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後果,他們承擔不起,他們怎麼也無法想到,王劍竟然和羅家的關係匪淺,更是羅家的恩人。

「怎麼辦?」白毛看向黑羽。

「只能先退了,將這個事情告訴幫主,讓幫主定奪,我們做不了主。」黑羽沉聲說道。

這個事情,是他們無法想到的,先不說滅掉這些人的代價如何,就憑他們根本不是羅家這些人的對手。

因為羅家這六個人為首者是一個是頂尖的勇士級強者,其他的五人,有兩個也是勇士級,其他的三個想來也不會差了。

這些人的氣息太濃厚了,是可怕的存在。


黑羽和白毛沒有辦法,只能退去。

遠處,有一人在注視著這裡的情況,當聽到雙方的對話之後,他就悄悄的離去了,似乎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不過羅家六人為首的一人,則是看到了,他的嘴角浮現了一抹冷笑,並沒有讓人去追擊。

他看到了那人的服飾,是卜家的人。

他們這些人在這裡,不但是幫助王劍趕走火虎幫的來犯者,也是要趕走卜家居心叵測的人,讓他們知曉,羅家就站在王劍身前,想要殺王劍?好,那就先殺了他們這些羅家人好了,要殺了他們這些羅家的人,代價可想而知,不管是卜家,還是火虎幫都承受不起羅家的報復。

……

「什麼?那個小子是羅家的恩人?難道,那個小子就是前段時間救了羅家少主羅大河的小子?」火虎幫的眼眸閃爍,他得到了黑羽和白毛的稟告,神色陰晴不定。

羅大河被一個少年所救,回來之後,就拷問了家族中的一個身份不凡的僕人,查出了對方是姦細,最後調查出來了暗害羅大河的人是埃家的人,埃家這段時間可是被羅家打壓的不輕,要不是麥家城主從中間周旋,怕是埃家付出的代價會更大。

這個事情,很少有人知道內幕,但是一些頂尖勢力還是有各自的渠道,打聽到了這些內幕消息。

麥羅城,為何以麥姓和羅姓為名?那是因為麥家和羅家傳承的都太久了,是建城之初的兩大頂尖家族,羅家在麥羅城傳承十八代,甚至更多,麥家也是如此,至於埃家,底蘊遠遠沒有羅家雄厚。

所以,埃家雖然也是副城主之家,但卻是比不上羅家。

這也是當初羅大河敢豪言定要讓羅家付出代價的原因,他有這個底氣,在麥羅城,只要不是麥家針對,不是諸多頂尖勢力聯合,他羅家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既然羅家力保他,那小子在麥羅城就先不要動他,我們如今還不能和羅家為敵,至少在明面上。」火虎沉吟片刻,說道:「那幾個傢伙,讓他們接下來安分點。」

「是。」黑羽和白毛恭敬點頭。 「什麼?羅家派遣了一些修士保護王劍?」卜英俊聽到屬下的稟告,面色頓時難看無比。

「是的,少爺。」中年男子的臉上也是帶著不可置信:「我派遣了好手尾隨,卻是沒有想到,竟然得知了這樣的情況。」

「該死,真是該死,那個小子竟然是羅家的恩人,這下想要殺了那個小子就難了!」卜英俊無比的憤怒。

「少爺,至少在羅家的那些人保護王劍的時候,我們想要下手就難了,或許火虎幫也是會按捺住殺王劍的衝動。」中年男子臉上帶著隱憂說道。

「那就讓這個混蛋多活一段時間吧,我就不信羅家會一直保護他!」卜英俊咬牙切齒,但是話語之中卻是充滿了無可奈何:「等到羅家的人什麼時候不保護他了,再殺他!」

「是!」中年男子應道。

……

王劍不知道一場風波籠罩而來,但是被羅大河派遣而來的羅家修士給逼退了,讓他才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閑來修鍊。

一天又一天,自從那次宴會歸來,王劍一直在家中修鍊,連續五天的時間,就在今天,王劍終於將頭顱上的29塊骨頭也全部淬鍊完畢。

「206塊骨頭終於全部修鍊成功了。」王劍的臉上帶著欣喜的神色。

「我現在,已經是戰士級大圓滿的修士了,整個克萊斯王國達到戰士級大圓滿的怕是都不多。」王劍嘿嘿笑道,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力量感。

「鐵頭功,怕是也不過如此。」王劍摸摸自己的頭,有些自得道。

「接下來,就要修鍊拈花劍法了。」

「鋼鐵級的劍法,修鍊成功,到時候英雄級之下,近身戰怕是也罕有敵手了。」王劍自語。

他的眼中帶著期待,自己的遠攻水平很高,一般的勇士級強者只能被自己虐殺,只要頂尖的勇士級強者才能夠防備的住自己。

英雄級強者?整個克萊斯王國都不到一千,分到16個城池,每個城池平均連六十都不到。

自己也算是站到一定高度的強者了。

「拈花劍法,一共三式,分為摘花式,飛花式,刺花式。」

「第一式摘花式,摘花傷人!主要重在出劍,出劍若摘花,講究的是一個手法,是快,狠,准!」

「三幅圖,第一幅主要是描述快,如何快,怎麼快,不考慮狠和准,什麼時候快到連敵人都看不到劍的軌跡,就算是成功了!」王劍盯著腦海之中烙印著的第一幅圖和介紹,自語。


快的敵人都看不到了,該往哪裡去擋?

唰!唰!唰!

院落之中,一道身影在笨拙的出劍,一遍又一遍,看起來很是古怪,彆扭。

但是隨著一天一天的過去,王劍出劍的速度越來越快,至少千心柔已經看不到劍形了,只看到一道殘光一閃。

足足半月的時間,王劍每天都是在苦修出劍的速度,每天都超過萬次,剛開始的時候王劍簡直都是被累的躺在床上不想動彈,看的千心柔無比的心疼,她讓王劍不這麼拚命,但是王劍搖頭,因為他知道自己面對的困難,不但沒有收斂,反而修鍊的越發瘋狂,簡直魔怔了一般,要不是千心柔的悉心照顧,怕是王劍根本就堅持不下來。

但是隨著一天天的習慣,王劍的出劍速度大漲,頻率也是大漲,第一天的時間,王劍出劍一萬八千次,第二天達到了二萬一千次,第三天就暴漲到了三萬六千字,第四天則是達到了四萬兩千次,等到第九天的時候,達到了十萬五千次,最後的六天,每天都是超過十一萬次。

半月的時間,足足超過了百萬次的苦修,終於,達到了摘花式要求的出劍速度。

「終於修鍊成功了。」王劍滿心喜悅,雖然這些日子每天都過的很辛苦,但是終於將出劍的速度達到了理想的標準。

「難,真難啊!不愧是鋼鐵級的劍法,這還只是第一式的一個分解式而已,全部修鍊成功,以這樣不日不夜的修鍊,怕是也待要將近兩個月的時間。」王劍感慨。

「繼續努力。」王劍深吸一口氣,自語道。

快已經達到了標準,接下來就是第二幅畫講究的狠,不但要快,還要狠,出劍的速度再快,但是沒有狠辣的威力,也是很難傷到強大的敵人。

所以,在快的標準上,如今多了一個難度,那就是在保證足夠快的基礎上,再加上狠。

剛開始的時候,王劍老是控制不住在快的標準上做到狠,出劍一狠,老是快不下去。

不過整體上,王劍是在逐漸的進步,慢慢的在快的標準上,加大狠辣的威力。

足足十八天的時間,王劍終於做到了完美的快狠結合,一劍出,快若絕倫,狠辣無比。

要是被擊中,就算是強大的勇士級強者,恐怕也會被劈成兩半。

王劍的精氣神很旺盛,因為他發現修鍊快和狠,讓自己的渾身骨骼得到了高度的磨鍊,因為出劍練快和狠,需要渾身的骨骼配合。

「一個月零三天的時間,將快和狠做到了,接下來剩下的就是將准也完美的融入其中,到時候摘花式的真正威力才會徹底的爆發出來。」

出劍足夠快,也夠狠,但是敵人不會站著不動,肯定會躲閃,在這樣的情況下,則是需要準頭。

不夠準的話,出劍再快,再狠,命中不了目標,那也是白瞎。



足足一個月的時間,王劍對著院子里控制著快和狠的標準修鍊準頭,千心柔爬上院子里那顆大樹,從樹上扔樹葉,而王劍則是在樹下劈斬樹葉。

一開始的時候,王劍雖然做到了快和狠,但是不準,但是隨著一次次出手,可以劈中了。

但是準度還不夠。

第三天,王劍在快和狠的特定標準下,已經可以準確無誤的劈中千心柔扔下的落葉了。

但是每次都是一片葉子,難度不夠,從第四天開始,樹葉的數量在逐漸的增加。

同時落下兩片!

同時落下四片!

……

同時落下三十六片!

等到了半月後,同時落下上百片樹葉,王劍也是可以在極短的時間裡全部輕鬆劈中,在這些樹葉落地之前,而且還是在快和狠都滿足要求的情況下。

這個時候,王劍再度加大了難度。

那就是讓千心柔朝著自己扔石子,相比落葉,一個戰士級強者扔石子的速度要快了無數倍,難度自然也加大了無數倍。 嘭!

王劍被石子砸中了!

千心柔第一次出手,王劍就悲劇了。

「劍哥哥,你沒事吧?」千心柔驚呼著跑過來。

「沒事,這石子太小,而且你砸的也太准了,沒有斬中。」王劍捂著頭,苦笑道,「就是有些破相而已。」

鮮血從王劍的手指間流了下來。

王劍雖然將29塊頭顱骨都修鍊到了完美的程度,可是骨頭煉好,不代表皮膚就能夠防住一個戰士級強者扔的石子攻擊啊。

這讓王劍心中感慨,幸好這不是箭矢啊,否則的話,那可不是破了一點相那麼簡單了。

「勇士級強者,煉皮膜,煉血肉,煉筋,至少把皮膜修鍊成功,才能夠防住這種程度的攻擊,不讓自己流血。」王劍自語。

「那我接下來扔石子的速度慢點?」千心柔心疼的說道。

「不用慢,還是這個速度就好,不流血,以後怎麼能夠成大事!」王劍把一塊布綁在額頭上,說道。

「好。」千心柔看著王劍堅定的眼神,只能應道。

王劍接下來精氣神更加集中了,被砸中的次數越來越少,兩天後,再次飈射而來的石子,他都能夠準確無誤的將石子劈碎。

然後,加大難度。

一次次增加,最終在半個月之後,百顆豆子大的石子朝著王劍飈射而來,都是能夠在近乎瞬息之間將所有的石子都準確無誤的劈中。

「摘花式,到今天,也算是小成了。」王劍的臉上帶著喜悅。

這,還僅僅是小成而已,因為千心柔僅僅是戰士級的強者,扔出石子的速度不夠,所以王劍可以輕鬆瓦解。


有句話說的好,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要是摘花式達到大成的話,就算是萬箭齊發,也是能夠全部抵擋的住。

不夠就算是小成,摘花式的威力也是極強了,不管是防禦,還是攻擊,都是讓王劍有了和勇士級正面激戰的資本。

更不要說,王劍還有不凡的射箭本事在手了。

「劍哥哥,恭喜你,你終於修鍊成功了。」千心柔也替王劍感覺到高興和興奮。

「嗯,兩個多月的時間,終於修鍊成功,我去準備一下,炒上幾個菜,我們好好的慶祝一下。」王劍笑道。

「劍哥哥,你這段日子太累了,炒菜還是交給我吧!經過你的指導,我現在的做菜水平雖然還比不上你,但是也不錯了,不是嗎?」千心柔很是體貼的說道。

「好吧,那就交給你了。」王劍點頭,他也的確是想好好的歇息一下,兩個多月的苦修,他也的確是累的不輕。

千心柔去做飯了。

就在王劍準備去好好休息一下的時候,一個聲音突兀的響起:「這段時間還挺努力,沒有辜負我對你的期望。」

「額。」王劍聽到這個聲音渾身一顫,因為這個聲音不是火老的,應該是火老口中的水老,他蘇醒了,可是自己的聲望值如今還是零啊,他會不會抹殺自己?想到這裡,王劍有種大汗淋漓的感覺,這完全是被嚇的。

「不要害怕,我要是想抹殺你,早就抹殺你了,我已經蘇醒兩個月了。」水老的聲音響起,一如既往的冷漠,但是冷漠之中,卻是有些人情味。

聽到水老的話,王劍鬆了一口氣,勉強在嘴角扯出了一個難看的微笑:「水老?我......」

「看來是那個老東西已經蘇醒了,告訴了你我的名字,也對,他把拈花劍法都烙印到你的腦海之中了,沒有蘇醒就怪了。」水老說道:「我之所以沒有抹殺你,就是看你修鍊還算努力,沒有不務正業。」

聽到水老的話,王劍暗叫慚愧,自己其實還真的想不務正業來者,只是因為仇敵環視,他不得不努力修鍊,提升自己的修為,好應對一些危機。

否則的話,只能依靠別人的幫助了。

羅大河派的人暗暗的保護王劍,王劍早就知道了,因為,那些敵人遲遲不來找自己的麻煩,這讓王劍奇怪,然後根據千心柔經常出去買菜,探查到的一些情況,知曉了有些羅家的人暗暗的保護著自己。

所以王劍明白了羅大河的心意,並且將這份感激記在了心裡,不過,他也沒有拒絕羅大河的心意,現階段的他,的確是需要扯上羅家這個虎皮來保護自己。

這讓王劍有時候感覺到憋屈,但又無可奈何,自己不能只顧自己的面子,而致千心柔的安危於不顧,當然,還有自己的安危。

水老接下來說的一句話讓王劍一愣。

「我需要你獲得足夠多的聲望。」水老很是認真的說道。

「能告訴我為何嗎?」王劍略微沉吟問道,從一開始,他就感覺到奇怪,水老為何讓自己獲取聲望值,難道真的是希望自己多做好人,成為救世主什麼的?他感覺到沒有那麼簡單。

「因為你獲得聲望值,會轉化為正義之氣,然後被我吸收,我才能夠逐漸的恢復一些實力。」水老說道。

「正義之氣?這麼神奇?」王劍瞪眼,顯然是被這個事實給驚住了。

「嗯。沒有正義之氣,我很難恢復。沒有正義之氣,不久之後你則是要身死,不要以為我是危言聳聽,這其中有著很多我現在不能告訴你的秘密。我原先逼迫你,就是因為如此。」水老的聲音鄭重。

但是聽的王劍卻是雲里霧裡,同時,也是有著一股寒意襲來,沒有正義之氣,自己也要死?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何不能告訴自己究竟是什麼秘密呢?

王劍詢問再三,水老則是再三強調,說道:現在你的實力不夠,不能告訴你,如果你不相信,那麼你就將身死魂消,再也無法投胎轉世的機會。

王劍不敢嘗試,因為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邪門之事實在是太多了,萬一這事情如果是真的,而自己不當回事,怕是將來後悔都來不及。

「那為何火老讓我泡妞呢?這難道也和正義之氣什麼的有關係?」王劍疑惑道。

聽到王劍的話,水老一下子沉默了。

就在王劍等的花兒都要謝了的時候,水老說話了:「因為,他受傷嚴重,需要補一些陰陽之氣。」

「陰陽之氣?」王劍瞪眼,「聽起來也是好玄乎,為何需要泡不是認識的妞?」

「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