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道那一邊的深處,竟然一名全身全黑色甲胄的頭生獨角,嘴角裸露兩顆獠牙,青色面孔的力士,手持一柄五丈長的黑槍,胯下騎著一頭似馬如弓的魔玉色異獸,一手牽著韁繩,冷冷的靜佇著。其餘的靈嬰修士,都被堵在通道的這一邊,無法過去。

&n

bsp;看著全身黑色甲胄的青面力士,王宏面色一變,小聲的驚呼出聲道「魔界魔物!」,跟暴魔廝混了多年,王宏對於魔界魔物可謂是一點都不陌生,此時看著青面力士,一眼就認出了,阻擋眾人前行的是魔界魔物。

「魔界魔物?」王宏的聲音雖小,但是還是被萬花鬼聖聽到,低吟一聲,目光也不由自主的看向全身黑甲,青面獠牙的魔界魔物,露出一副很感興趣的模樣。

「魔界魔物那坐騎是什麼異獸,像頭沒腿的馬,長的這樣奇怪?」雖然對於魔界魔物王宏較為了解,但是對於魔界的魔獸卻是所知不多,了解極少,不由的低聲道

「那是天魔駒,魔界中的一種中等魔獸,這頭應該是魔靈後期的天魔駒。天生便精通絕大部分的風系法術和黑暗法術。是所有魔獸當中,被魔界魔族馴化最成功的一種中等魔獸,極有戰鬥力。而且脾氣溫順,如臂使指。尤其是絕不會背棄、反噬主人,生死相隨。」萬花鬼聖一副不屑之色道。

「居然有這樣的魔獸!」

王宏驚訝。據其所知魔獸天性暴戾,就算被修士馴化,也經常會出現背叛,或者反噬主人之類的現象。特別是一些低階修士,很容易喪命在自己馴化的魔獸的口中。

就在王宏因為獨角魔物座下的天魔駒而驚嘆之時,在人群最前方的百餘名修士,涇渭分明的分成四方,看著獨角,青面獠牙的魔物,怒憤不已。

「哼。我們已經被堵在這裡半個多時辰了,這個怪物一直守在這裡。再耽擱下去,恐怕突生變故啊!」金童子一副怒憤之色,對著眾人喊道。

「金童道友,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們這邊已經派人沖了十多次,也沒能把這怪物給趕走,反而傷了五六名修士。此事急不得」西靈子無奈勸道。

「難道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這怪物阻擋在這裡,不讓我們前行不成?」金童子一副不忿的模樣道。

「不用心急,金童道友,我們這邊沖了十幾次,已經出力不小了,接下來,該讓他們出出力啦!不能我們把什麼都做了,讓他們平白無故的得好處!」西靈子目光一寒的看著其他三方修士,和一名名三五成群靜坐等待的修士道。

「也好!」金童子低吟一聲,目光一轉,看向其他三方修士道「各位道友,我們已經出手十數次,幾十名道友中也有數人受傷,你們在一旁看了這麼長時間,是不是也該出手了!」

「呵呵,既然西靈道友,金童道友一眾散修組成的散修同盟,已經出手這麼多次,接下來就由我們鬼城同盟,妖修同盟和仙島同盟一併出手吧!」一名身穿黑袍的鬼城修士,聲音刺耳的呵呵一笑,出言道。(未完待續……)

看神仙寶座最新章節到 第778章紛紛被阻

「你們五人去,老夫就不信,他一個怪物能擋住輪番我們這麼多成嬰修士的強攻」鬼城黑袍修士,指著身後不遠處的無名鬼嬰初期的修士厲聲道。

「哈哈,你這鬼城大老傢伙不錯,我們三方聯手,不怕拿不下這怪物!」一名身穿青袍,滿臉青色鱗片的妖族修士,哈哈一聲,也從身後的數十名妖修修士中選出了無名。

「十五名靈嬰,妖嬰,鬼嬰修士聯手不怕拿不下區區一隻怪物,膽敢阻擋我們的道路,只有死路一條!」通靈仙島的一名靈嬰後期巔峰修士,冷言一聲后,隨後也派出了五名靈嬰初期的修士,攻向魔界魔物。

在在三名鬼嬰,靈嬰,妖嬰後期修士的調度下,很快,十五名鬼城,妖族和幾大仙島的十五名修士沖入狹縫通道之中,放出飛劍,,靈境等法寶攻擊魔界魔物。試圖衝破封堵。

但是天魔駒一揚鼻子,噴出一道陰寒的青風,整個通道頓時如墜陰窟。寒氣逼人心肺。這種寒,並非冰寒。而是陰森森的寒氣。低階的魔界魔物都是一身蠻力,是不會法術的。眼前的這名冥界魔物雖然擁有相當於人類靈嬰後期巔峰的修為,實力,但是對於法術一道也不是極為精通,但是他的坐騎是魔界中等魔獸,精通風系和黑暗法術。

十五名修士沖入通道之中,很快便臉色慘白身體僵硬,速度驟降到不足原來的十分之一。不但行動變得極其緩慢。連體內的法力運作都遲緩無比。他們駭然。對視。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色。但是一咬牙,繼續往前沖,操控法寶朝魔界魔物攻了過去。

區區靈嬰初期的修士也敢獻醜!我魔玄殺人的時候,你們還沒出生。」青面獠牙的獨角魔物目光冰冷,猛然,黑槍往前一晃,幻化出十五道槍影,堪堪點在了十五件法寶之上。手腕一翻。魔力狂涌,透過黑槍,爆發宣洩,澎湃的魔力集中於槍尖,疾電般擊打在一件件法寶之上。

「啪、啪!……」一陣爆響。一件件法寶之上剎時出現一條條紋裂,其中更有兩柄中品飛劍法寶爆炸成無數的法寶碎片。

十五名修士紛紛駭然,神色劇變,心中驚叫,「中品法寶都被一下摧毀,拿什麼跟著這怪物鬥法?恐怕身家性命陪上。也沖不過去。還是小心為妙。不能搭上性命。」

十數名修士心虛,膽怯。再也不敢靠近獨角魔物五十丈之內,沒施放多少個法術。小片刻工夫便半真半假的敗退了下來。這可怨不得他們無能,面對一名足以跟靈嬰後期巔峰甚至更強修士抗衡的魔界魔物,敗退並非可恥的事情。

「廢物」只聽鬼城同盟,妖修同盟,仙島同盟的領頭之人不停的怒吼,不惜血本令眾修士強攻。「快,你們十個頂上去。誰能把這怪物拿下,我們重賞,上品靈石三萬塊,極品法寶一件,並且尋到聖品靈脈后,可優先得到聖品靈石十塊!」

王宏三人遠遠的看通道內鬥法的場面,知道得費不少的工夫才能通過這條狹道,乾脆在原地歇著,不急著過去。血鴉鬼聖在修士群中轉了一圈,打探了不嚴消息,興沖沖的回來。

「便宜主人,你手中不是有至陽之火嗎?魔界魔物跟我們冥界修士一般最是懼怕至陽之火,只要你將至陽之火祭出來,一道火焰打過去。那魔界魔物定會方寸大亂,然後我用血魂冥炎燒過去,說不定能燒死他。不但能得三萬上品靈石的獎賞,還能率先得到十塊聖品靈石。乾脆咱們聯手去幹掉他。」血鴉鬼聖興奮的低聲道。

王宏面無表情瞥了血鴉鬼聖一眼,沒有說話,依舊無動於衷的打坐。看這幅模樣,顯然是對血鴉鬼聖的提議沒有任何興趣。血鴉鬼聖有些惱了,他可是一副好心才提議聯手的,好歹也給個回話啊。

「血鴉,你這可惡的傢伙給我坐著吧,別多事。」萬花鬼聖沒好氣的說道。

「你這蠢貨也不看看這裡這麼多人類靈嬰修士,各個珍奇異寶無數。你以為真的會沒人奈何的了那個魔界魔物嗎?他們只是不願意拿出壓箱底的實力,都指望著別人出手罷了。再說,上品靈石,極品法寶。誰稀罕啊?要真有誠意,乾脆拿極品靈石和靈寶出來,說不定儘力的修士會多上幾個。要是有人拿出一件通靈靈寶來重賞。這個通道早就過去了,還用磨蹭到現在?他們自己都沒誠意,別指望別人。」

「大人說的不錯,這些人類修士,妖族修士中的強者,哪個不是身懷異寶,卻一直沒有亮出他們的殺手銅,肯定藏了私心。」烏靈子附聲道。

「而且王宏道友的至陽之火可是天地至寶靈物,說不定一拿出來就會讓無數修士眼熱,出手爭搶,到時候我們可就有大麻煩了。既然這些人都不急,我們急什麼?!」

血鴉鬼聖聽完,頓時醒悟過來王宏根本不搭理他的原因。「有理,有理,既然如此,那咱們就在這裡慢慢等吧,看看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進入通道尋到聖品靈脈」血鴉鬼聖此時也一下焉了下來,不再四處折騰了。

王宏四人在原地打坐,乾等著。但這段時間其實也並沒有浪費。趁著這個時機,四人紛紛留心觀察眾位修士使用的法術手段,心中估量著每一位修士擅長的法術和實力。一旦進入通過通道,尋到聖品靈脈,他恐怕不免要和在場的修士爭奪一番。這個時候當然要多留意競爭對手


四方勢力的百餘名靈嬰,鬼嬰,妖嬰期修士,在十數名靈嬰,鬼嬰,妖嬰後期修士強迫的指揮下,輪番強攻山峰腳下唯一一條通道。此間在四方勢力的聯合威逼之下,近千名修士都被派上去攻打了一次。

其中王宏也威能避免,當然了,他沒有拿出任何一件極品法寶或者本命法寶更被踢靈寶了,只是操控三陽神火劍這件上品法寶和兩件下品法寶攻擊魔界魔物。兩件下品法寶一毀,他便毫不遲疑的撤退,順勢敗了下來。

&nbsp

;「真是可惡,這些修士出工不出力,各位道友看來想依靠他們擊殺這怪物是沒有任何失望了,我看還是我們幾人聯手親自斬殺這怪物吧!」看著一名名修士敗退下來,西靈子,金童子,烏蓬上人一行四人紛紛怒罵道。

「幾位道友所言極是,這些修士故意保存實力,向最後撿便宜,想要他們拼盡全力對付這怪物,是不可能的事情,還是有我們幾人聯手對付這怪物吧!」

「呵呵,幾位道友所言聯手之事,在下幾位贊同,不過聯手的對象可不能只是我們幾人啊!據我所知,這些人中可是有不少人,實力極為強悍啊!」忽然仙島同盟只能夠走出一名修士出言道,細看之下此人正是天炎宗的妖魅。

「妖魅道友所言極是,不過就是不知這些人之中,那些修士的實力可與我等比肩呢?要知道我們可都是靈嬰,妖嬰,鬼嬰後期修士,其中西靈子四位道友更是半步煉神強者,實力極其強大啊!」鬼城的黑袍修士沉靜的問道。


「據在下所知,遠處的那位王宏道友實力就極為強大,別看其只有靈嬰初期的修為,但是其實力之強,可絲毫不必我等後期修士弱小啊!」妖魅似笑非笑的指著王宏所在的方向,雙眸中閃過一抹寒芒對著眾人道。

「既然妖魅道友認為此人實力堪比我等,不放就由道友將其請過來,我們聯手對付眼前怪物,如何?」朝著妖魅所指方向看了一眼,鬼城黑袍修士道。

「也好!」沉吟了一下,妖魅在眾修士人群中走了一會兒,然後來到史王宏的附近。臉上的猙獰之色一閃而過,看著王宏出言道「王宏道友,好久不見,沒想到你竟然也進入了萬靈山,能在萬靈山中堅持這麼長時間,真是不易啊!」

看著忽然走到自己跟前的天炎宗修士妖魅,也是面色一眼,不過片刻間其神色淡然的看著妖魅道「在下只是僥倖而已,倒是妖魅道友不在雲靈仙島帶著,為何會跑到鬼城的勢力範圍來呢?竟然還進入了萬靈山,難道不怕出現什麼意外嗎?」

「意外,在下從不害怕!倒是道友,可要小心一些才好,不過你放心,你目前至少是安全的!」神色陰沉額看著王宏,妖魅眉頭一皺又道「王宏道友,你看我們還需要多久才能打通這條通道,繼續尋找聖品靈脈呢?」

王宏神色平淡,朝周圍修士看了一眼說道「這裡的修士都不願意拿出真正的實力,拖了時間。如果一直這樣拖下去,想要打通通道繼續尋找聖品靈脈,難啊!妖魅道友到我這邊來,不會就是為了詢問此事吧?」(未完待續……)

看神仙寶座最新章節到 第779章斬殺,進入

「當然不是。」妖魅點了點頭,說道「這處通道後面可能隱藏有聖品靈脈。不過想要通過通道,必須聯手才行。我已經其他十數位頗有實力的修士約好,我們一起配合行動,出手斬殺眼前怪物如何?」

「那些人?」王宏立刻問道。

「散修西靈子,金童子,烏蓬上人,元青真人,鬼城修士化元上人,吞靈老鬼,魑魅散人,妖族修士真空道人,玄翼老人,冰翼仙子,遺迹我們幾大仙島的一眾高階修士!」妖魅道。「有我們這些人聯手定能斬殺眼前怪物,通過通道尋到聖品靈脈,如果能夠尋到聖品靈脈可少不了我們的好處」

「既然道友如此誠心相邀,在下就卻之不恭了,不過在下有幾位同伴,都是靈嬰後期修士,想與在下一道,不知道友意下如何/?」王宏看了一眼萬花鬼聖,血鴉鬼聖和烏靈子三人一眼,淡淡道。露出一副與妖魅相交甚厚的模樣

「嗯,他們三位是你的同伴」看著萬花鬼聖三人,妖魅神情一怔,露出一抹驚色,不過片刻間,其又一副淡然之色道「既然是道友的同伴,又是後期修士,那就一起吧!」說完,妖魅轉身朝著西靈子眾人走去。

看著妖魅的身影,王宏面露怪異之色,然後也不耽擱,起身向西靈子等人走去,見狀萬花鬼聖三人也紛紛起身,跟隨在王宏的身後,一言不發。

「呵呵。有四位道友出手相助。看來我們此行擊殺眼前怪物的把握有增添了幾分!」看著王宏四人走來。西靈子呵呵一笑,極為熱情道。

「道友過謙了,能跟這麼多道友聯手,可是我們幾人的榮幸啊!」王宏跟西靈子客套了幾句,便神色一凝看著眾人道「眾位道友,我們這麼多人聯手斬殺魔界魔物應該有十成的把握,不過斬殺魔界魔物后,又該如何呢?各位道友可不要忘了。這裡可是有著近千名修士虎視眈眈啊!」

「魔界魔物?道友你說阻擋通道的怪物是魔界魔物?」聽到王宏說出魔界魔物,西靈子神色一驚,面露不可思議之色,看著王宏眉頭緊皺道。


「不錯,阻擋通道的正是魔界魔物,怎麼,眾位道友難道不知曉眼前之物正是魔界魔物不成?」西靈子的反應讓王宏很是納悶,不解的問道。

「我等的確不知眼前之物就是魔界魔物,還以為此物是這深淵中的怪物呢!我等雖然身為靈嬰後期修士,但在無盡海域卻沒有聽聞過有關魔界魔物的傳聞。不知道友如何知曉眼前之物就是魔界魔物的,難道道友見過魔界魔物不成?」西靈子露出一副好奇之色。盯著王宏問道。

「在下也是機緣巧合之下,從一枚上古時期流傳下來的玉簡中,看到過有關此魔物的記載,所以一見之下,就認出了這魔物的來歷!」王宏打了個哈哈道。

「原來如此!」西靈子露出一副恍然之色,不過其目光之中卻帶著一抹疑惑看了王宏一眼后,便朝著眾人掃視了一眼道「眾位道友,王宏道友之言想必你們都聽到了,既然此怪物是異界魔物,我們更應該將其斬殺了!不過在動手之前,我們應該好好籌謀一番,不能我們出力,讓他們平白得了好處。」

「西靈子道友所言極是,不過在下手中有一套陣旗,倒是可以在斬殺異界魔物後排上用場,不知眾位道友意下如何?」一名身穿雲靈仙島服飾的中年修士出言道。看著說話之人,王宏一眼就認出此人正是陣道閣修士天宇。

「天宇道友此法極好,待我們斬殺了異界魔物,就在通道上布下陣旗,,如此這般,這些人就是想要趁機取巧,也不可能了,就是不知天宇道友的陣旗威力如何?」鬼城黑袍修士先是一喜,隨後又沉聲問道。

「各位儘管放心,在下布下的陣旗,即使這些人全力施展之下,也能堅持半日時間,如果這些人不能同心協力的話,堅持一兩日也是可能的!」天宇一副自信模樣道。

「如此甚好,待我們斬殺魔界魔物后,就由道友布下陣旗,拖住這些人!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動手吧!」西靈子雙眸一亮,看了天宇一眼,便沖著獨角魔物而去,見狀,王宏等人也不遲疑,紛紛急沖而出。

青面獠牙的獨角鬼物雖然只有魔靈後期的修為,但是其實力著實了得,王宏十數人聯手之下,還是被其抵擋了大半個時辰,最後力有不逮,才被眾人手中的極品法寶擊中連同天魔駒一起,分割成數斷,一命嗚呼。

「天宇道友快快布下陣旗!」獨角魔物被擊殺的瞬間,西靈子沖著天宇疾呼一聲,隨後只見天宇一拍腰間的儲物袋,近百面閃爍著靈光的陣旗飛舞而出,一把被其抓在手中,隨後身形一陣挪動,十幾個呼吸間的功夫,近百面陣旗便被插入通道四周,隨後天宇嘴唇微動,一道靈訣打出,一道光幕瞬間形成。

「好了,有了這座大陣,就可以阻擋他們大半日的時間,有這些時間足夠我們尋找聖品靈脈了!」看著光幕倏然形成,將通道阻擋,天宇道。

「好,我們現在就出發!」話音剛落,西靈子就搶先一步,沖在了最前方,見狀王宏等人紛紛化為疾影。紛紛沖向那唯一的一條狹縫通道。過了數千丈的狹縫通道,前方豁然開朗,是一片視野空曠的山谷空間。他們放眼望去,這片空間何止數千里方圓,山巒起伏一望無邊無際,如同一片**於世外的小天的一般壯闊。

在這片空間,無數五光十色的靈樹,燦然的異花,照亮了整個空間。珍禽異獸,在這片小天地中出沒。充沛的天地靈氣撲面而來,恐怕無盡海域各個靈氣最為濃郁的仙島,也不如這裡一半靈氣逼人。這裡幾乎遍地都是靈草、靈樹,極其茂盛。隨便一株低階靈草,都比外面長的更豐盈。

進入這片山谷,看到這山谷內仙氣盎然的景色,眾人不由暗自驚嘆。不愧是隱藏有聖品靈脈的的地方,果然非同

同凡響。修士如果能在這秘里開闢洞府,隱居在此地,修鍊效果恐怕會非常不錯,然,這也只能想想而已。

「哈哈,各位這裡靈氣逼人,看來聖品靈脈定然在此處無疑了,不過此處廣大,我們如果一起行動的話,恐怕需要花費很長時間方能尋到聖品靈脈,倒不如我們各自分開尋找,眾位道友意下如何!」看著周圍的天地靈物,西靈子一臉喜色道。

「正有此意,如此,老夫就仙行一步了!」說著,鬼城黑袍修士,便沖著山谷一處方向而去,見狀,其他眾人也紛紛動身,眨眼間的功夫便少了大半人。

「嗯,幾位道友不是要獨自行動去尋找聖品靈脈嗎?其他眾位道友已經離去,幾位道友為何還留在此地呢?」看著西靈子四人沒有動身,王宏問道。

「我們沒有離去,因為心有顧慮!」沉吟了片刻,看著山谷一片寂靜,心中擔憂。不由謹慎的向王宏說道,「王宏道友,這深淵底部有魔界魔物出現你不覺得蹊蹺嗎?我們剛剛雖然斬殺了那隻魔界魔物進入了此地,但是我有一種直覺,此地還有魔界魔物存在,而且這隻魔界魔物可能更厲害,此地有潛藏的魔物存在。我等想跟道友一起行動,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呵呵,道友你太過謹慎了。此地如果還有魔界魔物的話,恐怕在我們進入此地之時,早就出現了,怎麼會任由我們斬殺其同族,進入此地呢,道友你多慮了」王宏對於西靈子的提議並不贊同,反而說道,「這山谷何止數千里。珍稀靈物無數,如果不能尋到聖品靈脈,取走一些靈物也好,不過但凡珍稀靈物必定都有妖獸守護著。我們如果一起行動擊殺守護妖獸,分配靈物的時候也不好分配。咱們這些人還是分開單獨行動,各憑實力,如果不能尋到聖品靈脈就儘可能多的收羅靈物,這樣找到的靈物也能更多。不白來一趟。」

說完,王宏不等西靈子出言,點對著身後的萬花鬼聖,血鴉鬼聖和烏靈子道「三位道友,我們也不要在此耽擱,快快出發去尋找聖品靈脈吧!」話音一落,王宏便騰空而起,朝著山谷深處而去。

見狀,西靈子微微嘆息了一聲,對著烏蓬上人,金童子和元青真人道「三位道友,既然這位道友不願意與我們一起,那我們也不用在此逗留,快些出發尋找聖品靈脈嗎!不過在這之前,我還是要提醒大家一句,千萬要小心,此地雖然可能有聖品靈脈,但是卻宗給我一種極其兇險的感覺!我如果預感沒錯的話,此地肯定還有魔界魔物存在,而且可能更厲害。」看著山谷四周,西靈子眉頭緊皺,瞳孔收縮,一副凝重之色。(未完待續。。) 第780章五曲靈窟

「西靈道友,你不會是聳人聽聞吧!靈氣如此濃郁之地,怎麼可能再有魔界魔物存在呢?」西靈子的神色,讓元青真人眉頭一皺,出言道。

「不是聳人聽聞,元青道友,西靈道友修鍊的功法你又不是不知道,對於一些兇險總會提前預感到,既然西靈道友如此說,就一定確有其事,我們還是小心為好!」金童子看了西靈子一眼,也神色凝重道。

「既然西靈道友有此預感,那不知道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呢?」烏蓬上人出言問道。

「這個方向給我的感覺最為強烈,如果不出差錯的話,魔界魔物可能就在這個方向,所以為了安全期間,我們還是不要朝這個方向去了!」指著鬼城黑袍修士和妖魅等人消失的方向,西靈子肅然道,隨後其又指向一個方向道「這個方嚮應該比較安全,我們就朝這個方向而去吧!」

「好,就依西靈道友之言,我們就去這個方向!」看著西靈子所指方向,金童子出言道,隨後四人化作道道遁光,眨眼間的功夫便沒了蹤影。

一路疾馳,小半柱香的時間,王宏一行四人進入了一處景色俊秀的小型山谷之中,山谷四周儘是嶙峋怪石,十數株上了火候的千年靈藥,零零散散的分佈在四周,讓王宏不禁靈光一閃,不過看著靈藥生長的位置,其面色又一沉,片刻后。其雙眸又是一亮。在山谷之中仔細探查起來。

「咦。你們快看那裡有一個洞穴!」忽然血鴉鬼聖輕咦一聲,王宏和萬花鬼聖兩人頓時帶著一抹的驚愕之色,循著血鴉所指方向望去,發現在他們前方三四十丈遠的地方的確有一個高約**尺的小型洞穴。

「那裡似乎有一塊石碑,走,我們去看看石碑之上,寫的什麼?」看著洞穴一側的茂盛的草木之中,隱隱約約出現一塊四五尺高。兩尺寬的石碑,王宏出言道。

「五曲靈窟,上古大能修士五曲真人培育五曲靈蓮之處,洞內有妖獸守護,且鎮壓有魔界魔物,人族修士,慎入,慎入!!」石碑之上依舊是文字,雖然晦澀難懂,但是對王宏幾人卻絲毫無礙。只聽血鴉鬼聖朗聲道。

「五曲靈窟,竟然是此靈物」聽到五曲靈蓮的名字。王宏心中一驚,對於這五曲靈蓮王宏可是已有耳聞,五曲靈蓮是可一種極品靈藥,分屬至寶之列,極其罕見,而且其更是煉製天級下品丹藥五靈丹的主葯。

「五曲靈蓮,什麼玩意?」看著石碑之上記載五曲靈蓮的名字,血鴉鬼聖一臉的無知之色,嘟噥了一句,隨即看向萬花鬼聖問道「萬花美人,你可知道五曲靈蓮是何物啊?」

「五曲靈蓮,本聖沒有聽聞過這種靈藥的名頭,不過,既然能讓人類大能修士,專門開闢此處培育此靈物,想必這五曲靈蓮也不是凡物,你說對嗎?」最後一句,萬花鬼聖沖著王宏,神色詭異的問道。

「應該吧!」王宏淡淡道。

「既然不是凡物,不如我們進入其中將其取走,不過,依石碑上所言,這五曲靈窟之中可是有守護妖獸和被鎮壓的魔界魔物,我們如果進入,會不會有危險!」血鴉鬼聖神色一變,有些擔心的看著五曲洞窟道

「危險,有何危險?以我們幾人的實力,什麼危險能夠嚇住我們,儘管進去就是!」盯著五曲靈窟看了片刻,萬花鬼聖一副不以為意的模樣道。

「嗯,既然萬花美人不怕,本聖也不怕,走,我們進入其中看看這洞穴之中究竟有什麼妖獸,被鎮壓的魔界魔物又是哪一個倒霉蛋?」看了萬花鬼聖一聲,血鴉鬼聖頓時露出豪氣衝天的模樣,沖著五曲靈窟而去。

見狀,萬花鬼聖和王宏都沒有言語,神色平淡,步入五曲靈窟。血鴉鬼聖在前,在黝黑陰森的洞口,元神略一探查,並未現危險,帶頭步入陰寒刺骨的五曲靈窟內,走在最前面開道。血色葫蘆在其周身旋轉,法力氣息濃烈,血焰湛湛逼人。

萬花鬼聖緊隨其後,黑冥旗緊握手中,噴吐著滾滾黑氣,將其團團護住,而後是神色凝重的烏靈子。身披一身龜甲。手持大斧,凝視左右。

王宏自然落在了最後面。五曲靈窟名為「五曲」,是因為靈窟內有五道彎,彎彎曲曲的往裡面延伸。血鴉鬼聖進入洞內數十丈之後,目光徒然一寒。只見一頭褐色甲殼的蜈蚣,被開膛破肚,橫死在洞穴內,花花白白的腦漿腸肚滿地都是,並且被人取走了妖丹。洞穴內,有明顯的搏殺痕迹。

「已經有人搶在我們之前,來過這五曲靈窟!」血鴉鬼聖面色凝重道。

「此地沒有法力殘留的氣息,是用蠻力直接撕裂的,這顯然是摩羯魔物出的手!魔界魔物既然能夠阻擋住我們進入此地的通道。他們比咱們搶先找到這裡,不足為奇。」萬花鬼聖用腳尖踢了一下蜈蚣妖獸,翻了過來,卻看到這頭蜈蚣妖獸身上全是利爪抓出血窟窿。沒有驚人的力氣,根本無法對甲殼堅硬無比的蜈蚣妖獸造成這樣的傷害。

「看來,能夠在聖靈域的魔界魔物,可不止一隻啊!」王宏四人相視一眼,都露出擔憂之色。不過四人都是實力強大之輩,心中的憂慮一閃而逝,疾往五曲靈窟內衝去。很快,他們過了數道彎曲。一路上陸陸續續現不少蜈蚣妖獸的屍體。足足有七八十隻之多,全都被利爪用蠻力殺死。


不過當他們衝到了第四道彎的時候,卻看到了一名頭生雙角,身披黑色鱗甲的魔物倒在地上,卻是被蜈蚣妖獸的利足所殺,強悍的身軀足足被分割成了數斷,流淌著暗綠色的液體。讓王宏幾人暗暗心驚。

「這洞穴內竟然有如此厲害的妖獸,魔界魔物的肉身如此強悍,都被分屍了!」

當他們快要衝入第五道彎的時候,他們四人的臉上都露出喜色。因為他們已經隱約聽到了劇烈的激斗聲

。魔界魔物怪異的爆喝聲。蜈蚣妖獸驚天動地的嘶吼聲,正從石洞穴深處傳來。一數名魔界魔物正在全力攻打五曲靈窟,和裡面的妖獸激戰。


顯然這五曲靈窟內的守護妖獸還沒有被殺死,五曲靈蓮也沒有被取走。快走。魔界魔物進入此地顯然別有所圖,不能讓他們殺了此處的守護妖獸。五曲靈蓮可就沒有我們的份了」王宏帶頭沖入五曲靈窟第五道彎口處。頓時驀然看見,兩名神色疲憊的魔界魔物,正手持黑色利刃,守在這處彎道口。這兩名魔族清一色的頭生雙角,身披黑色鱗甲。他們多多少少都帶了一些傷,留守在這裡,估計是想避免有人闖入石洞,破壞他們的行動。

看到王宏四人突然無聲無息的出現,他們明顯愣了一下。

「殺!」王宏想都沒想,爆喝一聲。一股一往無前,強烈無比的殺氣,從他身上爆出來。雙手一指,五柄靈劍化為疾電光芒,激射而出。一個照面,將最前面的一名魔物籠罩在攻擊範圍之內。這名魔族,被王宏五柄飛劍磅礴駭人的殺氣籠罩。寒氣幾乎要侵入脖子,不由大驚,倉促之下來不及防守,石洞岩地上猛然一蹬,便疾速後退,想要擺脫致命一擊。

另外一名魔族見狀手中的黑色利刃一揮,化為數道旋風,朝數十餘丈外的王宏沖了過來。僅僅一個照面的工夫,那名魔物便從王宏的突襲中逃了出去,但卻驚魂未定,來不及反擊,另外一名魔族也擋住了王宏的飛劍。

王宏突襲未果,不由心中暗驚,「好厲害的魔界魔物,看這實力可與靈嬰後期修士抗衡了!」,雖然心驚,王宏卻絲毫無懼,畢竟她不是一人進入五曲靈窟,見狀,萬花鬼聖和血鴉鬼聖同時衝出,二人的實力可非比尋常。

萬花鬼聖全身法力狂運,璀璨黑芒綻放。爆喝了一聲,射出兩道黑芒。其中一道異常霸道,而另一道則顯得微弱暗淡,帶著鬼魅陰殺之氣。分頭激射向兩名魔物。

「冥界功法,不好他們是冥界修士,我們不是對手,快走,退到五曲靈窟深處」兩名魔物看到萬花鬼聖出手,露出駭然。那驚駭的神色,透露出其內心中的驚恐。

然而,尚未等兩名魔物退走,只聽「轟,轟」兩聲,兩名魔物身軀一顫,身上的鱗甲片片掉落,在雙眸露出驚恐而又不可置信之色中,肉身轟然倒地。兩名實力異常強大的魔物,就此詭異般的殞命,這一切都發生在一眨眼的工夫。

血鴉鬼聖還沒有來得及出手,便鬱悶的發現,他根本沒出手的必要,戰鬥已經到了收尾的階段。眼見兩名魔物如此輕易的被萬花鬼聖斬殺,王宏心中的驚駭之意,難以言表,看向萬花鬼聖的目光中透出忌憚之意。(未完待續。。) 第781章角魔魔幻

萬花鬼聖冷冷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魔物屍體,說道,「過了這道彎應該就是五曲靈蓮的生長之地和魔物鎮壓之處了,裡面還有不少的魔物,正在圍剿守護妖獸準備解救裡面被鎮壓的魔物。我們弄出這樣大的動靜,他們卻不出來支援一下,看來他們的人手也不夠用。我等進入裡面,恐怕有一場惡戰要打。人類小子和血鴉你們兩個可千萬小心啊」!

五曲靈窟。最後一道彎曲,長達數里。洞窟內最深處是一處五六百丈大的溶洞,整個溶洞內陰寒到了極致,中央有一口數十丈大小的黑色幽潭。

潭水漆黑不見底,是五曲靈窟內極陰之地,從地底下冒著鬼幽的氣泡。這口黑的近乎詭異的幽潭,令人望而生畏。然而這口幽潭之中,卻長著一大一小兩株神奇綠蓮,清雅的亭亭佇立在這口幽潭的水面。

最大的一株綠蓮蓮葉有簸箕一般大。已經開出花骨朵,分為五色花瓣,著金、青、藍、紅、黃五色淡淡光澤。只有巴掌大小的花骨朵,卻出殉爛的光澤,輝映著整個溶洞。洞內寒氣之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蓮花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