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章晚了很多——一直在埋伏筆,寫寫改改,所以今天效率比較低。

後知後覺,五一的雙倍又到了,打滾求粉紅!!!

… 在林安的血液即將與捲軸接觸的一剎那,捲軸忽然無火自燃!

這火焰不是自然火焰,林安那滴血在遭到火焰舔舐的瞬間蒸發,蘊含傳奇法則力量的捲軸也在三四個呼吸之後,完全分分解,連灰燼都沒有留下。

但林安無法忽略,當契約捲軸在遭到焚燒的時候,瞬息改頭換面、其上內容大變的過程。

她早已遠遠飛了出去。

由於事先看清方向,林安飛退的方向,正是空間裂縫所在峽谷的方向。

不知什麼原因,空森之子沒有繼續動手。

林安手中抓著一張捲軸,在沒有契約捲軸波動掩護之後,終於暴露齣劇烈的光芒和魔力波動,這意味著捲軸上的法術到了施放的末尾,已經無法阻止。

深藍法神的身影在峽谷上空出現,從模糊到清晰。

林安躲到了他的身後,如遇救星:

「冕下!」

「辛福瑞迪。」


深藍法神冷漠地喚出空森之子的真名。

空森之子未答。

他立在空中,身形纖細白皙,環抱男孩,側著頭,一臉的若有所思。

如果不是林安覺察到了他的真實目的,根本不敢相信如此美好的人,內里竟然一副叵測居心。

無論那張契約上書寫的是什麼內容,空森之子要以這種方式欺騙她自願簽下,說明那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死亡遠遠不是最悲慘的下場。

林安在輪迴中身為女巫的那一世,見過各種各樣以極小代價、被騙得簽訂魔鬼契約的人出賣靈魂。被魔鬼永恆奴役,甚至被投入靈魂火焰中被永世灼燒,痛苦嚎叫卻依舊保持清醒的可怕下場。

「你是怎麼發現的?」空森之子問。

他的目光直視林安,令人無法錯認他疑問的對象,林安搞不清他在打什麼主意,但拖延時間,正是她目前希望的——

「您布置得非常周全。」

她回答:

「雖然自然之力可以在這裡使用出來,但這個島嶼和島嶼上的植物對我毫無感應,一度令我以為,這裡真的是一個和克瑞爾法則幾近相同的新位面。」

林安在深藍法神身後探了探頭。又縮了回去。海風將她的聲音送到空森之子耳邊:

「不過,問題也出在這裡——整個島嶼對我的隔閡太徹底了,即便它們不回應我的自然之心,但也不應該是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雖然不像是被催生的魔法造物。但它們沒有靈魂。」

林安頓了頓。


「當然。這個疑點很小。不足以證明您別有目的。如果不是我一開始就懷抱著一定戒心的話,也不會讓這點疑心萌芽。」

如果旁人在,說不定會以為林安在胡說八道:

這個海島上無數海鳥飛翔。植被茂密蔥翠,俯視時隨時可見野獸在密林中活動的痕迹,哪裡有什麼死氣沉沉?

空森之子淺淺而溫煦的笑容卻消失了。

林安忽然有種直覺,空森之子的不悅,不是因為她說一開始就對他有戒心,而是因為前面那句「死氣沉沉」。

她心裡霍然明白了什麼。

不過,這只是猜測,還需要驗證。

「繼續說。」

少年清越的聲音逆著風,卻清晰地傳到林安耳邊。

「我想,水藍之主應該不是和您一夥的吧。」

空森之子的翠眸中閃過意外。

林安卻像是十分篤定,不等他回答,已經繼續說下去:

「兩位傳奇尋找空間裂縫,卻恰好碰到一起,其幾率之小,足以令人心存戒備了——雖然一切都很完美,包括這個孩子,但正因為完美,才令人警惕。」

林安語氣有些複雜。

「巧合不會全部集中在一起——您清楚,一個未知的空間裂縫,還是被人先發現過的,我們肯定會有戒心——事實也的確是這樣,在我和深藍法神冕下看來,如果有問題的不是空間裂縫本身,就很可能是你和水藍之主。」

「您很好地利用了我的第一印象,按照正常推理,您與水藍之主之間,您更像是被陷阱蒙蔽而身陷危險的那個人。」

「尤其是,不論是我還是深藍法神,都與水藍之主有過矛盾,我們完全沒有理由放過更有嫌疑的水藍之主,去懷疑您。」

「最後一點,也是現在我才想到的——」

「您需要一個背黑鍋的,這才是您必須扯上水藍之主的根本原因。」

林安的聲音輕飄飄地傳來:

「主要就是這三點。」

「其餘諸如您特意環島,讓我看到這座島的具體環境;有意在我面現說鳥語,顯示出對自然的博愛;還有特意當著我的面,在這個孩子身上描繪法陣等企圖降低我警惕的行為,都只是懷疑萌生后,我思考確認過程中的佐證。」

說到這裡,林安道:

「我已經回答了您的問題,作為等價交換,您能告訴我,這裡是哪兒?幻境,迷鎖,還是半位面?」

「你很聰明,猜對了——這裡,是我的半位面。」

果然。

林安挑眉。

她感覺得出,被這麼挑釁,空森之子絲毫沒有被激怒。

空中疾亂的海風吹拂,海面上的鳥鳴不知什麼時候消失了,空森之子平靜陳述:

「這是一個由我的法則構成的獨立半位面,所有的一切遵從我的意志,所以,你還要躲在那個複製體後面嗎?」

「——即便是深藍法神本人親自來到,在這裡,他也不是我的對手,更何況只是一個連領域力量都沒有的複製體。」

深藍法神一言不發。沒有徵兆地動了手。

【真實鏡像術】:

傳奇法術——分出施法者的本質的一部分,以之製造出一個擁有施法者靈魂的複製體。

【備註】:

1、通過施展這個法術,施法者可以製造出一個與施法者剛剛晉陞傳奇時狀態一樣的複製體;

2、每付出百分之十的魔力,複製體等比增加,但無論你付出多少負能量等級,複製體的最強狀態永遠不能比施法者本身高;

3、可以施展任何施法者會的法術,包括傳奇法術——前提是,在和複製體相同實力的時期,施法者已經學會了這個法術;

4、複製體不會攜帶任何東西,佔用施法者部分靈魂。死亡后這部分靈魂自動回歸;

5、但如果複製體在法術存續期間被殺。則永久損失施法者為提高複製體而額外付出的魔力。

這個一個格外深奧複雜的傳奇法術,以等級論,它在傳奇法術中,相當於大師級中的六級法術。

這個複製出的深藍法神雖然不是本人。但等同於深藍法神剛晉陞時期的狀態。除了沒有傳奇領域。一切施法能力、反應速度和思考方式,都完全一致。

深藍法神在這張捲軸中注入了百分之一的魔力,令複製體擁有了他的一部分傳奇法術。

在進來之前。林安並沒有對空森之子產生懷疑,她原以為,深藍法神讓她帶這張捲軸進來是為了這個傳奇法術的第四條效果,也就是複製體消失后,回歸的靈魂會將所有見聞帶回去給深藍法神——

這樣一來,即便林安也和空森之子一樣失陷,深藍法神也能在外面想出解救的辦法。

不過現在看來,姜還是老的辣。

深藍法神或許已經看出了什麼,又或者是有某種預感,否則沒法解釋,他的元素化身特意回去一趟,將這張捲軸帶過來,讓林安必須一起攜帶進來的未雨綢繆。

兩個傳奇具體是怎麼開戰的,林安無法看清過程。

反正好像一眨眼,她身上已經套了一層蒙蒙發光的力場,是「傳奇法術偏轉」,而深藍法神連續四個法術,刷刷刷刷——

在林安看來完全是同時發出的。

——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深藍法神再怎麼強,都不可能連續默發四個傳奇法術,完全沒有吟唱過程、施法手勢和魔力波動。

「大概是傳奇時間靜止或者時間複製術之類的時間系法術,我處於類似時間停止的法術效果下,所以聽不到吟唱,也看不到施法過程——喔,這個應該是大崩滅術!」

空森之子的非主流綠葉裝嘩啦一下散開,但還沒到半秒,看起來馬上要鬆散開來的綠葉又組合回來,黯淡下去的魔法靈光在聚集過來的元素恢復下,迅速復原——

這就是在自己創造的半位面主場作戰的好處。

某種程度上,空森之子算是這個位面的造物主。

深藍法神剛才那一記大崩滅術被空森之子綠葉上的法術替代了,隨後被破壞成元素的綠葉裝馬上又被空森之子用半位面法則恢復過來。

以上是林安擊飛之前,模模糊糊以眼睛和精神力感知到的最後一幕。

傳奇強者的戰鬥太恐怖了,單是精神力衝擊,就令林安只看了兩眼就頭痛欲裂,眩暈不止。

這還是因為他們並沒有動用領域力量——半位面就是空森之子的最強領域,深藍法神的複製體則是沒有領域。

所以,這其實是一場勝敗已定的戰鬥。

只要在這個半位面中,空森之子無論消耗多大,都能短時間內補充回來,而深藍法神就算是本人親自來臨,能全身而退已經是最好結局。

才不過十幾秒,剛剛還勢均力敵的場面,已經變成空森之子壓著深藍法神打。

【「還等什麼,快走!」】

即便在這種時候,深藍法神的心靈傳音還是冷冰冰的。

「還沒問清楚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林安心裡嘀咕,動作一點不慢,精神力化為匕首,對著心臟用力紮下去——

(未完待續)(未完待續。。)

… 50_50308在精神力匕首紮下去的一剎那,林安眼前一黑,心臟停止了跳動!

靈魂隱隱有飄出軀體的虛浮感,但精神海中的橡樹果實,還是忠實地遵守了在匕首紮下去之前林安先下的指令——「不許神力治癒!」

瀕死!

被法袍遮擋的左臂上,紫薔薇印記亮起。

在這生與死交接的瞬間,高於物質構成的法則層面,一根淡金色的絲線從一個停泊在克瑞爾位面外層晶壁的半位面中延伸出來,未經空間與時間的距離,直接抵達了克瑞爾與魔界兩個位面之間的一層灰膜——

@wan@書@ロ巴,◇ans≮⊙om灰膜上,物質構成生命根本無法看見的神力印記,慢慢浮現出來,又慢慢隱沒下去。

——【墨西斯.勒斯荷曼】

……

「咦!」

通天塔中,半透明精神體的卡桑等五位監守者同時抬頭。

通過對通天塔許可權的接管,他們看到,直接連向通天塔塔尖的一根淡金絲線顫動了一下,慢慢黯淡下來。

同樣的淡金色法則絲線,在通天塔上還有四根,從一頭延伸過來,以通天塔為中轉,延伸到繆斯大陸的某個位置。

「才剛剛離開不到四個月,竟然已經動用了一根——那小丫頭到底遭遇了什麼危險!」

五位監守者均皺眉連連。

【緊急之重聚】:傳奇法術——當對象滿足條件時啟動,激發跨位面旅行效果。

【備註】:


1、該法術可在目標滿足條件時。將其傳送至任何目的地,目標會被傳送至施法時所定的地點;

2、只要條件滿足了,這個法術就會被觸發,觸發條件由施法者決定;

3、選擇的目的地,應相似於以下的一些事物:地面上一個點,一個同伴,一扇門,一塊石頭,一棵樹等等;

4、當施展后,這個法術在設定的觸發條件未滿足前維持不發動——但只要它不發動。就會一直持續消耗施法者魔力。即使是將該法術施展到別人身上同樣如此。

這同樣是一個最高階的傳奇法術,經測算,假如五個「緊急之重聚」疊加,相當於每天都必須消耗掉五十個傳奇魔力單位。

(將傳奇魔力標準化。一個新晉傳奇一般為一百個傳奇魔力單位——之所以限定為傳奇魔力單位。是因為在法則、純度等方面有相應標準要求)

基本上。沒有任何傳奇強者能承擔得起這種程度的魔力消耗,即便是出門,傳奇法師最多也只會根據情況需要。在自己身上施加一個這樣的保命法術。

也只有通天塔的能量池,才能承擔得起這樣持續而龐大的魔力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