強的素質!正是趕來的霍爾迪執法隊!那名煞氣十足的光頭中年人,就是兩個院長口中的「雷吉」,畢業於霍爾迪學院!

這個強大的六級武士,前途無量卻十分固執,不肯接受任何國家的貴族冊封,而是留在了霍爾迪學院成為了執法隊的一員!現在的他,已經是執法隊的隊長了!多年裡,不知殺死了多少膽敢違反自由三角洲規矩的強者,被人成為霍爾迪學院的「血腥刺刀」!

他身上有蘭斯洛特親自製造的魔法道具,可以偵測到自由三角洲之內的能量波動。所以,其實在塔米森一開始部下掩藏魔法的時候,就已經被雷吉偵測到了!只不過自由三角洲畢竟不算小,他們依靠馬屁的速度,又怎麼跟九級強者比較?所以反而比被尼古拉引來的兩位院長來得遲了。他看見院長在這,心中也是疑慮,不過沒有多想!有這兩個巔峰高手在,無論有什麼麻煩都肯定已經解決了!所以徑直過來行禮!


而看見這一幕,尼古拉倒是微微點頭。他當年也時常跟著父親去到猿族的軍隊中。獸人軍隊並不崇尚類似整齊劃一,令行禁止的風格,更加自由散漫。但是尼古拉卻始終認為如果獸人在擁有了強大單兵戰鬥力的同時,如果還能夠擁有人類軍隊的優點,戰鬥力絕對能夠提升一個層次!

所以他來到人類領土后,一直想找機會見識一下真正的人類軍隊,卻一直沒有機會。這一隊人馬,雖然只有寥寥數十人,卻個個瀰漫著肅殺之氣,整個隊伍的氣勢銳不可當,尼古拉不禁多看了兩眼!

剛剛被尼古拉拂了面子的蘭斯洛特很是受用!心中暗爽!他面無表情的命令道:「嗯。去,攔住那個小子!」

「是!」雷吉目光一寒,幾個閃動就已經來到了尼古拉身前,「鏗鏘」一聲用長劍釘在尼古拉腳前,寒聲道:「站住!」

尼古拉無奈的回過身看著蘭斯洛特,不知道他又要耍什麼花招!

蘭斯洛特面對尼古拉,忽然就沒有了身為巔峰高手的覺悟,悄然飄到他面前,得意的說道:「小子,怎麼樣?很威風吧?只要你做了我的弟子,我可以讓他們都聽你的!」

「我已經說過了,你聽不懂嗎?等我考入霍爾迪學院再說!」尼古拉沒好氣的說道。

「蘭斯洛特要收弟子?這個小子似乎還挺不樂意?他知道他面前站著的是誰嗎?難道這小子是魔法天才?」雷吉心中駭然,有點理不清思緒!

一旁的雷德曼也走了過來,對尼古拉說道:「小子,你這是何苦?成為我們的子弟對你可是有百利而無一害啊!」

雷吉聽了,猶如被閃電擊中一般,整個人都呆住了!

「雷德曼院長也要收他為弟子?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尼古拉則懶得再爭辯什麼,不屑的冷哼一聲,繞過了發獃的雷吉繼續往前走!

「等等,不許走!」瞬間反應過來的雷吉再次攔住尼古拉,怒喝道!

由不得雷吉不憤怒,他之所以留在霍爾迪學院,任勞任怨的在執法隊效力,就是想有朝一日能夠拜在雷德曼門下,成為像雷德曼一樣的巔峰強者!雖然他現在六級的實力,也算得上一方豪傑了!但是,這絕不是他的目標!

「你知道有多少人像拜在兩位院長大人的門下嗎?不知好歹的小子……」雷吉訓斥到。

「不知道!」尼古拉撇撇嘴,滿不在乎的說道。

「你……」雷吉被尼古拉一嗆,惱羞成怒,直接把長劍夾在了尼古拉的脖子上,似乎只要尼古拉再敢多說一句,就要將他當場擊殺!

尼古拉眼中毫無懼色,直視著雷吉,在氣勢上絲毫不弱半分!蘭斯洛特也是目光閃爍,實在有點想不通!在他看來,只要自己報上名號,對方絕對會立馬感激流涕的答應啊!怎麼這小子卻固執得像石頭一樣,軟硬不吃!而雷德曼則若有所思……

場面就這樣僵持住……

過了半響,最終還是雷德曼嘆了口氣,揮手止住了雷吉,說道:「小子,既然你是要報考霍爾迪學院,那麼我們就在學院里等著你來!到時候,你自然會願意成為我們的弟子的!你走吧……」

尼古拉點點頭,背著迦西婭繼續前進!

「院長……」雷吉好像說什麼,雷德曼卻揮揮手示意他不要再說,雷吉只好閉嘴!

蘭斯洛特也沒有再說什麼,一揮手,帶著雷德曼一起化作流光,飛上高空不見了!

這時,那些執法隊的隊員們才敢走上前來,其中一個隊員摘下罩帽,露出一張姣好的臉龐,竟然是個漂亮的女孩子!她好奇道:「隊長,那小子什麼來頭?兩位院長大人竟然搶著要收他做弟子?我看他也就是二級的實力,真要去參加入學測試,一定會落選的!」

「戴麗安,不該你問的不要多問!不該說的不要多說!」雷吉心中惱怒,冷聲道。說罷,他重新跨上駿馬,絕塵而去!

一眾執法隊隊員面面相覷,也不敢再多說什麼!也就是戴麗安,如果是其他人惹惱了隊長,可就有苦頭吃了!戴麗安哼了一聲,同樣跨上馬,對那些還在納悶的隊員喊道:「還發什麼呆?趕緊跟上……」

高空中,蘭斯洛特和雷德曼始終注視著艱難行走的尼古拉。

蘭斯洛特問道:「難道做我們的弟子就真的這麼不好?」

雷德曼哈哈一笑,說道:「虧你還是九級魔法師!難道連這點也看不出來?」

「哦?什麼意思?」蘭斯洛特問道。

「嘿嘿……那小子,可比你我想的都要多……」雷德曼含笑道。

地面上,趴在尼古拉背上的迦西婭問道:「你為什麼不答應他們?」迦西婭在尼古拉背起她的時候就醒了,只不過一直沒說話而已。

聽了迦西婭的問題,尼古拉露出一絲狡詐的笑容,說道:「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那麼吸引他們!但是他們那麼想收我做弟子,就絕對不會因為我的一兩次拒絕而放棄!你要知道,越是得不到的,才越是會珍惜啊!」

迦西婭笑道:「好哇……原來你剛才一直都是裝的!」

尼古拉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沒有回答。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剛才在拒絕兩個巔峰強者的時候,他的背心早就濕透了!

沒錯,他就是在賭!賭他們不會放棄自己!

尼古拉抬頭看了看漆黑的夜空,心中得意!結果很不錯,看來自己賭贏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雷德曼或許能夠想到,尼古拉只是懂得奇貨可居的道理,突然跑出來兩個巔峰強者說要收他為徒,如果真的像一般俗人那樣當即答應,難免會讓他覺得太俗了些!儘管這樣的俗人有太多人願意當!

但是他不可能想得到,尼古拉之所以不答應,除了放長線釣大魚之外,更多的是一種證明自己實力的偏執!

尼古拉三番兩次的因為沒有足夠的力量而面對著撕心裂肺的傷痛!所以他現在的心裡,對追求力量有一種病態的固執!

他一定要憑藉自己的實力通過入學測試!如果連入學測試都不能夠通過,那麼他又憑什麼認為自己有能力學習神跡之石上面的內容?憑什麼自信能夠戰勝獸皇這樣的敵人?還不如就像父親說的那樣,找一個沒人認識他的地方孤獨終老算了!

夜半時分,兩人總算進入古蘭城,找了個小旅店安頓下來之後,受傷的迦西婭很快便沉沉睡去。而尼古拉雖然傷得比迦西婭還要重,但是卻毫無倦意,獨自一人站在窗口凝望夜空!

自從父母死後,在深夜凝望夜空幾乎成了尼古拉唯一的消遣。每當安靜仰望時,尼古拉總覺得有一股神秘氣息會牽引著自己,無論是靈魂,精神力,抑或體內的戾氣,都會在這種時候顯得無比平靜。身體狀態也會得到極大的加強!

正如此刻,在月光照耀下,原本身上數道見骨的傷口,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癒合!如果不是這樣,無數次在迷失森林中身受重傷的他,或許早就死去!

重生之再創完美人生 。但是卻已經找不到人來詢問了!難道是所有猿族獸人都這樣嗎?畢竟月亮是猿族獸人信仰的圖騰!可是當初父親從沒有提到過這種情況呀!

算了……想不通的事情,再想也沒用!反正是好現象!至少不用擔心明天會被這些傷口拖累!

想到明天的入學測試,尼古拉的內心終於有了一絲波動!對於那些入學條件,他都有絕對的信心!這一路上,他都沒有放鬆對自己的苛刻要求!沒有了生死威脅,使他在修鍊時更加心無旁騖,最近已經隱隱感覺到體內戾氣的翻騰,是即將突破的跡象!再憑藉猿族血統的強大,即使他不狂化,全力爆發的瞬間戰鬥力也完全可以達到三級武士的水準!

或許連尼古拉自己都沒有察覺,在每一次面對挑戰的時候,他非但不畏懼不退縮,反而還隱隱有些期待!而每一次完成挑戰,他都有種釋放的快感!就算是今天差點被塔米森,也沒有令他沮喪,而是更加激發了他追求力量極致的決心!

微微一笑,尼古拉收攏思緒,準備去休息一會養精蓄銳,卻瞥見街道上有一輛馬車伴著馬蹄聲緩緩而行。在馬車頂部飄揚的旗幟上,綉著摩卡家族的族徽!

「來了嗎?是伊文菲爾?還是摩卡家族其他的少爺呢?」尼古拉搖了搖頭,關上窗戶。

第二天清晨,尼古拉就繼續背著迦西婭趕往霍爾迪學院。迦西婭原本堅持要自己走,但是卻拗不過尼古拉的堅持!在尼古拉的飛奔下,原本半天的路程,僅僅用了兩個小時就趕到了。令迦西婭無比讚歎尼古拉的身體強悍!

一路上,迦西婭不停規勸「你這樣還哪來的體力測試」之類的話,尼古拉則敷衍用「哦,嗯」來應答,卻就是不肯放下她。不知不覺,兩人來到了一扇高大的鐵門前。門的頂端,刻著三個熠熠生輝的大字:霍爾迪!

「終於到了!」輕輕的吁了口氣,迦西婭說道。她是真的心疼尼古拉……曾經也有許多青年才俊在追求她的時候,說過類似「我願意為了你的美麗獻上我的生命」之類的話,但是在父親堅定的站在二王子陣營與大王子為敵時,這些人都不見了蹤影!

而尼古拉,從沒有對她做過類似的保證,卻在真正的關鍵時刻為了她不惜以命相拼!並不膚淺的迦西婭已經十分的知足,很多事情,並不是靠說就行的!

霍爾迪學院的大門外,除去他們兩人,還有不少前來報名的年輕人,幾乎都是撐著馬車前來的!修鍊武技鬥氣,在擁有強大財力支撐下,自然會比孑然一身來得事半功倍!更遑論修鍊魔法,那根本就是在燒錢!所以前來報名的學生,全都有不俗的家境!

躲在罩衫里的兩人相視一笑,攜手繼續向裡面走去!

這時忽然有人從後面拍了拍尼古拉,同時,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說道:「你好,你也是來報名的吧?嘿嘿……我也是!咱們一起進去怎麼樣?」

尼古拉和迦西婭同時回頭,尼古拉還好,只是嘴角抽動了一下,滿臉詫異,迦西婭則是直接笑噴:「哈哈哈……你的聲音太奇怪了!」實在是忍不住,迦西婭狂笑道。尼古拉也不禁莞爾,應道:「你也是來報名的新生嗎?」

那個高壯少年咧嘴一笑,似乎早就適應了別人的嘲笑,而且他聽得出迦西婭的笑聲里並沒有鄙夷,樂呵呵的答道:「是呀!我是維特帝國的,我叫海伍德!嘿嘿……總算遇見跟我一樣走路來的新生了!」

海伍德的穿著並不華麗,一幅風塵僕僕的樣子,顯然家境並不富裕,見到同樣風塵僕僕的兩人,自然好感倍增,才過來打招呼!

相比那些衣著華麗的公子哥,尼古拉顯然對一臉憨厚的海伍德更有好感,微笑道:「我叫尼古拉,她是迦西婭,我們是從雷蒙帝國來的。」

「雷蒙帝國?」海伍德一臉驚訝道:「那可比我遠多了!還好我家離得比較近,不然一路上連吃飯的錢都不夠呢!」撓了撓頭,海伍德又笑道:「你們一定很厲害吧?我以前的老師跟我說,霍爾迪學院的學生全都是天才中的天才,像我這樣的實力在這裡只能是墊底!」說完,就一臉崇拜的看著兩人。

迦西婭一陣臉紅,還好是躲在罩帽下,看不出來,否則她一定會找個地洞鑽進去!尼古拉則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自來熟的海伍德又說道:「對了,你們有沒有聽說昨晚的事情啊?」

「昨晚?什麼事情?」尼古拉警惕道。

海伍德說道:「一大早城裡就傳開了,說是昨天晚上霍爾迪學院的兩位院長都出動了,搶著要收一個新生做弟子。結果竟然被那個人拒絕了!我的天吶……你說得是什麼樣的奇葩才敢拒絕兩位院長的青睞?」海伍德手舞足蹈,誇張得說道。

尼古拉聽了,蹙眉說道:「只不過是九級而已,又不是天神,為什麼不能拒絕?」

海伍德立刻呆若木雞,小心的問道:「該不會那個人就是你吧?」

尼古拉聳聳肩,自古向前走去,迦西婭發出一聲輕笑,跟上了尼古拉。

只留下海伍德站在原地,一臉的震驚!隨即眼中湧出一抹狂熱,趕緊追上去喊道:「大哥,大哥!等等我……收了我這個小弟吧!」


… 對於海伍德的一驚一乍,尼古拉並沒有理會,而是自顧向前走去。而周圍許多馬車裡的人,也掀開帘子,看了看,發現是一個與聲音不符合的傻大個跟在一個乾瘦身影旁喋喋不休,大都嗤之以鼻,不再理會。


許多馬車中,有一輛華貴異常,在眾多馬車中顯得有些鶴立雞群。這輛馬車緩緩而行,霸道的走在道路中央,絲毫沒有讓路的意思。而後面的諸多馬車原本氣極,但是一見馬車上鐫刻著的徽章,卻又只能老老實實的跟在後面,不敢逾越半分!

萊恩家族!人類領土四大家族之一,位於維特帝國!和摩卡家族一樣,萊恩家族同樣把控著維特帝國的命脈,但是有所不同的是,萊恩家族通過聯姻和親等一系列手段,把自己的利益和帝國王室緊緊綁在了一起,談不上誰控制了誰,屬於榮辱與共!有一個龐大帝國在背後撐腰,萊恩家族的威勢更在摩卡家族之上!

萊恩家族的馬車裡,有一男一女兩個人,都是十三四歲的樣子。其中那個美麗直追迦西婭的可愛少女笑道:「哥哥,你看那幾個人,好奇怪啊!那個大個子一直追著那兩個小孩說要當小弟,太好玩了!」

少年手持一本書籍,帶著一股不符合年紀的沉穩氣度!他瞥了眼前方的幾個身影,也是一陣詫異,隨即微笑不語,繼續看書。

諾麗搖著他的手臂鬧道:「好了,尊敬的維克托少爺!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將來要繼承萊恩家族的直系長孫,但是你也沒必要這樣虐待自己吧?一路上光知道看書和修鍊,就不能像個正常人一樣遊山玩水嗎?」

維克托收起微笑,嚴肅道:「諾麗,你應該明白。像我們這樣的人是沒有自由可言的!站的位置太高,一個不小心就是萬丈深淵,由不得我不抓緊時間充實自己啊!」

「好了好了……」諾麗皺眉道:「那你去充實自己吧!我可要去玩了……」說罷,直接打開車門跳了下去,沖著前面那個有趣的組合跑去!

有錢人家的孩子大多早熟,而有錢有勢到了萊恩家族這個層次,對繼承人的要求就絕對不是苛刻兩個字能夠形容的!維克托無奈的搖了搖頭,他早已習慣了把所有的責任都抗在自己肩膀上,讓從小跟在自己屁股後面的妹妹無憂無慮的去長大!

恢復冷峻神色的維克托,沖著跟在馬車身邊的護衛使了個顏色,那個護衛就跟了上去,沒有貼近,只是保持著一個出了事情能夠隨時反應的距離!

從聳立著「霍爾迪」三個字的巨大鐵門,到達霍爾迪學院的中心城堡,仍然有一段不算短的距離。所以尼古拉也沒辦法甩開海伍德這個不知道哪跟神經搭錯,硬要以小弟自居的娃娃音壯漢,只好停下腳步,正色道:「真要做我的小弟?」

海伍德一臉憧憬的使勁點頭!

「你應該看的出來,我只有二級的實力!而你,已經是三級武士了!所以,給我一個理由!」尼古拉道。

海伍德見尼古拉嚴肅起來,他也就正經的,用他那依舊可笑的娃娃音說道:「我從小最愛聽吟遊詩人講那些偉大人物的故事!我自己總結了一個規律,所有偉大人物,都是在年輕的時候就顯得不平凡!你連九級強者都能夠拒絕,還有比這更不平凡的事情了么?」

「…………」尼古拉一陣無語,迦西婭直接捧腹大笑!

「就這麼簡單?」尼古拉問道。

海伍德撓撓頭,不好意思的說道:「就這麼簡單。」

尼古拉直視著海伍德的眼睛,銳利的目光彷彿能夠看穿他的靈魂,卻發現海伍德的眼神里有崇拜,有憧憬,還有一絲不易察覺的自卑!

尼古拉笑道:「好吧!你這個小弟我認下了!」

「萬歲!」海伍德高興得歡呼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