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小狗崽樂樂在水簾晴的懷抱里躁動起來,一個勁的叫喚不停,好像是在告訴眾人,他們已來到了目的地。

「那是什麼地方?」

「前方沒有任何力量波動呀。」

「難道這裡是元能傀儡的聚集地?絲毫沒有感覺呀。」

一群人停下來,彼此交換意見,而韋令冬則是又取出【元能傀儡指示盤】,發覺方形石盤上的指針依舊紋絲不動,顯示周圍並沒有元能傀儡存在。

孫言不禁皺眉,繼而說道:「穿過這座峽谷探查一下,如果再沒有任何發現,我們就立刻返回,前往遺迹之地中部。知道么?不準再亂叫喚。」

最後一句,孫言是對小傢伙說的,他對樂樂雖然極為寵溺。可是,身為封龍小隊的隊長,他不允許小傢伙再胡鬧。

聞言,樂樂一個勁的點頭,它小臉上浮現不以為然的神情,彷彿是在告訴它的主人,它的感應力是絕不會錯的。

隨後,一行人便走進了這座峽谷的通道,進入之後才發覺,這座峽谷的通道僅可供兩人并行,兩側的山壁,當真是高聳入雲,山壁光滑如鏡,根本沒有攀岩的地方。

並且,這座峽谷的岩石極為堅硬,即便是周之昊等人全力轟擊,也難以留下一絲痕迹。據孟東王所說,遺迹之地的有些區域,蘊含著絕代武宗的力量。這些區域再吸收了絕代武宗的力量之後,則可能發生變化,地面、岩石無比堅固,除非是強大的稱號武者,否則根本難以撼動。

這座峽谷的情況,大抵便是如此。

片刻后,眾人穿行過這座峽谷,視野豁然開朗,只見前方是一片盆地,一根根石柱矗立,分佈在盆地四處。

這些石柱呈淡灰色,表面極為光滑,根本無法攀岩。而孫言等人則敏銳發現,這些石柱由一種奇異的軌跡分佈,在盆地中央,一根根石柱聳立之間,則是充斥著翻騰的霧氣,也不知那裡存在著什麼。

又前進了一段距離,只聽得「汩汩」的水聲傳來,一行人循聲望去,只見在許多石柱下方,有著大大小小的水池,其水色澄澈,清晰見底。

在這些水池中,有著一條條魚兒遊動,這種魚呈淡灰色,魚鱗透著一種奇異的紋路,魚身最少長半米,在水中安靜的游弋著。

這些魚兒,也是一種元能機械傀儡,只不過卻是五級武境的強度。

見此情景,一群人不禁是滿臉黑線,一個個苦笑搖頭,只能說樂樂對美食的感應力,確實是無與倫比。相距如此遙遠的距離,小傢伙竟是能感應到,這得是多麼恐怖的嗅覺。

韋令冬也是苦笑不已,這些灰魚群中最強的魚兒,也僅是六級武者的強度,難怪【元能傀儡指示盤】沒有反應。

要知道,在「遺迹探索戰」中,擊殺七級武境以下的元能傀儡,可是無法獲得積分的。同樣,【元能傀儡指示盤】的探測中,也不會顯示七級強度以下的元能機械傀儡。

望著不遠處的一彎彎水池,孫言不由撓頭,狠狠地瞪了樂樂一眼,悻悻道:「對不住大家了,讓你們陪著這小傢伙胡鬧,我們快點返回去吧。」

聽孫言這樣說,小狗崽樂樂不由焦急起來,一個勁的叫喚不停。可是在這個時候,又有誰再去理會這小東西,不過,眾人對樂樂一向寵溺,見它不斷嘶叫著,只能是一陣笑罵,也不忍太過苛責。

「行了,樂樂,你就別叫喚了。知道你貪吃,我給你捕捉兩條魚過來吧。

龍平安一邊說著,身形已是竄了出去,他嘴裡一個勁的嘀咕,感嘆小傢伙真是徹頭徹尾的吃貨,對元能機械傀儡都能產生食慾。

邁步急竄,龍平安已是來到最近的一個水池邊,他右腕一振,佩戴的【震音環】便是旋轉起來,一道道透明的音波震蕩而出,一圈接著一圈,環繞著他的手腕旋轉而出。

隨後,便是有一道音波沒入水中,朝著兩頭灰魚襲去。

「嘿嘿,給我出來。」

龍平安左手探出,猛地朝水面臨空抓去,一股強烈的吸力湧出,將水面硬生生抓開一個缺口。同時,【震音環】的音波攻擊已至,擊打在兩頭灰魚身上

以龍平安現在的實力,已是能嫻熟驅使【震音環】,想要捕捉兩頭灰魚,根本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可就在這時,異變突生,那道音波攻擊打到兩頭灰魚身上,竟是毫無作用,被兩頭灰魚的魚鱗盡數卸去。而龍平安凌空一抓之下,卻發現憑他九級武者的元力,卻是無法吸攝起這兩頭灰魚。


「這是怎麼回事?好重。」龍平安不由變色,他只覺一抓之下,彷彿是在攝取兩塊千鈞巨石,根本無法令兩頭灰魚移動分毫。

水池中,兩條灰魚猛地一搖魚尾,朝著水面望了過來,那兩對魚眼竟是迸射出耀眼的光芒。

嘩嘩

兩道破水聲傳來,那兩頭灰魚已是躍出了水面,只見魚身迅速拉長,轉眼之間,這兩頭灰魚的身體便增長至十數米,身軀如蛇,在半空中不斷盤旋翻騰著。

那如蛇的身軀,覆蓋著一片片鱗甲,其上竟是生出了一對魚翼。兩條灰魚瞪視著岸邊的龍平安,同時發出一陣嘶吼,其聲音竟是猶如龍吟,震懾心神。

這時,韋令冬手中的【元能傀儡指示盤】,其指針也是急劇轉動起來,指向這兩頭灰魚的方向,劇烈的顫動著。

「這力量,相當於九級武者的實力」

「九級強度的元能機械傀儡,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一群人不禁驚呼,注視著這種魚首蛇身的怪物,旋即是想起了什麼,又是一陣驚呼傳出。

「這是【蛟魚】」 傳說,聯盟有一種恐怖的異獸,在水中乃是魚形,躍出水面,則是魚首蛇身,與地球聯盟華夏族的一則古老傳說魚躍龍門相似,因此,被地球聯盟的居民稱為——蛟魚。

魚躍水而出,化身為蛟

誰也想不到,在這樣的盆地中,竟是存在著以【蛟魚】為原型的元能機械傀儡。

見此情景,馮炎目光一轉,則是瞧見水池中,有著一條條灰魚急速游弋過來,不由神情驟變,低喝道:「平安,快退回來。」

咚……

一陣刺耳的破空聲傳出,那兩條【蛟魚】已是疾竄而至,在半空中劃出兩條殘影,激射向龍平安的頸脖要害。

「我的媽呀,別咬我啊我還不想死。」龍平安駭得面無血色,雙足蹬地,身形瘋狂倒退。

這兩條【蛟魚】的速度極快,刺耳的破空聲中,便已竄至龍平安身前,其速度堪比九級武境巔峰的武者。

龍平安的雙眸霍然圓睜,他瞳孔中倒映著兩條【蛟魚】的影子,彷彿是傳說中的兩條蛟蛇飛襲而至,足以輕易洞穿九級武者的身體。

頃刻間,龍平安便是雙足蹬地,身體倒飛出去,他的步法極為輕靈,好似柳絮一般,輕飄飄的,又是速度極快。

「救命啊,快救我」龍平安一邊疾退,一邊手舞足蹈的叫喚,彷彿是已身處絕境。


其實,那兩條【蛟魚】的速度雖快,但並不能趕上龍平安的速度,腳底抹油一向是龍平安的看家本領,論起身法戰技的速度,除去孫言、馮炎、風鈴雪三人,即使是孟東王也不敢說,他的速度能比龍平安更快。

瞧著龍平安絕望哀嚎的模樣,身後的一群人連連搖頭,臉上皆浮現鄙視之色。面對兩頭九級元能傀儡的夾擊,其勝算固然很小,可想要逃脫卻不是難事

而龍平安這樣的驚慌失措,只能說這傢伙太過膽小,遇到任何兇險之事,第一反應就是走為上策。

「哼」

林天王一聲冷哼,身形已是竄了出來,木刀破空而至,卻是沒有盪起一絲風聲,直接一刀劈在了一頭【蛟魚】的身上。

這一刀,無聲無息,卻是后發而先至,甚至讓人感覺不到一絲殺氣。而木刀之上,卻有一道刀芒吞吐不定,長約半尺,無比鋒銳。

很明顯,短短數月的苦修,林天王的實力達到了一個新的程度,這位練刀的奇才對於刀意的理解,已是達到了相當的境界。

木刀劈砍在左邊的一條【蛟魚】身上,竟是發出一道敗革之聲,半尺刀芒落在這條怪物身上,僅是將其劈退,並未對這條【蛟魚】造成損傷。

「這【蛟魚】的皮這麼硬」林天王濃眉一挑,相當的吃驚。

同一時間,周之昊也是疾竄而至,他手掌中一枚指劍飛旋,身形如同鬼魅,欺近右邊那條【蛟魚】,噼里啪啦的脆響傳出,一瞬間,指劍便在【蛟魚】身上連刺數十記,卻是未傷到這頭怪物分毫。

「這【蛟魚】的皮革擁有本能卸勁的效果。」周之昊也是感到震驚。

逼退兩頭【蛟魚】之後,林天王和周之昊一左一右,分別拽著龍平安的雙臂,飛退回了人群中。

而那兩條【蛟魚】被逼退後,則是沒有繼續追擊,兩條怪物在不遠處凌空盤旋,雙眼緊盯著眾人,則是沒有絲毫離開的意思。

「這種【蛟魚】的皮革極為堅硬,能夠承受我全力的攻擊。」林天王提醒說道。

「還有,這種【蛟魚】的皮革能自動卸勁,我的力量被卸去了一大半。」周之昊也說出了他的發現。

聞言,一群人不由眉頭大皺,九級的元能傀儡固然沒有什麼威脅,但是,這種【蛟魚】的皮革如此堅韌,那未免有些難纏。

注視著這兩條【蛟魚】,趙九辰和呂劍則是躍躍欲試,這裡分佈的水池數量很多,那說明有著相當數量的【蛟魚】存在。

如果能擊殺數百頭【蛟魚】,那積分豈不是一路飆升么?

這個想法,在眾人心頭掠過,正在這時,只聽孫言和馮炎同時喊了起來。

「速度退後」

「退到峽谷的通道中去。」

兩人的聲音幾乎是同時響起,一群人皆是一愣,尚未反應過來,只聽都遠處「嘩嘩嘩」的水聲傳來,只見一頭頭灰色大魚躍出水面,繼而魚身暴漲,一條條蛟蛇般的怪物盤旋在半空中,數量越來越多。

片刻間,前方的【蛟魚】數量已超過了100頭,一條條的盤旋不已,竟是結成了一種陣勢,周圍空間也隨之凝滯起來。

見此情景,眾人駭然失色,以他們這支隊伍的整體實力,面對十數頭【蛟魚】的襲擊,尚且還能夠應付。

可是,當【蛟魚】的數量超過100條,那就毫無勝算了,何況,這種怪物的皮革奇異,很難做到一擊必殺。

嗖、嗖、嗖

一群人毫不猶豫,立刻朝著身後的峽谷通道狂奔而去,而身後的一群【蛟魚】見狀,亦是飛掠而去,狂追不止。

「快跑快點。」

「別停下來,如果誰被追上,那就等著被傳送出『遺迹之地,吧。」

「別停,別停誰被追上,誰就是孬種,逃跑的本領都學不會,還當什麼武者。」

狂奔之中,眾人罵罵咧咧的,皆是咒罵不已,誰能想到這些【蛟魚】竟是群體出擊的元能傀儡,只能是抱頭鼠竄。

隊伍的前方,龍平安領頭跑在前面,說到逃跑的本事,整個隊伍中,確實無人能超過他。


只聽龍平安一邊跑,一邊高喊著:「快跑,距離安全地點,只有不到5000米,大家堅持住,挺住」

聞言,隊伍中的其他人不禁謾罵不已,如果龍平安在戰技修鍊方面能多用點心,那他的實力則會比現在強上許多。

隊伍的末尾,孫言緊隨其後,他在整支隊伍中實力最強,自是負責墊后的工作。

抬起頭,孫言看了看前方的峽谷通道,又感應著身後的蛟魚群,他目光微動,心中滋生了一個想法。

片刻間,一行人已衝進了峽谷通道,而那些蛟魚群則是窮追不捨,不過,由於峽谷的通道過於狹窄,每次只有兩條【蛟魚】能夠鑽入通道中。

咚咚咚……,一條條蛟魚衝進峽谷通道,其身軀撞擊在山壁上,傳出一陣刺耳的摩擦聲。

在這樣狹窄的環境下,原本是擊殺這些【蛟魚】的最好機會,只是,對於孫言等人來說,他們在通道中也一樣施展不開手腳。

並且,如果真在峽谷通道中爆發戰鬥,一旦四周的山壁崩塌,那倒霉的可是孫言他們自己,更有甚者,很可能會危及生命。

在往屆的「遺迹探索戰」中,由於意外而死亡的帝風學員也是大有人在,在這樣危機四伏的遺迹之地,發生難以預料的意外情況,那是極有可能的。

這時,孫言忽然低喝道:「注意全力衝出峽谷通道,到另一端后,不要急著逃離。」

一群人不禁一怔,不明白孫言的意圖,難道在這樣的情況下,孫言還想將這些蛟魚群全部擊殺?

嗡嗡嗡……,眾人身形飛掠,很快便衝出了峽谷的另一端,前方的視野一亮,一行人相繼竄了出去。

隊伍的最後,孫言的身影出現,他奔出峽谷通道后,卻是霍然轉身,體表湧現一道道濃郁的元力光輝,凝成龜紋的元力甲胄,覆蓋住他的全身。

緊跟著,便是有兩頭蛟魚飛竄而至,於半空中張著魚嘴,露出森白鋒利的牙齒,分別一口咬在孫言身上。

一陣金屬的碰撞盪開,這兩頭蛟魚彷彿是咬在堅硬的合金色,並且,孫言的龜紋甲胄上,一縷縷風罡流竄不停,發動了風罡裂殺的效果。

這兩頭蛟魚撕咬不成,反而被風罡龜紋的風裂崩碎了牙齒,相繼發出一陣怒吼,長鞭一般的尾巴抽打過來,抽擊在孫言身上,卻是無法撼動其分毫。

身後,馮炎等人目睹這一幕,一個個雙眸圓睜,他們知曉孫言修鍊了【九九歸一訣】,也知曉這門武學號稱最強防禦的功法。

可是,直到這一刻,眾人才真正明白,為何【九九歸一訣】被尊為防禦最強。


即便是以呂劍的【六-合鎮獄勁】,也無法在兩條蛟魚的夾擊下不動如山,這樣的防禦未免駭人聽聞。

吼吼吼……,越來越多的蛟魚從通道中襲至,卻被孫言擋在了通道出口處,一條條蛟魚不斷竄出,張開巨嘴撕咬著孫言,則皆是被【九九歸一訣】震碎了牙齒。

片刻間,一條條蛟魚在通道出口處不斷竄出,撞擊著孫言的身體,又是被風罡龜紋的防禦震開,重新彈回了通道中。

只見通道出口處,孫言隻身一人堵在那裡,一條條蛟魚如同鋒利的蛟頭槍,不斷的竄出,又不斷的倒飛回去。

咚咚咚的震動聲,已是在四周回蕩不停,而孫言在一群蛟魚的攻擊下,則是穩如泰山,沒有退卻半步。


「你們在我後面,將這些【蛟魚】全部擊殺。」

「呂劍,你在我身後,撐開【六-合鎮獄勁】,構成第之魚,保護隊友的安全。」

一邊說著,孫言雙掌揮出,施展【吞海掌】,層層疊疊的掌影鋪開,將峽谷通道的出口盡數封鎖。

一時間,孫言便是站在那裡,以一人之力,硬生生擋住了蛟魚群的攻勢。 在孫言的身後,一行人面面相覷,隨即便是迅速行動起來,呂劍快步上前,在離孫言不遠處,運轉【六-合鎮獄勁】,一層金鐘般的護罩撐開,擋在了其他隊友的前方。

而隊伍的其他人,則是一道道元力隔空拍出,紛紛轟入通道中,打得蛟魚群怒吼不已。

短短的時間過後,便有數頭蛟魚承受不住,在一群人的元力狂轟之下,終於是皮開肉綻,從半空中跌落,成為了幾具屍體。

咚、咚、咚……

峽谷通道的一端出口處,激烈的戰鬥在持續著,確切的說,這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戰鬥,而是一方攻,一方守的攻防戰。

只不過,真正取得的優勢的,則是防守的孫言等人。

站在通道的出口處,孫言運轉【九九歸一訣】,元力在身周涌動,彷彿形成了一個龜紋護罩,其中流竄著輕靈的風罡。

任由一群兇狠的蛟魚橫衝直撞,也難以撼動他的「風罡龜甲」,再輔以【颶風吞海訣】的漫天掌勢,真正將一群九級元能傀儡困在了通道中。

在孫言身後,呂劍則站在不遠處,撐開【六-合鎮獄勁】,為隊友們構築了第二道防線。

事實上,呂劍所承受的壓力很小,從戰鬥一開始,持續了足足10個小的蛟魚,穿過孫言的吞海掌勢封鎖,襲向後方的其他人。

面對數量不超過10條的蛟魚,馮炎等人根本不慌張,一群人合力攻擊,一道道元力狂轟濫炸之下,也能很快擊殺穿過兩重防線的蛟魚。

不過,這些蛟魚的攻勢雖能應付,但是,這種元能傀儡的防禦也是變︶態,其皮革的堅固程度,當真堪比龍獸的鱗甲。即便是封龍小隊的所有人合力進攻,也需要耗費一段時間,方才能將一頭蛟魚擊殺。

在整個隊伍中,能在數個回合之間,對蛟魚造成致命性傷害,唯有孫言能夠辦到。可是,由於要將蛟魚群困在峽谷通道中,孫言沒有辦法騰出手來,只能將擊殺蛟魚群的任務交由隊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