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雷鋼問:「怎麼搞定趙天海?」

林宇笑著說:「你小子智勇雙全,會使出什麼高招?」

雷鋼挺起胸膛,豪情萬丈地說:「我親自出馬,偷襲趙天海,用刀閹了他!」

刻意裝逼,在貂蟬的面前充英雄。

林雪提醒:「周玉潔講過,趙天海的身邊時刻有保鏢!如果採取暴力的方式偷襲趙天海,難度很大啊!」

雷鋼傲然說:「我的搏擊格鬥功夫,僅僅比林宇差一點,對付幾個保鏢,完全不成問題。」

林宇伸手,拍了拍雷鋼的肩膀:「你的勇氣可嘉!但裝逼的水平一般!」

雷鋼嘿嘿而笑:「此乃正義之言,絕非裝逼!」

林宇說:「擺平趙天海,最好採取巧妙的手段,盡量別見血,防止給咱們帶來後患。」

林雪說:「我同意哥哥的思路,必須吸取張文俊被打成癱瘓的教訓,防止周玉潔以後變卦,反咬咱們一口!」

雷鋼連連點頭,表示贊同。

林宇說:「趙天海比較風流,他雖然帶著貼身保鏢,但跟女人親熱的時候,保鏢們肯定迴避!趁此機會,我先打暈保鏢,再給趙天海針灸!」

針灸?

雷鋼和貂蟬驟然愣住。

李時珍的耳朵尖,他聽見之後,快步走到客廳:「你會針灸?」

林宇說:「沒錯,我每天都按時給老媽針灸,有利於她的四肢康復。」

李時珍更加驚訝:「你擅長何種針灸術?」

林宇如實說:「我精通『蝶古醫仙』胡青牛的針灸醫術!」

李時珍想了想:「胡青牛……老夫從未聽說過此人……」

雷鋼笑嘻嘻說:「胡青牛是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中的虛構人物,林宇,你別逗老先生了!」

雷鋼不知林宇「穿越」的秘密,也不知李時珍的身份。

林宇嚴肅地說:「我沒開玩笑,胡青牛的《子午針灸經》,記錄了精湛的針灸術。」

雷鋼撓了撓頭皮:「難道……歷史上真的存在胡青牛……」

李時珍問:「你既然擅長針灸術,為何無法治癒趙君豪爺爺的眼疾?」

林宇解釋:「胡青牛的醫術雖然高明,但主要治療外傷、內傷和毒傷,對神經系統之類的疾病,沒有足夠的把握,所以,我無法治癒嚴重的白內障,也不敢冒險嘗試!」

「我老媽的偏癱病,主要依靠《青囊經》中的良方,喝了三個療程的中藥,才見奇效,再配合胡青牛的針灸術……」

「青囊經!」李時珍激動地打斷林宇的話,「它是神醫華佗的絕世著作,早已流失民間!」

林宇忙忽悠:「我只得到一個治療偏癱的藥方,並沒有得到整本《青囊經》。」

李時珍哦了聲,表情失望。

林雪說:「哥,改天再跟先生聊醫學吧,先商議怎麼搞定趙天海。」

林宇接著說:「我只用一根小小的銀針,便能讓趙天海成為廢人!但是,僅僅傷害他的生理,無法摧毀他的心理!」

李時珍讚許地捋著鬍子:「男子的心理方面,如果不健康,必然影響生理功能!」

林宇說:「因此,必須採取更加犀利的方式,雙管齊下,徹底廢了趙天海!」

雷鋼鼓掌:「好!我全力支持!一切聽你指揮!」

林雪問:「使用什麼方法,摧毀趙天海的心理呢?」

林宇的濃眉微皺,努力思考。

叮!《萬界燒烤系統》突然啟動!

【請主人注意!發布《十位穿越人物》的第四項任務!】

【派貂蟬出馬,施展美人計,協助主人懲罰趙天海!】

林宇頓時樂了,系統布置的任務,與他的策略不謀而合。

啪!林宇打了個響指:「我有辦法摧毀趙天海的心理,前提是,需要一位風華絕代的曼妙佳人,跟我聯手合作!」

瞬間,林雪、雷鋼和李時珍看向貂蟬。

「別看我!」貂蟬擺擺手,「上次對付張文俊,我都失敗了……」

林宇笑呵呵地說:「張文俊喜歡剛猛的男人,並不喜歡柔美的女人,你失敗在所難免嘛!趙天海則不同,他見到漂亮的女人就心癢難耐!」

貂蟬撇撇嘴,一副嫌棄的樣子:「趙天海都五十歲了……我不想去勾搭他……」

林宇愣住,卧槽,貂蟬竟然拒絕執行任務!

林雪說:「小嬋姐,你施展美人計,拿下董老頭子的時候,他快六十歲了,你怎麼不嫌棄他呢?」

雷鋼震驚,急忙問:「董……董老頭子是誰?小嬋為什麼對付他?有沒有被他佔便宜?」。 第1537章

「帶你出去走走。」宗政御回頭,平靜的說道。

慕安安一聽,立即坐回到沙發上,「出去就不用了,在酒店挺好的,況且我明天就要去A大了,入住宿舍。」

面對慕安安的話,宗政御並未回答,只是沉默的看着她。

慕安安笑了笑。

其實她也是想跟七爺出去走走的。

只是覺得,京城那麼多雙眼睛盯着,萬一被人發現就不太好了。

在酒店挺好。

「擔心被人看出來,可以偽裝。」宗政御說道。

慕安安本是還在想着找什麼借口,結果七爺這麼一句話,突然說到了她心裏去。

慕安安有些詫異的看着宗政御。

七爺是站着在一旁,本來人就高,現在他站慕安安坐,就顯的他整個人更為修長。

宗政御說,「你不就是擔心被人發現,嗯?」

所以從一開始,就用別人的身份過來。

羅森剛跟宗政御也說過,剛看到慕安安的時候,妝容和形象是和以往不一樣的。

如若不是太熟悉了,一般都會認錯。

「你都知道啊……」

「我什麼不知道?」宗政御反問,突然俯身勾起慕安安下顎,「小安安,你的秘密我都知道。」

聽到這句話,慕安安心臟突然跳漏了一拍。

腦子裏第一個反應過來,是當初七爺頭疼病症發作,她甘願跑去獻身一事。

慕安安有點小緊張。

與此同時,宗政御已經把人重新拉起來,手很自然的搭在慕安安肩膀上,把人往懷裏一帶。

他說,「不去遠的地方,就在附近商場走走,嗯?」

慕安安沒說話,有些顧慮。

「你既然來了,就不能待酒店,陪你下樓逛逛。」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挺低的。

慕安安卻覺得感動,「那,我們盡量弄的不那麼顯眼。」

宗政御點頭陪慕安安進入房間內。

……

一小時后,慕安安打開房間門。

她已經完美的變好了妝容,畫了一個清清淡淡的妝容,架上黑框眼鏡,扎著馬尾。

加上身上不起眼的夏日運動裝。

整個人就是那種很不起眼的,那種驚艷不了任何人青春的普通大學生。

而慕安安背後的七爺,則是完全大變樣了……

白T、運動長褲,黑色鴨舌帽。

整個妝容就特別少年,加上七爺本身長相就很完美,這般少年裝扮一弄。

說是剛上大學的都有人相信。

就是氣場有點大。

慕安安看了七爺一眼,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趕緊說,「你等我一下。」

說着,慕安安噠噠噠的往卧房裏跑。

宗政御就回頭看着她跑進去,從抽屜裏面拿出了一東西,又噠噠噠的往外跑。

站到了他面前,將剛才拿的東西舉到七爺面前。

黑色口罩。

「嗯?」宗政御挑眉。

慕安安笑着說道,「口罩啊,戴上偽裝好一點。」

宗政御蹙眉,明顯排斥口罩。

結果慕安安已經踮起腳要給他戴上,但因為身高差,導致慕安安辛苦。

宗政御直接彎腰,扣住慕安安的腰,讓她輕鬆的幫他把口罩戴上。

就露了那一雙特別深邃的樣子。

慕安安不得不感慨,「為什麼我的男朋友要這麼帥啊?」

一雙眼睛,就能讓人心動呀。

宗政御沒有回應,而是伸手捧起慕安安的臉,「為什麼我的小女朋友,長的跟仙女一樣好看,嗯?」「轟隆!」

只是瞬間,林寒便是飛身來到了劍門深處的一座大岳之上。

「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