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有人在算計他!

卓百忍什麼身份?不是他看不起卓百忍,而是除了卓百忍是他兒子這一點外,其他的都不值一提。所以將卓百忍帶去清廷附近的人,目的毫無疑問是他! “本是宋國境內一個獨特鬼怪,擁有一絲詭像之力,善於隱匿躲藏和追蹤。”殺生和尚連忙回答。

卓景寧眉頭一挑,然後微微點頭。他對這種獨特鬼怪的印象很深,畢竟有一個這樣的鬼怪,可是化爲了他的懲戒加成。

善於隱匿躲藏和追蹤,可就這樣的鬼怪,轉頭就失蹤了。那麼下手的人是什麼實力,就不難猜測了。

鬼神,或者至人。

至於詭像級想要無聲無息的辦成這件事,很難。

卓景寧目光陰沉,他讓人去給小狐狸帶聲話,告訴她自己去哪兒了後,就直接動用地遁鬼術追了上去。

這是他兒子!

須臾而至,不過沒等卓景寧追上快要進入清廷的卓百忍,就被人給攔下了。

那是一個和尚,坐在半山腰的亭子裏,似乎已經等他很久了。咚咚,木魚聲陣陣,聽不到唸經的聲音,但這木魚聲卻在這山間四處迴盪,沒有達到震耳欲聾的程度,但憑此足以看出此人絕不是普通人。

卓景寧沒有見過蓮花僧,但這一刻卻是脫口而出:“蓮花僧?”

“是貧僧。”

蓮花僧是一箇中年男子的模樣,很是消瘦,看上去猶如皮包骨一般。他看着卓景寧,語氣格外溫和的迴應道。

卓景寧盯着蓮花僧,沉默片刻後,開口道:“當初給我兒子種下心靈種子的人,是你吧?”

“正是貧僧。這件事,是貧僧的不對,貧僧在這裏向卓大人賠罪。”蓮花僧很平靜的回答道,他目光淡然,面無表情的和卓景寧對視,眼中沒有絲毫的畏懼,更沒有絲毫的歉意。

這是毫無誠意的道歉。

所以,卓景寧動手了!

向來都是他跟人鬼話連篇,什麼時候輪到別人這麼對他了?真當他是好惹的?況且,卓景寧爲這件事,心中已經咬牙切齒了好幾年了。

此時真兇現身,他還客氣幹嘛?

蓮花僧似乎早就料到卓景寧會動手,在卓景寧雙手合十的瞬間,蓮花僧同樣雙手合十,只不過和卓景寧口唸如是我聞不同的是,蓮花僧是在低誦菩薩的名號。

“南無觀世音菩薩!”

和卓景寧顯化的四面八臂佛像金身不同的是,蓮花僧身後沒有佛像金身,只有一尊白玉塑像,然而在蓮花僧佛號聲音盡了後,這一尊白玉塑像一下動了起來。

沒有什麼巨大的響動,但心境交手,最是兇險!

這是靈魂層次的攻殺,一時不慎,便會造成精神不斷衰弱,直到完全喪失意識爲止。

卓景寧面色沉穩,一如動手前。

不過蓮花僧卻是七竅流血,一臉鐵青之色,他難以置信的高聲叫道:“二十道年輪印記!你居然修成了二十道年輪印記!這不可能,你才成至人幾年?這麼短時間內,你怎麼可能不僅突破了十八道年輪印記,還更上一層樓,額外修成了兩道?”

蓮花僧似乎是在懷疑人生一樣,他無法置信的看着卓景寧。當時他會動手,就是看卓景寧那時候還沒成至人,遠不是他的對手。

不然的話,在另一個至人眼皮子地底下幹這種事情,很難不被發現,然後大打出手,不死不休都有可能。

不能不老不死,這後代血脈自然極爲重要。

哪怕對至人來說,也一樣。

眼見卓景寧想再度出手,蓮花僧連忙叫道:“且慢動手,且慢動手!”

卓景寧不管不問,趁你病,要你命!

蓮花僧見狀,只好發狠。

特殊域的力量被引動,增幅了他的鬼術。這是一門詛咒,咒殺之下,一身血肉會盡化膿血。

卓景寧沒辦法動用特殊域的力量,鬼術方面比不過,一身血肉瞬間被消融,但也在一瞬間,他被消融的血肉又長了出來,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就恢復如初。

蓮花僧面色大變,他又驚又怒:“原來你是鬼怪出身!難怪能叫那九尾天狐傾心!貧僧還在納悶,堂堂鬼神怎麼會被兒女情長所牽絆。”

旋即,蓮花僧換了鬼術。

王的寵妃 這是專門針對鬼怪的,先是扼制恢復能力,然後利用鬼怪的恢復能力製造二度傷害,讓鬼怪不僅沒法恢復,傷勢還會逐步加重。

恢復能力越強,這一道鬼術的威力也就越大。

卓景寧避閃不及,被這一道鬼術打中,然後一瞬間就從他身上出現了災難性的傷勢,讓他大口吐血。

這一次受傷之重,是卓景寧從沒遇到的。

“你果然是鬼怪!”蓮花僧眼中一亮,立馬盤膝坐下,然後開始唸經。

轟隆!

一聲驚雷炸響,這讓蓮花僧狂喜無比,一時間心態都穩不住了,他忍不住大聲叫道:“將特殊域打開的機率不到萬分之一,沒想到貧僧一次就成功,卓大人走好,這說明天要殺你!你不得不死!”

卓景寧此時也是難以置信,然後他就眼睜睜看着蓮花僧的特殊域打開,將他整個人吞沒進去。

下堂妃不愁嫁 這一過程,他毫無反抗之力。

彷彿這一刻,他站在了全世界的對面一般,被一下子給排斥了。

“咳咳!”解決了卓景寧,蓮花僧跪在地上,大口咳血,想要打開特殊域,在特殊域不主動的情況下,他必須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不過這在蓮花僧看來,這是值得的。他解決了連聊齋世界都奈何不了的一個異數。

在聊齋世界改天換地後,心境鬼術力量出現的瞬間,他腦海中就出現了關於卓景寧的信息,這也是他後來會向卓景寧動手的原因。

不光是他知道卓景寧的來歷,蓮花僧猜測其他的至人應該也知道。只不過,只有他選擇了向卓景寧下手而已,原本他想慢慢圖謀的,畢竟卓景寧身側,可有着一位鬼神陪伴着,想要向卓景寧下手,還是讓人心裏發怵。

鬼神餘威猶在!

這一次,他也是逼不得已才現身,但沒想到他居然打開了往日裏根本打不開的特殊域,讓特殊域解決了卓景寧。

儘管現在卓景寧還沒死,但卓景寧這一輩子都別想再出來了,這和死了,又有什麼兩樣?

蓮花僧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可真是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聊齋世界想要扶持起屬於聊齋的人道意識,然後立天庭,以仙神代替鬼神,鎮壓此方世界。劇本早已經設定好了,人物也已經登場了,貧僧眼下所要做的,就是推波助瀾,然後將利益更大化!”

“殺了卓景寧,貧僧功不可沒。聊齋世界開天之後,貧僧定然有一尊神位。只不過,這不夠!出家修行並非清心寡慾,自古以來,就有佛道之爭,這爭的是利益,便是聖賢也無法避免。貧僧若是想要將佛門發揚光大,必須在這聊齋開天的劇本當中,獲得更大的功勞!”

蓮花僧呢喃自語,雙眼中神采逼人。

至人本該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爲外物所動,然而此時的利益事關重大,甚至關於到了佛門能不能萬古長存,興盛發達,這讓蓮花僧也無法維持住以前的心境。

至人,歸根到底,也還是人啊!

“不過,殺了卓景寧這件事,貧僧得保密才行。”

“想當初,貧僧找上門,想要找他們聯手,一個個顧忌卓景寧身邊的九尾天狐……”

“現在,豈能叫你們平白無故拿了好處?”

“這件事,好好謀劃一下,貧僧未嘗不可當一回漁翁,隔山看虎鬥。畢竟,那九尾天狐是鬼神,想要殺死這九尾天狐,可不容易!貧僧這次能打開特殊域,只能邀天之幸罷了!”蓮花僧呢喃自語着,很快冷靜下來。

然後,蓮花僧想到了一件事。

“聊齋世界若是能直接動手殺了卓景寧,何必借我們之手?看來這特殊域,是聊齋世界所無法控制的啊!”蓮花僧若有所思,一臉的怪異之色,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卓景寧還沒死。

只不過他不知道自己現在身在何處,四周圍不是灰濛濛的,他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散發出五光十色的奇怪空間當中。

似乎是特殊域,只不過這個特殊域,和他修成第二十道年輪印記引來的那扇門,所攜帶的氣息完全不一樣。

那扇門後面,便是他的特殊域。

可眼下,按理說蓮花僧打開了特殊域,那麼這氣息該和他的那個特殊域完全一致纔對啊!

怎麼會完全陌生?

難道說,每個人修成十八道年輪印記,所形成的特殊域都是不一樣的?腦海中轉過這些念頭,卓景寧就忍不住嘆了口氣,與其想這些沒用的,還不如想想他該怎麼出去。

這一次,他是真的是陰溝裏翻船了!

卓景寧也是沒有想到,他在特殊域的定義當中,居然是鬼怪!

這是卓景寧怎麼也無法想到的。

“難道我真的是鬼怪?”卓景寧忍不住懷疑起自己來。

但很快的,卓景寧就有否定了這一個念頭。

“我是什麼,我很清楚!”

卓景寧瞪着眼,他轉動着腦袋,左看看右看看。就在剛纔,他發現有什麼東西從他身旁經過了,擦着他的衣角過去,讓他一下子感覺到了。

不過這會兒無論卓景寧怎麼觀察,都找不到剛纔擦着他衣角過去的東西。

卓景寧凝神,繼續盯着。

然後在片刻後,他忽然身體往旁邊一倒,只見一道白光閃過,他身上袍子的一角沒能躲閃及時,被那道白光直接切沒了一角。

“果然有東西!”

“這個特殊域,果然有問題!”

這下,卓景寧確定了,不是他是鬼怪,而是這個特殊域本來就不正常。

甚至,這個特殊域本身就是爲了對付他的。

卓景寧忽然神色一動,他猛地撲過去,“找到了!”

卓景寧本以爲自己能抓到那個偷襲自己的東西,然而一批過去,就發現天地一變,他居然出現在一片山谷中,而他的一隻手掌,正抓着一個青面獠牙惡鬼手中的大刀。

“什麼東西?”卓景寧一愣,那個惡鬼就咆哮一聲,抽回刀,然後一刀劈了上來。

卓景寧只好應對。

這個惡鬼的實力很強,自然恢復能力更爲強大,哪怕是如是我聞觀想法,都有點遏制不住。不過在半個時辰後,卓景寧還是徹底殺死了這一個青面獠牙的惡鬼。

他趁着惡鬼重傷,按下了懲戒。

“使用懲戒擊殺難纏鬼怪過去之影刀鬼,心境+1。”腦海中隨之浮現出來的信息,卻是讓卓景寧愣住了。

“這東西居然某個夢魘鬼神的過去之影……”

卓景寧不由看向了四周,這個特殊域他要是沒猜錯的話,是聊齋世界在改天換地的時候弄出來的。

這個時候,懲戒的強化已經停止了,心境的強化悄無聲息,也沒有什麼天象,不過卓景寧很清楚的感覺到,有一扇門在自己附近,只不過自己的實力不夠強,又或者說身在這個詭異特殊域中,才無法打開這扇門。

於是,卓景寧往山谷外走去。

等他走出山谷,才發現一片五光十色的光暈中,是一座座漂浮着山。而他腳下踩着的,便是其中一座山。

卓景寧走了很長時間,直到離開那座山,也沒有再找到第二個鬼怪。不過在卓景寧沿着路走到第二座山上後,便很快遇到了一頭鬼怪。

沒有廢話,直接動手。

一番大戰後,那鬼怪身亡。死法是被卓景寧趁着重傷按下了懲戒。

這是無解的傷害。

相對應的,卓景寧再次收穫了一層懲戒的強化。

二十二道年輪印記!

假裝讓你愛上我 不過卓景寧高估了自己,哪怕他二十二道年輪印記,也無法打開那扇門。

於是,他上了第三座山。

這第三座山上,無疑也有一隻實力強大的鬼怪。

是某一夢魘鬼神留下來的過去之影,實力強大,尤其是在現出原形後,居然有九條尾巴,戰鬥力極爲可怕。

不過最終,還是卓景寧贏了。

這夢魘鬼神留下來的過去之影會瞬間恢復如初,但卓景寧也會,都是肉身不死化的特性,所以這其實是一場消耗戰。

當消耗拼到了最後,便是卓景寧趁着對方重傷,按下了懲戒。

第二十三道年輪印記!

這一次,那扇感應的門,終於被卓景寧伸手一拉後,拉了出來。

然後,門開了。 門後果然和他想的一樣。

是他的特殊域。

而隨着這扇門被打開,卓景寧整個人都被吸了進去,剛站穩,迎面就走來了一道人影。

這是一個卓景寧不認識的人。

是一名老者。

年紀看起來不算太大,大概五十幾,身穿一身粗麻長袍,看着卓景寧一動不動。

卓景寧在這老者出現之初,是神經一下子緊繃的。這特殊域裏面居然出現了人,怎麼能叫他不戒備?不過隨後卓景寧就放下心來,因爲他發現這不是人,只是一道殘影而已。

過去殘留下來的影子。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道影子從過去殘留至今,並且一直在這特殊域中。

“這粗麻長袍的製作方式太過粗劣,可是看這老者,也不像是底層,反倒是身居高位的上位者。”卓景寧試圖分辨出這老者的來歷,但只能看出這是古代的一個上位者。

卓景寧伸出手,一下了穿過了這殘影,正要繼續試探,卓景寧的目光卻忽然一凝。

只見目光所及處,陸陸續續的出現了一道道人影。

有年逾古稀的,有花甲左右的,都是老者。無一例外的,這些長者都是殘影,並且身上的衣物,都是粗麻製成,絲綢一類的,完全見不到。

“大概是距今兩千年左右……”卓景寧推算出了粗麻衣物出現的時間,這些長者的氣勢都不簡單,只是殘影都如此,那麼可想而知這些長者生前該有何等權勢了。

權養勢,勢才逼人!

情迷少帥試婚妻 卓景寧看着這些長者殘影,饒是他,都有些心神被攝的感覺。

然後,卓景寧的臉色變了。

他難以置信的看着這些長者殘影:“這些都是二十道一年輪印記以上的古代至人?”

這些長者的氣勢都有些咄咄逼人,無比凌厲,似乎要與蒼天分個高下一般。而這樣的氣勢,其實在他身上也有。從二十一道年輪印記開始,他身上就無法扼制的出現了這樣的氣勢,只不過他的氣勢,沒有這些殘影來的凌厲。

“古代至人的殘影,怎麼會在這特殊域中?”

“還是說這是特殊域的祕聞,所有特殊域的源頭,或者說是真正的特殊域?”

你非我良人,怎知我情深 “照此說來,那麼一旦有人修成十八道年輪印記,他們的特殊域也該與此有關纔對。可蓮花僧的特殊域,就算不太正常,也該鏈接此處纔是啊?”

卓景寧一時間疑惑重重,無論他如何設想,都無法合理解釋。

“還是說——特殊域有兩個……外面那個每一座山上都有一個夢魘鬼神過去之影的特殊域,其實是原本的聊齋世界第三層。”

“元清說夢魘鬼神的過去之影和現在之身落入了人間,現在整個聊齋世界第一層,都即將羣魔亂舞。”

“狼心尊主死前也說過她遇到了夢魘之神的過去之影和現在之身所化的……”

“可是,這天下之大,便是我宅在郭北縣二十年,但我手下的鬼怪爪牙無數,沒理由不知道他們啊!”

“況且小狐狸是當世鬼神,哪怕不被聊齋世界眷顧,但此方世界沒發生大變以前,小狐狸是當世公認的第一,無論如何,那些夢魘鬼神的過去之影和現在之身,在重新現世後都該來找小狐狸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