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門劍術修鍊到達最後,以身化劍的境界,甚至本身就是一把劍,不用兵器,就能將劍術施展出來。

這就是『人劍合一』的境界。

葉陽如今只是一個初學者,要到達人劍合一,沒有對劍法的苦練,難以做到。

咻咻咻!

月光下的他演練著劍法。

「吱吱吱…」

紅桃坐立在一塊巨石上,捧著一顆魔核,吧唧吧唧的吃著。

它一邊吃,一邊看葉陽練劍,有時搖頭有時又點頭,似乎知曉葉陽的對錯。

時間一晃,已是三天後了。

深夜,還是深夜,山谷,已不是之前的山谷了。

如今葉陽所在的山谷,是他一路回炎陽宗,途中偶然找到的落腳之地。

葉陽並沒有刻意趕路,如若他想,五六天的時間,就能回到炎陽宗。

但他並沒有這麼做,他打算等一個月的期限到來,再回去。

總裁前妻不掉價 ,天雷教的楊雨就會上門,討要五萬枚元石。

這個時候葉陽回去,就是要在看不起自己的人面前,以及威脅自己的人面前,顯露出超凡手段,揚眉吐氣。

人活在世,爭的就是一口氣,元氣、怨氣、怒氣、神氣……

氣有萬千,連氣都不敢爭的人,和廢物沒什麼區別。

葉陽此次回去,就是要神氣一番,將威脅自己的人一個個鎮壓,以此讓看不起自己的人,一個個震驚。

只有達到這種效果,他才能徹底執掌炎陽宗的大權。

咻咻咻。

山谷內,葉陽左手陰劍,右手陽劍,連連的晃動,劍尖吐露出的元氣,竟形成了一道道黑白絲線,猶如天蠶絲,泛起一陣漣漪,就將幾棵大樹攔腰斬斷成幾截。

「不錯不錯,修鍊到小成境界,陰陽劍術的威力就顯現了出來。」

看著這一幕,葉陽滿意的點點頭。

如今就算他不使用其他手段,只使用陰陽劍術,都有和神氣境抗衡的資本。

一個武者的強大資本,武技功法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體內元氣的雄渾程度。

如同境界的武者,在對敵中,一方的元氣比另一方的元氣雄渾又悠長,勝利的可能性將會大大增強。

葉陽如今如此強橫,就是他體內的元氣,比同境界的人要雄渾十倍不止。

有如此雄渾的元氣加持,使用出的陰陽劍術,想沒有威力都難。

「陰陽劍術,短時間我是不可能修鍊到大成境界,離期限還有十天就要來臨,我先好好的鞏固一番,再回宗門。」

葉陽不再演練陰陽劍術,而是演練起了另一門劍術,蠱風劍。


這門『蠱風劍』,是葉陽從雲星儲物袋裡找到的一門玄級下品武技,共有兩式,驚濤拍岸和狂風劍嘯。

葉陽當日看雲星使用出的這門劍術,威力似乎還不錯,就準備順手學習一下。

學了這門雲峰宗的劍術,或許還會如金鐘罩一樣,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蠱風劍是玄級下品武技,而陰陽劍術是黃級上品武技,但學習前者,竟然比學習後者還要容易。

僅僅只用了不到一個時辰,葉陽就將蠱風劍入門了。

「驚濤拍岸!」

葉陽手中的氣兵一晃,就有一道氣浪湧出,嗚嗚嗚猶如狂風,將一顆顆大樹吹得人仰馬翻。

「威力還算不錯。」

甜妻嫁到:總裁大人碰個瓷 ,繼續演練蠱風劍的第二式。

兩天後。

一片山林間,響起了一聲震耳的怒吼,是一頭地虎發狂了。

「狂風劍嘯。」

葉陽輕喝一聲,短劍所指的方向,立即湧出八輪青色劍氣,在空中高速旋轉起來,響起嗡嗡的劍鳴,颳起一陣陣狂風,真的是狂風劍嘯。

噗嗤。

十米外,那頭髮狂的地虎,還沒來得及衝出,整個身軀就被八輪高速旋轉的劍氣,切割成了一塊塊碎肉。

吧嗒。

一顆魔核,從碎肉中滾了出來。

「吱吱吱…」

紅桃立即雙眼冒光,從葉陽的肩頭跳下,美滋滋的將地虎的魔核撿起。

「紅桃,該走了。」

葉陽收起氣兵,走出了山林。

紅桃見狀,仰起腦袋將魔核吞下,然而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此時此刻,離葉陽回炎陽宗的期限,還有八天。 (加更一章,打個廣告,建了個群:120293547,有時間的讀者可以加下。)

青岩鎮。

這是南域中的一個小鎮,人口只有十餘萬。

葉陽回炎陽宗的途中,就偶然途徑了這個小鎮。

小鎮雖不大,但街上行人卻是來來往往,熱鬧非凡。

葉陽悠閑的走在街道上,行人看見他時都是一臉的驚奇,並不是驚奇於葉陽的神秘,而是驚奇於他肩頭上的紅桃。

「哇,好可愛的魔獸,好想捏捏。」

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兒突然從小巷裡竄出,就要伸手去捏葉陽肩頭的紅桃。

「吱…」

紅桃見到小女孩的手襲來,連忙跳到葉陽頭頂,對襲擊落空的小女孩豎了一根中指,滿臉鄙視的樣子。

「死猴子,竟敢鄙視我!」

小女孩怒了,小臉上寫滿了憤懣,圍著葉陽開始打轉,要將他頭頂的紅桃抓住泄憤。

「我說這位小姑娘,你能不能別妨礙我走路?」

葉陽看著在身前跳啊跳的小女孩,有些無語的道。

「你頭頂的猴子實在太可惡了,竟敢鄙視我,我要它好看!」


小女孩握著粉拳,氣呼呼的盯著葉陽。

「吱吱吱…」

聽見小女孩憤懣的聲音,葉陽頭頂的紅桃,竟然得意的對小女孩做了個鬼臉,還轉過身,對小女孩拍了拍它那張紅彤彤的小屁股。

「可惡啊!」

小女孩見狀尖叫起來,氣得在原地跳腳,周圍一些行人也注意到了這裡,一個個目光里露出異色。

「咳咳…我可沒有欺負這個小姑娘。」

葉陽見到周圍行人的異色,咳嗽了兩聲解釋道。

說完,他不再理會擋在身前的小女孩,從其身旁繞過,徑直走向遠處。

「哪裡走,欺負了我就想離開?沒那麼容易!」

小女孩尖叫一聲,握著粉嫩的拳頭就衝上前,如尾巴一樣吊在葉陽身後。

「跟上來了?」

葉陽察覺到身後的小女孩,身軀一動,就以極快的速度穿過幾條街道,企圖將身後的小女孩甩掉。

然而,當他停下身時,他傻眼了。

那名小女孩,竟然還跟在他的身後。

「大哥哥,你逃不掉的哦。」

十米外的小女孩對葉陽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

「我就不信邪了。」


葉陽身軀一動,這次他施展出了風雷梅花步,要以絕對的速度將小女孩拋在身後。

然而,當他轉頭看向身後時,他發現那名小女孩的速度,竟然和自己不相上下,還是如尾巴一樣,遠遠跟在自己後面。

他停下,小女孩也停下,他走兩步,小女孩也走兩步,他撒丫子狂奔,小女孩也撒丫子狂奔。

無論他怎樣做,他就是甩不掉,彷彿小女孩,真的成為了他的尾巴。

「我說小姑娘,你到底跟著我幹嘛?」

葉陽無奈之餘,終於在一個小巷裡停下了身,轉頭看向十米外的小女孩。

「嘻嘻,大哥哥,我就說你甩不掉我吧。」

小女孩俏皮的笑了笑,小臉上寫滿了得意。

「你到底跟著我幹嘛?」

葉陽臉色發黑,對方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女孩,表現得實在太詭異了,自己全力施展風雷梅花步,對方居然還能追上,這怎麼可能?

「嘻嘻,大哥哥,你身上有靈兒想要的東西哦。」小女孩一臉希翼的看著葉陽。


「靈兒?什麼靈兒?」葉陽疑惑。

「嘻嘻,大哥哥,我就是靈兒。」

葉陽聞言,臉色更加黑了,道:「我身上有你想要的東西?不知道是什麼?」

「嘻嘻,大哥哥,你身上有靈兒想要的星靈草。」

小女孩兒露出水靈靈的眼睛盯著葉陽,一臉希翼的道:「星靈草靈兒找了好久,大哥哥,你能不能將你身上的星靈草送給靈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