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了那個藏兵洞,吉莎還非常好奇:“你們兩個怎麼在洞子裏。”

莫紅雨解釋:“我們早就發現了這個洞子,知道是海盜的老窩,一直等着,沒想到海盜真回來了,也沒想到你跟斯特爾總裁會給海盜綁架。”

陽頂天卻沒空問這些,道:“吉莎,總共有幾個海盜,你知不知道?”

“八個。”吉莎回答得非常乾脆:“他們的頭子叫恩古。”

“好。”陽頂天點頭,跟他估計的差不多,這就好對付了:“你兩個就呆在這裏,不要亂跑,不要怕,這兩個海盜不出去,外面的一定會進來找,我在中間伏擊他們。” “你要小心。”莫紅雨一臉擔心,這時進入得深了,她卻還是把手電半壓在胸前,壓得雙峯格外的高聳。

不過陽頂天這會兒沒心思關注這個,道:“你放心,他們不知道我們在洞裏,不會有事的,好好的跟吉莎呆在這裏,不要怕,也不要亂跑,乖。”

從包裏拿了個手電,沿着原路跑出去,因爲他估計,即然有兩個海盜追進來,短時間內,其他的海盜應該不會再追進來,所以不怕撞車。

他猜得沒有錯,差不多跑到洞口,海盜都沒有追進來,只在外面說笑,斯特爾給押進了左側一個洞子裏,還給綁了起來,剩下的六個海盜則開了啤酒,已經喝上了。

換了別人聽不懂,陽頂天能懂,不過海盜們說的話沒什麼營養,聽懂聽不懂,無所謂。

他藏在巖壁後,等着海盜做出反應。

大約過了五六分鐘,一個公鴨嗓叫了起來:“抓個娘們,怎麼還不出來。”

另一個沙啞的嗓子笑起來:“只怕他們在裏面搞上了。”

“混蛋。”那公鴨嗓估計就是海盜頭子恩古,怒罵出聲:“小猴子,進去看看,讓他們馬上出來。”

“是。”應聲的卻是那個首先涸渡進來放軟梯的紅毛海盜。

紅毛海盜拿了枝手電,卻沒拿槍,走了進來。

一看電光一晃,陽頂天立刻騰身而起,象猴子一樣,爬上了洞壁。

陰洞子裏面有很多地方滲水,但因爲是通着的洞子,海風又強勁,所以沒有滲水的地方,巖壁還比較乾燥,但也只有陽頂天這種高手,才能扣着巖壁的突起,攀到洞壁上去。

紅毛海盜打着手電,悶着腦袋就往裏走,看來這是個苦逼的,任何地方都有這樣的苦逼衆,總是處於最低層的位置,給人指使,受人欺負,好的撈不到,壞的全攤上。

所以紅毛海盜興致完全不高,也沒想到往頭上看。

陽頂天可不管他苦逼不苦逼,看紅毛海盜過了身,他輕飄飄的縱下來,剛好落在紅毛海盜背後。

紅毛海盜感覺到風聲,往後扭頭,因爲他走得不快,聽到風聲還停步了,陽頂天不好借他的力勾掛,就用了雙手,同時掐着紅毛海盜脖子,前面指頭用力一壓,喀嚓一聲脆響,壓碎了紅毛海盜的喉骨。

紅毛海盜個子矮小,陽頂天一手提了他腰帶,一手撿起他掉落的手電,又提到藏兵洞來。

他擔心驚着了莫紅雨,遠遠的先叫了一聲,不過藏兵洞離外面的洞口已經較遠了,他叫的聲音又不大,到不怕外面聽到。

莫紅雨立刻驚喜的迎上來,本來就要往陽頂天懷裏撲,可一眼看到陽頂天手中提着的紅毛海盜,又嚇得低叫一聲。

吉莎也跟在後面,她手裏居然提了一隻槍,是前面那兩個海盜的AK47,看陽頂天若無其事的提了一個海盜進來,不免暗暗佩服:“先那兩個海盜給他悄無聲息一下就掉了,這一個也一樣,莫小姐說他會中國功夫,果然神奇。”

“頂天。”莫紅雨叫。


陽頂天把紅毛海盜的屍體扔下,道:“不要怕,這個是進來叫先兩個海盜的,給我殺了。”

他看一眼吉莎:“那什麼恩古應該還沒發覺,估計還會派人進來,所以我來說一聲,還可以繼續伏擊,你們呆在這裏,不要怕。”

他轉眼又看着莫紅雨,莫紅雨這時卻靠了過去,手摸着他胸口:“你要小心。”

“嗯,我知道,不會冒險的。”

陽頂天伸嘴在她脣上吻了一下,知道她討厭屍體,沒有抱她,道:“恩古是派這傢伙進來叫人的,再派人進來,估計要幾分鐘時間,我先把這些屍體處理一下,提遠一點。”

莫紅雨膽小,這種陰洞子裏,再守着三具屍體,哪怕有吉莎陪着,也一定害怕。

他到是發現,吉莎相當鎮定,拿槍的姿勢也很穩,可能還當過兵。

藏兵洞離着山腹中的那個水潭不遠,陽頂天直接提了屍體扔進水潭裏,本來不想要莫紅雨跟着,可莫紅雨在洞子裏,只要看到他,基本是寸步不離。

吉莎當然也跟着,她膽子是真大,居然拖了紅毛海盜的屍體給陽頂天幫忙,莫紅雨本來也想幫手,又縮手縮腳的不敢去碰,陽頂天知道她怕,就不讓她碰。

真要拖了屍體,只怕長期會留下心理陰影,沒必要。

至於吉莎會不會留下心理陰影,陽頂天就管不着了,雖然吉莎的黑絲長腿很讓他看了兩眼,也不過就多看兩眼而已,沒有什麼別的想法。

丟了屍體,再回到藏兵洞裏,陽頂天讓莫紅雨兩個繼續呆着,道:“前面三個海盜都一去不回,卻又沒聽到槍聲,恩古應該只會暴怒,不會懷疑,所以肯定還會派人進來,我去打埋伏,如果不對,我會來通知你們,不要怕。”

吻一下莫紅雨,莫紅雨乖乖的點頭。


陽頂天從原路出去,不出他所料,恩古還沒派人進來,剩下幾個在那裏喝酒,大聲說笑。

陽頂天出來的時候,帶了一枝AK47出來,他當民兵時打的81槓,母版就是AK47,或者說,中國早期的槍族,母版都是AK47,所以他也會用。

又過了幾分鐘,恩古終於怒了,他大聲的用土語咒罵了一通,然後叫道:“想造反了嗎,暴龍,你帶兩個人進去看看,想造反,幹掉他們。”

“是。”

隨着話聲,三個海盜開始找手電往洞子裏走,爲首的一個,五大三粗,滿臉橫肉,眼發兇光,應該就是那個暴龍了,到是對得起他的外號。

一傢伙進來三個,陽頂天很開心,不過三個人稍多了一點,這個洞子的拐彎處離外洞又太近,萬一弄出聲響,讓外面的恩古產生警覺,先挾制住斯特爾,那就麻煩。


陽頂天念頭稍稍一轉,立刻後退,這個洞口到藏兵洞的中間,通着另一個洞子,類似於一個三岔口,陽頂天就退到另一個洞子裏,老樣子,爬到巖壁上去。

“小猴子,小猴子。”

暴龍進洞,一面走,一面怒叫,震得洞中嗡嗡作響。 陽頂天靜靜的攀着巖壁,等暴龍過去,後面兩個海盜也過去了,他才輕輕的落下來,恰如一片枯葉,飄落在最後一個海盜身後。

一落地,雙手齊伸,左手捂着海盜的嘴,右手刀在海盜咽喉處一劃。

有三個海盜,必須要快,手再快,還是比不上刀。

海盜喉中鮮血狂飈,身子立刻軟倒。

前面那個海盜居然感覺到了什麼,訝然回頭,陽頂天反應快速之極,就手把海盜屍體對着那海盜一推,自己跟着閃身而進,手中刀一劃,從那海盜咽喉劃過。

那海盜想叫,咽喉劃開,叫不出聲,雙手掐着脖子,雙目瞪出,身子搖搖晃晃,手中的槍和手電全都失手落地。

這響聲大了點,暴龍也給驚動了,卻以爲是後面的海盜跌跤,暴叫:“走路也不會走嗎?信不信我揍你。”

說着回身瞪眼。

他瞪着的眼晴,再也沒有合上,光影晃動中,他看到一點刀光,然後血就從咽喉處急射出來。

幹掉了暴龍三個,陽頂天整個心態放鬆了,外面只剩下兩個海盜,雖然還有一個海盜頭子,他卻不再放在心上。

“紅雨。”

他不管暴龍三個的屍體了,直接進藏兵洞。

莫紅雨兩個迎上來,見陽頂天沒有象先前一樣拖着屍體進來,莫紅雨擔心了,叫道:“頂天。”

陽頂天能聽出她話中的擔心,道:“別怕,我又幹掉三個,現在只剩下兩個了。”

他看一眼吉莎,道:“剩下的是那個海盜頭子恩古和另一個海盜,一共是八個是吧?”

吉莎回想了一下,點頭確認:“是八個,沒有錯。”

“那好。”陽頂天想了想,斷然做出決定:“我們出去,這樣,吉莎小姐,你跟紅雨到洞口,然後叫一聲,吸引那個恩古進來,然後我幹掉他,以免他挾持斯特爾先生,你看怎麼樣?”

“好。”

吉莎膽子還真是大,只是稍稍一猶豫就答應了。

陽頂天當先往外走,莫紅雨兩個跟在後面,到中途有岔口處,吉莎道:“陽先生,我聽莫小姐說,這些岔道都是通着的,那你可以去另一個洞口,我在這個洞口叫一聲,吸引恩古的注意,你從另一個洞口衝出來,剛好在他背後。”

這個想法不錯,但陽頂天真正佩服的,是吉莎的膽子,看她一眼,道:“如果恩古聽到你的叫聲進洞呢。”

吉莎揚了揚手中的槍:“我會開槍的,我以前當過兵,打過這種槍。”

敢情以前還是個女軍人,有這膽量,也就可以理解了。

陽頂天大喜,道:“好,那我從這邊走,我會比你們先到,所以,你到了,隨時可以出聲吸引恩古。”

“嗯。”吉莎點頭。

莫紅雨猶豫了一下,看着吉莎:“我陪你。”

她其實是想跟着陽頂天去的,不過她又有些擔心吉莎。

陽頂天抱了莫紅雨一下,道:“乖,不要怕。”

陽頂天從另一個岔道繞過去,他腳步快,到洞口一看,恩古坐在那裏喝酒,另一個海盜在開罐頭,開罐頭的海盜年紀也不大,跟先前的紅毛海盜差不多,高一點,卻更瘦。

他胳膊上紋着一隻虎頭,可他的胳膊實在太小了,虎頭也紋得小小的,看上去不象虎,到象一隻貓,嚇不住人,到給人一種非常滑稽可笑的感覺。

恩古顯然一直未起疑,他想不到啊,怎麼可能想得到,洞裏先埋伏着兩個人,尤其還有陽頂天這樣的高手,若是一般的人,就最初的兩個海盜都對付不了,因爲海盜有槍啊。

所以恩古不可能起疑心。

陽頂天不着急,等了一會兒,突然就聽到吉莎的一聲尖叫。

吉莎兩個到了那邊洞口,應該是躲在拐角後面,陽頂天不擔心她們,就盯着恩古兩個。

恩古當然也聽到了,一罐啤酒舉到中途,停下來,扭頭往洞子裏看,大叫了一聲,是土話,陽頂天聽不懂,估計是詢問的意思。

吉莎又叫了一聲,恩古仍然沒起身,卻示意那個小海盜去看看。

這有些出乎陽頂天意料,陽頂天的估算中,應該是恩古起身進洞去看的。

他一時有些猶豫,小海盜手中沒拿槍,沒想到要防備啊,但恩古腰上插了一把手槍,而恩古是面對着陽頂天這面洞口的,平臺又大,左側到右側,三四十米呢,陽頂天這時候如果衝出去,立刻會給恩古看到。

“怎麼辦?”

他一時間想不到辦法,這時一個意外發生了,吉莎突然衝了出來,而且是迎着恩古和小海盜衝過去,邊衝邊開槍。

AK47是三十發的彈鼓,掃射起來,就跟一挺機槍差不多。

小海盜首先中彈,那枯瘦的身子,幾乎給子彈巨大的衝擊力打得飛了起來。

恩古愣了一下,他反應還是不錯的,真的就只是愣了一下,顯然,六個海盜進去,一個吉莎持槍殺出來,真的太出乎他意料之外了。

但也就只是愣了一下,隨即就反應過來,不愧是老海盜,斜身就撲了出去,要躲進旁邊的洞子裏。

陽頂天立刻飛身衝出,如果恩古躲進旁邊的洞子,他就要幫着吉莎把恩古壓死在裏面,他有**,而斯特爾在另一個洞子裏,一個**進去,恩古不死也要死。

不過才衝出兩步,他就停下來了,因爲恩古斜身飛撲出去的身子,突然在半空中扭動起來,中槍了。

AK47準頭不太好,但最大的優點是火力強大,掃起來一片一片的,吉莎槍橫端在手裏,沒有什麼準頭,但藉着強大的火力橫着亂掃,卻碰巧掃到了恩古,在恩考腰腹間掃出一條血線,至少中了四五槍。

除非是個鐵人,否則這麼中上四五槍,必死無疑,陽頂天就不必再衝了,海盜已經死絕了。

莫紅雨也跟着出來了,看到陽頂天,她立刻跑了過來,小臉煞白,到了陽頂天懷裏,身子好象還有些抖。

很顯然,當場開槍殺人,血肉橫飛的情景,嚇到她了,反而先前陽頂天在洞子裏殺兩個海盜,輕描淡寫,也沒有鮮血飛濺的情景,她要容易接受一些。 “沒事了,海盜都死光了,別害怕。”陽頂天摟着她安慰,又在她臉上吻了一下。

他的擁抱和吻讓莫紅雨安心下來,不敢直視吉莎那邊,只是斜着看了一眼,道:“吉莎真勇敢。”

“她當過兵的。”陽頂天笑着拍拍莫紅雨的手:“你也不錯。”

這表揚的話,讓莫紅雨開心起來,小臉上有了一點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