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卻不再是一個小隊四五十“

八,是足足箇中隊百四五十人了!……

參與攻擊的日軍中隊趁着炮火準備的時候全部運動到了兩百米的攻擊起線外,炮擊一停,就立刻兵分三路動了衝鋒,一個小隊從正面強攻,另外兩個隊迂迴兩翼。日軍所使用的還是最簡單也最實用的老一套戰術。

不過這次,日軍這套在平時屢試屢爽的戰術卻失靈了!

先是正面進攻的那個步兵小隊遭到了火力的壓制。剛纔炮兵中隊重點炮擊的兩斤。隱蔽火力點居然沒有被摧毀,正面進攻的步兵小小隊由於缺乏心理準備,頓時就吃了大虧,從兩翼迂迴的那兩個步兵隊也撞到了鐵板上。

很快,參與攻豐的整個第中隊就敗了下來。

柳田大隊指揮部內,柳田中佐的臉色頓時就變了。

“小八嘎牙魯,支那人的那兩個火力點居然沒有被摧毀?”

“小還有側翼,什麼時候支那軍也學會保護自己的側翼了?”

旁邊的副大隊長還有幾個中隊長都不敢接腔。顯然他們也鬧不明白。在剛纔如此猛烈的炮火覆蓋下,支那人的那兩個火力點是如何生存下來的?還有側翼保護,支那軍一貫就沒有這方面的意識,看來前面那支支那軍還真是不太一樣啊工

柳田中佐卻感到很沒面子,國崎閣下和整個國崎支隊的同僚們可都在不遠處看着他的表演呢,這場戲要是演砸了,讓他的臉往哪擱?柳田中佐甚至都已經感受到國崎閣下不悅的神情以及同僚們譏諷的眼神了。

,小命令,炮兵中隊打完所有炮彈,再使用毒氣彈!”柳田中佐咬了咬牙,獰聲道”“炮擊結束。第 中隊和第3中隊同時起攻擊,這次務,必拿下對面的支那陣地”。

小哈依!”炮兵中隊長和第,、第3步兵中隊長猛然低頭,同時收腳立正。日軍的第三輪炮火準備很快開始。在打了上百實彈之後,又悄然使用了靡爛性芥子毒氣彈,但是對面的早有準備,上次截獲的擡重和歷次繳獲中就有不少防毒面罩小嶽維漢早就已經把防毒面罩到單兵了,他早就防着這手呢。

柳田大隊的第三次進攻依然以失敗而告終,不過這次他終於是有所現了,對面支那軍構築的絕非什麼土木工事,而分明是磚石混凝土結構的永固工事,尤其是前沿的那兩個隱蔽火力點,分明就是表面糊了爛泥的暗堡!

是夜,國崎登親自主持召開了軍事檢討會。

柳田中佐也在檢討會上做了深刻的檢討。並提出了應對戰術。

必須得承認,日本民族是個非常善於承認錯誤、總結錯誤並且改進錯誤的民族,這叮,的確值得國人警惕並且學習。

“柳田君,今日之敗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國崎登安慰了兩句。然後話鋒一轉說道,“因爲對面的支那軍已經利用這幾天時間構築了完備的永固工事羣。要想憑藉九二步炮推毀對方的永固工事羣。明顯已不可能。明日,山炮聯隊和戰車分隊將協同第3大隊作戰。柳田君 明天你可千萬不要再讓我失望了

柳田中佐猛然起身,旋即收腳立正道:“哈依。”

國崎登在主持召開軍本檢討會時,嶽維漢也正在寶山2營 連的陣地上巡視。

池成峯邊走邊嘀咕道:“他姥姥的”連2連的傷亡情況都還好,就是彈藥消耗太嚴重了,尤其是重機槍子彈。半天時間就消耗了好幾斤,基數,按照這樣的強度,最多三天我們營所有的重機槍就都要唱空城計了”。

“池成峯,你少在我這裏哭窮。”嶽維漢冷然道,“戰前所有彈藥都已經下到各營,你再喊也沒用,我這裏可沒有多餘彈藥補給你。”

事實上,這也是日式武器的致命弊端。一旦彈藥耗盡,再精良的武器也成擺設了。

想靠繳獲來以戰養戰,那根本就是癡心妄想小鬼子不是便宜運輸隊,要想搶他們的擡重又談何容易?一次兩次還可能僥倖成功,三次四次還能得逞小鬼子不成傻瓜了?搶人家物資真這樣容易,抗戰還用得着打八年?

池成峯撇了撇嘴,不吭聲了小心裏卻腹誹道:“他姥姥的,咱就不信你沒留點私貨?”

”你在心裏罵也沒用,我還是沒有彈藥補經你。”嶽維漢卻像是腦後長了眼睛,又像是能聽到池成峯肚子裏的聲音,冷然道,“我來就是提醒你,你最好能有個思想準備,明天鬼子的進攻可不會只有今天這點強度了 雲日清晨,正在熟睡的池成峯被巨大的爆炸聲所驚醒門

急起身衝到觀察孔後面往外一看,這天還沒亮透呢,小鬼就開始炮擊了。而且這次炮擊的威勢明顯不同於昨日,那感覺簡直就是地動讓搖,天崩地裂,他的營部已經用鋼筋混凝土加固過了,感覺都有些搖搖欲墜了。

再舉起望遠鏡察看時,只見3連的整個前沿陣地已經成了一片燃燒的火海。大量的爆炸碎片和碎石爛泥正在空漫天飛舞,雖然相隔還遠,池成峯卻幾乎能夠聽到彈片在空劃過時發出的淒厲的尖嘯聲。整個一副世界末日的可怕景象。

我的餐廳連接著異世界 池成峯身後,廖耀庭神情凝重地道:“營座,是??傷山炮羣

“龜兒滴”。劉志堅也罵道,“威力可比昨天的二步兵炮大多嘍

池成峯沒有吭聲,舉着望遠鎖的雙手卻忽然間顫了顫,就在網才,一團巨大的紅光在3連陣地前沿猛然綻放,其一座暗堡的頂蓋霎時間就整個被掀飛了,大量的碎磚塊和着混凝土碎片正向着四下裏呼嘯激射。

池成峯的嘴角抽了抽,突然回頭向廖耀庭道:“給我接團部!”

廖耀庭趕緊拿起電話筒。正要搖動手柄時,卻又被池成峯摁住了:“算了

廖耀庭又默默地放下了話筒小他知道池成峯這會心裏沒底,一直以來池成峯都是在團座的指揮下作戰。所以養成了事事請示團座的習慣,可昨天晚上,團座卻已經把話說得很明白了,有事自己決定。別去煩他!

池成峯想了想,道:“讓??連和警衛排立即集結。

寶山2營直屬警衛排和??連剛剛在地下坑道和掩體裏集結完畢,日軍的炮火準備也結束了,這時候天色也已經放亮了,只不過籠罩在前沿陣地上空的硝煙還未散盡,所以看上去仍像是黑夜一般,視線極差!

很快,日軍的身影點從硝煙裏衝殺了出來,打頭的赫然是兩輛輕型坦克!

在望遠鏡裏看到日軍坦克的身影,池成峯心頭頓時猛然一跳。急向身後的廖耀庭道:“快向前沿陣地打旗語。把暗堡裏的重機槍給老撤下來。快”

話音未落。那兩輛輕型坦克的主炮就同時開火了。3連前沿僅剩的那座暗堡一下就成了廢墟。剛剛進到暗堡的兩挺輕重機槍連同正副射手一下就壯烈了,磚石混凝土結構的堡牆可以抵擋彈,卻不可能抵擋戰防炮的穿甲爆破彈。

池成峯心疼的直哆嗦,一拳頭就重重地砸在了冰冷的水泥牆上。

不到片刻功夫,端着刺刀的鬼步兵就在坦克的掩護下衝上了3連前沿陣地。

硝煙瀰漫,3連前沿陣地裏的五十餘名戰士也端着刺刀從戰壕裏躍了起來。兩下里霎時就開始了慘烈的白刃拼刺。

池成峯將望遠鏡往地上一扔。扭頭就大吼道:“警衛排????”????????“營座,我去!營副劉志堅搶先衝出指揮部,提着匣炮向早就已經集結待命的警衛排怒吼道。“不怕死的。跟老走!”

夜深人靜,寶山團團部。

戰地記者趙欣怡正就着幽幽的油燈連夜趕稿,稿件題目是《戰地日記:第2日》

民國茁年口月凹日:上午時。日軍國崎支隊調集了大量重炮猛轟我團2營3連陣地,旋以坦克爲前導,向我3連陣地發動猛攻。激戰至傍晚,3連三道防線全部失守,全連自連長以下一百五十餘官兵全部壯烈殉國,無一生還!

2營營副劉志豎少校率警衛排決死反擊。亦壯烈殉國。

劉營副和3連及警衛排全體官兵之死,重逾泰山。因爲他們真正履行了川軍將士出”時的諾言:一日不驅除僂寇。就一日不活着還鄉!劉營副和已經戰死的廣大”軍將士永遠都不可能活着返回四川了,可他們的英魂永遠與我們同在!

夜深了,今天就先寫到這裏,待會我還要去炊事班幫廚。

再過半咋小時,我們英雄的嶽團長就將親自率領2營??連發動夜間反擊,誓死奪回失去的陣地,我只是個弱小的女流,無法替代英勇的將士上戰場與日寇拼殺,但我可以做我力所能及的事,絕不讓我們的戰士餓着肚上戰場。

好了。就寫到這裏。趙欣怡,於寶山團部。

星空下,萬簌俱寂。

如果不是走近了仔細觀察。你很難發現。將近兩米深的坑道里。已經聚集了黑壓壓一大羣身影,至少也有一百五十來人!

寶山2營??連的一百五十餘官兵已經齊聚於此。

團部炊事班的伙伕還有通訊班的機要員。以及那兩個戰地記者正忙着將熱騰騰的白米飯添到官兵們手裏的碗。每個官兵還能分到兩大塊香噴噴的肥豬肉,不過官兵們最喜歡看的卻還是漂亮的女上尉機要以及那個女戰地記者。

很快,白米乾飯和豬肉就分到了每個官兵的

星空下頓時就響起了一片狼吞虎嚥的咀嚼聲,看着官兵們一個個吃得全跟餓死鬼投胎似的,嶽維漢心裏卻疼的不行,多好的戰士,多英勇多無畏的士兵啊?明知道這很可能是生命最後一頓飯,可他們卻是如此的從容、淡定!

“咣噹一個士兵最先吃完,抹了抹嘴又將飯碗奮力砸在了地上。

砸酒碗或者飯碗可是有特殊含義的,而且這碗也不是隨便亂砸的,只有敢死隊出征前纔有資格砸碗,將自個吃飯的傢伙砸了,意思就是說今後的日不過了,也就是說。這次出征他們就不打算活着回來了。

這是官兵們莊嚴而又無聲的宣誓,而絕非什麼噱頭!

有人開了頭,星空下很快就響起了接連不斷的碗碟碎裂聲,不到片刻功夫。每個官兵都將自己的飯碗砸了個粉碎,國已破,山河已碎。介,人生死又還有什麼好計較的?家妻兒老母雖仍在,卻也管不了那麼多了,誰讓自個是軍人呢?

嶽維漢在幾個團副、營長的陪同下踩着滿地碎屑來到了隊列最前方,肅然道:“弟兄們,再有五分鐘我們就要出征了,我不想也不能騙你們。這次出征絕對是死一生,我們當的很多人將會戰死,將會永遠地離開這個世界。

“你們是英雄,你們的名字將被銘刻在英烈碑上,永遠接受後世孫的瞻仰,但是,作爲你們的長官,我不想看到你們帶着遺憾離開這個世界。所以,如果你們還有什麼未了的心願,可以現在提出來,我一定儘量滿足你們?。

“團座,啥也別說了,我們沒得啥遺願?。

“對頭,飯吃了,肉也吃了,團座你就快帶我們上路吧”。

“團座,你當官的都不怕死。我們這些當兵的還有什麼好怕的?”

“再座,這凡間的日兄弟們早就受夠了,也該去陰間找那些死去的弟兄了

嶽維漢看在眼裏卻是痛在心裏,猛然間。兩行熱淚已經奪眶而出,這一次。嶽維漢再沒有別開臉去,更沒有任何掩飾的意思,而是任由熱淚滑下了臉頰,任由在場的每個官兵都將他流淚的這一幕看在眼裏。

在場的每個官兵頓時全被震動了!

包括曹興龍、池成峯等幾個老3營殺出來的營長在內,在今夜之前,還從來沒人見到過團座流淚的樣,更沒人想過他們的團座居然也會流淚!戰地記者趙欣怡趕緊按下了手照相機的快門,閃光過後。這畫面就被永遠定格了。

“好,弟兄們都是好樣的。不愧是我寶山團的兵!”嶽維漢喘噓不已道。“不過,我還是要再問一次,你們還有沒有未盡的遺願?。????????“團座,真要說的話弟兄們還真有個遺願?”

隊列終於有人說話了,是個年輕的四”兵,最多十**歲的樣。

嶽維漢欣然道:“講,只要在我的能力範圍之內,就一定想辦法替你辦到

那年輕的四川兵忽然轉頭看着戰地記者趙欣怡,道:“弟兄們想看看趙記者的**

趙欣怡的俏臉騰地就紅了。另一位記者周博卻勃然大怒道:“太過份了。你怎麼可以提如此無理的要求?。

嶽維漢也是愕然,這樣的要求讓他也是始料未及。

不過再轉念一想,嶽維漢心裏卻又疼得不行,這些戰士纔多大啊?他們的人生纔剛剛開始這就要草草結束了,生命有多少美好的事物,他們甚至根本還沒來得及體會、享受卻就要匆匆謝幕了,能不讓人撫腕嘆息?

這個要求過份嗎?不,絕不過份!

在嶽維漢看來,這個要求不僅不過份,而且低得讓人心疼。

但是很遺憾,既便是如此之低的要求,嶽維漢也沒辦法滿足他們,因爲他不是女人!士兵們想看的也不是他。

趙記者似乎是被這叮。無理要求給激怒了。當下別開了臉去。

不過很快,趙記者又轉過臉來,等她再次面向全連官兵時,臉上的紅霞已經褪去,取而代之的卻是一片神聖的母性光輝,然後,在一百五十餘男人的目光注視下,趙記者一點點地解開了身上的棉衣,很快,一對雪白就完全呈現了出來。

現場一百五十多官兵全都看得呆了,似乎????????又是看得癡了。

嶽維漢心裏也同樣充滿了震驚,更多的卻是敬佩,對這個年輕女人的敬佩!

“敬禮”。嶽維漢猛然轉身,面向趙記者,面向那隻雪白,猛然敬禮。

全連一百五十多官兵齊刷刷地擡槍致敬。這一刻,全體官兵看向趙記者。看向那隻雪的眼神再無一絲一毫的褻讀,擁有的只是跟嶽維漢一樣的肅然起敬,趙記者犧牲了她的清白,卻滿足了官兵們的遺願。她是個了不起的女人二 雲辦日記!第弓日口月們日

昨天晚上,嶽維漢團長親率2營 連發動決死反擊,一舉奪回白天失守之陣地,全團官兵士氣大振。江北民衆亦深受鼓舞,然而不幸的是嶽維漢團長右肩部位中槍,子彈嵌入了肩腫骨。需要手術取出。

下午四時。爲避免無謂傷亡,嶽維漢團長下令2營退守第二道防線

今天就先寫到這裏吧,因爲再過半小時。野戰醫院就將安排嶽維漢團長手術,聽說野戰醫院的麻醉劑已經用完了,我得去鎮上找些來。

寶山團地下掩體,臨時野戰醫院。

當初花翰林從崑山整體搬來的日軍野戰醫院終於派上了大用場。尤其是那個日本女軍醫千葉花子。更是發揮了極大的作用,從前天下午開戰到今天傍晚,千葉花子已經連續手術十九次,挽救了十九條寶貴的生命!

嶽維漢是自己走進野戰醫院的,他的傷其實不重,而且傷口也簡單包紮過了。

說起來嶽維漢也是倒黴,昨晚的反擊作戰都已經結束了,就在打掃戰場的時候卻讓個日本軍官打了一手槍,子彈卡進了右肩腫骨,嶽維漢的整條右臂現在都沒法動了,不動手術把子彈取出來是絕對不行了。

嶽維漢走進來時,千葉花子正比發着跟柳忻在說什麼,柳忻卻是滿臉茫然?

由於缺乏人手。尤其是缺乏女衛生員。柳忻上尉也只好在野戰醫院當起了救火隊員,看到嶽維漢進來,柳忻趕緊迎上前來,如釋重負地道:“團座你來得正好,花子醫生她到底在說些什麼呀?”

這時千葉花子也看到了嶽維漢,趕緊上前鞠躬致意?

向嶽維漢問好的時候,千葉花子的表情還是有些僵硬,顯然,那次在靖江碼頭,嶽維漢凶神惡煞般的表情給她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

嶽維漢輕輕點頭道:“花子小姐,你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哈依。”千葉花子趕緊又彎腰鞠躬道,“醫院的麻醉劑快要用完了。”

“麻醉劑?”這下可真把嶽維漢給難住了,急切間讓他上哪去弄麻醉劑?當下又道,“醫院還剩下多少支麻醉劑?”

千葉花子爲難地道:“只剩一支了。”

正說間,又有士兵擡着一名重傷員衝了進來,跟在旁邊的赫然是炮營營長牛大根。

心急火燎的牛大根甚至沒有看到旁邊的嶽維漢,圓睜着牛眼衝千葉花子吼道:“你給老子聽好了。無論如何也要救活老子的這個兵,老子的炮營原本就沒幾叮。兵,能打*炮的更少,好不容易纔有個象樣的。可不能就這樣死了,聽到沒有?”

卻把個千葉花子嚇得美目圓睜,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

嶽維漢趕緊輕哼了聲,斥道:“吼什麼吼什麼?嗓門大就能把你兵給吼回來了?嚇壞了醫生誰給你的兵動手術?”

“呃,團座?”牛大根見是嶽維漢,眼圈立刻就紅了。????這兩天,牛大根的炮營打的最猛。損失卻也最慘,打到現在,迫擊炮連和九二步炮連基本上被打殘了,六門輕迫擊炮和四門九二式步兵炮已經全部報廢,剩下十六門七五山炮卻被嶽維漢勒令雪藏了起來,嚴禁暴露火力!

嶽維漢對這十六門七五山炮寄予了厚望,不到關鍵時刻絕不會祭出的。

嶽維漢拍了拍牛大根的肩膀,又向十葉花子道:“花子醫生,快安排手術吧。”

銷魂情人 千葉花子爲難道:“可是長官,麻醉劑只剩下一支了,如果給這位士兵做了手術,那你就沒有了

“我不需要。”嶽維漢擺了擺手。淡然道,“不就是個小手術嘛,用不着麻藥。”

“哈依。”千葉花子當下又向嶽維漢鞠了一躬。旋即又示意牛大根將那名傷員擡上了手術檯,然後就開始緊張地工作起來。

嶽維漢就在旁邊看着,那名戰士是被高爆榴彈炸傷的,整個頭部已經血肉模糊,幾乎辯不出人形了小尤其是右臉部的那兩道貫穿傷更是駭人,如果不是擁有野戰醫院和千葉花子這樣的醫生,這樣的傷勢。在寶山團基本上就只能放棄了。

整整三叮小時手術才告結束,中間嶽維漢都遞了幾次剪刀和鎖子。

縫合了傷員臉上最後一道貫穿傷,又剪了線頭,千葉花子才輕輕地舒了口氣,回頭向嶽維漢報以一個柔媚的笑容,輕聲說道:“長官。您的兵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最多休養半個月他的傷勢就能復原了。”

“謝謝,辛苦你了。”嶽維漢當即又向牛大根道:“大根,沒事了。”

“呼?”牛大根這才長長地舒了口氣,然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道,“團座,這張國維真是顆好苗子,不僅有文化,還精通各國炮械,什麼蘇聯炮、美國炮、意大利炮德國炮。各種數據他張沁不,炮懷打得老準,可厲害

“是嗎?”嶽維漢道,“這樣的人才你從哪找來的?”????牛大根撓了撓頭,道:“是我從儀徵抓來的,這小子是網從德國留洋歸來的,一開始還不願意來。說是要去延安投什麼八路,好說歹說就是不肯來,結果把我惹惱了,就讓人把他給捆了來,不過見了我們炮營的裝備後,這小子卻又不走了。趕他都不走,嘿

“那你就好好敲打敲打他。爭取讓他早些挑起大梁。”嶽維漢說着又向千葉花子道,“花子醫生小你看你是先休息一下還是馬上給我動手術?。

千葉花子柔聲道:“我倒是不妨事,不過長官,沒有麻醉劑真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嶽維漢說着就往手術檯上躺了下來,道,“來吧。花子醫生

千葉花子道:“長官,爲了手術安全。我必須讓人把你的四腳捆起來,請您原諒

“用不着嶽維漢說着就解開了軍裝,讓自己的右肩腫整個露了出來,道,“來吧

千葉花子的美目霎時睜圓了。連連搖頭道:“長官,不行 你會忍受不了痛苦的。



“哪這麼多廢話?”嶽維漢不耐煩道,“動手!”

年葉花子的小嘴頓時就抿緊了,過了好半晌才猶猶豫豫地走到了手術檯邊上?

柳忻趕緊將鋒利的手術刀還有鉗子小銀子什麼的準備好,一邊還關切地道:“團座,要不要往你嘴裏塞塊毛巾?”

“用不着嶽維漢冷然道,“這點痛算個屁

千葉花子終於相信嶽維漢不是在跟她開玩笑了,當下深深地吸了口氣,先讓自己的情緒平穩下來。然後拿起鋒利的手術刀照着嶽維漢的右肩就是一刀。嶽維漢的眉頭霎時就蹙緊了,柳忻也一下就捂住了自己的小嘴。

旁邊的牛大根也使勁地抽*動了兩下喉結。

正好戰地記者趙欣怡拿着兩盒麻醉劑走進來,網進來就聽到呲啦聲響,再定睛看時,原本紅潤的俏臉頃刻間就失去了血色,然後也像柳忻一樣用手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否則她也會控制不住尖叫出來的

臨睡之前,趙欣怡破例續寫了今天的日記。

原本今天不打算再寫了,可總覺得心裏有什麼東西堵着,如果不把它寫出來的話,我想今天晚上我是睡不着了。

小時候讀三國,每每讀到關公刮骨療傷就會懷疑那不是真的。

不過今天,我卻相信那是真的了,因爲嶽維漢團長也在沒有任何麻醉的情形下,就讓千葉醫生從他的傷口裏取出了子彈,我想,刺開肩膀絕不會比割開手臂痛苦更輕。從骨頭裏取出子彈,其痛苦也絕不會比颳去腐毒更淺。

自始至終,嶽維漢團長都顯得很從容。他甚至不需要依靠下棋來轉移注意力,更不需要藉助喝酒來緩解痛苦,這個男人的意志力真的很強,他不是我見過的男人中最強壯的,卻絕對是意志最堅定的,能擁有這樣的團長,是寶山團全體官兵的幸運!

有時候,我真的很困惑,這個男人真的就是我所認識的那個惡少嗎?

我甚至都無法將這兩個人聯繫起來,記憶中的那個惡少和眼前這個男人。差別真的是太大太大了小簡直就跟換了個人似的????算了。不想這些了,該睡了,明天還要早起,繼續去野戰醫院幫忙看護傷員呢

寫完起身,趙欣怡想了想又把最後一段給劃掉了,然後把前面那幾段重新譽寫一遍,又拿到電訊室發給了上海申報總社。

按說,像這種含有大量軍事信息的日記是不應該公諸於衆的,趙欣怡沒打過仗,可能不懂這個道理,嶽維漢卻不可能不懂,但他並沒有阻止趙欣怡。團副劉毅也專門向嶽維漢反映過此事,嶽維漢卻一笑置之,誰也不知道他葫蘆裏賣的什麼藥。

上海,十里洋場。

報童們一大早就揹着一大摞報紙走上了街頭:“賣報賣報,申報戰地記者獨家發佈,戰地日記第3日,寶山團已與國崎支隊激戰三日 互有攻守,勝負難分;嶽維漢團長親率敢死隊決死反擊,右肩中彈。剔骨取子彈嘍”

報童們沒吼幾嗓子,旁邊就聚集了大羣市民。

不到片刻功夫。報童背囊裏的百餘份申報就已經被哄搶一空了。同樣的情景在武漢、重慶、長沙廣州等各大城市同時上演,寶山團的抗戰事蹟以及嶽維漢團長“剔骨取子彈。的故事也隨着申報的脫銷而迅速傳播了開來。

當然,這些內容也不可避免地落入了日軍間諜的手裏,很快,最新一期的申報就已經呈送到了特高課佐藤大佐的案頭。,如欲知後事如何,., 午後,很難得的豔陽天,蔣委員長居然躺在搖椅裏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