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會兒的乾元開口了。

“靈氣和邪氣原本就是一體,在上古時期,生於天地之間,靈氣的出現是爲了鎮壓邪氣,而邪氣則是讓靈氣有了存在的意義。

我們的祖師爺曾經說過,邪氣並非一定就是惡,很多時候我們需要邪氣,如果沒有邪氣的掌控,這自然早已經被壞,不論多少資源都不夠。可到了後來,這邪氣就被有心人利用了去,修煉,不斷修煉,從而入魔!

魔也有善惡之分,但,再善的魔,在他人看來終究是惡的!

;??靈氣難於修煉,包括靈氣飛昇進入仙界的天劫要比飛昇進入魔界的天劫更難,便是因爲靈氣不想助長人的殺戮,畢竟,並非人人修仙都是爲了道,並非人人不想將修仙獲得的力量用來殺戮,用來爭權奪利!”

魏一恆聽着乾元所說,猛然間瞪大了眼睛道:“靈山老祖的意思是,這邪氣和靈氣他們本身也是有靈的?”

“萬物皆有靈。”乾元道。

魏一恆一怔,他在這一刻,突然間仰慕起來了這靈山派的老祖。

不愧是第一大派,悟出的道就是不同凡響。

“這一招邪靈守護,是我的祖師爺發現的,能夠抵禦仙人的攻擊,但是,能夠抵禦多久,我就不清楚了!”乾元道。

“能夠地獄多久,那得看你有多少的能耐了!”冰魂再一次猖獗地大笑起來。

而後他揮動手裏玄冰神劍,一劍舞動,那玄冰神劍飛射出冰雪,直接將魏一恆和乾元連個人覆蓋住。

覆蓋下來之後,打量的靈氣涌動過去,瞬間,冰雪結成了一個冰體。

“我倒是要看看,你們能夠堅持多久!”冰魂得意洋洋,他只是劍尖指着冰體,便有寒氣和靈氣源源不斷地涌動過去。

而且,這個量是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看着那個冰體,即便只是看着都知道里面會多麼地寒冷了。

林天意識到,冰魂是想要用這一招,將他們兩個人給逼迫出來!

一分鐘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十多秒,冰魂也意識到,這一分鐘是他最強的時候,眼前這兩個傢伙實力極其不一般,如果過了這一分鐘,他或許能夠贏,可也會很吃力。

這會兒,在冰體之中的乾元突然之間一口血給吐了出來。

“你怎麼樣?”魏一恆關切地問了一聲。

先前,對於乾元,他只有恨,可現在,在經歷了和乾元的溝通之後,又看到乾元竟然使用出來他們祖師爺的東西后,魏一恆對他有了好幾分的佩服。

而且,魏一恆這會兒也想起了林文寶,心中對林文寶也是更加地佩服,他的兄弟,當年就慧眼如炬,選了一個如此厲害的師父!

要是當年沒有那麼多事,到如今,林文寶不知道會強大到什麼地步。

“我沒事,待會兒一分鐘後,你再一次使用超重力!”乾元這會兒還在想着一分鐘後的進攻。

可就在這時候,邪靈守護,雖然沒有被破掉,但是,寒氣已經滲入進來,而且先一步將乾元的手臂給冰凍住了。

乾元的情況有些糟糕,尤其是很快,他的整條手臂都被冰凍住了。

“哈哈哈,我看你還不死!”冰魂看到了乾元的一條手臂被冰凍住了,他突然間暴喝起來,而後揮起了手裏的玄冰神劍。

這一次,是朝着整個冰體砍了下去。

這是是要通過結冰的位置,破掉邪靈守護!

那個位置有寒氣進入,只要一劍砍下去,砍的準了,就能夠完全破掉邪靈守護了。

“砰!”劍氣飛砍而到,剎那間,冰體完全破碎開來。 那一瞬間,整個洞穴裏,周圍全都是橫飛的冰塊,而且,最爲可怕的是這一些冰塊都非常地零碎。

並不是說那一個冰體被砍成了兩個大塊,然後再加上一些其他的小塊,而是全部都是一個火柴盒大笑的冰塊。

“舅舅!”林天大聲喊了出來,雖然出不了聲,可是他還是怒吼出來。

他原本就沒有親人,如今有了一個舅舅,他不想要失去,他這會兒又一次開始準備引用天雷術,但是就在又一次要引發出來的時候,看到了那兩個人站着的位置,依舊是邪靈守護!

那一個靈氣和邪氣組合起來的八卦並未立即被破掉,就在眼前。

林天吃驚地看着,隨後,看到的一幕,讓林天瞬間對乾元有了改觀,即便他不知道乾元的真實良苦用心。

總裁誘妻入甕 乾元的一條手臂,那冰凍的手臂斷落在地上,而這會兒他和魏一恆的邪靈守護縮小了一圈,不過,依舊對他們形成保護。

“乾元,你……”魏一恆也是說不出話來。

這會兒的乾元已經是斷臂,一嘴的血,面色也是非常地差,他低聲道:“你能夠救的出來文寶,即便……即便不是你,但知道你可以引導林天去救,林天的事我知道了,我也聽說了很多,他是一個好孩子,呵呵……”

“你放心,我一定帶着他把文寶救出來。”魏一恆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他這會兒就是感覺到,乾元彷彿是在交代遺言了,所以,不管如何,先應下來再說。

乾元深呼吸兩口氣,然後又是一笑道:“我還沒那麼容易死,你快做好準備了,一分鐘的時間,到了……”

將門虎女 聲音落下,乾元單手一劃,整個邪靈守護直接朝前面的冰魂飛了過去。

冰魂感覺到不妙,想要逃,但是那一個邪靈守護瞬間範圍擴大起來。

“媽的,你們靈山派的人,爲什麼就都這麼難纏,當年是靈山老祖,現在又是你這麼一個不識趣的傢伙!”說話之間,冰魂一劍插入在地上。

他也開始結印,結印的同時,洞穴裏面的空氣瞬間降低下來了!

這會兒的魏一恆已經使用出來了超重力,那超重力直接襲擊了過去,將對方冰封往後面壓了過去。

下一秒鐘,邪靈守護將他給籠罩住了,完全吞噬下來了一般。

“好厲害的招式!”林天看着這邪靈守護,這一招,防禦的時候,能夠將現任之力都給擋下來,這會兒進攻可以將對方直接給束縛住,不給對方絲毫的機會。

林天微微眯起眼睛,看着那個冰魂,同時猛地用力,終於,林天的身體完全給掙脫開了。

便在此時,乾元有些承受不住地喝了一聲道:“快,我要堅持不住了,過去殺了冰魂,用你的火……”

魏一恆點了點頭,即刻飛衝了過去,同時拿出來了那一把黑色的長劍,然後引動了火繩。

帝少101次逼婚 這火繩雖然不是什麼天下奇火,可卻也是非同一般,是他本人煉製了許久的火

焰。

冰魂這會兒少了仙人之力的佑護,沒有那麼變態的防禦力。

冰魂感覺到了危機,他也看到了地上乾元的狀況,立即全力掙扎起來,掙扎的越來越快,下一秒鐘,他的身體完全衝出,破掉了邪靈守護。

乾元彷彿遭遇了破功,一大口鮮血吐出來,直接摔在了地上。

“你個靈山派的雜種,我殺了你!”冰魂握緊手裏的玄冰神劍,飛衝過去。

魏一恆暗暗叫了一聲糟糕,他這會兒也是氣喘吁吁,這纔在使用火繩的時候,那落在冰魂身上的超重力消失了。

這會兒的他想要再用出一記超重力,可卻是來不及了。

林天看到了魏一恆想要救乾元的眼神,於是要飛衝過去。

可突然間外面一道很強勢的罡風猛然間衝擊而來,而後,只是林天一眨眼之間,便能夠感覺到罡風如一把劍一般,幾乎就要將他的臉給劃破了。

冰魂感覺到情況不對,他擡頭,但一個手一下子就掐住了他的脖子。

冰魂震驚地瞪大了眼睛,他看着那個身影,想要說話,等到發現話說不出來,他想要催動玄冰神劍。

然而下一秒鐘,那個人突然發力,一團火焰燃燒而出,將冰魂完全給吞沒。

也就是說老妖猴整個身體在瞬間全部燃燒了起來,並且掉落在地上,而那一把玄冰神劍也落下,但是沒有落地就被一隻手給接住了。

洞穴裏面,正要施展出來超重力的魏一恆怔了爭,而後落在了乾元的身旁,他看着眼前的背影,心裏面這會兒已經開始新的盤算和計劃。

對於他來說,這個人的出現在意料之中,只是洞穴裏這發生的一切已經超乎出了他的意料,尤其是那個強大的冰魂!

冰魂足夠強大,但是,他在和魏一恆和乾元打了一場後,沒想到會有一個變態的強敵突然之間出現,以驚嚇到他的實力將他的脖子給掐住,然後用他的弱點將他給擊殺了!

沒錯,冰魂的弱點就是怕火,尤其是強人手上的火。

林天原本要衝出去,可這會兒也愣在了那裏,看着漂浮在空中,看着玄冰神劍的陸長生!

那個身影正是陸長生!

陸長生其實早就在哦洞穴外面了,可是他遲遲沒有進來的原因就是知道這個洞穴裏面有着不簡單的陣法,他可不想浪費精氣神在那一些陣法上面。

到了後面,他感知到了這裏面有大情況發生,派人查看後,得知玄冰神劍出現,立即趕了進來。

“老實說,邪靈守護真的很厲害啊!”陸長生笑了笑,轉身看向了魏一恆和地上的乾元。

乾元“咳咳”了一聲,道:“你應該是練成了吧?天魔……”後面還有一個字,乾元還沒有說出來,又是一陣咳嗽,鮮血被吐了出來。

“你這傢伙還是跟以前一樣的厲害,不愧是曾經最優秀的靈山派傳人……只可惜了啊,今天你也得交代在這裏!”陸長生原本是微笑的面容慢慢變的陰寒。 陸長生看着跪倒在地上的乾元,殺意凜然。

總裁蜜寵小嬌妻 “啪嗒”一聲,陸長生握緊了那一把玄冰神劍,然後劍尖慢慢指向了乾元。

同時,他又看了乾元旁邊的魏一恆一眼,道:“可真的是我七煞門的好弟子啊!”

“多謝誇獎。”魏一恆這會兒完全站立起來,直起腰來。

其實,他這會兒很疲憊,剛剛的幾場戰鬥,對他的消耗來說,實在是太嚴重了,他已經快要到極限了。

這會兒雖然還能夠喘一口氣,可不知道還能夠堅持多久。

他的意念這會兒和林天連接上了。

通過那束縛住林天的邪氣,這也算是魏一恆留下來的另一手了。

“林天,剛剛的事,你應該都聽到了吧?”魏一恆開口道。

林天已經完全掙脫了束縛,縈繞在他身旁的邪氣只剩下一點,不過有這麼一點已經足夠用來維持和魏一恆的聯繫了。

這突然闖進林天腦海裏的聲音讓林天整個人有些小小的猝不及防,雖然他剛剛已經接受了魏一恆整個的身份轉變,可這麼突然地進行交流,卻是他沒有能夠想到的。

“我全都聽到了……”林天幾乎是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那好,你現在先離開這裏,然後想辦法到靈山去救你的父母,不過,最好是修煉到了渡劫期再過去,否則,靈山派的諸多陣法你闖不過去,而且,他們還有六個實力極其可怕的高手在。”

魏一恆略微停頓了一下道:“你應該也看到了乾元的實力了,而那六個人的實力只怕還在乾元之上。”

林天很堅持地說道:“我不會走!陸長生,我也算是跟他交手過,他的實力有多變態我再清楚不過了,要是我現在就離開了,你們……”

“走!”魏一恆有些生氣起來,“你都和他交手過了,你難道還不知道他的實力嗎?這樣一個怪物,你以爲加上你就能夠有機會贏的了了嗎?”

林天咬了咬牙,低頭看了一眼手裏的天雷術。

有天雷術就有極大的機會,而且,林天還有其他的“招式”,這一些“招式”不說能夠傷的了陸長生,但卻一定會很管用。

讓林天比較頭疼的是,還要救下的人,還有沈紅雪。

他本可以不去管沈紅雪的死活,可是,沈紅雪肩上所揹負的重任以及她一直以來的努力,讓林天從內心裏感覺到欽佩。

而且,沈紅雪曾經也算是幫過他的忙,尤其是他身上的“大海之力”,和天雷術。

“好,我走。”林天假裝同意了,不假裝同意,魏一恆可不會罷休。

“慢一點出去,我施加在你身上的符咒,只要沒有大動靜,陸長生髮現不了。”魏一恆道。

說到這裏,魏一恆的雙手已經開始結印了,這一次的結印很複雜。

“怎麼,想要用你自創的招式來殺我?可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你這自創的招式一旦使用出來,你的修爲可是要直接回到凡人的狀態了啊!呵呵……”陸長生眯了眯眼睛。

乾元這會兒看了一眼魏一恆,他的眼神裏閃過一絲敬佩!

nbsp;??因爲,當初的時候,他聽說過,魏一恆練就過一種神功,這神功能夠摧毀一座島嶼,將一座島嶼完全抹除。

但是,代價就是他本身的實力會完全被“清空”,也就是說,他的“魔體期”直接會回到凡人的狀態。

曾經的魏一恆在一座島嶼上嘗試過,後來回到了凡人的軀體,整個人無比地虛弱。

但,這傢伙就是有實力,就是天賦橫溢,短短的幾年時間,他又修煉恢復到了魔體期!

那個時候,乾元就在感嘆,如果當初沒有林文寶的事,不讓魏一恆對修仙憎恨,如今的修真界可就又多了一顆冉冉的新星。

沒錯,當年的時候,魏一恆原本也是一個修士,他都已經修煉進入到了金丹期,可那時候,發生了林文寶和陸香玉的事。

魏一恆憤怒之下,離開了修真界,投身到了修魔界。

而在修魔界,不過五六年的功夫,魏一恆就躋身爲七煞門的強手。

“你這麼做不值得的啊……”乾元道。

他愛才惜才,雖然對於魏一恆沒有進入修真界一度耿耿於懷過,可是,後來,他也體悟到了當年老祖的“真言”。

不論是修仙還是修魔,都有善有惡,而看一個人是否是真的善良,要看的是這個人的本心!

“要是能夠殺了他,什麼都值得,不過是從頭再來而已!”魏一恆看着陸長生。

對於陸長生,他原本就極其痛恨,當初,要不是陸長生也在追殺林文寶和陸香玉,那麼,或許,一切會有其他的局面。

“你覺得我會讓你施展出來嗎?”陸長生哼的一聲。

突然之間,陸長生緊握着的玄冰神劍,一道劍氣從劍尖飛射而出。

這劍氣和玄冰神劍本身的長度一樣長,而那玄冰神劍有近一米五的長度,寬度更是有一部手機那麼大。

那一道劍氣飛射出來,冰寒銀光閃爍,周圍的空間瞬間又降溫了。

“你的那一招什麼毀天滅地,結印就需要非常長的時間吧?”陸長生聲音還沒完全落下,他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因爲在剛剛的瞬間,原本跪倒在魏一恆旁邊的乾元突然之間起身了,這個傢伙竟然還能夠劃出來一個八卦。

只不過,這八卦直接被劍氣給刺穿,那一道長劍氣刺穿過去了大半,劍尖的位置刺破了乾元的胸口往下一點的位置。

再差一點點,可就是乾元的丹田位置了。

“噗……”乾元一大口鮮血吐了出來,而後整個人搖搖晃晃就要摔倒在地上。

不過,他突然之間,雙腳扎一個非常穩當的馬步,用凡人最原始的修煉方式堅持住了。

“乾元,你……”

“你繼續你要做的事,不要管我!”乾元說話間,嘴裏的鮮血又流了出來。

而下一秒鐘,那一道瞬間,順着八卦,將乾元的整個身體完全給結冰了起來。

“就是這個時候!”魏一恆心中默喊一聲,而後,單腳往地上用力跺了下去。

“砰”地上,直接有一道波紋圈層盪漾開來,“呼”地上的白雪都被卷飛起來。 白雪飛捲開,波紋盪漾衝擊而出,直接衝擊到了旁邊先前被魏一恆給制服住的那一頭虎龍魔獸身上。

這虎龍魔獸,先前魏一恆制服下來,正是爲了在這個時候用來對付陸長生的。

他知道他的那一招需要時間,而只有虎龍魔獸能夠有機會幫他拖延爭取到時間。

他沒想到過要讓乾元來爭取時間,乾元並不在他的計劃之中。

虎龍魔獸原本被壓制着,這會兒被解開了束縛,瞬間覺醒了一般,仰天長嘯了一聲。

這會兒的虎龍魔獸,他身上先人下的那個陣法咒語還沒有解開,他的雙眼依舊是金黃色,那彷彿要吞滅一切的金黃色。

殺意猛起!

虎龍魔獸盯着飛在空中的陸長生,咆哮而出一顆邪氣球體,這邪氣球體有大概半個桌子那麼大,濃厚的邪氣在上面如火焰一般飄搖着。

隨着球體突然爆射過去,周圍的溫度瞬間升高了不少。

雖然不是燃燒的火焰,可似乎卻是比起普通的火焰更加強大。

陸長生沒想到魏一恆留了這一手,感知到魔獸那強大的攻擊力,他立即一個側身,躲開了。

隨着他身體的躲開,那個邪氣球體轟在了旁邊的牆上,牆上直接被砸出來一個球體的大洞。

陸長生身形一晃,竟是已經來到了虎龍魔獸的身後,他的速度非常地快,和他如今的實力不相符。

簡單來說,就是要超出來他如今的實力許多。

他飛身到了虎龍魔獸身後,連續好幾劍朝着虎龍魔獸的身上砍下去。

如果是尋常的寶劍,這樣砍在虎龍魔獸身上,即便是渡劫期或者魔體期高手,也頂多只是皮毛的傷害。

但是,眼下,砍在虎龍魔獸身上的是玄冰神劍,上古神器,自然不可同日而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