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金焱聖獅族,慕風倒也從慕蛟口中聽說過,在妖域當中,除了五大霸主種族之外,還有**王者種族,而這金焱聖獅族,便是**王者種族之一。

雖然這金焱聖獅族,比起龍族來說,要遜色不少,不過他們和鳳凰一族的關係極好,自然而然,便和龍族交惡,而且仗著鳳凰一族的庇護,處處和龍族作對。

「小心一些,這金焱聖獅族,和我龍族的關係極差,和我蛟龍族,也頗有恩怨,這一次恐怕不會善了。」站在慕風身旁的龍彥,低聲說道。

慕風也是點了點頭,這四枚妖靈,對於金焱聖獅族也是有著極大的誘惑力,再加上兩者之前便有積怨,因此恐怕難免一場惡戰。

「呵呵。沒有想到,在這裡竟然遇到蛟龍族的人。」

那五道金袍身影當中。站在最前方的,是一位壯碩的男子。雙眼之中,仿若有著金色火焰跳動,目光掃視了慕風等人一眼,笑著說道。

此人的目光,稍稍在龍狂和龍宇兩人身上停留了一下,至於慕風、慕蛟及龍彥,幾乎被其無視,在他的眼裡,只達到八階二重的慕蛟三人。對於他來說,根本沒有絲毫的威脅。

「龍戰、龍宇,你們蛟龍族,竟然派出三個八階二重的小子來,難道是沒有人了么?」為首的金袍男子嘴角露出一抹譏諷之色,道。

龍彥、慕蛟和慕風都是後面才回到龍族,因此金袍男子並不熟悉三人,而和龍戰和龍宇,倒是老相識了。

「哼。金焰天,我們蛟龍族再怎麼沒人,也比你金焱聖獅族要強一些。」龍宇冷哼一聲,道。

龍戰則一臉怒意。目光望向慕蛟,在出發之前,龍乾族長已經指定。所有人都必須聽從慕蛟的指揮,沒有慕蛟的允許。龍戰倒也不敢隨意出手。

「哼,龍宇。你還真是狂妄,我勸你們趕緊將四枚妖靈交出來,然後給我滾蛋,否則的話,我可不介意,在這裡將你們蛟龍族收拾了。」

聲音剛剛落下,只見得一股極為強悍的氣息,猶如火山一般自金焰天體內爆發而開,一種炙熱的溫度席捲而開,使得周圍的空氣,都是變得滾燙起來。

而與此同時,另外四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也是同時爆發出強悍的玄力波動,四股威猛無比的威壓瀰漫而開,更是給人沉甸甸的壓力。

察覺到金焰天等人的氣息,慕風眼神微微一凝,金焰天和另外一名金焱聖獅族強者,和龍宇、龍戰的修為相當,八階三重頂峰,而另外三人,都達到了八階三重。

從表面的修為上來看,金焱聖獅族的陣容,遠遠要強過他們,畢竟他們這邊,除了龍宇和龍戰之外,慕蛟和龍彥只有八階二重的修為,而慕風,也才剛剛突破至二星武尊。

不過若是真要交手,慕風等人倒是絲毫不懼,雖然表面修為不如金焱聖獅族,但論真正的戰力,卻是絲毫不遜色於後者。

聽得金焰天的言語,慕蛟臉上露出一抹譏諷之色,將手中的妖靈,當著金焰天的面,收入虛空石內,然後抬頭對金焰天說道:「我不管你是何人,趁著我們還沒有發怒,趕緊給我滾。」

聞言,金焰天的臉色,瞬間陰沉,目光落在了慕蛟的身上,冷笑道:「貌似你是這支隊伍的隊長,不過沒有想到,一個區區八階二重的小子,竟然能夠擔任蛟龍族的隊長。」

頓了頓,金焰天猛然喝道:「既然你們這麼不識好歹,那我倒要看看,你們究竟有什麼底氣,敢這麼囂張,動手,給我殺了他們,將妖靈搶過來。」

「是!」

金焰天身後的四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齊聲喝道,那名修為達到八階三重頂峰的強者,和金焰天兩人,直接鎖定了龍戰和龍宇。

在他們看來,蛟龍族只有龍戰和龍宇有威脅,只要將兩人收拾了,其它三人,簡直不足為慮。

金焰天和另外一名強者,身形一動,便是化為一道金色閃電,瞬間來到了龍戰和龍宇的面前,力量涌動間,狂暴的攻勢,便是朝著龍戰和龍宇兩人狠狠轟去。

龍戰和龍宇,也是催動體內的力量,和金焰天兩人硬撼在一起,他們倒是絲毫不擔心慕風三人,反而心中暗暗冷笑,等一會的局面,一定會讓金焰天大吃一驚。

而金焱聖獅族的另外三名八階三重強者,不懷好意的看著慕蛟三人,在他們眼裡,只有八階二重的慕蛟三人,如同砧板上的肉,任由他們宰割。

「你們能夠對付?」慕風看了慕蛟和龍彥一眼,低聲說道。

「就算不能夠擊敗,拖住應該沒有問題。」慕蛟道。

「那好,你們拖住兩個,我會儘快解決掉剩下的一個。」慕風道。

「好!」

慕蛟和龍彥齊聲應道,身形已經是暴掠而出,各朝一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掠去。

而慕風還未來得及多想,一道金色身影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臉上涌動著一抹猙獰的笑意,一拳暴轟而出,狂暴的力量,自其體內爆發而開。

那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望向慕風的眼神,如同望向一具屍體一般,在他看來,自己這一拳下去,恐怕慕風即使不死,也得受到重創。

慕風神色淡然,乾坤真訣和血修羅之體運轉到了極致,不閃不避,同樣是一拳轟出。(未完待續。。) 「竟然是一個人類?」

察覺到慕風的氣息波動,那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臉上出現愕然之色,不過旋即嘴角掀起一抹譏諷的弧度。…,

雖然不知道為何蛟龍族的隊伍當中有著一名人類,不過要知道,同等修為之下,妖獸憑藉肉身的優勢,一般都要強於人類。因此慕風展露出他人類的身份,只能夠使自己死得更快一些。

「哼,找死。」

見到慕風的舉動,那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輕哼一聲,冷笑道。一個人類小子,也敢和他正面硬撼,比拼力量,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金焱聖獅族的強者面噙冷笑,體內的力量洶湧而出,一種炙熱無比的溫度席捲而開,使得周圍的空間,隱隱間都是扭曲起來。

或許是想要速戰速決,因此這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根本沒有絲毫的留手,體內的力量盡數催動,尋常二星武尊頂峰強者,在這一拳之下,恐怕都得爆體而亡。

面對這驚人的一拳,慕風神色淡然,不閃不避,也是一拳筆直轟出,身體表面的血光,愈發得璀璨,一股驚人的煞意,瀰漫而開。


「轟!」

兩拳相撼,狂暴的力量勁風,如同風暴一般,撕裂空間,席捲開來。

感受到慕風爆發出來的力量波動,那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眼瞳猛然緊縮,臉上劃過一抹駭然之色,因為他已經察覺到,慕風那單薄的身軀內。爆發出來的力量,究竟有多麼恐怖。

他甚至懷疑自己的感覺是不是出錯了。一個區區二星武尊的人類小子,怎麼可能擁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蹬蹬蹬!」

強悍的力量勁風席捲間。那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面色劇變,身形被震得倒飛而出,直至百餘丈,方才勉強將身形穩了下來。

一拳將金焱聖獅族的強者轟退,慕風目光微微一撇,望向了慕蛟和龍彥處,只見得在另一側,兩人體內各自爆發出一股強悍的威壓。因為血脈的緣故,那種威壓,竟然比起龍宇和龍戰兩人,都絲毫不弱。

而在那種龍威之下,兩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似乎受到了壓制一般,應有的實力,都是難以發揮,和慕蛟、龍彥的交鋒。竟是落入了下風。

「似乎慕蛟的血脈已經覺醒了。」慕風暗暗說道。

回到龍族之後,慕蛟體內的龍族血脈,或許是被龍乾用什麼手段激活了一般,修為雖然沒有增長。不過那種威勢,卻有著極大的提升,在和其它人的交鋒當中。憑藉著血脈的緣故,能夠壓制對手。

慕風笑了笑。剛開始自己還在擔心慕蛟和龍彥,不過現在看來。兩人甚至都可能解決掉各自的對手。

「你們在幹什麼?趕緊解決他們。」

金焰天的餘光見到三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竟然還未能夠解決掉慕風三人,也是大聲喝道。

不過就在說話間,竟是被龍宇尋著一個破綻,差一點被後者一拳轟中,讓得金焰天也是出了一身冷汗,也是不敢再分心,全力對付龍宇。

聽得金焰天的話語,金焱聖獅族的強者面色微微一變,手中的攻勢,變得愈發的猛烈起來,一時之間,氣勢竟是增強了不少。

被慕風一拳轟退的金焱聖獅族的強者,面色變幻,從剛才的交鋒當中,他已經意識到,眼前這個人類小子,似乎並沒有自己想象得那麼簡單。

因此他也是將心中的那份輕視,徹底的抹去,磅礴浩瀚的玄力自其體內爆發開來,玄力波動所過之處,就連空間,都是變得扭曲起來。

慕風眼神微微一凝,能夠代表金焱聖獅族進入天魔亂域的人物,豈會有泛泛之輩?這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雖然實力比龍岩要弱不少,但也沒有弱到能夠被慕風無視的地步。

金焱聖獅族的強者,手印變幻間,浩瀚玄力猶如風暴一般席捲開來,而在其身後,則是出現了一道巨大的玄力虛影。

這道玄力虛影,是一道散發著金色光芒的獅影,一種令人頭皮發麻的強悍波動瀰漫而開,就連周圍的空間,都是因為這道獅影的出現,而變得扭曲起來。

「小心,這是金焱聖獅族的金焱聖祖。」見到那道獅影,一旁的慕蛟提醒道。

雖然慕風不知道金焱聖祖為何物,不過想必在金焱聖獅族當中也是大有來頭,再加上察覺到其氣息波動頗為凌厲,因此臉色也是變得凝重起來。

就在慕蛟話音落下間,那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面色露出一抹猙獰笑容,手印陡然一凝,其身後的金色獅影也是仰天怒吼,吼聲震天,驚心動魄。

頓時,天地顫動,萬千金光從金色獅影嘴中呼嘯而出,席捲天地。

萬千金光,瘋狂凝聚,竟是化為了一道巨大的猙獰獅頭,張著猙獰的血盆大嘴,朝著慕風狠狠的一口吞來,仿若連天地都要被其一口吞下一般。

「呵呵,龍宇,看來那個人類小子,要成為第一個犧牲品了。」正在和龍宇交手的金焰天用餘光看到這一幕,笑呵呵的說道。

聽得金焰天的話語,龍宇臉上露出一抹冷笑,連八階三重頂峰的龍岩都敗在慕風的手中,更何況一個區區八階三重的人。

那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臉色微微發白,顯然,施展這種武學,對於他來說,也是一種不小的負荷,不過他相信,在這一招之下,慕風就算不死,也絕對重傷。

望著那在眼瞳當中急速放大的猙獰獅頭,慕風也是不敢大意,手印變幻間,其身體表面,有著璀璨光芒涌動而出,四輪璀璨烈日從其身後冉冉升起。

四輪烈日,直接化為一道千丈大小的璀璨光刀,璀璨光刀之上,散發出一種令人頭皮發麻的可怕波動。

「九陽神訣,四陽刀!」

慕風眼神猛然間變得無比凌厲,手掌一揮,那璀璨光刀,便是直接斬裂天地,然後狠狠的斬向了那巨大的猙獰獅頭。

「轟!」


兩道驚天攻勢,如同兩道隕星一般,劃過天際,狠狠的撞擊在一起,整個天地,仿若都是狠狠顫動了一下,狂暴的能量波動肆虐而開,就連空間,都是被撕裂開來……(未完待續。。) 「轟轟轟!」

半空之中,千丈璀璨光刀和猙獰獅頭僵持在半空之中,一道道可怕的能量波動,從兩者的接觸點散發而開,將周圍的空間,都是生生撕裂而去。

「砰砰!」

兩者僵持了片刻,終於是承受不了那種可怕波動的衝擊,竟是雙雙爆炸開來,狂暴的能量波動,直接在半空之中形成風暴,席捲而開。

「哼!」

在那種能量波動衝擊之下,金焱聖獅族的強者喉嚨當中傳出一道悶哼之聲,身形連退了百餘丈,方才穩下身形,氣息都是有些紊亂,顯然在剛才的交鋒當中,吃了一些虧。

慕風同樣朝後退了數十餘丈,體內氣血翻湧,不過比起金焱聖獅族的強者,顯然要好了不少,在剛才的交鋒當中,仍然牢牢佔據上風。

而這一幕,也是被金焰天收入眼中,其臉上露出濃濃的驚異之色,顯然,就算是他,也從慕風的攻勢當中,察覺到了一種濃濃的危險氣息,他沒有想到,這個其貌不揚的人類小子,竟然擁有這等戰鬥力,遠遠超出了其表面修為。

不過如今金焰天和龍宇交鋒正值激烈之際,根本騰不出手對付慕風,而且眼前的龍宇,也不是善與之輩,必須打足十二分精神應付。

原本金焰天的打算,便是拖住龍宇和龍戰,然後速速解決掉慕蛟三人,再以多打少,搶奪妖靈,沒有想到。慕蛟三人,一人比一人難以對付。特別是這個人類小子,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似乎是察覺到了金焰天的驚異。龍宇冷笑一聲,手中的攻勢,愈發的猛烈起來,讓得前者一陣手忙腳亂。

那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面色變得極為難看,看到其它四處戰場,並未佔得上風,也是露出焦急之色,旋即眼神當中閃過一抹狠色。手印變幻間,一團金色火焰便是從掌心之中升起。

「金焱聖火!」

對於這團金色火焰,慕風倒也知道,金焱聖火,是金焱聖獅族特有的一種火焰,就相到於天毒蛟的蛟毒一般,一般情況都不會祭出。

「小子,我要將你焚成虛無!」

金焱聖獅族的強者面露猙獰之色,和慕風交鋒。都是落入了下風,讓得他這位金焱聖獅族的天之驕子,面子上也是有些掛不住,惱怒說道。

其掌心之中的那團金色火焰。不斷跳動著,散發出一種驚人的溫度,這種溫度。仿若能夠焚化萬物一般,就連周圍的空間。都是扭曲起來。

「呵呵,要和我玩火么?」

望著那團金色火焰。慕風臉上倒是沒有絲毫的懼色,反而是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低聲笑道。

金焱聖獅族的強者,臉上的笑容,愈發的猙獰,而其印法變幻間,那團金色火焰,竟是化為了一道百丈金色焰獅,火焰跳動間,給人一種頭皮發麻的危險感覺。

「吼!」


百丈大小的金色焰獅仰天怒吼,那嘶吼聲,震天動地,一股極為恐怖的溫度,席捲而開,令得天地之間的溫度,都是陡然上升。

看著那頭金色焰獅,慕風微微點頭,這金焱聖火,果然有其不凡之處,若是尋常人等遇到,恐怕想要應付起來,頗為棘手,不過可惜,他的體內有著吞噬心炎,論起威力,比金焱聖火還要強悍得多。

而慕蛟看到那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竟然在慕風面前賣弄火焰,臉上也是露出一抹笑容,慕蛟只能夠替他祈禱了,等會不要輸得太慘。

「小子,去死吧。」

那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舔了舔嘴唇,露出一抹冰寒的猙獰笑容,手印猛然一凝,朝著慕風驀然一指,那金色焰獅便是仰天長嘯一聲,然後閃電般朝著慕風暴掠而去。

沿途之上,就連空氣,都是焚燒起來,頗有一種焚化萬物的感覺!

望著在眼瞳當中急速放大的金色焰獅,慕風淡淡一笑,心神一動,只見一團黑色火焰,從其體內暴掠而出,然後化為了一道黑色火龍。

黑色火龍迎風暴漲,瞬間化為千餘丈,一種難以形容的高溫,從其體內席捲而開,方圓千餘丈的空氣和能量,仿若都要沸騰一般。

「吼!」

一道龍吟之聲,在天空之上傳盪開來,引得其它人都是側目而視,除了慕蛟之外,每個人臉上都是露出濃濃的震撼之色。

他們都從那團黑色火焰化為的黑色火龍之上,感受到了一種濃濃的危險氣息,這種氣息,來得比金焱聖火都要強烈得多。

就連龍宇、龍戰臉上,眼神當中,都是涌動著一抹難以置信之色,雖然他們在慕風和龍岩交鋒當中,已經見過這種黑色火焰,不過當時慕風並未徹底施展,他們也正和對手交鋒,因此並未對這種黑色火焰留下深刻印象。

而如今感受到這團黑色火焰散發出的可怕波動,方才察覺到,這團黑色火焰,究竟恐怖到一種什麼程度。

黑色火龍盤旋在慕風頭頂上空,目光冷漠的望著暴掠而來的金色焰獅,而那金色焰獅,在感受到黑色火龍的氣息之後,獅瞳之中,仿若有著一抹恐懼之色閃掠而過。


那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看到這道黑色火龍,臉上也是露出濃濃的驚駭之色,對於火焰,他也是頗為熟悉,雖然不知道這團黑色火焰什麼來頭,但是他能夠察覺到,這道黑色火焰,絕對來歷不凡。

想到這裡,這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心中頓時生出一絲不祥的感覺,手印變幻,竟是想要將金色焰獅召回。

「既然來了,那就別走了!」

看出金色焰獅想要退去,慕風淡淡一笑,輕聲說道,伸出一根手指,輕輕朝著那金色焰獅一指。

「咻!」

盤旋在慕風頭頂上空的黑色火龍,頓時以一種雷霆萬鈞之勢,暴掠而出,瞬間便是來到了金色焰獅的面前,張著猙獰大嘴,狠狠的朝著後者吞去。

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之下,那百丈大小的金色焰獅,竟是直接被黑色火龍一口吞沒!(未完待續。。) 「噗嗤!」

當黑色火龍一口將金色焰獅吞下之後,那名金焱聖獅族的強者,臉色瞬間變得煞白,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臉上露出濃濃的驚駭之色。◎,

他發現自己已經和金焱聖火徹底失去了聯繫,對方的黑色火焰,竟然是將自己的金焱聖火吞食而去,這讓得他一時也是有些難以接受。

金焰天看到這一幕,眼神當中也是涌動著一抹難以置信之色,他同樣沒有料到,慕風竟然有著如此手段,要知道,金焱聖火併不是什麼普通的火焰,不是什麼火焰,都能夠吞食的。

慕風臉上則是露出一抹欣喜之色,他發現,吞食了金焱聖火之後,他從吞噬心炎之上,察覺到了一絲歡快的情緒,顯然,吞食金焱聖火,能夠加速吞噬心炎的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