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巡查署主任連忙朝龍興巖喊道:“那傢伙很危險,你趕快……”

砰!!!

話音未落,幾道能量猛然衝來。

巡查署主任大驚失色,連忙閃避,周圍瞬間發出爆炸之聲。

只見幾輛巡查署車輛直接炸裂,周邊拿槍的幾名巡查署工作人員來不及驚呼,皆是喪生在了剛纔的能量衝擊之中!


“噗!!”

勉強躲開了對方突然攻擊的巡查署主任,面色發白,嘴角溢血,回頭看了眼周圍慘死的同事,心中驚怒至極!

“巡查署的戰力真弱啊……”

突然,一個陰森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巡查署主任面色大變,剛要回頭,身體卻猛地一顫,隨即劇烈的疼痛感從胸口中傳來。

“你……”

巡查署主任艱難低頭,看着一隻手爪正從自己胸膛處穿出,鮮血橫流,猙獰至極!

唰!

後方偷襲的龍興巖猛然抽出抓破對方身體的手爪。

緊接着,巡查署主任便睜大雙眼,微微一顫,身體直接倒在了地上。

看着躺在地上的數名巡查署屍體,李銅仁嘴角微翹,對龍興巖的戒心頓時減少了許多。

他看向龍興巖問道:“江南那邊怎麼只派了你一人過來,而且不是還沒到約定時間點嗎?”

“江南突然封城,所以臨時調整了。”

龍興巖拿出一塊手帕輕輕抹掉手上鮮血,淡笑解釋道:“帶太多人出來容易引起他人注意,便只叫我過來了。”

聞言,李銅仁看了眼巡查署的那些屍體,微微點頭。

江南市突然封城,做出這種調整也是有可能的。

他暗中瞥了眼龍興巖車上的血跡,微微眯眼。

看來這傢伙從江南市出來時,應該也殺了守邊界的人。

“李隊長,現在就交接一下祭品護送的事情吧。”

見對方降低了對自己的懷疑,龍興巖趁熱打鐵,直接開口。

而李銅仁心知此事不便拖延,微微猶豫後,便點了點頭,一同往加油站麪包車走去。

……

……

此時,路邊的車內。

木羽緊緊抓拳,面色陰沉,看着外面瞬間被殺的巡查署人員,咬牙道:“龍興巖那傢伙!”

“現在怎麼辦……”

李巨石面色擔心道:“想不到突然殺出一個龍興巖,兩個大宗師,我們毫無希望……”

說着,他蹙眉道:“要不我們把這邊情況告知巡查署吧……”

聞言,木羽深吸一口氣,搖頭道:“不能再牽扯其他無辜之人了,兩名大宗師在這,蘇陽市恐怕一時間聚集不出可以對付他們的力量……”

“要不叫我哥吧?”

盛夏連忙道:“我哥肯定能對付!”

“已經來不及了……”

木羽沉重看着走向麪包車的兩人,低沉道:“先生從江南市中心的盛海小區趕過來,恐怕得幾個時辰。”

說着,他微微握緊手中之槍,道:“只能等他們分開,如果是龍興巖接走了紫荊,那我們還有救下她的機會……”

……

……

加油站內。

李銅仁走至麪包車旁,面色平靜道:“對了,你是江南哪一系的,我怎麼從沒見過你。”

“呵呵,我在老四手下,平時都在江南市內部活動。”

龍興巖早已給自己編造了一個虛假身份,對方並不瞭解江南光明會內部情況,所以很難發現其中問題。

“老四?就是那個練風筋大成的傢伙?”

李銅仁微微點頭,對於老四倒是有所耳聞。

隨即,他慢慢拉開面包車門,繼續道:“對了,還沒問你名字,以兄弟這種實力,怎麼不往上更進一步當個副領主?”

“呵呵,在下龍興巖,副領主之位不是我想要的,我能爲組織貢獻一份自己的力量就夠了。”

龍興巖微微一笑,自然答道。

“龍家……”

李銅仁暗自喃喃了一句,隨即咧嘴一笑:“呵呵,不知興巖兄弟修煉的哪部功法達到這般境界的?”

哪部功法??

龍興巖內心一驚,有些莫名其妙,對方怎麼突然問自己這個,難不成這傢伙對自己已經有了懷疑?

老四是風筋,他是重骨,我得說一個別的功法……

想到這,他笑了笑:“呵呵,在下練的草肉之法,比不過李大哥……嗚?!!”

話沒說完,一根黑針猛然射來,驚得龍興巖面色大變,連忙伸手格擋!

“你……”

龍興巖後退數步,咬牙彎腰,其右手此時已被黑針刺穿一個巨大血洞!!

見對方慍怒盯着自己,李銅仁笑道:“不好意思,興巖兄弟,這大宗師祭品事關重大,我不得不驗一下你的身份。”

說着,他微微眯眼,看向龍興巖手臂的傷口:“既然你說你修煉的是草肉之法, 那就現在證明給我看吧!”

這傢伙!!

聞言,龍興巖內心憤怒無比。

他萬萬沒想到這李銅仁出手如此直接,沒有一絲猶豫,甚至都還沒確定自己的身份就果斷傷人。

不過幸好自己會草肉之法,恢復傷口對自己來說並不麻煩。

“既然你想看,那我便證明給你看看!”

龍興巖陰沉盯着對方,緩緩散發力量,隨即其手臂的血洞正以緩慢的速度恢復。


“哦?果然是草肉之法。”

見狀,李銅仁微微挑眉,嘴角微翹。

而龍興巖立馬趁機斥道:“現在你相信我了吧!你無故傷我,是不是該給我一個交代!”

“交代?”

李銅仁扭了扭脖子,眼神逐漸冷冽,輕笑道:“那我就給你……一個交代!”

轟!!!

話音落下,李銅仁猛然出手,驚得龍興巖驚呼一聲,連忙後退!

“李銅仁!你瘋了不成?!!”

龍興巖感受到對方如猛獸般的可怕力量,飛速閃避,怒喊道:“我已經證明了我自己,你爲何還攻擊我!難不成你要和江南光明會爲敵?!!” “呵,你的確證明了你自己……”

李銅仁雙臂纏繞黑色能量,壓迫感極其可怕:“但你的證明讓我確定……你不是江南光明會武者!”

“什麼?!”

龍興巖面色一驚,強行擋住對方一拳,連連後退,咬牙道:“你到底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很簡單。”

李銅仁的拳頭不斷砸向對方,散發的能量將周圍物體全部撞得東倒西歪:“你的草肉之法不過基礎而已,真正的草肉比你這強多了!”

轟!

說完,他一拳狠狠砸了過去,將龍興巖直接轟進小賣部中!

店面玻璃、牆壁瞬間全部爆裂,其中店員更是嚇得面色慘白,瘋狂往外逃去。


噼裏啪啦……

龍興巖從廢墟里咬牙爬起,嘴角溢血,慍怒看着不遠處的李銅仁,力量慢慢上漲,陰沉道:“姓李的……”

“你簡直欺人太甚!!!”

嘭!!!

一聲巨響,龍興巖大宗師的力量全部爆發,青筋顯露,攜帶恐怖能量猛然殺向對方!

“嘿,這纔有意思!”

見狀,李銅仁雙目微眯,咧嘴獰笑,全身黑色力量迅速高漲,隨即看着衝來的龍興巖,狠狠掄起拳頭砸去!!

……

……

嘭嘭嘭!

看着前方激烈戰鬥的兩道身影,馬路邊的麪包車內,衆人都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怎麼他們自己打起來了?!”

盛夏第一個驚訝道:“他們不是一起的嗎?”

“看來龍興巖和光明會的關係也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緊密。”

木羽雙眼微眯,冷靜道:“他們兩人都是大宗師的實力,一時半會應該分不出勝負,我們正好可以伺機而動,若是他們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打鬥中,我們就立馬把紫荊救出來!”

“嗯!”

聞言,李巨石和盛夏兩人立馬重重點頭,內心的希望之火也重新燃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