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那些將屍體當盾牌使用的黑色怪藤發威了,從屍體縫隙間就竄了過去,死死將五號包裹住。黑色怪藤的尖端竟然還裂開成為嘴狀,如蛇襲擊獵物般想要撕咬五號身軀,還有的向尋找孔洞鑽入五號體內。

五號一身密閉式的金屬身軀起了作用,黑色怪藤根本無處下嘴,致命的毒液也失去了效果,只能是將五號死死捆住,不斷重複著襲擊動作,看得人頭皮發麻。

包括陳青在內,所有人看著只能蠕動掙扎的五號,齊齊的全都咽了一口吐沫,這幸虧是五號衝上去了,若是其他人還不交代在那!

見到別人不敢上前,黑色樹巨人仍是發出陰森的低笑,大踏步的走了過來,樹身上更是黑色藤蔓張牙舞爪作勢欲撲,無法被殺死的五號也被拉倒了黑色樹巨人嘴邊被一口吞了下去,那些被細藤纏繞的屍體仍是邁著機械的步伐快速走在前方,看起來就像是它們在拉著黑色樹巨人在移動。

這黑色樹巨人弄不死五號,可人們也救不了它,五號已經用實際行動表明,她的武器根本無法砍斷那些黑色怪藤,其他人的就更別提了,人們只得不斷後退躲避,陳青頭都大了。

「把這傢伙引到間家人那裡。」

既然無法消滅,那就只能禍水東引,在想辦法解救五號,陳青的命令一下,人們逗引著黑色樹巨人調轉方向,向著前方繼續前進。

「轟隆!」

兩天之後,一聲轟鳴從遠方傳來,鷹羽快速的就爬到一棵大樹的樹頂,眺遠望去,數千米外出現了密密麻麻的人群,一棵正常的樹巨人轟然倒下又變回大樹狀態。

鷹羽發現了他們,對方卻不知道陳青眾人已經領著黑色樹巨人趕到,執著追殺眾人的黑色樹巨人陰森的笑聲根本傳不了那麼遠,腳步聲也比其他的樹巨人輕鬆很多。

再見青春 ,急忙吹響了遇襲的號角。

想要逃離時,卻被變身獸形的月影撲倒在地,鋒利的爪子直接割斷了他的脖子。

「怎麼回事?」

間仁德正坐在一棵樹樁上優雅的喝著茶,聞聽了號角聲眉頭一皺,淡淡的詢問出聲,越來越有少族長的派頭,一個屬下急忙帶人去查看。

美麗的光暈阻擋了人們的視線,當這些人發現了陳青眾人和黑色樹巨人,他們已經進入了千米距離,更讓這些前來探查的人恐懼的是,陳青他們騎著怪獸已經發起了衝鋒。

兩條腿的很少有能跑過四條腿的存在,而且這些人大多並不是魂仙,魂力不能外放身體又變重后速度就更慢。十餘個身體龐大又沉重的大傢伙這一衝鋒,嚇得他們掉頭就跑,可沒幾下就被衝到近前,直接就被怪獸們從背後踩踏了過去。


還有幾個傢伙趴在地上幸運的躲過了怪獸們的踩踏,可還沒來得及高興,黑色樹巨人用藤蔓控制的屍體就到了,那些屍體將他們壓倒在地,接著黑色藤蔓就刺穿了他們的身軀,密密麻麻的細藤從黑色藤蔓嘴裡吐了出來將屍體包裹,使他們成為了新的一員。 怪獸們沉悶的奔騰聲也引起了間家其他人的注意,他們匆忙想要聚攏到一起迎敵,可當黑色樹巨人高聳的身軀閃現出來,一個個大驚失色。

「死亡樹來了,跑啊……」

這棵黑色樹巨人被間家人成為死亡樹,對它的恐懼遠遠高於奔騰而來的十餘頭怪獸,就連間仁德的臉色也是一變。

「擋住那些怪物,其他人撤。」

隨著命令下達,間任毅親自帶人迎戰陳青眾人。

一身銀線鑲邊的天蠶絲錦緞長袍,長袍下擺被風吹的有些飄逸,帶有些書生氣的臉孔,手裡卻拿著一把誇張的長柄大刀。一米半的刀柄不算,光一尺寬的刀刃也有一米多,刀面上還描繪著一頭被斬斷頭顱的金龍。

間仁德一身拉風的造型,加上面對衝來的荊棘一臉淡然,彷彿胸有成竹,看起來簡直酷斃了。

斬龍刀!

陳青的腦中突然冒出這個名字,一蹬荊棘後背,硬生生的將荊棘踹的趴下,借著反震之力,身子一縱揮舞著邪神之刃就向間任毅砍去。

「咣當!」

金鐵交加聲傳來,間仁德只是單手輕輕一揮,斬龍刀就架住了邪神之刃的攻擊,身體強橫又變身邪神的陳青只感覺手掌一陣發麻,身子一翻又是一刀斜砍。

「咣當!」

斬龍刀又是輕鬆的擋住了陳青的攻擊,間仁德的臉上還露出輕蔑的笑容,斬龍刀再次迎頭劈下,他淡淡的話語也發了出來。

「我弟弟間任毅是被你弄痴獃的吧?」

陳青來不及回答,邪神之刃一橫架住斬龍刀,卻感到一股沉重的壓力傳來,腿有些發軟,急忙把邪神之刃往上一頂抽身後退。

「邪神大人,難道你記不得我這卑微的存在了?」

間仁德的口氣仍是那麼淡然,可下手卻十分狠毒,斬龍刀邪劈而下,要將陳青分屍。陳青又是用邪神之刃一擋,火花蹦出,人也倒飛了出去。

「襲擊間家的主謀也是你吧?嘖嘖嘖……你現在還真是弱小!」

縱身追上倒飛的陳青,間仁德的口氣終於有了變化,嘲諷的說完,又是一刀攔腰斬下,一條鎖神鏈從陳青背後發出,將斬龍刀緊緊的纏繞住,陳青再次躲過了一劫。

間仁德沒在繼續攻擊,而是嘴角帶著笑容看了眼陳青背後越來越近的死亡樹,又看看陳青。

「原本很期待再次與你相見,可你實在是讓我失望,既然你無話可說,那就……死吧!」

最後兩字間仁德爆喝出口,斬龍刀竟然發出一聲凄涼的龍吟,綁住斬龍刀的鎖神鏈竟然崩斷了!

這鎖神鏈是邪氣凝聚而成,不在生命樹世界的限制範圍,陳青原本以為找到了作弊器,能讓他無往不利,可見到鎖神鏈崩斷後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大錯特錯,這次是碰到剋星了。

鎖神鏈崩斷之後,間仁德接著雙手持刀,兇悍無比的就是迎頭一刀。陳青避無可避,只能招架。

「咔嚓!」

十餘股鎖神鏈盤扎在一起,這才抵擋住斬龍刀致命的一擊,可鎖神鏈仍是條條崩斷,陳青只能不斷的將鎖神鏈發出來進行抵擋。這時候的他無法躲避,戰鬥經驗豐富的他知道,只要自己一退,就會遭到更致命的打擊。

「呵呵,可惜不能親手斬殺你。」

間仁德一笑,陳青就感覺到了不妙,背後已經傳來那些屍體的移動聲音和黑色怪藤的微聲嘶鳴,斜眼一看,甚至看到了一具屍體被包裹在細藤中絕望表情的臉,肩膀上也趴著一根黑色怪藤。

完了!

陳青心中哀嘆,他可沒有五號金剛不壞的身軀,水晶骷髏甲是需要能量的,自己必死無疑。

「哈哈哈,好好享受吧!」

間仁德大笑出聲就要收刀撤離,可這時陳青邪魂上的八字銘文突然發光,接著就浮現他在身邊,那些黑色怪藤彷彿遇到了極其可怕的東西,立刻離開了陳青的身體。

怎麼會這樣!

間仁德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幕,想不明白陳青怎麼會有如此手段,也就是在這一愣之間,他悲催了。

一條從地面延伸過來的黑色怪藤突然發動襲擊,立刻將他的腳腕纏繞,接著就刺穿了他的腿骨。

間仁德立刻額頭冒汗,一聲不吭的揮刀看向自己的小腿,當小腿離體而去,甚至可以看到斷口處已經如發芽般伸出來很多細小的藤蔓。

「啊!」

腿被砍斷都沒出聲的間仁德慘叫出聲,一條黑色怪藤竟然穿透了他的小腹,是他眼中露出絕望的神色,小腿可以砍,這裡可沒法砍,他早就試過了,就連斬龍刀也砍不斷那黑色怪藤。

「咣當!」

這次是斬龍刀跌落地面的聲音,接著間仁德的眼中竟然露出哀求之色。

「殺了我。」

對於這種請求,陳青毫不猶豫的就是一揮刀,頭顱滾落,手腕上的手環爆開,幾個仙種如流星般飛遠,二十餘枚生命水晶,而一些生命樹枝和樹葉爆了出來。

接著驚悚的一幕又出現了,無頭的屍體竟然發芽形成一個類似的假人頭和假腿,邁著機械的步伐向其他人追去。

這死亡樹和那些樹巨人本就是森林守護者,最大的目的就是清理那些沒實力又跑來冒險的人,那些實力低下速度慢的人算是倒霉了。

這時的陳青身邊仍是圍繞著八字銘文,死亡樹似乎對著八字銘文很是厭惡,一改一直陰森的笑聲,沖著陳青大聲咆哮一聲就要從他頭頂大踏步走過。

這大傢伙嘴裡還有五號,現如今自身的安全已經能夠保證,陳青哪能讓他走了。收取完地上的戰利品,死亡樹已經邁步走過,看著它背上同樣爬滿了黑色怪藤,陳青一咬牙,追到腳下就開始向上攀爬。

死亡樹腿上的黑絲怪藤快速爬動避開陳青,當陳青一把抓住死亡樹的腿開始往上爬,立刻感覺出一股濃濃的死氣,這種死氣流動在死亡樹的外皮之下,當他又抓住一條黑色怪藤,同樣感覺到怪藤體內流動著同樣的死氣,心中立刻一喜。

他已經知道這死亡樹和怪藤為何厭惡自己了,自己識海中的邪魂是一切負面能量的剋星,再加上這各種邪惡氣息凝結成的八字銘文,它們不厭惡才怪。不過也就是厭惡不敢動手擊殺自己而已,還沒到害怕的地步。

那我就讓你害怕!

陳青暗自嘀咕一聲,接著就瘋狂運轉邪魂,想要將死亡樹內的濃厚死氣吸收,可彈性十足又隔絕一切的樹皮阻擋了這一些發生,只得鬱悶的低罵一句繼續往上爬。

這時候死亡樹已經衝進了那些跑得慢的人群中,領路的屍體跳躍著將一個個人撲倒在地,黑色怪藤不斷激射進人類體內。

被間家的高手阻攔,孽獸大隊死拼了一陣后,見死亡樹靠近,只得向兩翼撒腿就跑,那些間家的高手也沒有戀戰之心,間仁德的死讓他們喪失了膽氣,帶領隊伍繼續狂奔,那些實力低跑不快的人只能聽天由命,總人數一下減少了很多。

而在外界,當間仁德的名字從排行榜上消失,很多間家人立刻哭出聲,間主更是身體一晃差點沒站穩。間仁德可不是一般間家子弟死了就死了,他為了間家能夠屹立在十大姓氏里,主動經歷了數次轉生,為間家立下了汗馬功勞,更主要的是,他可是拿著間家至寶斬龍刀。這不光意味著間家損失了一員大將,還丟失了一件重要的寶物,那斬龍刀可不是魂寶,而是更高一層的仙器,千辛萬苦才獲得,整個間家也沒幾件!

這下輪到其他勢力的人幸災樂禍了,只有那些上位者一個個眉頭緊鎖,他們相互之間都有私下協議,不會對傑齣子弟下黑手,可這次卻有人暗中打破了協議,紛紛猜測到底是哪家乾的。

更可惡的是,他們無法通知自己在裡面的人對別家有名氣的傑齣子弟下手。

只有邪魔站在排行榜下冷笑,一萬多年前這種情況發生過,自己那個弟弟為了超越自己,在生命樹世界大開殺戒,幹掉了不少重要人物,使得其他姓氏無法再撼動邪家的主導地位。現如今他的身軀回來了,這一幕從新上演,他早就有心理準備。

外面的事情,陳青不清楚,現在的他正對著著死亡樹的枝幹狂砍,手裡也不再拿的是邪神之刃,而是換成了斬龍刀。

殺死間仁德后,當他拿起斬龍刀就感覺到了不凡,間仁德就算在實力強大,也沒有強大到單手可以輕鬆對付自己的地步,一切都是這斬龍刀竟然能給使用者增幅一被的力量,自身彷彿也有靈性,可以察覺危險自動擋住攻擊。

可這種長柄雙手大刀陳青有點用不慣,他還是喜歡刀鋒狹窄以速度取勝的長刀,不過邪神之刃現在用起來有點菜了,無法對付死亡樹充滿彈性又堅硬的樹皮,就算斬龍刀也是如此,這讓他鬱悶了。

低頭看看下方,死亡樹下已經匯聚了近千被細藤纏繞的屍體,間家的人已經全都跑出了被光暈阻擋的視線之外,就連孽獸大隊成員也是如此。他又手扶著枝杈看看死亡樹主桿上猙獰的大嘴,心一橫就爬了過去。

來到大嘴旁邊,讓陳青驚異的一幕發生了,這死亡樹竟然將嘴緊緊的閉上了,不再發出陰森的笑聲。大眼珠瞪了一眼陳青后,乾脆眼睛也閉上,在原地就開始紮根,那些舞動的黑色怪藤也安靜下來,靜靜的攀附在死亡樹上,就連那些屍體也緩緩的返回,變成了一個個弔死鬼。 尼瑪!

陳青原本是打算鑽入這死亡樹體內營救五號,被這種情況弄得咒罵出聲,揮舞著斬龍刀對著剛才的大嘴位置又是發泄似的一陣狂砍,見沒效果后只能想其他辦法。

「月影,你過來下,小心點,死亡樹一活你就跑。」

陳青在識海中對著隊伍里最敏捷的月影下達了命令,月影苦笑一聲,變回本體就要過來,卻被同伴們立刻擋住。

「你瘋啦?」

月影再次苦笑,口吐人言,「主子讓我過去,我有什麼本法。」

一聽這話,眾人無言了,接著幾個身手同樣敏捷的人主動站出來配合她,弄得月影很是感動。


五個身材纖細的怪獸慢慢的開始靠近死亡樹,當可以看到死亡樹的樣子,它們停下了腳步,先是相互對望一眼,月影一咬牙竄了出去,其他怪獸緊跟其後,跑出上百米后掉頭就往回跑。

當跑回原地,它們鬱悶了,腦門有點冒汗的衝動,那死亡樹根本就沒動靜,只得再次衝去。


這次它們前沖了三百多米才往回跑,看到死亡樹還是沒動靜,又再次嘗試衝擊五百米。

看著它們幾個不斷的反覆嘗試試探,死亡樹就是沒動靜,陳青也鬱悶了,用腦門不斷的撞擊樹榦。

看到陳青鬱悶的樣子,幾個怪獸心一橫,直接跑到了死亡樹巨大的樹冠之下,仰頭看著那些垂吊的屍體,可死亡樹還是沒動靜。

「喵……」

月影一聲貓叫,接著身體一竄,直接就扒住了一具垂吊的屍體,這時候那屍體動了,張開四肢就要摟抱住她的身軀,周邊的黑色怪藤也抬起了頭急速射來。

月影立刻跳下,接著幾個怪獸再次逃離,可往回一看,那屍體和怪藤再次沒了動靜。

「我跟你拼了!」

一個傢伙氣氛的口吐人言再次掉頭,其他人也膽大了很多,來到樹冠下就全都跳起,開始挑逗那些屍體,接著跳下來換個地方繼續挑逗。

當數十屍體被驚醒,不知道多少黑色怪藤開始蠕動,死亡樹終於睜開了大眼睛,沒見到陳青后它張開了嘴,陰森的笑聲也再次發出,開始指揮屍體和怪藤們發動攻擊。

這時候陳青已經躲到一邊,在死亡樹視線的死角,心中不由的慶幸這傢伙沒有感覺出來,當看到一個怪獸一不小心被黑色怪藤纏繞,他立刻竄向了死亡樹張開的大嘴。

「咕隆……」

陳青身體抱成團,直接滾落進了死亡樹的嘴裡,死亡樹閉嘴的速度根本就來不及,當意識到他已經進入到身體內,死亡樹先是露出驚恐之色,接著發齣劇烈的咆哮聲。

那些黑色藤蔓聽到它的咆哮,立刻放棄了對月影幾個的攻擊,連被抓獲的那個都被放棄了,直接掉在地上,接著上千屍體噼里啪啦的就掉落地面,黑色怪藤們全都向死亡樹的大嘴涌去,想要伸進去將陳青弄出來。

死亡樹的大嘴光芒閃現,八字銘文直接將入口堵住,黑色怪藤顧不得厭惡,拚命的開始撞擊,可如今該輪到它們無可奈何了!

見無法將陳青弄出來,嘴也被堵了,死亡樹拔地而起,竟然快速的向著生命樹的方向跑去。看到這一幕,孽獸大隊的成員們趕緊追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