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着兩次在張謙這裏受氣,他憋悶到了極點。

本來同學們看到張謙回來了都露出了高興的神色,但是誰都沒想到張謙只是來看了一眼然後就走了。

李成才聽完了同學們的敘述,立刻站起身指着羅浩:“羅浩,我奉勸你現在去找張謙說說好話,要不然你就別想再在這個班裏待下去。”

羅浩哪聽得了這個,站起身指着王小美:“女鬼是她招來的,你們幹嘛老是說我?”

李成才惱了:“你去還是不去?”

“不去!”

“很好。不去是吧?”他冷笑着站起身,把羅浩嚇了一跳:“你要幹什麼?”

“沒什麼,我這裏有很多你違紀的記錄,我覺得這些東西加起來足夠讓學校把你開除了!張謙說了,要麼你去道歉去求他,要麼你滾蛋,否則他不會回來的更不會去管女鬼的事。眼看高考了,誰都不想在這個時候被學校開除,更不想死,所以我們只能讓你滾蛋了!”

李成纔在班裏的威望還是可以的,他說完這番話之後立刻有不少人站出來響應。

羅浩身邊的幾個狐朋狗友都變了臉色,他們已經有了向張謙妥協的心思。

“徐劍鋒、安東、侯良、唐俊毅,你們怎麼說?”李成才盯着羅浩的這四個死黨。原本羅浩有五個死黨,但是其中一個王濤已經死了。

“我可以去道歉。”安東第一個表態。

“安東,你他媽找死嗎?”羅浩怒了。

“浩哥,你知道我膽小,王濤死了,我不想變成下一個啊!只能對不起了。”安東沒敢去看羅浩,畢竟平時花了羅浩不少錢。

“浩哥,我也對不住了,這個學我不能不上啊,我這最少也能考個二本呢。”侯良說。

天生后養 “浩哥,其實沒什麼,不就跟他說幾句好話嗎?又不會少塊肉。”唐俊毅說。

“浩哥,我…”

“行了!”羅浩內心的憤怒已經到達了頂點,他攥緊了拳頭:“你們愛怎麼着怎麼着,反正我是不會去的!這個破地方我呆夠了,明天我就讓我家裏給我辦轉學!”

看着他離去的背影,班裏的同學都鬆了一口氣。

張謙能回來了!

李成才搖了搖頭,羅浩這也算有骨氣的一種表現吧?呵呵。本來沒有什麼仇隙,卻就是咽不下一口毫無來由的氣,這種性格成不了什麼大器,永遠只能當一個浪蕩的紈絝了。

“好了,同學們,事情就算解決了,明天張謙估計就能回來,希望大家對他的態度好一點,畢竟是咱們的同學!”

同學們都露出了笑容,但是也有人表示出了擔心:“張謙能待多久呢?他還惹了婁陽呢!”

李成才沉吟了一下:“這個…張謙說他自己能處理,咱們就不用擔心了。”

大家的心總算放回了肚子裏。

當晚,李成才親自帶着羅浩的幾個死黨來到了張謙的宿舍,張謙正在泡腳,見到這幾個人也沒說什麼,擺了擺手讓那四個人走了。

羅浩既然已經滾蛋了,那也沒必要爲難這四個走狗,張謙這點肚量還是有的。

李成纔沒走,對張謙說:“謙兒,你說你有辦法對付婁陽,但是我這心裏其實沒底,要不我幫幫你吧,我在他們那邊能說得上話。”

“不用。”張謙擺擺手,把腳從盆裏擡了出來晾在了牀邊:“我自己能解決的事從不麻煩別人。”

“那你怎麼解決啊?婁陽好說,婁兵怎麼辦?”

“不就是一個黑道老大?”張謙抿嘴笑了:“手底下有一些勢力又怎麼樣?都是普通人而已!你知道我手底下的是什麼嗎?”

李成才滿臉問號。

“我手底下的勢力雖然不大,但是頂的上千軍萬馬!”張謙冷笑。

你就吹吧。李成才臉上在笑,心裏卻很不屑。還頂的上千軍萬馬?你一個窮小子有個屁的勢力!

他其實不願意跟張謙有什麼太多的瓜葛,但是現在沒轍啊,女鬼說了就怕他,爲了自己的大學和小命,他已經打好了主意要去找婁陽他們了。

不過現在既然張謙都這麼說了,他雖然心裏還是擔心,但是也就不多說了,當即告辭回了宿舍。

當晚,張謙犯了難。

鬼卒只有兩個,派一個保護韓老師,還剩下一個給誰?給自己還是給王小美?

給自己的話王小美今晚就會很危險,給王小美今晚自己更危險。

淬世輪迴 女鬼其實不怕張謙,她害怕的是鬼卒。

“其實很簡單,讓你那個同學去你老師家裏睡就行了。”系統說。

“哎!你太聰明瞭!”張謙樂了,拿出手機給韓老師發了一條短信。 羅浩真的走了。期間警察來調查了一次歐陽道長的事情,隨後整個班級就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不過這種寧靜只是表面上的,同學們都安定了自己的心,只有張謙的心裏有點不得勁。

學校裏另一個鬼不見了。

根據系統的猜測,它很有可能是被女鬼吸收了。

鬼也可以吸收同類以提升自己的實力,前提是吸收的那一方得有絕對的優勢,否則就是白搭。

女鬼既然能夠吸收那隻鬼,那就說明她在連殺幾人之後,實力已經暴漲了。

不過,她仍然不是鬼卒的對手。鬼卒已經有上千年的‘鬼齡’了,而且生前又是征戰沙場直面死亡的戰士,女鬼和他們的實力相差實在是有點大。

聊到這裏張謙問出了自己的一個疑惑:“我比較好奇一件事,爲什麼之前她在教室裏作亂的時候只殺了兩個人就收手了?”

“這個不難理解。鬼怪再厲害也會害怕天道輪迴,如果她一次性殺太多人那麼肯定會引起輪迴那邊的注意,到時候她就完蛋了。”

“天道輪迴!”張謙驚呼。

“嗯。”

“那你吸收這些東西難道不會觸犯天道輪迴嗎?你怕不怕?”

“天道輪迴?在我的眼裏,呵呵。”系統輕笑了一聲。

張謙心裏暗暗驚訝,難不成系統這麼厲害嗎?系統知道他內心的這個疑問,但是並沒有再做出任何的迴應。

然而當晚晚自習,女鬼卻並沒有像她說的那樣再次出現,同學們忐忑不安的心情一直持續到了放學。

不少人都開始說,這是張謙的功勞,因爲有他在所以女鬼根本不敢來。

儘管他們並不知道爲什麼女鬼會害怕張謙,但是他們還是這麼堅信。

女鬼藏了起來,系統就感應不到她現在的實力到底有多強。而且,濫殺無辜雖然能讓女鬼的力量增強,但是卻並不會那麼誇張,女鬼是厲鬼,怨氣纔是她力量的根本。

而怨氣這種東西是自動持續增長的,而且她接連好幾次報仇都被張謙阻攔住了,這會導致怨氣提升的速度會更快。

現在又殺了無辜的人……

她的實力應該已經提升到足夠被吸收的地步了。

當晚,可能是出於對張謙的忌憚,女鬼還是沒有露面。

張謙尋思着不能老是守株待兔了,得主動出擊,於是就跟系統商量了起來。

第二天,韓老師接到了林琳的電話,請假離開了學校,張謙派出了一個鬼卒隨身保護。

沒過多久,王小美身體不適,也請假走了,張謙派出了另一個鬼卒隨身保護。

他徹底變成了光桿司令。

女鬼對他也是相當憤恨,只要他的鬼卒在這女鬼就根本不敢露面,不光是在教室裏,晚上在宿舍裏她也根本不敢露出自己的氣息,所以女鬼肯定視他爲眼中釘,迫不及待的想要對付他,現在兩個鬼卒一個跟在韓老師身邊另一個跟在王小美身邊,女鬼只能也必須會對張謙下手。

但是這一天,不管是晚自習還是晚上睡覺,都是一切正常。

第三天。

“這傢伙還真能沉得住氣啊!”張謙沒好氣地說。

“人家又不傻。”系統說,“你把兩個鬼卒全都派出去她當然會覺得奇怪了。不過畢竟你的存在對她來說太危險了,解決你對她來說有百利而無一害。我估計她有可能會選擇鋌而走險。”

“那就好,放養了這麼長時間,又賠上了幾條人命,該是宰來吃的時候了!”張謙的嘴角流露出了一絲冷笑。

果不其然,當晚晚自習的第二節課,教室內的燈光再次齊齊熄滅。

噩夢再次重演!

正在專心上晚自習的同學們根本就沒反應過來,燈光熄滅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愣了。

隨後門窗的關閉聲讓大家都回過了神。

“女鬼又來了!”不只是誰喊了一嗓子,整個教室瞬間炸了!

很多人都看向張謙,不是你來了女鬼就不敢來了嗎?這是怎麼回事?!

每個人都嚇呆了,他們只是一動都不敢動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王莉壯着膽子輕輕的碰了一下張謙的胳膊,用比蚊子還小的聲音問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把心放在自己的肚子裏,有我在,沒事。”張謙笑了笑。

還沒等王莉回話,女鬼的聲音就響了起來:“小子!”

全班人都發出了驚恐的叫聲,一個恐怖的身影此刻就站在張謙的課桌上,那長長的頭髮垂到了地面上,現在她正用那張黑漆漆的臉死死的對着張謙。

王莉嚇得癱坐在地上,連滾帶爬的逃開了,張謙周圍的同學差不多也都是這樣的反應,以張謙爲中心,所有人都向外尖叫逃竄着。

“別用那張臉對着我,我心臟不好。”張謙說。

“去死吧!” 會長大人的女僕攻略 女鬼一句廢話也沒有,頭髮刷刷刷的就纏了過來,幾下就把張謙捆了個結結實實。

“你這髮質不怎麼樣啊?我給你推薦幾款洗髮水護髮素怎麼樣?”張謙笑着說。

“你也就現在能貧幾句了!我告訴你,這間教室已經被我佈下了戾氣障,即便你那兩個手下現在趕來也無濟於事了!殺了你我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在這個學校殺人了!”

同學們一聽都愣了,張謙的兩個手下?張謙還有手下?

“哦,原來是這樣。”張謙感覺纏繞在自己脖子上的頭髮越來越緊,忍不住笑道:“那如果我的手下不在外面呢?”

“什麼?”女鬼一愣。

就在她愣神的功夫,兩個高大的身影憑空出現在了她左右兩旁,緊接着她的兩條手臂就被死死的抓住了。

“把你的髒頭髮從我主公的身上拿開!”小兵甲乙發出了憤怒的呼喊。

“你居然騙我!”女鬼發出了聲嘶力竭的尖叫!

最驚恐的要數教室裏的同學!

這…怎麼又出現了兩個鬼?這難道就是所謂的…張謙的手下?! 女鬼被激怒了,頭髮瞬間纏緊,張謙當場就差點被勒斷了脖子。

好在兩個鬼卒反應快,伸出手硬生生的把女鬼的頭髮給撕開了,救了他一命。

“你脾氣這麼暴躁是找不到男朋友的!”張謙像條狗一樣趴在地上一邊大喘氣一邊叫道。

“啊!啊!”女鬼尖叫:“放開我!放開我!”

“不可能的!我明明感應到你的這兩個手下離開了學校,怎麼可能會突然出現在這!”女鬼很是崩潰的說。

“我自有我的辦法。”張謙可算把氣順過來了。

這其實全都是系統的功勞,鬼卒是系統召喚出來的,同樣,系統也可以隨時把鬼卒收回。在收回狀態下,女鬼當然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

只要讓鬼卒跟在韓老師和王小美的身邊離開學校,離開女鬼的感應範圍,然後再悄悄的收回,等關鍵時刻再放出來,那麼自然就能完美的避開女鬼的感知。

女鬼只是以爲張謙懂一些養鬼的門道,她怎麼會知道張謙的系統比養鬼術還要厲害很多。

周圍的同學都看傻了,這兩個身軀高大、身穿兵士甲冑的鬼影是什麼東西?難不成這就是張謙的手下?

我靠!他怎麼會有這種手下!這可是鬼啊!

難不成他是養鬼的?!

“多餘的我也不說了。”張謙說:“哪怕你有冤屈,但是你也害了不少人了,就到這吧。”

“不!不!我的大仇還沒有報!我得去報仇!你們放開我!放開我!”女鬼瘋狂的掙扎尖叫,那如皮鞭一樣生猛的頭髮沒頭沒腦的抽打着兩個鬼卒。

鬼卒被抽惱了:“悍婦,再敢抽我我拔光你的頭髮!”

張謙默默地搖了搖頭,從課桌洞裏拿出了封魔瓶。

“我說,這玩意到底怎麼用?”張謙問。

“打她丫的,把她砸的半死然後用瓶口對準她就能把她收進來了。”

“我不打女人的。”

“她又不是人。”

“那她也是個母的啊!”張謙無奈的翻了個白眼,“要不讓鬼卒拿着砸吧。”

“不行!”系統立刻大聲說,“鬼卒不能碰到封魔瓶,否則會受到很大的傷害的!”

“那好吧。”張謙嘆了口氣,拿着瓶子慢慢的走了過去。

同學們一看更是摸不着頭腦,你拿個啤酒瓶子準備幹啥?喂這是鬼啊!你好歹拿個桃木劍什麼的吧?拿個啤酒瓶子你當這是和小混-混打架啊?

女鬼慢慢的停止了掙扎,她的臉正對着張謙手裏的封魔瓶,身體居然不自覺的抖動了起來。

她能感覺到,這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空啤酒瓶子上帶着一股非常危險的氣息。

“求你了,放過我吧。”女鬼終於哀求了起來。

張謙停住了腳步:“我也不想這麼做。但是……冤有頭債有主,你殺了無辜的人,我不能放過你。”

“我以後不這麼做了!求求你放過我!求求你了!”女鬼哭的很瘮人,但是聽起來也很悲慘。

“別說廢話了。”張謙皺起了眉毛。

看到自己好說歹說但張謙就是不改變主意,女鬼終於忍不住爆發了:“你們這些該死的禽獸!畜.生!仗着自己身邊的人厲害就可以隨意的欺侮別人嗎?”

張謙一愣。

“當年那些人是這樣,你也是這樣!你們都是一樣的該死的人!你們都該死!該死!”可能是回憶起了當年的慘劇,女鬼越來越憤怒,她的戾氣也越來越膨脹。

系統沉聲說:“快點動手,她的戾氣在成幾何倍增!”

張謙趕緊衝了上去,舉起瓶子就要往她腦袋上砸,但是爲時已晚,女鬼的頭髮猛地狂甩,張謙被一下砸了出去。

女鬼的頭髮毫無章法的胡亂抽打,兩個鬼卒悶哼了一聲,似乎也受到了一些傷害,但是還是牢牢地抓住了她。

“敢傷我主公!我饒不了你!” 去你的總裁 小兵甲憤怒的說,隨後狠狠地一拳砸在了女鬼的腦袋上。

這一拳力道非常強,女鬼慘叫了一聲,原本暴漲的戾氣瞬間就降低了不少,小兵乙也同仇敵愾的一拳砸在女鬼的腦袋上,接連受到兩次重擊,女鬼終於消停了。

圍觀的學生們像傻子一樣看着這一幕,張大了嘴什麼也說不出來。

這時,外面響起了腳步聲,是點名的學生會。

按照往常,學生會肯定會推門進來點名,但是今晚很奇怪,他們就像完全忘記了還有高三七班一樣,直愣愣的從七班外面走過,四五個人沒有一個想起來進來點名的。

“臥槽…”張謙捂着胸口爬了起來,剛纔那一下差點把他的魂給抽出來。

這女鬼的頭髮真是生猛,比那套馬的漢子手裏的鞭子厲害多了。

“我說…”

“趁現在,趕緊上去,用封魔瓶砸她的腦袋,然後把她吸進封魔瓶!”系統大聲催促道。

張謙也不廢話了,直接衝了上去掄起了瓶子。

女鬼這次沒有反抗,她默默的擡起頭看着砸過來的瓶子。

張謙再次愣住了,女鬼的臉居然變成了一張普通的女人臉而不是那副黑化的樣子。

看着淚流滿面的女鬼,張謙再次動了惻隱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