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音波化為一道道肉眼可見的金色波痕,音波如海嘯般浩瀚起伏,鋪天蓋地,氣勢洶洶的向著八方席捲而去。

無數生靈頓時變色,紛紛運轉極速遠去,哪怕是畢方等強大的凶獸也是遠去。想要避開這一道道肉眼可見的金色波痕。

金色音波所碰之處,巨石崩碎,大地崩裂,草木摧殘,景象甚是駭人。

這是黃金玉獅子一脈的無上神通,乃是金獅音波功,傳說中,此神通修鍊到極致境界有毀天滅地之威能。

「我……怎麼感……覺有些頭暈?」烈焰鳥有些站立不穩,搖搖晃晃的,下一秒,它打了個冷顫,身上泛起了一層小疙瘩,這才讓他回過神。

「我了個擦,這是獅吼功啊——」

突然,它驚悚的大叫,竟撒丫子狂奔,沖向遠方,不敢逗留。

童毅與黃金玉獅子不斷拼殺,戰場也是不斷變換著,但是每一處戰場都是狼藉不堪。

喪尸光臨 ,附近有許多石山,但大小不一,一道道金色波痕穿過,這些石山統統四分五裂,大型石山也不例外,最終一樣炸裂,最終化為齏粉。

他們身後尾隨著不少觀戰的生靈,但是他們一個個都驚呆了,更在顫抖,這門神通實在是太強大了,更是沒有可破之法。最令他們驚奇的是, 王爺在上:廢柴小姐求指教

黃金玉獅子那對金色巨爪每一次落下,都有山崩地裂之勢,如果它體型無比龐大的話想必一定可以輕鬆踏崩一座石山,巨爪每次與童毅相撞都會發出嗡嗡的轟鳴聲,聲音呼嘯過整片大草原。

生靈們無比震驚,它們很難想象一個人族幼童的肉身居然如此強大,與黃金與獅子肉身相碰都沒有落入下方,這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

童毅可以說遇到了真正的大敵,黃金玉獅子實力非常恐怖,他們打得天翻地覆,狂風肆虐,震驚了整片草原,已經沒有生靈敢小覷這人族幼童了。

「我的天,這個人族到底是什麼來頭?他是未來的人皇么?要不然怎麼能與黃金玉獅作戰而不弱下風?」

「我感覺他的肉身比起黃金玉獅子可能更勝一籌!」因為它看見了童毅幾次震開了黃金玉獅子的巨爪。

無數生靈在議論,沒有一個在敢輕視那人族幼童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敬畏,因為他實在是太強了。

戰場中,黃金玉獅子更是震驚不已,要知道他血統高貴,而且更是修行了已經有十餘載,如今方才與這人族幼童打個平手,如果兩者修鍊的時間相同,那它還不得被各種吊打啊?

「轟——」

又是一次碰撞,黃金玉獅子咆哮,施展無上神通,一道道金色音波猶如海嘯,鋪天蓋地的壓了過去。

童毅也殺到了狂,這是第一次打的這麼狠,第一次如此吃力,他渾身的鮮血都在沸騰,戰意激昂。

「我勒個擦,你能不能別叫了?你不累么?」童毅大叫,因為他感覺自己耳內嗡嗡直響,特別心煩。

「殺!」

黃金玉獅子沒有回復他,而是暴吼,戰意更濃。

隨後兩者再次搏命,不斷廝殺,糾纏在了一起,沒多久,它們身上都沾滿了血跡。

至於那些觀戰者一個個的心驚不已,黃金玉獅子絕對是在場所有生靈的佼佼者,他血脈深厚,如果得到驚天寶藏,說不定可以進化為九頭黃金獅,可是如今居然受傷了,而去是被一人族幼童所傷。

「再來!」

童毅抹了抹嘴角的鮮血,此時的他如同一尊金色戰神,渾身被金芒所籠罩,隨即他先前撲殺而去。

「戰吧!」

黃金玉獅子同樣戰意滔天,仰天長嘯,渾身爆發金色光芒,籠罩了整個草原。

兩者再次交戰,打得那叫一個驚天動地,摧毀了一座又一座的山脈,驚跑了無數本地生靈,就在這時,遠處一聲狼嚎聲傳出,令兩者都是打了個哆嗦,停下了戰鬥,因為這一聲狼嚎實在是奇葩。

「嗷——汪——」

這一聲狼嚎似狼嚎又似狗吠,令人分別不出到底是什麼,無數生靈順著聲源望去。

這是一頭渾身漆黑的生靈,它體型如虎,但是生的一身狗像,好傢夥這是一隻大黑狗,要知道狗好像不在凶獸之列,可是一隻大黑狗卻正兒八經的出現了,而那如狼似狗的嚎叫想必就是它了。

這黑狗體格很是強壯,頭顱巨大,牙齒雪白,跟一根根鋒利的匕首似的,相當鋒利。它周身的黑色毛髮長而柔順,跟綢緞子一樣光滑油亮,此時的它身處一處高峰之上,正在望月而嚎。

而它也是感受到自己被無數目光註釋著,隨即它轉過身,一臉傲慢的樣子,道:「都看什麼看?沒見過我這麼帥的神犬么?再看的話,信不信我把你們族的祖墳都統統刨了!」

「卧槽,這黑狗怎麼學我說?」下方,一隻禿毛鳥憤憤的說道。

婚寵嬌妻 它是那隻缺德狗!」有生靈開口,咬牙切齒,因為幾年前,它們族群的聖墳被這隻大黑狗光顧了。

「它怎麼進入這裡了呢?」有生靈疑惑。

「我估摸著這裡也會有什麼了不得的大墳,要不然它不能出現在這裡!」有生靈猜測。

「大家上啊,一起活扒了這隻可惡的大黑狗,讓它為過去做出的事付出代價!」有生靈大叫,號召在場的生靈共同討伐這隻大黑狗,因為它們有一個同樣的遭遇,族群的聖墳都被光顧了。

「還打么?」童毅側身俾倪不遠處的黃金玉獅子。

「不打了,不打了!。」黃金玉獅子連忙搖頭,因為他自己知道,如果在打下去的話,哪怕它們分出勝負,雙份也會付出很大的代價,在這個時候,是很不明智的,很有可能被仇家抓住機會而突襲。

「哼,就憑你們?」

突然,大黑狗,用力一跺腳,山體顫動,緊接著,山體開始崩塌,宛若山洪暴發一般,轟隆隆的洶湧而下。 大黑狗一腳落下,讓近半的山峰直接崩塌,打算將那些對自己有敵意的生靈統統葬在亂石之下。

這太突然了,不少生靈驚呼,連忙向著下方逃避,可惜,它們數量太多了,一切都來不及了,它們一下子就跌落了下去,無數重達千斤萬斤的巨石紛紛滾落。

並不是所有凶獸都有恐怖無匹的肉身,在重達數以萬斤的亂石之下,是絕對會被砸成肉泥的。

山體崩塌,巨石滾落,聲勢駭人,無數生靈都被巨石所淹沒,霎時間,令人渾身打顫的凄厲慘叫之聲響徹了整個黑夜。

「一群渣渣!」大黑狗俯視下方被巨石所淹沒的生靈,眼神中充滿了不屑。

「喂,人族幼童,你幫我把那個獨腿鳥的肉割下來一塊給我嘗嘗,我送你一場造化,你看如何?」突然,大黑狗看到了童毅,頓時高呼。

「我現在只需要畢方的種族神通,其他不敢興趣。」童毅說道。

「好。」大黑狗很是乾脆的回應。

頓時,無數生靈紛紛嘩然,無論是何族,都被這兩者彪悍的對話驚住了。

遠處,畢方聞言,渾身羽毛根根炸立,它怒睜雙眸,眼神中充滿了怒意。

「人類,你可知我是誰?」它話語冰冷,有一股上位者的威嚴。

「不就是一隻很是稀少的獨腿鳥么?實力低的可憐,架子倒是不小。」童毅斜睨它,一臉不屑的樣子。

畢方聽聞,渾身翎羽根根豎起,閃爍霞光,眼睛中充滿了怒意,望著童毅,道:「有種你再說一遍!」

「獨腿鳥!」童毅再次大聲說道。

「人族,你實在是太囂張了!」

就在畢方發怒的時候,遠處出來一聲冷颼颼的聲音,一隻渾身赤紅的怪蛇走了過來,它正是前不久試圖掃殺童毅的肥遺,不知為何,它現在才出現。

「老大,這是肥遺,我吃了會有莫大好處,咱們把它幹掉吧!」就在這時,一隻禿毛鳥跑了過來,一臉興奮的樣子。

「沒錯,吃了肥遺可以祛除百病,乃是世間大補之一!對於禽類會有意想不到的好處!」一道黑影從遠處的高山竄了下來,正是那隻坑殺不少生靈的大黑狗。

「那好,你趕緊架鍋,燒水準備,一會吃大餐!」童毅望著禿毛鳥,吩咐道。

「好嘞,我這就去!」它一臉興奮的說道,隨後開始尋找水源,最終在不少很遠的地方尋找到了一處水源,隨後用將古鼎填滿,然後屁顛屁顛的跑了回來,哼著小曲,開始燒火。

「去死吧!」


肥遺大怒,張口大口,噴出火球,向著童毅擊去。

童毅挑起巨石阻擋,「嘩」的一聲,巨石與肥遺噴出的火球相交的一剎那,便化成一片粉塵,隨即消散在這片天地。這種力量驚的一群生靈都心驚肉跳,陣陣發毛,肥遺太強大了。

「喀嚓——」

童毅抬手,一指點出,一道銀色光束撲出,與火球撞在一起,半空中頓時爆出一團炫目的光,光雨飛灑,落在地面與岩石上,發出陣陣「噗噗」聲,地面出現一個又一個可怕的深洞。

肥遺冷哼,絲毫不在意,隨後它那赤紅如血的身軀籠罩霞光,一股衝天殺氣籠罩全場,令人渾身發毛,它那一對猩紅的眼眸充滿了嗜血,道:「我會將你一口一口的吞噬掉!」

隨後它直接騰空而起,它起身的那片大地頓時崩裂,黑色的大裂縫蔓延出去足有數十米遠,可見它的肉身之力有多麼恐怖。

「哼!」

童毅冷哼,一下子騰空而上,雙臂展開,向前俯衝而來,好似大鵬展翅,凌厲無比,渾身散發著一股恐怖的氣息,懾人心魄。

眾生靈無比心驚,這人族幼童的氣勢似乎比大戰黃金玉獅時候更盛了,簡直像是一個質的飛躍,那股恐怖的威壓讓人無法正視,不敢攖鋒!

「太強了,它是人形的真犼嘛!」

「這人族幼童果然驚人,怪不得那麼多強悍的大人都紛紛欲收其為僕人,他天賦異稟,很有可能是下一位人皇啊!」

眾多生靈驚嘆,而人族的一眾天才已經傻眼。

「嘶——」

肥遺俯衝而至,帶動起一股血色狂風,地上飛沙走石,血霧澎湃,駭人之極。

遠處的黃金玉獅子已經不想看了,轉過身子,背對兩者。

因為此時的它已經知道,那人族幼童少年與它戰鬥之時並非全力以赴,而現在它更是知道童毅的肉身有多麼的可怕,原本以為自己被震開只是偶然,可是如今這架勢,自己的實力看來是真的在其之下,這讓它有些不能接受。

同時它不忍直視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可憐肥遺,因為肥遺肉身還沒有自己強大,居然敢跟那個人族幼童玩肉身對對碰,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么?難道你就不會施展神通打遠處消耗?

「轟——」

兩者相撞了,緊接著一道道裂縫在地面瘋狂蔓延,肥遺被童毅一腳踢了進去,霎時間,肥遺渾身抽搐,大口咳血,煙塵衝起。

各大種族的天才石化,誰也沒有想到會這樣,戰鬥就這麼簡單的結束了。

「嘶——」

肥遺痛的直翻白眼,差點痛的它昏過去,它肉身無比強大,輕鬆將地面震裂,但如今被一人族幼童一腳蹬得大口噴血,還無比起身,這讓它有一種自殺的衝動。

「叫啥叫?」

童毅憤懣,對它那刺耳的叫聲感覺頭皮發麻,最終他掄起燒火棍就掄了起來,「轟」的一聲砸在了肥遺的頭顱上。

「咔嚓——」

肥遺腦骨崩裂,頭顱直接被砸個漿糊,肥遺的輝煌一生,至此結束。


眾生靈一陣獃滯,一棍子直接拍死了肥遺?這棍子太厲害了,要知道肥遺在堅硬的部位可就是頭顱,可是居然被那不起眼的黑棍子拍成了漿糊,這棍子得多猛啊?

「還傻愣著幹嘛?趕緊拎走!」童毅不滿的瞪著禿毛鳥。

「這就來!」烈焰鳥一愣,隨即反應了過來,這老大真兇猛,沒想到這麼輕鬆就斃了肥遺。

隨後,它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臉上寫滿了高傲,把誰都沒看在眼裡,那得瑟的樣子,讓不少生靈都想過去揍它一頓,但是它們忍住了,因為它是那個人族幼童的小弟,把人家小弟揍了,還不得吃了它們?

「說吧,你是自盡還是自刎?」

童毅又轉身,盯住了獨腿的畢方,在場生靈聽聞頓時一陣無言,這有區別么?

對於這隻畢方童毅絲毫不在意,因為這畢方就是紙老虎,估摸著就是該族一號廢物,雖然它是貨真價實的畢方,但是實力真的很平凡,但是卻偏偏喜歡嘚瑟,真的是自己找不自在,其他凶獸能給它面子,但是童毅能慣著它么?

這一刻畢方有些發怵,那麼強大肥遺都被居然這般敗了,直接就被幹掉了,它上去也不行啊。

「喂,說話啊!」童毅不滿的嚷道,隨後向著它慢慢逼去。


「人族,你太囂張了,我與你拼了!」畢方怒斥,展翅凌空,張口一吐,一道光束撲出,轟隆一聲,將地面擊出一個大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