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夠成功,我們還沒找到他們真正的控制者是誰。”本.艾倫說,“抓不到上層,一切都是枉然,就算砍掉更多的觸角也無法保證他不在長出來。”

“不要太急,慢慢來。”懷德說。“這麼大一個組織總不會那麼容易就被你們挖出根基。”

“你們已經有人潛入‘斷手’蒐集情報,應該瞭解得更多,當然,你們有很多不肯透漏給我們。”本.艾倫說,“所以對此我們還是有些不滿的。”

“當然,我也只是個打工的,不是什麼東西都能告訴你們。”懷德很坦然的說,“能幫的我自然會幫,以我們的關係還有什麼可值得隱瞞的,職權範圍內的都沒問題,你也不希望我因爲犯錯而調走吧?”

這套強調本.艾倫早就看夠了,也見怪不去,更不會爲此而生氣,所以他只是笑了笑沒多說什麼,而是轉移話題問道:“這次來有什麼事情?”

“這話說的,我沒事去就不能來坐坐?”

“直說吧,對你我還是有所瞭解的,來我這肯定有事情發生。”本.艾倫說。

“好吧,那我就不拐彎抹角了。”懷德也不生氣,“前天駐伊美軍接到一份情報,有一批恐怖分子正預謀進行一次大規模的襲擊行動,但具體時間不詳,也沒有明確地點,只有一份並不詳盡的手繪地圖,上面標註了恐怖分子可能藏匿的區域,所有上面打算僱傭一批人對那片區域進行搜索和清剿,消滅這個隱患。”

“要交給我們做?”本.艾倫問。

懷德點了點頭:“對,而且是要你們親自動手,而非轉手給其他傭兵!”

“爲什麼不交給聯合傭兵去做?他們同樣是你們的合作伙伴。”本.艾倫問。

懷德嘆了口氣:“首先他們實力和你們不是一個等級上的,我們並不相信他們能做好這件事,其次,他們也抽不出相應的高水平作戰隊伍。”

“我拒絕。”本.艾倫說,“現在我們在和‘斷手’作戰,情況混亂的一團糟,根本沒時間參與其他任務。”

“這次的酬金很高。”懷德說。

“你覺得我們現在還對錢感興趣嗎?”本.艾倫笑了笑,“其實我們現在是抽不出時間來做。”

“還是請你好好考慮一下吧,上層對你們的期望值很高,我也需要對上面有個交代。”

“嗯,不必考慮了。”本.艾倫很堅定的搖了搖頭,“這件事我想得很清楚。”

“那我們用情報和你們交換呢?”懷德說。

“不,除非你們拿出關於‘斷手’的確切情報,否則我是不會有興趣的。”本.艾倫說。

“哎……”懷德嘆口氣,“我們這麼討價還價有意思嗎?其實我們都知道對方要什麼,何必不坦誠一點呢?”

“可以。”本.艾倫點了點頭,“你說。”

“這次任務我們給出三倍的佣金和‘斷手’在歐洲的一個訓練基地位置作爲請你們出兵的條件。”懷德直截了當地說。

“一個基地而已,我沒興趣。”本.艾倫清楚懷德肯定還有更多的情報,現在只是在試探自己的底線。

重生九零之小家女 “這可是他們的兵力訓練基地,培養作戰力量的地方,而且有‘斷手’的高層擔任管理者。”懷德說道。

“不,這還不夠。”本.艾倫搖了搖頭,“拿出你最後的籌碼吧,看看我感不感興趣。”

“好吧,那我就直截了當。”懷德點了點頭,“任務之後我們可以給出一個‘斷手’高層人員的身份。”

本.艾倫和懷德在辦公室裏扯皮扯了兩多小時才達成共識,總算得出了令他們都滿意的結果。

懷德走後,本.艾倫叫山狼召集人馬,該是動手的時候了。

“要不要叫上重拳?”山狼問。

“嗯……”本.艾倫斟酌了一下,“不用,他現在已經不值得我們信任。”

“那老規矩?”山狼問。

本.艾倫點了點頭:“對,還是你手下的這批人,沒必要牽扯太多人進來。”

“內奸的問題怎麼解決?這是我們目前最棘手的問題。”山狼問。

“暫時不動,他還沒察覺到我們已經發現了問題。”本.艾倫說。

準備工作持續了兩天,這段時間他們主要是等美軍的裝備,本.艾倫提了很多要求,可以說要了美軍目前最現金的特種作戰裝備,完全武裝到牙齒。

第三天他們就到了伊拉克美軍基地,他們需要的東西已經準備齊全,多的整整裝滿一卡車。

“你打算把美軍的現代化裝備都用個遍嗎?”幽靈翻着箱子裏的東西問本.艾倫,“這些他們都提供,看來是真急了。”

“當然,有機會當然要好好把握,這些東西要是我們自己花錢購買可不是個小數目。”本.艾倫很坦然的說,“反正現在是他們有求於我們,又不是我們要去向他們要任務,而是他們主動送上門求我們接下的。”

“話說他們爲什麼不用自己人,難道是怕死的原因?”軍醫問。

“深入敵後活動風險太大,他們不會冒這種危險。”本.艾倫手。

“他們願意付酬金我們就幹,雖然危險,但我們是僱傭軍,就是從危險中賺錢的。”山狼說。 隊伍裏沒有了重拳,再也沒人和幽靈鬥嘴了,比以往安靜了許多。

“沒重拳在還真卻了不少歡樂氣氛,”軍醫一邊領取裝備一邊說,“他到底犯了什麼錯誤?”

“很嚴重的錯誤。”山狼說,“別多問了,想起來就火大。”

“剛關禁閉結束又被罰,這也真夠奇葩的了。”火繩說。

“嗯,沒想到這小子這麼能惹禍。”巴祖卡搖了搖頭。

幽靈在一邊默默的聽着沒說話,其實他更清楚,重拳的問題是已經不再被信任,這一個戰士來說本身就是一種巨大的打擊,事情發展到今天的地步已經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不過現在的情況下他們已經沒心情討論這些,任務即將開始,這可能又是一場生死之戰。

美軍的最好的裝備的確惹人喜愛,一切都是目前最新式,最先進的。

“這三全景夜視儀在外面還買不到吧?”埃克斯問。

“當然,這個是剛開發出來不到半年的心產品,還沒最終定型,仍出於測試階段。”本.艾倫說,“據說還需要改進,不過效果沒得說,所以這次也向他們要了一批。”

“他們還真捨得,也不怕我們把這東西買了還錢,有好多國家需要這玩意,不,是需要這裏面的技術。”軍醫將夜視儀帶着頭上試了試說。

“當然,我是要和他們籤協議的,一旦出問題要負責。”本.艾倫說,“你以爲他們那麼容易把東西‘交’給我們?”

“算了,有的用就很好了,別考慮別的。”山狼把已經領到手的東西放在一邊,東西實在是太多了,需要進一步整理,但還有很多沒領完。

“這槍我還沒用過。”火繩拿着SCAR-H突擊步槍說,“不,應該是這款我沒用過。”

“改進型。”幽靈說。“應該還不錯。”

“注:CAR-H的第3代還改變了槍管的長度及消焰器形狀,其CQC型的槍管長度略有增長,消焰器尺寸也比原來的長,很可能是照顧到彈本身並不適於在短槍管上使用,因此第3代的設計可能會減輕槍口焰和噪聲。”

幽靈繼續說道:“儘管SCAR誕生的時間很短,但用戶和工程人員的共同合作,使樣槍不斷改進。至今的量產型已經發展到第3代。第3代在外觀上與第2代很接近,改變的主要是細節。比較明顯的變化是槍托。由原來的4段伸縮變成6段伸縮;貼腮板稍爲後延長,形狀也變得較圓滑,因此使用起來更舒適。SCAR的槍托設計可以說是‘槍適應人’的最佳典型代表。”

“嗯,手感不錯。”火繩點了點頭,“希望能保持一關的良好狀態。”

“這次我們可能要在山裏呆很久,所以儘量多帶彈‘藥’和補給,在那種地方我們不可能有第二次補充的機會,所以能帶多少帶多少,不要偷懶。”

“這次配比的還真夠全的。”巴祖卡端着一支MK43說。“沒想到我還有機會再次擔任機槍手。”

“火力配比不全面就沒的玩兒了。”山狼說,“這點我們要去的可是恐怖分子橫行的山區,那是他們的地盤。”

“這機槍用着是不是威力小了點。”巴祖卡一邊檢查着機槍一邊說,“你們的步槍都是7。62口徑的,我是不是該‘弄’一支12。7的重機槍來過過癮?”

“你要是背得動就算扛一‘門’大炮我都沒意見。”本.艾倫說。

“好吧。”巴祖卡不敢頂嘴。

很快武器裝備都分發到個人手中,幽靈除了突擊步槍之外還帶了一支短管霰彈槍。

“還是MK23好用,P226怎麼都感覺像是玩具。”軍醫對比了一下。將P226手槍丟在一邊,拿起一支MK23,“這東西握在手裏才叫踏實。”

“有點重。”獅鷲倒是對P226情有獨鍾。

“個人喜好問題。”幽靈說,“你的狙擊步槍怎麼樣?合不合胃口?”

獅鷲使用的是一支Mk13狙擊步槍,由美國海軍地面武器研製中心爲海軍特種部隊的狙擊手研製和組織的中遠距離狙擊系統。

“還好,有的用就沒問題。”獅鷲的態度倒是很平靜。對他來說,只要武器過得去,他就沒有太多的想法。

“那大口徑狙擊步槍你們還帶不帶上?”幽靈又問。

“帶上,這個‘交’給我。”毒‘藥’在一邊說。

不得不說美軍的財大氣粗和人‘性’化,給本.艾倫他們準備瞭如此之多的裝備全,其實他們能帶走的不到一半,一半情況下他們都會給特種作戰士兵兩到三種選擇。目的就是爲了讓他們能選到更趁手的裝備。

本.艾倫將自己的東西裝進一個大背囊試了試重量,還好,不費什麼力氣就背了起來。

“中午在這裏吃午餐,下午休息,晚上出發。”山狼在一邊說,“爲了方便現在統一更換美軍制服,記住這是軍營,別給自己找麻煩。”

“Yes_Sir。”

衆人收拾好東西,和美軍的聯絡員做了‘交’接之後去了給他們安排的營房,一個大房間,就住着他們幾個人。

換完美軍作戰服之後他們去餐廳吃東西,美軍的伙食還是相當不錯的,不但能吃飽,而且吃的還很好,食物豐富,幾乎每個人都能在這裏找到自己喜歡的食物。

“還是這裏的條件好。”幽靈自己喜歡吃的東西找了個地方坐下。

“不知道多久之後才能回來吃人做的飯。”軍醫坐在幽靈對面搖着頭說。

“什麼意思?”幽靈一邊吃一邊問題。

“進山之後我們只能吃單兵口糧和涼水,想吃這玩意兒要等很久吧?”軍醫搖了搖頭說,“還是新做出來的‘肉’味道好,單兵口糧裏的‘肉’味道實在是太怪了。”

“吃飽了算,反正我們需要的除了維生素、糖分就是蛋白質,味道問題不是我們考慮的,只要能維持身體需要就足夠了。”幽靈邊吃邊說,“生存爲首要目的,味道可以忽略不計。”

“真是和你這從林子裏出來的人沒法聊天。”軍醫端起自己的午餐去了鄰桌。

幽靈也不在意,繼續吃着自己的東西,這時又來了一個人坐在了他的對面:“你好小夥子。” 幽靈擡起頭,來人中等年紀,軍裝上沒有任何能表面他身份的標記,但以幽靈的經驗看對面和傢伙至少是個尉官。

“你好。”幽靈打了招呼之後繼續吃東西。

“對這裏的午餐還滿意嗎”來人問。

“還好。”幽靈點了點頭,

“看得出你的胃口不錯。”對付慢慢的吃着東西手,“吃這麼多肉不怕消化不良嗎”

“我胃口好。”幽靈將最後一塊烤牛肉塞進嘴裏,發現來人盤子裏只有少量的肉類和大量的蔬菜,“能吃飽”

“我們這種老傢伙肉吃多了會便祕。”對方吃着東西說。

幽靈搞不懂對方爲什麼找自己攀談,不過他也沒心思考慮這些,現在是午餐時間,餐廳就是吃飯和閒聊的地方。

“你好,我是霍華德。”對方伸出了手。

幽靈愣了一下身手和他相握:“你好,叫我凱恩。”

“你好凱恩,怎麼看你都不像這裏的士兵。”霍華德吃着東西說。

“是嗎”幽靈沒在意,“你認識這裏的所有人”

“我當然不可能認識所有人。”霍華德笑着說,“不過我看你很眼生。”

“可能是我這個人比較低調。”幽靈說。

“嗯,有可能。”霍華德點了點頭,繼續吃東西,“最近我們的運輸出了點問題,有些物資供應困難,不得不對伙食進行一些調整,所以有些食物可能出現暫時的短缺。”

“嗯。”幽靈也不擡頭,只管吃東西。

本.艾倫端着自己的食物走過來坐在幽靈旁邊,霍華德轉頭看了他一眼:“好久不見,親愛的本。”

“你好,霍華德。”本.艾倫和霍華德碰了碰拳頭。

幽靈才明白,原來這兩個老傢伙認識。

“你的部下很有趣。”霍華德看着幽靈說。

“我最好的士兵。”本.艾倫說。

“嗯,不錯。”霍華德點了點頭,“能感覺到。你殺了不少人。”

“謝謝長官。”幽靈雖然嘴上這麼說,但臉上卻一點表情都沒有。

“最近怎麼樣好久沒你的消息了。”本.艾倫問。

“還好,工作有點忙,你知道,幹我們這行的煩心事比較多。”霍華德放下手裏的勺子,“你最近怎麼樣還在靠殺戮生存”

“這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職業。”本.艾倫說。“想活下去就必須拼命。”

“嗯,理解。”霍華德點了點頭。這時有個士兵過來趴在霍華德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好了,我有些事情要辦,沒辦法,自己事情有點多。”霍華德起身,“午餐愉快。”

“再見。”本.艾倫晃了晃手裏的可樂。

霍華德走遠之後幽靈問:“這傢伙是誰”

“駐伊美軍後勤總長,霍華德.伊恩上校。”本.艾倫說。

“哦,怪不得一眼就看出我不是這裏人,原來不是因爲他不認識我,而是我不認識他。”幽靈這次明白其中的緣由。

“嗯。我們認識好多年了,這傢伙一直混得不錯。”本.艾倫說,“早期活躍在阿富汗,因爲運輸線遭遇塔利班襲擊,他又恰好在被襲擊的隊伍中,曾經被俘虜,差點被斬首。後來特種部隊出馬才把他搶回來。”

“這麼牛”幽靈擡起頭,“後勤高層被俘,這可是大事。”

“嗯,他在被俘回來之後帶出了關於塔利班的大量情報,因爲塔利班以爲他聽不懂當地語言,所以對他並沒有多家戒備。很多時候在討論的時候都沒有避諱他。”本.艾倫吃着東西說,“也就是那次他在塔利班的山洞裏見到了塔利班最大的恐怖分子頭目,在被營救之後成功的將情報帶了出來,立下了不小的功勳,爲後面美軍的整體行動指明瞭方向,以至於後期在軍界平步青雲,很快就升任上校。然後從阿富汗輾轉至伊拉克直至今日。”

“還挺傳奇的”幽靈喝着可樂說。

“的確,他的在阿富汗的經歷足夠寫一本暢銷書了,不過這個人做派很正,一心工作,從沒心情考慮其他,當年他是作爲一個傳奇的形式存在的。”本.艾倫說,“所以直至今日他還是很多士兵的偶像。”

“那我們的裝備全部都是由他提供了的”幽靈聳了聳肩說。“看來剛纔我是不夠禮貌了。”

“沒關係,他不是個計較的人,所以不會介意這些小結。”本.艾倫說,“他每天都會和士兵一起就餐,瞭解後勤供應上的一些問題是否影響士兵的生活,這種人做事的態度還是很讓人佩服的。”

“嗯。”本.艾倫點了點頭,“如果他是全心全意爲工作,而不是作秀,那他的前途纔會不可限量。”

“的確,這是傳奇軍人,我們值得佩服。”本.艾倫認同的點了點頭。

午飯之後大家回到營房休息,行動在晚上,必須保證旺盛的經歷,所以大家倒頭便睡,不理外面發生什麼,鼾聲如雷的睡了一下午,直到吃完飯的時候才爬起來。

飽餐戰飯之後本.艾倫帶着大家到了軍用機場,這次他們依然要採用傘降的方式到達任務地點敵人的大後方,對他們來說,那裏就是死亡之地,到處都是恐怖分子和他們的支持者,一羣瘋子居住的地方,落在他們手裏最好的結局是被槍決,而更早的就是給割掉腦袋。

對於恐怖分子的這種喜好本.艾倫他們早就非常的瞭解,也做好了充分的思想準備。

晚上八點,一架大力神運輸機做好了一切準備,地勤人員進行了最後的檢查工作之後本.艾倫帶人登上了飛機。

“這是一個不同以往的夜晚。”本.艾倫看着正在關閉的後艙說,“我們將深入伊拉克恐怖分子控制區,沒有後援,一切只能靠我們自己。”

“放心吧長官,我們能應付。”幽靈揮着手說,“這不是第一次。”

“當然,我們都是老兵,這種情況見多了。”軍醫大聲地說道。

“好,那我們就拿出本事,讓那些恐怖分子瞧瞧,什麼菜是真正的特種作戰。”本.艾倫揮着手說。

“這次任務不會又是俄國那種一團糟吧”軍醫對虎魚的事情已經有了心理陰影。

“但願不會。”幽靈說。

“一定不會。”山狼說。

“提到這個虎魚到底搞定沒有”軍醫問。

“其實”山狼剛開口,本.艾倫將打斷了他的話,“先不要說。”

山狼無奈的聳了聳肩:“好吧。”

“爲什麼”軍醫問。

本.艾倫看着大家:“內奸的問題還沒解決,我們說話要謹慎。”

“好吧,你的意思是說他就在我們中間。”軍醫看着大夥。

“這有什麼好懷疑的,他一直在我們中間。”幽靈冷笑着說,“這不是個笑話,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現實。”

“別再說這個了,讓人惱火。”山狼說。

“有些事情不能迴避,但現在的確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本.艾倫說,“好了,都閉嘴睡覺,我們先要處理好目前的認爲,不管是誰,別讓我揪出來就好。”

“是,長官。”幽靈無奈的聳了聳肩,包着槍靠在艙壁上拉下帽子蓋住臉準備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