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老人赫然是今天把銹劍賣給周天的那個老者。

「這小子體內生機勃勃,好似一棵茁壯成長的小樹苗,真不知再過幾年後,他的生命力會達到何種驚人的地步。」

老人自語自言一般的道:「他還有兩個極品仙器的器靈,雖然受了重創,但還是有恢復的可能。」

老人頓了頓,腥紅的眼眸泛著紅光,舔了舔乾癟的嘴唇,道:「最重要的是,這兩器靈的說,他體內還封印著一隻傳說中的九天玄黃獸,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見識一番了。」

「如果這小子能通過這次考驗,那他還真是機緣雄厚啊!」

老人竟然把蛟和火雀的對話一五一十的聽進了耳朵里,而且蛟和火雀這兩個曾今的極品仙器器靈竟然一點都沒有察覺到,這老人的修為真的是如同蛟所說的,真的如同蛟所說的,只有凝脈境第九門嗎? 「我這是在哪裡?」

不知過了多久,周天幽幽醒來,搖晃了下腦袋,環顧了下四周,便是愕然的發現,他似乎在一個山洞之中,不過卻是在山洞的盡頭,四面八方僅有一個方向有一條路可走,其他方向都是石壁。

看著這陌生的環境,周天眼裡閃過一抹驚慌,旋即便是對著手臂之上的陰陽龍鳳圖道:「蛟,火雀,你們在嗎?」

「你大聲嚷嚷個什麼。」蛟的聲音響起。

聽到蛟的聲音,周天眼裡的驚慌之色迅速的散去,平靜的問道:「我們怎麼到這裡來得?」

「那把銹劍是件仙器,把我們給吸進了它內部的空間。」蛟解釋道。

「什麼啊?我們在那把銹劍的裡面?」周天失聲叫道,聲音中有些難以置信也有些驚慌,片刻后,他才鎮定下來,問道:「那我們怎麼出去啊?」

「我們為什麼要出去?」蛟不解的問道。

「額…」周天一愣,沉吟片刻后才道:「我必須趕往泰陽城,參加八大宗門舉辦的招徒,可不能在這裡耽擱太多的時間,話說,我們怎麼才能出去啊?」

「你去泰陽城,是為加入天羽門,而後變強,對吧?」蛟不答反問。

「嗯。」對於蛟這不找邊際的話,周天雖然疑惑,但還是點了下頭。

「既然如此,你大可以不用去了,在這個洞里,有你需要的一切,無論是神通仙技,還是仙丹靈器都應有盡有,而且在這洞府的深處,還有一處修鍊台,在哪裡修鍊一日,相當於外界修鍊十日。」蛟說道。


「真的啊!」聞言,周天心中一驚,久久不能平靜,神通仙技,那可是比天階功法和武技都要逆天的存在啊!片刻后他才道:「那這銹劍能被我收服嗎?」

「可以,但必須要有修真境的修為。」蛟說話很乾脆利落,道:「所以,不管你願不願意,你都得在這裡呆上很長的一段時間。」

「這樣啊。」周天點了點,不過他的眼中卻是閃過了一抹疑惑,今天的蛟似乎有點奇怪,不過他也只是在心裡想想而已。

「咕咕…」

忽然周天的肚子叫了,他神色一窘,才發現自己已經飢餓難耐了,準備從空間戒指里拿些乾糧出來吃。

「蛟,為什麼我感應不到空間戒指里的空間了,拿不出乾糧來?」周天驚慌的問道。

「這是在銹劍的空間里,它會隔絕其他的空間,你感應不到空間戒指里的空間很正常,你在洞里找找,說不定能找到食物。」蛟的聲音很平淡,無喜也無憂。

聞言,周天忍著飢餓,急忙往洞里走去,這洞越走越寬敞,而且岔路很多,他漫無目的的尋找著食物。

「好香啊!」

半響后,周天忽然聞到了一股誘人的香氣,然後他便是聞著香氣進入了一條岔路,而後便是驚愕的發現了一棵他從未見過的大樹,樹上結滿了碗口大的赤紅果實,似乎香氣便是由這些赤紅的果實散發出來的。

「蛟,這些果實能吃嗎?」

周天咽了口唾沫,他實在是太餓了,這果實的香氣也太誘人了,他說著的同時已經是對著果樹走去了。

「不僅能吃,還對你有好處。」蛟道。

聞言,周天便是躍上果樹,隨手摘下一個赤紅的果實,便是狼吞虎咽起來。

「好好吃,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東西。」

片刻后,周天便是吃完了一個赤紅果實,雖然他已經覺得肚子不餓了,不過還是忍不住這誘人的味道,又是隨手摘下一個果實,啃了起來。

半響后,周天已經吃了七八個赤紅的果實,不過此時的他一臉的瘋狂,似乎眼裡只有這誘人的果實,他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吃。

忽然,周天全身一顫,肌膚之上的毛孔瞬間張開,而後不斷噴出紅色的氣體,此刻的周天,儼然成了一個噴著紅色其他的氣囊。

身體的變化讓得眼中只有吃的周天一怔,片刻后,他才回過神來,把手中吃了一半的赤紅果實一扔,急忙盤膝坐下,查看著體內的情況。

不看不知道,一看便嚇一跳,周天身體之中充滿了狂暴的能量,全身的經脈都是開裂開了。

見狀,周天總算是徹底的清醒了,他知道,他迷失了,他闖禍了,顯然這赤紅果實是好東西,吃一個就夠,吃太多會出大問題的。

而後,周天一咬牙,忍著全身經脈的劇痛,運轉著他母親留給他的功法,傾盡全力的排出體內過多的能量。

周天不知時間過了多久,他只知道這個過程對他來說太漫長,太痛苦了。

不過還好,他母親留下的功法足夠給力,對於排除體內的東西很在行,不然周天全身的經脈便是廢了。

「呼…」

醒來的周天深吸了幾口氣,他的衣衫早已被汗水打濕,精疲力竭,躺在樹榦上,只剩下呼吸的力氣了,不想動彈一下。

「好舒服啊。」

忽然,大樹的樹葉發出一陣陣的熒光,照耀在周天的身體之上,然後周天便是覺得全身蘇暢無比,**了一聲后,便是閉幕享受起來了。

「周天,我覺得這棵樹有些古怪,我勸你還是離開的好。」蛟提醒道。

一臉享受的周天全然聽不進蛟的話語,他只想躺著,享受著蘇暢的感覺,他在想,這種感覺會不會是兒時被母親抱著時的感覺呢?


忽然,周天的眼睛陡然睜開,眼瞳之中有著驚魂未定,他想到了母親,他想到了他變強的目的,是為了找回母親,他想到了之前的險象環生,他想到了蛟的提醒。

心中有了執念,周天咬牙用力,他要動起來,不能再躺下去,他有種感覺,如果他再繼續躺下去的話,他將會一直躺下去。

「啊……」

怒吼一聲,周天動了起來,他腳掌一踏樹榦,而後便是躍下大樹,隨意找了一個岔路口,便是跑了,現在他只想遠離那可大樹。

「我這是怎麼了,先是禁不住赤紅果實誘惑,險些釀成大禍,隨後我又變得懶惰起來,連呼吸都覺得費力。」一路狂奔的周天,在心中反省著。

「蛟,這洞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安全啊!」覺得跑的足夠遠了,周天斜靠在石壁之上,氣喘吁吁的道。

「是你犯了饕餮和懶惰。」蛟道。

聞言,周天一怔,隨後點頭道:「對,是我自討苦吃,犯了饕餮和懶惰。」

「話說回來,你說的神通仙技,仙丹靈器在哪裡?」周天問道。

「往這左邊走。」蛟指引道。

周天便是在蛟的指引下走尋著洞穴。 「這怎麼有兩具棺材!」

走尋著洞穴的周天忽然發現了一個石門,旋即好奇的他便是推門而入,卻是驚愕的發現,石室里擺放著兩具石棺材。

「誰知道呢。」蛟回應了周天一句。

「我能打開棺材,看看你們有什麼嗎?」經歷了大樹一事後,周天變得小心謹慎了許多。

「棺材里能有什麼,不就是人嗎,不過這兩口棺材里的人有些特別,都是活死人,將來他們會醒來的。」蛟說道。

「那就是沒什麼危險了,我倒是要看看這活死人長得什麼樣。」好奇的周天走向右邊的石棺,隨即一把推開棺蓋。

往棺材里一看,周天卻是呆了,只見得,棺材里躺著一個年約十七八歲的少女,他身材高桃,體態輕盈,美目緊閉,手如揉荑,肌如凝脂,領如蝤蠐,螓首蛾眉,她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美而不妖,艷而不俗,千媚百嬌,讓人移不開目光。

見到這睡美人一般的女子,周天的心中燃起了一股火,一股人類最原始的衝動在他體內萌發。

年少的周天遵照著身體的本能,俯身下去,欲一親這傾國傾城女子的芳澤。

當周天的臉龐里少女的臉龐僅有一寸時,周天頓住了,看著少女那嬌艷欲滴的粉唇,周天怎麼也下不去嘴,而後他的腦海中閃過周穎,靈兒和函雅的臉龐。


「我這是怎麼了,該死。」

周天渾身一個激靈,站了起來,一拳打在石壁之上。

「我差點做了小人了。」

說完,周天便是一把把棺蓋給蓋上,眼不見心不煩,旋即他便準備轉身離開這石室。

「周天,你等等,把另一個石棺打開,裡面有一件極品靈器。」周天剛轉身,蛟的聲音就響起了。

「哦,好吧。」

聞言,周天又是轉身走向左邊的石棺,沉吟了片刻,他兩眼一眯,才一把推開棺蓋。

「居然是個男的。」

睜開眼眸,周天看向棺內,只見得裡面躺著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他青絲烏黑柔細,身材略顯單薄,膚色古銅,五官輪廓分明而深邃,又美又帥,世間的男子都是黯然失色。

「嘿嘿,這個少年可不簡單,雖然只有十七八歲,可修為已經是修真境了,而且和旁邊棺材的女子是一對。」蛟語不驚死人不休的道。

聽了蛟的話,周天眼眸中湧現出一抹濃濃的嫉妒之色,一絲殺氣在他眼瞳中一閃而逝,片刻后,周天陰沉的道:「你怎麼知道他和旁邊棺材的女子是一對?」

「你看他胸前的玉墜,那女子胸前也有塊玉墜,其實,這兩塊玉墜本是一起的,合在一起名為同心玉,其意為夫妻同心。」蛟道。

聞言,周天果然見到這男子胸前有一塊翠綠的玉墜,在一想,那女子的胸前似乎也有一塊和這相對稱的玉墜,看來這男子和那女子的確如蛟所說,是一對啊。

想到那千嬌百媚的女子竟是眼前這美男子的女人,周天眼中嫉妒之色愈發的濃郁了,一股煞氣自其體內瀰漫而出。

「你說得極品靈器呢?」周天聲音低沉而陰冷的道。

「他右手上的五彩鐲子便是一件極品靈器,不過這少年似乎受了重傷,必須用這五彩鐲子來續命,一旦你拿走那五彩鐲子的話,這少年就會一命嗚呼。」蛟聲音平淡,聽不出任何感情。

「這不更好。」

聽了蛟的話,周天的嘴角翹起,一抹詭異的笑容浮現,然後他便是伸出手來,準備取下少年的五彩鐲子。

周天的手指抵觸到五彩鐲子,他眼中忽然閃過一抹掙扎和不忍之色,然後周天臉龐扭曲,妒忌與良知他的內心開始了激烈的鬥爭。

過了一小會兒,周天忽然閉上眼睛,然後深吸幾口氣,片刻后,當他再次睜開眼眸之時,漆黑的眼瞳一片清澈。

而後,他把少年的棺蓋蓋上,沒有絲毫留念的轉身離開了。

「蛟,我想離開這裡,離開這石洞,回到現實中的世界,你又什麼辦法嗎?」

出了石室,周天忽然開口道。

「你想出去,你難道不想要神通仙技,仙丹和靈器了嗎?」蛟的聲音極其不解的問道。

「我不想要了。」周天毫不猶豫的咬了咬頭。

「為什麼?」蛟問道。

「什麼神通仙技,仙丹靈器,對現在的我來說,太過的虛幻與飄渺,變強有很多種途徑,我要一步一個腳印的變強,我要出去,要和這世間真正的天才一較高下,要見識這世界的精彩絕倫,而不是留在這裡。」周天堅定無比的道。

「你在這裡,修鍊速度不會比外界的天才慢,甚至更快,你真的不再考慮一下,留下來。」蛟再次勸解道。

「沒什麼可說的,我要出去。」周天毫不動搖,斬釘截鐵的道。

「周天,老子真搞不懂你是怎麼想的,有如此機緣你卻不要。」

蛟對著周天破空大罵,最後,甚是瘋狂的道:「真想把你奪舍了,然後我來控制你的身體,然後在這修鍊成絕世強者,再出去的話,什麼周穎,什麼靈兒,什麼函雅,還有石棺里的女子,都會是我的女人了。」

對於蛟的言語,周天卻是淡淡一笑,便是不再多言, 兩界無雙

「我如此對你,你難道不覺得憤怒嗎?」蛟難以置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