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重新睜開了雙眼,目光中再不見彷徨疑惑的鐵木真單手指向蒼穹,自言自語說道:

「指天為名,拄地為身,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揮手一招地圖炮滅殺了全場雜兵,鐵木真瞬間清空了孤峰戰場,這位命運多舛的boss終於在命運的巨大壓力下爆發出了一點王霸之氣。

在劇情堪稱無比坑爹的《風姿物語》世界里,實力強弱並不能決定人生走向,命運之手的操弄是折騰得強者們欲仙欲死的根本原因所在。所謂強者不得好死,弱者不得好活,或許這就是風姿世界的宿命。相比於那些低賤如野草一般,只會出現在天位強者交戰後,附錄傷亡數字統計表中的芸芸眾生,強者們也活得很不愉快。假如從讀者的上帝視角來看待這個世界,大抵用悲劇和扭曲這兩個辭彙就能概括大部分的劇情走向,這是一個找不到多少正義與愛的變態世界。

回頭看了看橫屍在地的同門,月賢者陸遊咬牙切齒地對鐵木真說道:

「你這魔頭果然露出真面目了。」

三賢者的信念偏執已深,無論鐵木真如何忍讓勸說,他們也只會當作是陰謀詭計不予理睬,受到青樓聯盟的幕後指示前來刺殺本代大魔神王,阻止風之大陸統一的龍騎士與西王母乾脆就是一對包藏禍心的鴛鴦殺手,八皇子胤嗣早有奪位之意,只要今天在孤峰上殺了鐵木真,回頭除掉老對頭四皇子胤禛,魔族的大魔神王就要換人來當了,因而,縱然鐵木真有著一副菩薩心腸,他也休想感化這幾塊不開竅的頑石。說不得,這正是胤禛布局精巧所在,無論鐵木真的實力多強橫,蠻力破局雖易,想要謀個皆大歡喜的和平收場,那卻是萬萬不能的。

對於這些內情洞若觀火,凹凸曼高聲喊道:

「陛下,切莫手下留情,這些傢伙不逼死你是絕不會罷手的。」

聞聲,殺了不少人,胸中的鬱悶略有宣洩,鐵木真苦笑著擺了擺手,對二聖三賢者說道:

「今日之戰,枉死者已為數不少,朕無意斬盡殺絕,若你等識得進退,速速轉身離去,莫要逼我痛下殺手。」

白皙面龐青筋暴起,星賢者卡達爾怒不可遏地喝道:

「你這暴君,假惺惺裝什麼慈悲。大家一起上,誅殺大魔神王。」

天位力量與天心意識達到完美相匹配的鐵木真,實力毋庸置疑達到了他有生以來最強的一刻,漫說是一個齋天位帶著兩個強天位和三個小天位來挑戰,再來六個齋天位一起上那也是送菜呀!

實力不成問題,勝負的關鍵也不在於此,一個人最難戰勝的莫過於自己,鐵木真對人類所懷的憐憫之心,以及對逝去摯愛的愧疚,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他。接下來發生的一系列時間令人目不暇接,幾乎讓試練者們看得精神崩潰了,鐵木真滅殺了龍騎士與西王母,隨後又一招轟飛胤嗣,面對著冥頑不靈的三賢者,鐵木真是徹底絕望了,他所釋放的善意無法被對方理解,他的情意又被心上人拒絕,雖然在力量晉陞的一刻,他似乎看到了遙遠未來的渺茫希望,那個天下大同的理想還有成功實踐的機會,但是

他已經太累了,現在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自殺是不必那麼極端的,鐵木真真的無意再理會這些瑣事,他輕輕一擺手,說道:

「朕已決意在此隱居,天下再無大魔神王鐵木真,外間之事與吾無干,汝等速速退去吧!」

說罷,鐵木真作勢向下揮拳一擊,整座山峰旋即開始緩慢塌陷下去,如此不帶煙火之氣,毫無波及四周跡象的強大破壞力,超出了一般天位強者所能理解的範疇,簡直是神乎其技。

眼看著這場瓢潑而下的滂沱大雨將鐵木真一拳轟出的盆地逐漸填滿,一座新湖泊正在形成之中,目睹了此情此景,楚白心中滿是悲涼。這倒不是因為他們的任務失敗,事實上孤峰之戰宣告結束之時,試練者們就算順利過關了,三賢者即便要找麻煩,試練者們也不怕他們,楚白是對鐵木真的英雄末路生出了同病相憐之感。正所謂神通不抵業力,業力難抵天數,在大魔神王鐵木真的身上,試練者們真切看到了自身命運的倒影,他們這些試練者何嘗不是在與無情的命運拚死抗爭啊!

「主神……回歸!」

白光亮起,又迅速黯淡下去,試練者們身邊的景物又變成了熟悉的主神大廳。

「叮!單人任務,十天後開啟,請做好準備。」

主神那機械冰冷的聲音迴響在大廳中,賈丹第一個憋不住了,大喊大叫說道:

「阿嘞!團隊試練竟然改了單刷任務,主神這是在鬧哪樣啊?」

神情疲憊的楚白搖了搖頭,說道:

「唉,不管那麼多了,先回屋睡一覺,我覺得累了。」

聞聲,賈丹露出個不懷好意的笑容,揶揄說道:

「不是吧!老白,我說難道你也想不開,打算學人隱退?」

在旁邊看不過眼的林寶兒推了賈丹一把,說道:

「你就別瞎操心了,老白,明天見。」

賈丹搖晃著腦袋,自言自語說道:


「唉,老白這傢伙,整天神神叨叨的,不知搞什麼名堂。」

「大家保重,回頭見!」

試練者們相互道別之後,各自站到了光圈之內,等待著主神開始傳送。楚白微微闔上雙眼,體驗著強烈重力加速度的壓迫感之時,耳邊響起了主神的提示音:

「叮!試練任務開啟,末世之救贖。」

沒等楚白消化完前面的那段信息,主神的聲音在短暫間隔后再度響起:

「叮!本世界為低武低魔科技類世界,限定d級以上技能使用,科技類道具限定時間為21世紀之前,其餘類別道具均不可使用。」

聽到這個壞消息,楚白的臉色青了又白,恨恨地罵道:

「主神你妹呀!老子又被那個大雞蛋給坑了。」

主神限制使用技能和道具絕對是影響巨大的,要說最標準的d級武技,毫無疑問是在武俠小說中出鏡概率最高的龍套武學《五虎斷門刀》和輕功《草上飛》。從前,楚白所學的《華山劍法》已是d級武學中較為上乘的一種,《紫霞神功》乾脆是屬於c級武學,在這個世界明顯超標不能再用了,《先天功》和他的一身金丹修為那就更不用提了,那是只能看不能用的擺設。阿班流刀殺法算是卡在d級的邊上勉強能用一下,魔法什麼的估計凶多吉少了,強殖裝甲儘管在年代方面不超標,不過很顯然也會受到類別的限制。

那些楚白擱在腕錶空間里的各種高科技道具悉數成了擺設,簡而言之,他辛辛苦苦練了這麼久攢下不少家底,主神來上這一招就差不多把他打回原形了。

… 盯著口紅心想文靜肯定是因為這個口紅的味道才買這個口紅的,吃貨的本質。

看了一會,他又聞了聞口紅,奶香味飄過,他皺眉好笑的想,文靜塗口紅的時候會不會忍不住吃一口吧?

周思成盯著口紅,臉上笑容從沒消失過,很入神。

完全沒有注意到旁人的眼光,沒有注意到林思媛一直在看他,更沒有察覺到林思媛眼眸中那一層薄薄的水霧。

林思媛鼻尖一酸,趕緊將視線移開,吸了下鼻子。

眼圈跟著紅了。

曾經周思成也這樣研究過她的東西,她的一個發卡落在他手裡,他都要端詳研究半天。

下一次她就會收到他送的同類型的發卡。

此時此刻她更加清楚明白,周思成已經不是曾經的周思成了,不是那個眼裡只有她,只會圍著她轉的周思成了。

換一種更直白的說法……她好像已經失去那個以她為中心的周思成了。

她一向自尊心強,坐在這裡這麼久,被周思成無視這麼久,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忍受的。

手摸起放在身後的包,準備起身,目光卻又不爭氣的往周思成那邊看去。

周思成正好在蓋口紅的蓋子,依舊沒有看她。

林思媛自嘲的勾了勾唇,起身。

轉身準備離開,迎面撞上兩個熟悉的身影。

李素芬和夏大琴兩個人有說有笑的過來。

夏大琴看到林思媛拿著包,要去哪裡的樣子,她微笑著問:「思媛你要去哪兒?」

「我……」林思媛張嘴,到了嘴邊的話又忍住了,改了口,「我正要去找你。」

夏大琴聞言,笑著到林思媛跟前,伸手挽著林思媛的胳膊,「我看到幾個熟人,跟你叔叔打了聲招呼。」

林思媛抿了抿嘴角。

「素芬阿姨。」

周思成站起身跟李素芬打招呼。


他和祝賀都是李素芬看著長大的,雖然李素芬有時候會說是周思成和祝賀把藍暮帶壞的,但打心底還是疼這幾個孩子的。

她笑著對周思成點頭,今天她兒子結婚,這樣的場合,她看著周思成頗有感慨,「從小几個孩子玩的就好,現在都長這麼大了。」

夏大琴緊跟著李素芬的話音嘆氣,「哎,我家調皮搗蛋,成績成績不如阿暮,身高長不過阿暮,就連結婚生子都落後。」

這是事實。

李素芬謙虛的回夏大琴,「我說你別誇我家那臭小子,思成這麼聽話,一點都不叛逆。」

這也是實話。

從小到大,周思成都是很聽話的,但夏大琴和周青松也很開明,很少干涉周思成的選擇,就比如周思成曾經那麼瘋狂的追林思媛,他們都沒有阻止。

現在他們讓周思成相親,周思成也是來一個見一個。

這一點李素芬是真的羨慕。

她以前更羨慕,如果藍暮有那麼聽話,聽她和藍國棟的話,就不會和顏早有什麼事了,肯定和虞葉桑在一起了。

不過現在她是慶幸藍暮叛逆不聽話的。

夏大琴皺眉,「哪有哦,也很叛逆的,我們管不住就只能隨他了。」

兩個媽媽看似妄自菲薄,其實是在商業互誇。

只要是聊自己的兒子,都笑的合不攏嘴。

「這位是?」

李素芬剛才就注意到林思媛了,剛才就好奇了,這會兒才問出口。

夏大琴也這才想起來介紹,「這是我們思成的女朋友,思媛。」

給李素芬介紹完,她立馬又給周思成眼神,「你和思媛也要抓緊了,阿暮都要當爸爸了。」

周思成:「……」

果然……他沒猜錯。

他們知道這件事情,肯定要拿來給他當催婚的話題。

一聽是周思成的女朋友,李素芬熱情起來,走近林思媛一點,盯著她上下打量,一邊打量一邊還扭頭跟周思成說話,「思成你也太會挑女朋友了吧,這拉到明星堆里也是出眾的,是哪家的名媛嗎?」

她這樣問,絕對不是嘲諷。

是真的以為林思媛是名媛。

林思媛算不上什麼名媛,但家世也是特別好的,書香門第,她的驕傲自尊和自信也都是家庭給的。

她微笑著回李素芬,「不是。」

一點沒有尷尬。

夏大琴又接著道:「思媛是大提琴家,Y國音樂學院碩士畢業的。」

聞言,李素芬忽然想起什麼,「我記得了,阿暮好像拿回來過她的演出票問我去不去聽音樂會,我當時還驚訝我們阿暮怎麼喜歡大提琴了呢。」

那是好些年前的事情了。

夏大琴又自豪的給李素芬介紹,「她剛結束一場世界巡演。」

也不是要炫耀,就是真的覺得有林思媛這樣的兒媳婦是很值得驕傲的事情。

李素芬笑著說:「我著眼睛看人就沒看走眼過。」

然後又手指指周思成,「思成你小子有福氣啊,女朋友這麼優秀,你媽還一個勁的羨慕我,我都不知道羨慕我什麼。」

夏大琴冷哼,「你兒媳婦漂亮又能幹,現在又懷孕了,我不羨慕你羨慕誰?」

話題又扯到孩子上面了。

周思成趕緊開口阻止,「我說你們見面聊點別的話題不行嗎,非得聊一些暴露年齡的話題。」

他皺眉,斜了夏大琴一眼。

夏大琴冷哼,「我不怕暴露年齡,我只想你結婚,我快點抱孫子。」

李素芬在一旁聽著樂呵的笑著。


「思成,你看你媽急的。」

她又看看林思媛,「你們兩要抓緊了,給你媽一個驚喜,她想要孫子,多生幾個煩死她。」


他們你一句我一句的,就好像周思成和林思媛已經到了很熱乎的程度。

周思成看了眼林思媛,她臉頰泛紅。

似乎也默認了別人口中他們兩的戀人關係。

『不是男朋友,我們只是朋友關係。』

『周思成你能不能不要在外面亂說我們的關係?』

『如果你要再亂說,以後我們就連朋友也不要做了吧。』

以前她那麼害怕別人誤會他們的關係,隔三差五就要對他發出警告。

那時候他多想,什麼時候才能等到那一天,他向著所有朋友,所有同學,向著全世界宣布,林思媛是他女朋友。 咂摸著主神提示音的內容,楚白開始琢磨著是不是又被坑了,主神不甘寂寞似的突然發聲,說道:

「嘟!提示……本試練世界被多種生化類病毒感染,出現不可預知的風險,試練者可選擇放棄任務。」

聞聽此言,楚白那張滿是鬍子茬的老臉頓時透出了蔥心綠,倒吸一口涼氣說道:

「嘶!多種生化病毒?主神這是要鬧哪樣啊?」

不消說,憑著與主神打交道積累的豐富經驗,一聽這話楚白只覺頭皮發炸,生化類型的試練世界他又不是沒混過,喪屍潮移山填海的恐怖可謂歷歷在目啊!楚白遲疑了一下,慎重詢問說道:

「主神,選擇放棄有什麼損失?」

「任務失敗,扣除五千點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