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多人之中,沒有一個敢跟自己示好,反而她一個不太熟的姑娘朝自己揮手,不得不讓葉雄心裡暗暗溫暖一下。

因為她的動作很有可能會讓她得罪索丹,惹禍纏身。

換在以前,葉雄還真不敢過去,害怕給她帶來麻煩,但是現在,他自信自己的實力絕對不在索丹之下,也就無所顧忌。

當下,他朝天門人群中走過去。

「葉大哥,好久不見,你又帥了。」洛詩詩笑道。

還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話做事不經大腦的模樣。

難怪當初她敢帶著幾個人,深入島找羅門算帳。

「我以前就不帥了?」葉雄笑著問。

「現在比起以前更帥,特別背上這三把劍,好酷。」洛詩詩若無旁人地笑道。

「詩詩,注重形象。」洛東流提醒。

「咱們聊天,關別人屁事?」洛詩詩什麼都不在乎。

葉雄大為開心,想了一下,從身上掏出一瓶丹藥,遞過去。

「詩詩姐,好久不見,這瓶培元丹送給你。」

洛詩詩大喜,連忙接過丹藥,激動地道:「謝謝葉大哥。」

葉雄想了一下,又從身上掏出一顆清靈果遞過去。

「這是我無意之間得到的清靈果,也送你了。」

洛詩詩看著清靈果,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清靈果是什麼東西,幾乎在場的人沒有誰不知道,這可是對鍊氣非常有用的靈藥,鍊氣五階以下的修真者,服用一顆甚至可以直接進級一個境界。

這等逆天靈藥,幾乎是無價之寶,不知道有多少人渴望得到,哪知道葉雄會隨便給她。

「葉大哥,你真的願意把這清靈果送給我?」洛詩詩激動地問。(未完待續。。) 葉雄直接將清靈果塞到她手上,說道:「這次身上帶得不多,下次再送你幾顆。天』『籟.⒉」

「你還有?」洛詩詩被雷得不要不要的。

「這算什麼東西,你葉大哥現在渾身是寶呢!」葉雄笑道。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客氣了。」洛詩詩將清靈果收起來。

周圍的人又羨慕又是嫉妒,有些跟葉雄認識的人非常後悔,如果剛才是他們向葉雄打招呼,可能得到清靈果的就是他們的。

一念之差,讓他們跟逆天靈藥失之交臂,頓時很多人心裡滿滿都是悔恨。

「葉大哥,這是我爺爺洛真。」洛詩詩介紹。

「洛掌門,久違大名。」葉雄客氣地打招呼。

「我剛從秘地脫困,出來到處都是你的傳聞,真是少年英雄。」洛真笑道。

兩人客氣地聊著天,對周圍視若無睹。

所有人都在等著正主現身,但是等了很久,人還是沒來。

葉雄表面上很淡定,實則內心無比緊張,楊心怡電話打不通,不知道惡靈葫蘆里到底在賣什麼葯。

等了兩個小時,周圍人的人開始罵街了,各種各樣的罵聲響起。

開始還不覺得什麼,後來越罵越過份。

「這賤人有什麼了不起,害我們這麼多人在等她。」

「可不是,以為她是什麼東西,*******人群中出現兩道罵聲,是兩名看熱鬧的吃西觀眾。

葉雄人影一閃,進入人群之中,來到那兩名說話的人面前。

「如果我再聽到你們嘴裡說出半個不敬的字,我會讓你們再也說不出話來。」葉雄冷冷道。

楊心怡是她老婆,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人說出半句污辱她的話。

「姓葉的,我罵那賤人關你什麼事……」

話還沒說完,黑光閃過。

葉雄快抽劍,當劍再次入鞘的時候,那名說話男子已經軟軟地倒在地上,脖子血涌而出,身體抽畜,死得不能再死。

周旁的人嚇得連連退後,一連退出二十多米才停下來,目光畏懼地望著葉雄。

他們沒想到葉雄這麼狠,因為別人罵一句話,就下手把對方給殺了。

「阿咪陀佛。」無名神僧雙掌合什,對葉雄的兇殘念佛號。

殺雞儆猴,周圍瞬間靜下來,不敢再有人罵。

偏偏這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

「殺雞儆猴嗎,我這個人最喜歡罵賤人,這賤人害我們等這麼久,連罵都不讓人罵,她算什麼東西,逼格特別高?」

聲音從一名侏儒口中說出,說話的正是杜行孫,只見他一臉傲慢。

這節骨眼上,他這是活脫脫的挑釁。

如果這時候,葉雄還當縮頭烏龜,他就不是葉雄了。

眨間之間,葉雄已經到了侏儒面前,咣地抽出長劍,狠狠朝侏儒當頭砍落。

「好快的身法,一段時間不見,這傢伙又突破了。」三清道長暗暗心驚。

「看來今天奪取正氣果的難度,又增加了。」

僅僅一個身法,無名神僧就看出葉雄實力比起上次在龍隱寺的時候,又增加不少。

轉眼之間,葉雄已經握劍砍到那侏儒,無視他身邊的索丹。

「杜行孫,你先試試他有什麼能耐囂張。」索丹說道。

他也想看看,葉雄到底到了什麼實力,居然敢無視他的存在。

大數據修仙 「我來會會這個小子。」

杜行孫迎上去,一掌拍出,正準備跟葉雄戰到一塊。

突然,他感覺頭腦一片空白,靈魂好像被什麼東西震了一下,有了短暫短路。

等他反應過來,黑影一閃,長劍劈落,嚇得他頭皮都炸開了。

正在他準備等死的時候,背後被人一手抓住,身體生生往後幾步。

即便如此,劍芒還是從他胸口劃過,留下一道長長的口子,血跡粘滿衣服。

「你什麼神病,不想活了。」索丹見他不躲不閃,怒吼道。

「這小子邪門,好像會精神攻擊類的神通。」杜行孫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提醒。

「他會精神攻擊,這麼可能?」索丹震驚地問。

「剛才我頭腦出現片刻空白,極可能就是他用精神攻擊。」

杜行孫低頭看一眼,現胸口衣服被血痕染紅,說不出的狼狽。

葉雄收劍入鞘,冷冷地盯著杜行孫,說道:「三等殘廢,你再敢說出對我老婆半個不敬的字眼,我保證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杜行孫本想反駁,目光落到葉雄眼睛里,現他殺氣騰騰,反駁的話愣是說不出口。

周圍的人,親自看到葉雄雄風,都驚呆了。

很多人都知道他是陷空島島主,多年前他已經踏入鍊氣五階,這麼狠的一個高手,一個照面差點就讓葉雄殺了,可見短短時間不見,葉雄實力又大漲。

「這個傢伙,每一次見面,都讓人震驚。」三清道長嘆了口氣,回頭對無名大師說:「開始我還有信心能攔住他,現在是信心全無了。」

「道長,我們一定有辦法奪回正氣果的。」無名神僧安慰。

索丹瞪著葉雄,心裡十分嫉妒,如果不是為了正氣果,他現在早就出手報滅門之仇了。

「姑且放過他,一會咱們報仇的機會多得是。」索丹壓住怒氣,對杜行孫說。

杜行孫點點頭,狠狠瞪了葉雄一眼,走到一邊療傷。

場上頓時一陣寂靜,再也沒有人膽敢胡說八道。

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白色的人影從人群頭頂掠過,落到空地中央。

只見她身材婀娜多姿,容貌精緻,衣襟飄飄,恍如九天仙女下凡。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被她的美貌跟氣質吸引住。

就連葉雄也看呆了,他這才現,老婆不知不覺之間已經變得氣質不凡。

葉雄高高躍起,落到她身邊,小聲責怪:「怎麼現在才來,你搞這所謂的奪寶大會,到底是什麼目的,約這麼多人來,這不是找揍嗎?」

「老公,你來了,太好了。」楊心怡激動地說。

「你是心怡?」葉雄嚇了一跳:「惡靈呢,你快點讓她出來,你應付不了這種大場面。」

葉雄真是被惡靈雷倒,心怡就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女人,實力又差,法術都不太會,她這時候讓心怡出來,不是要她的命嗎?

「老公,我也不想出來,可是她一定要讓我鍛煉鍛煉,我也沒辦法。」楊心怡苦著臉。

(本章完) 「鍛煉什麼?」葉雄問。23US.更新最快

「她我以後跟著她,會經很多大事,處理很多問題,現在兩人共用一個身體,總不能什麼事情都是她一個處理,所以她想藉機鍛煉一下我的能力,順便讓我試試新修鍊的法術。」楊心怡回道。

「他教你新的法術了?」

楊心怡了頭,聲地道:「老公,我現在很緊張怎麼辦?」

「別緊張,照惡靈教你的方法,你先來主持。」葉雄知道惡靈的目的,也想讓楊心怡來主持一下大局,畢竟她以後的路還長著,遲早要學會自立。

「你放心,我在旁邊看著你,不會讓你有事的。」葉雄鼓勵她。

「你讓我們等這麼久,現在兩人又竊竊私語,到底是什麼意思?」場下有人出聲。

「你快,咱們還要看寶物。」

楊心怡深深地吸了口氣,這才將目光落到場下。

這下面,全都是修者一界的泰山北斗,是這個世界最厲害的人物。

在以前,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這些人的焦。

好不容易,她才壓住內心的激動,大聲道:「各位同道,大家久等了。今天這個大會是我散布出去的,我讓你們來,就是想聚合大家的意見,問問大家應該怎麼處理這個東西。」

楊心怡從內世界里拿出那個玄冰盒,裡面關著的正是正氣果。

正氣果暴露在空氣之中,頓時無數貪婪的眼神望過來。隔著透明的玄冰盒,正氣果不停地撞著,想逃跑出來,那散發著淡淡金光的身全,帶著神怪的光輝。

周圍的人,全都投過來貪婪的目光,真恨不得過來搶。

場下,戒空看到正氣果現身,準備衝上來搶。

「阿咪佗佛,戒空,別衝動。」無名神僧喝住他。

戒空這才不甘心地停下來,目光炯炯地盯著正氣果,一副不甘心模樣。

索丹,杜行孫,洛真,般若大師,全都目光緊緊地盯著正氣果,各懷心思。

楊心怡吊足這些人的胃口之後,這才將正氣果收入回內世界,繼續道:「各位,這正氣果是我在龍隱寺費了不少力氣才抓到的,然而龍隱寺大師卻對我窮追不捨,這是他們龍隱寺的聖物,逼我交還。我就不明白,這正氣果是我在龍隱寺後山抓到的,又不是在龍隱寺高僧的手裡搶來的,他們憑什麼讓我歸還?我一個弱女子,又不敢得罪龍隱寺的高僧,最後沒有辦法,才想舉行這個奪寶大物,讓大家商量一下怎麼辦。」

這一番話聲勢並茂,聲音中含著無限委屈,得龍隱寺的傳承者跟強盜似的。

特別是這話從一個美女口中出,更能引來可憐。

「美女,這正氣果你就別送出去,這是你自己憑本事得來的,憑什麼還給龍隱寺?」

「龍隱寺的和尚很了不起嗎,裝得一本正經,我他們才是強盜。」

「照他們這樣,那豈不是龍隱寺的山也是他們的,樹也是他們的,他們還能更霸道一些嗎?」

場下的人,不停地叫起來,個個忿忿不平。

「妖女,這正氣果明明就是我們龍隱寺的,還跟我師傅一起生活二十年,你休得毀我們名聲。」戒空氣不過來,連忙出聲反駁。

「戒空,不得無禮。」

無名神僧喝斥之後,這才走從群之中走出來,雙掌合什。

「楊施主,出家人不打誑語,老僧以幾十年的名聲做擔保,正氣果確確實實是跟我倍伴了二十多年,毫無虛言。」無名神僧。

「話誰不會,證據呢?」楊心怡反問。

「老衲都=了,正氣果背上的文字,是老衲刻下去的。」

「大師,你就別提那文字,現在我連那文字都能寫出來,你還是別的證據吧!」 一醉沉歡:小妻太撩人 葉雄打斷他。

「不如這樣,你們把正氣果放了,我相信正氣果它一定會朝我這邊來,到時候就是證明了。」無名神僧。

「我老婆好不容易才將正氣果抓到手,這一放出去,以後就別想再抓到,這樣大家都得不到了。」葉雄。

來去,還是無法證明。

戒空在下面壓得氣,如果不是無名神僧阻攔,早就衝上去搶了。

「既然召開的是奪寶大會,像這等逆天的靈藥,自然是有實力者得之,我提個建議,誰的實力最厲害,正氣果就交給誰。」場下突然有人道。

「對,勝者為王,誰厲害誰得寶,這樣大家就沒話。」

場下的吃瓜觀眾,早就恨不得有人打起來,大開眼界,如果嘴上就解決問題,那千里迢迢跑過來當吃瓜觀眾,那豈不是白跑了。

「這提議非常好,我同意。」

「我也同意,開打。」

「勝者為王,勝者為王。」

場下響起震天的叫聲,全都瘋狂地叫喊起來。

楊心怡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對於這個笑容,葉雄再熟悉不過,那就是表明,事態正向她希望的方向發展。

咱家老婆,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腹黑了?

「各位,靜一靜,靜一靜。」

楊心怡舉雙手往下壓了一壓,等周圍的議論聲停下之後,這才道:「各位,這只是你們的意見,我們還要詢問龍隱寺的意見,我可是很尊重他們的意見。」

當下,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齊齊落無名神僧身上。

「師傅,這個妖女太狡猾了,這是個圈套,咱們不能答應她。」戒空非常不甘心,道:「正氣果本來就是咱們的,憑什麼要我們武力去搶?」

「如果連用武力都搶不回來,那咱們以後憑什麼再去向人要正氣果?」無名神僧反問。

戒空頓時就沒話了,如果連人家都打不過,以後還怎麼搶正氣果?

「無名神僧,你意下如何?」楊心怡遠遠地問。

「既然這樣,老僧就恭敬不如從命。」

無名神僧早就猜到這樣的結果,這一次他也是有備而來。

「既然大師都答應了,那就這樣決定了,至於比武的規則,就交給大師好了。」

楊心怡這一番話,讓周圍的人瞬間再生好感。

雖然是比武,但是規則太重要了,有時候明明可以贏,也會因為規則的變化而變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