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簡直就是活受罪啊!

這尼瑪一天之內連死兩次,受不了啊!

這山林之中除了植物灌木叢便是參天大樹,還好,唐宋沒有撞到大樹,而是砸進了灌木叢中。

然後唐宋很幸運的發現,自己居然摔進了一條地道之中,落地之後一直向下滑行,也不知道盡頭是什麼地方。


但是此時此刻,他真想感謝漫天神佛,不管前途有怎麼樣的艱辛在等待著他,能夠暫時的逃脫疾風狼的狼爪,他已經心滿意足了。 噗!

唐宋的身體狠狠的撞在石壁之上,劇烈的撞擊讓他內臟受到了嚴重的震動。

被疾風狼頂的那個地方傳來陣陣刺痛,彷彿要斷了一般。

躺在地上,唐宋幾欲暈過去。但是他明白,現在不是暈過去的時候,所以極力的保持著清醒,想要觀察清楚這裡是什麼地方。

喘著粗氣,唐宋雙眼無神。

「想自己在前世,也是因為做好事而送命的,為何就要遭此天譴?」

「難道真的如他們所說,這個世道已經是道德淪喪,好人不長命了嗎?」

「不會的,絕對不會的!」

儘管唐宋不願意這樣想,可是身上不斷傳來的劇痛告訴他,他不是在做夢,這一切都真實的發生了。

他做好事死了,靈魂穿越,然後借屍還魂,結果沒等自己高興過來,事實又給了他當頭一棒,他要再死一遍了。

剛剛逃離了狼爪,唐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又掉虎窩裡了。

退一萬步說,即便他這次能夠僥倖撿一條命回去,可是丹田被破,在這個拳頭至上的世界,他又如何生存下去?

如果出生在普通的家庭裡面,清苦一點,或許還可以安安穩穩的過一輩子。

可惜的是,他出生在一個武者家族,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份還不是一般的族人。就算他想做個普通人,都有人不會讓他如願。

緩了緩氣, 嗨,劍下留人 。最起碼,自己不像是掉進了虎窩的樣子。

艱難的讓自己坐了起來,唐宋運起了前任修鍊的功法,御土訣。

雖然丹田被破,身體無法儲存內氣, 婚後再愛:總裁前夫纏上身 ,還是可以的。

「啊!」剛運起御土訣,唐宋就嚇了一跳。

在前任的記憶中,他的修鍊資質其差,身體對天地靈氣的契合度非常的度,所以吸收天地靈氣進行修鍊的速度非常的慢。

這也造成了他十六歲了,還只是一個三品武者,基本上就等於是廢物了。

可是剛剛他一運起御土訣,他就感覺四周無數的天地靈氣,彷彿爭先恐後一般的往他的身體裡面鑽,嚇得他趕緊停下了功法。

「怎麼回事?」唐宋不明所以,這太尼瑪意外了。「怎麼會變成這樣?」

「難道這是上天給我的另一種補償?」

過了一會,唐宋才回過神來。頓時指天大罵,「我勒個去,老子丹田都被破了,就算吸收靈氣的速度再快又怎麼樣?不能儲存起來,還不是要散到天地間去,這賊老天!我鄙視你!」

雖然不能修鍊,但是療傷卻是非常的合適。

不過半個小時,剛剛還一副奄奄一息,隨時都有可能斷氣的唐宋便已經又是一番生龍活虎的模樣了。

唉!

唐宋大氣長嘆,我這是造的什麼孽啊!

這樣好的修鍊資質,卻沒有丹田來儲存靈氣,天底下還有比這更讓人生氣的事情嗎?

越想越氣的唐宋又想指天大罵,可是考慮到如今所處乃是陌生的地方,所以決定先摸清楚這地方的情況再來指天泄憤。

這裡是一個山洞,而他所在的地主,則是通道轉彎的地方。而光則是外面的山洞口照射進來的,他只要轉過這個彎,就可以進入山洞之中。

他有些撓頭,這個山洞,是天然的還是人為的?

正常情況,如果是天然的,應該不會有兩條通道的情況。而且上面這條通道,似乎不像是天然形成的,更像是人打鑿出來的。

等他看到另一個出口的時候,就更堅定了這個猜測了。

看著洞口下面霧氣升騰,這是一個懸崖口,如果沒有上面那條通道,還真不知道怎麼進這個山洞。

不過很快,唐宋就又糾結了,到底什麼樣的人,才會在這裡挖一個山洞,然後費力的挖那麼一條通道。

這絕對不是普通人可以挖掘出來的,而且從洞口和通道都已經被植物覆蓋,可以看得出來,這個山洞的主人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進出過了。

確定了沒有危險之後,唐宋這才開始真正的打量起這個山洞。

很顯然,這是一個準備長期居住的山洞,因為山洞之中不但有大廳,還有兩個石室。大廳之中一目了然,除了一張石桌之外,就是一條石凳。

唐宋走近靠近通道的石室,往裡面瞥了一眼,裡面很空,除了石壁牆上掛了幾張野獸的毛皮,沒有其他東西。

估計以前這是山洞的主人用來存放食物的地方,只是現在除了幾張毛皮之外,已經沒有其他的食物了。

就算是有,也消逝在時間的長河中了。

打量了一下,唐宋就沒興趣了,退了出來,然後來到第二間石室。

啊!

咋一看,唐宋嚇了一跳,雖然上一世他已經二十多歲了,可是生平還是第一次見識到人類的枯骨。

只見第二間石室之中的石床之上,端著一具人類的骸骨。

讓唐宋驚異的是,這骸骨皮肉和衣服早就已經化為塵埃,可是這具骸骨,卻還是保持得很完好,甚至於,整具骸骨如同玉石一般,散發著一種朦朧的光澤。

骨骼如玉!

而且在唐宋的眼睛望向骸骨眼部兩個窟窿之時,甚至能夠感受到一陣陣的威壓從骸骨之上向他壓迫過來。

「只是一具白骨,居然能能讓自己這個死過一次的人感到壓迫。這人生前到底是什麼人?修為達到了什麼樣的境界,又怎麼會隕落在這裡的?」

「咦?」突然間,唐宋看到這具骸骨的胸口有幾根肋骨斷了,「居然被打斷了肋骨,看來此人生前一定受過很嚴重的傷勢。」

靜下心之後,唐宋仔細的觀察了一番這具骸骨,腦海里冒出一連串的疑問,可是卻不得要領。

思索了一會,唐宋便收回了思緒,把目光移向白骨旁邊的一個錦盒之上。

這個錦盒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製作的,巴掌大小,放在那裡,很普通。

「這,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唐宋看著眼前的一幕,有些不敢相信。

可是這山洞,這石室,這具強者的骸骨,這錦盒,這一切的一切,都在昭示著一個事實。

奇遇!

是的,唐宋現在腦子裡就只剩下這兩個字了。


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可是之前剛剛重生的時候,唐宋一點都感覺不到,但是現在,他已經有所領悟了。

雖然他還沒有看過錦盒裡面的東西,可是卻知道,裡面裝的,肯定是好東西。

「賊老天,我圈圈你個叉叉!」

突然間,唐宋仰天大罵,那悲憤的神情,足以讓老天都感到羞愧,剛剛還興奮莫名的心情一下子又跌到了谷底。

他剛剛想起來,自己這具身體的丹田已經破碎,他這輩子再也無法修鍊了,就算再有奇遇又怎麼樣,還不是井中月,水中花。


雖然唐宋也幻想過有什麼靈丹妙藥可以修補丹田,可是搜遍了前任的記憶,也沒有關於這方面的消息。 徹底失望下的唐宋甚至連看一眼錦盒的**都沒有了,跌坐在石床邊,雙眼無神。

在這個鬼地方,在沒有食物的情況下,他只有幾天好活了,而且還是在飢餓中死去。這是最讓唐宋覺得恐怖的事情。

與其在這裡餓死,還不如出去跟疾風狼拼一把,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而且要出去拼,就得早點出去,趁現在還有一點體力,等再餓一會,估計就沒啥力氣了。

有了決定之後,唐宋在枯骨面前跪了下來,然後恭恭敬敬的磕了幾個頭。朗聲道:「前輩,雖然我不知道你叫什麼,因為什麼而隕落在這裡。不管如何,我們能夠相遇就是一場緣份,給你磕幾個頭,然後你的盒子我拿走。」

「雖然我可能以後都不能修鍊了,不過能夠讓你的盒子重見天日,也算是功德一場吧!」

說完,唐宋很乾脆的拿起石床上的盒子,揣進了懷裡,轉身就走。

來到通道轉角處,看著那長而幽深的通道,唐宋心裡有些發怵。下來的時候,是滾下來的還不覺得,現在一看,這通道真是長的不知道有多長了。

而且另一邊的出口居然是一處懸崖,唐宋有些撓頭,貌似這地理位置有些不對勁啊!

「按照這方位推算,這懸崖邊的出口,應該是在河流下邊,難道說,順著河道走下去還是懸崖?」唐宋心裡腹誹了一陣。


就著微弱的白光,唐宋看到這通道壁上呈暗紅色,似乎跟石室裡面的石頭顏色不一樣。

「這通道,難道是用什麼染過了顏色?」


唐宋的心裡充滿了疑惑,照理來說,這個通道很長,不見天日,因為潮濕的關係長些海草之類的還是挺合理的,可是現在這通道,彷彿就是被鮮血給浸泡過一般。

「嗯,鮮血?」唐宋想到這個詞的時候,突然間想到了這通道為什麼會變成這副樣子。肯定是石室裡面那位隕落的高手用來捕食的。

從那具骸骨可以看得出來,此人生前絕對是位絕頂高手。

能夠將骨頭都修鍊得如玉一般,不知道過了多少年,還散發著光澤,可見這個人的功法已經修鍊到滲透到骨頭之中了。

甚至已經到了骸骨不朽的境界。

傳聞中,修鍊到武神之境,便可以肉身不朽。

那麼骸骨不朽,是武皇還是武帝境?

得到這個結論,唐宋駭然失色。這樣的高手,居然都落魄的隕落在了這個普通的山洞之中,那麼此人生前的敵人,該是多麼強大?

在前任的記憶之中,如今的真靈大陸之上,武聖就已經是傳說中的人物了。而在他們衡陽城,最強大的存在,只是一位武靈級別的高手而已。

比武聖還要高等級的存在,在衡陽城的人眼中,只存在於歷史記載中。

在唐宋十六年的記憶之中,衡陽城甚至連武王級別的高手都沒有降臨過。最強大的存在,好像是幾年前,一位宗門的武王級長老高手到過衡陽城。

那一次,那位武王高手,是來收徒的。

聽說那武王高手降臨衡陽城的時候,整個衡陽城叫得上名號的,都出城迎接去了,那陣勢,比皇帝出巡也不逞多讓。

不過唐宋也只是聽人說過,並沒有親眼見到過。

但是現在,就在剛剛,他居然看到一位疑似武皇,甚至是武帝級別高手的骸骨。

這樣的高手,怎麼會隕落在衡陽城這樣的地方呢?

唐宋因為父親的原因,所以對於衡陽城的處境還是知道一二的。衡陽城算是真靈大陸非常邊荒的存在。

甚至於衡陽城所在的安山國,都是非常邊荒的存在。

當然,更廣闊的外面,唐宋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地方,以他的身份能力,也只能了解一些安山國內的情況。

但是他知道一點,那就是修為越高,實力越強的武者,都會離開,前往修鍊環境更好的地方。

這具骸骨生前,到底遭遇了什麼樣的事情,居然會流落到這荒蕪之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