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龍祖急切的聲音響了起來。

「大家小心,前方的血塘中會有血劫獸出沒!」

唐沖立刻向眾人轉達了這個消息。

「哈哈哈!唐沖,你死定了!兄弟們,放獸!」

一位面相醜惡的血影人狂笑幾聲,下了命令。

聽此人的聲音,正是那位要將唐沖抽筋扒皮的惡人,也就是紫鷂所說的肥狗。

嗖嗖!


嗖嗖嗖!

霎時間,幾十隻龜形的血劫獸,從那血塘中騰飛而起,嘴裡怪叫著,向唐沖這些人撲擊而來。

「速殺!殺了之後,立刻飲這血劫獸的血!」

唐沖話一出口,立刻又將荒亡蟻球釋放出去。

還好,唐沖手上擁有數量龐大的荒亡蟻,足有上千隻,儼然是龐大的蟻軍。

嗡嗡嗡……

千餘只荒亡蟻,立刻分散成了十道黑色蟻幕,輔助這些武者們擊殺血劫獸。

「啊!」

「啊!」

突然,兩位白家的弟子被血劫獸撲中,喉管中的鮮血被其狂飲起來。

白靜岩連揮五六劍,將這兩隻血劫獸斬下來,立刻丟給妹妹白靜雪一隻。

到這份兒上,兄妹倆不再有任何遲疑,咕咕地飲起血劫獸的血來。 嗞!

嗞嗞!

那幾十隻撲擊過來的血劫獸,有些撲空了,有些被斬落下來。

更多的則是成功撲在了武者的前胸處,將嘴裡的吸管刺進了武者的喉頭中,咕咕地吸起血來。

「啊啊!」

痛苦的慘叫聲響成一片。

唐沖和花聽雨、諸葛四郎等人都看到了這一幕,但卻無力救援。

沒辦法,戰場上就是這樣,強者存活,弱者慘死。

特別是與放血幫交手的戰場,更是這樣。

「哈哈哈哈!這一次要殺個過癮,殺個痛快!」

一位血影人狂笑著,一刀將白家一位弟子劈成了兩半。

「普通的弟子,殺!唐沖、花聽雨和諸葛四郎,還有白氏兄妹,都是生擒!」

那位名叫肥狗的放血幫頭目,一臉狠辣地說道。

這二十來位放血幫的血影人,一邊狂揮屠刀,一邊放聲狂笑,占著很明顯的優勢。

照這樣的局面打下去,用不了多久,赤蜂鎮和白家那些實力一般的武者,就會被他們殺光。

到那時候,唐沖這有限的幾位高手,也會遭受他們的圍攻,被生擒是真有可能的。

當然,有唐沖放出去的這些荒亡蟻在輔助攻擊,他們要得手也沒那麼容易。

「唐沖,射人先射馬,滅人先滅獸!你一味的蠻打蠻殺也沒用,快用骨哨來控制這些血劫獸,好讓你這邊的武者們食其肉飲其血,壯大武力!」

這時候,龍祖的聲音急急響了起來。

這一句話,立刻將怒火衝天的唐沖點醒。

唐沖在怒極之下,只想著將放血幫這些血影人狠狠擊殺,卻忽略了這個重要的環節。

噓噓……啾啾!

噓噓……啾啾!

摸出骨哨后,唐沖第一時間吹了起來。

當前,唐沖腦海中的《獸道真解》,對九階以下蠻獸的招引、馴化方式等等信息都有記載。

而這血劫獸雖然恐怖,其實卻只是八階蠻獸。

就在唐沖的哨聲響起之後,那在半空中盤旋飛舞,企圖再次撲擊武者們的血劫獸,卻都緩緩地飛落到地上,接著自己翻過了身來。

它們形似小龜,背上也有著堅硬的甲殼。

這一翻過身後,露出那皮膜狀的腹部,正是全身最薄弱的部位。

「快殺!」

唐沖做了一個立刻下手的手勢。

旁邊這些武者立刻出刀揮劍,將地上的血劫獸殺之,然後拎在嘴邊,吃其肉飲其血。

花聽雨和牛氏兄妹,以及武氏兄妹等人,也都這樣吃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是唐沖,該死的唐沖!」

「殺了他!殺了他!」

「吃他的肉!飲他的血!」

看到這些血劫獸竟被唐沖所控制,那些放血幫的血影人怒不可遏。

四位血影人提著門板巨刀,沖著唐衝殺奔過來。

嗡嗡嗡……

四面蟻幕飛掠而來,前後左右一包抄,在這四位血影人身上過了一過。

當蟻幕再分散開時,這四人徹底消失了,連白骨都沒有剩下!

就在這短短的時間裡,地上那幾十隻血劫獸,已經被這些武者們吃了個乾淨。

你一口,我一口,合著三四人共吃一個小龜大的血劫獸,根本不經吃。

「肥狗頭領,他們也吃了血劫獸,怎麼辦?」

一位血影人急急問道。

「撤!」

名叫肥狗的頭領一招手。

他們顯然知道,武者們吃下血劫獸后,武力會立刻暴增,而他們的人數遠遠少於唐沖這些人,自然沒有任何勝算。

「先把命留下來,再撤!」

唐沖冷冷一笑,「刀燕趕蟬」的身法施展到了極致,幾個起落已經到了那肥狗的面前。

「殺我吧!有人會為我報仇的!」

肥狗惡狠狠地笑著。

嗖!


唐沖閃電般的騰空邁步,一下踩在了他的雙肩上,那蘊含著《犀頂功》巨力的右腳重重踩落下來,狠狠踩在他的頭頂上。

嘭!

一聲巨響之後,肥狗整個人就像一根大木樁,被唐沖完整地踩進了大地之中。

「殺!」

花聽雨一聲嬌斥,和旁邊的武氏兄妹,以及白氏兄妹,動手打殺這些血影人。

眼下,他們雙方的武力是半斤八兩,哪一方的人多,便可以穩穩攻殺另一方。

「不對!怎麼沒見那紫昂或血罡的人影?難道,他師徒倆人並沒有在這島上?這不可能!」

唐衝心中頓時疑惑起來。

「唐沖,這裡就交給他們好了,你不如立刻撤回去,走另一條路,看看是否有紫昂和血罡的蹤影!」

此時,龍祖的聲音再次響起。

唐沖點點頭,簡單交代了一句「小心」后,便又匆匆撤了回去。

在唐沖的記憶中,來此地的路上有一個三岔口,剛才正在思索該走哪條路時,那肥狗的詛咒聲傳了過來,才引得自己走的這一條路。


很快,唐沖回到了那個三岔路口處,直接選擇了另一條路。

順著這條路前進了不多遠,視線中果然又出現幾個人影。

在一個矮丘之後,有三位血影人圍成一個小圈兒,如臨大敵一般守候著。

在這個小圈兒里,有位紫衣少年盤膝靜坐,他的頭頂上趴著一隻血劫獸,周身卻籠罩著一個淡淡的血光罩,明顯是正在沖關練功。

「紫昂!」

唐沖看得很清楚,那紫衣少年正是紫昂。

「看來,剛才肥狗那些人,是想故意激怒我,把我們引開,好讓紫昂在這裡沖關!幸好我察覺得及時!」

想明了這一點,唐沖立刻飛掠過去,要破壞紫昂的沖關。

「唐沖,一定要儘快打斷紫昂!這小子頭頂上的那隻血劫獸,乃是血劫王獸,是整個島上這些血劫獸中的王者,他正要吸收煉化血劫王獸的精純血氣,好衝擊到凝氣八境!」

龍祖的語氣十分急切,「一旦他成功沖關,踏入凝氣八境后,你們同來的所有人,都不夠他殺的!」

唐沖點點頭,知道了事態的嚴重性。

「唐沖,找死!」

那三位為紫昂護法的血影人,立刻亮出刀劍,與唐沖交手打鬥起來。

唰唰唰!

嘭嘭嘭!

一眨眼的工夫,唐沖和這三位血影人已經交手十幾招。

交手的結果,令唐沖十分意外。

這三位血影人,都是淬體境九重的實力。

以唐沖現在的武力,交手十招,就算無法盡數擊殺,至少也能解決掉兩個。

但,三人都還好好的,毫髮無傷。

反倒是唐沖,被三人長刀揮出的血色刀氣擊中,接連倒退了兩三步。

如果沒有「氣甲功」護體的話,恐怕唐沖已經喪命刀下了。

「唐沖,就憑你小子,還想擊殺我們,破壞紫昂師兄的沖關?」

「你小子太高看自己了,不知我們這血刀陣的厲害!」

「把唐沖生擒下來,紫昂師兄一定很高興!」

三位血影人露出一副兇殘之色,晃動著手裡的血刀,竟要上前來捉拿唐沖。 「血刀陣?」

唐衝心中一動。

「唐沖,這三人的血刀陣,也算是威力不弱的一門陣法。他們三人合使,威力可不只是三人的攻擊力相加這麼簡單!」

龍祖的聲音響了起來,「你現在很難破掉他們的血刀陣,不過,你立刻突破到淬體境九重,破掉血刀陣就不難了。」

「龍祖,你說的容易,好像我隨時可以突破到淬體境九重似的。」唐沖惆悵地搖搖頭。

「笨蛋!你不會也捉只血劫獸,食其肉飲其血么?以你丹田五氣漩的狀態,但凡戰力增強一點點,立刻就能順水推舟,突破到淬體境九重!」龍祖道。

「靠,那你怎麼不早說?」

「你小子也沒早早問我啊!」

……

閃避開了那三位血影人的攻擊,唐沖退開到百步之外。

那三位血影人,明顯就是就地守護紫昂的,根本不敢離開太遠。

噓噓——啾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