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他從來未曾接觸過的領域,百星之力高手施展的陣法。

「能量的運用不同了,之前我所接觸的陣法都是以仙石和陣眼器物為動力,威力有所限制。而他們都是用自身的能量為根基,再調動周圍的天地能量來運行陣法。這樣一來,不但陣法的威力大增,就連對陣法的掌控都更加自由了。」葉澤濤嘴角微微一翹,竟是在極其短暫的時間內給領悟了。

「活學活用才是王道!」葉澤濤心中暗笑,也不點明,只是雙手連番變化,在身體周圍布下來一道防禦陣法。

這道防禦陣法是最基礎簡單的陣法,葉澤濤用的很順手,更是直接將能量的形式轉換,以自身為陣眼,不斷地驅動。

有了自身星力為引導,再加上善能的強大親和力,無數的天地能量快速地匯聚著,就算是剛才攻擊之後炸碎了的能量都被重新利用了起來。

「切!小道陣法,豈能與我等媲美!」三角眼陰森一笑,他對陣法的了解極高,見葉澤濤用最簡單的陣法來對付他們,這完全就是開玩笑。

如果,這最簡單的陣法就能夠抵擋得住他們的攻擊的話,那他們也就不用混了。

似乎是為了驗證自己的話語,三角眼右手一點,一道黑芒閃過,下一刻,竟是出現在了葉澤濤布置的防禦之前。

轟隆!

那輕描淡寫的一指重重地砸到了防禦陣法之上,強橫的力量讓其顫抖不已。

可……也僅僅是顫抖不已,連個破碎的痕迹都沒有。

「這……這怎麼可能?」三角眼覺得自己被自己狠狠地抽了一個嘴巴子,臉色難看得很。

「呵呵。白痴!」葉澤濤呵呵一笑,簡單的兩個字已經讓三角眼差點氣炸了。

說實話,對這改變能量之後的陣法,葉澤濤也是有些吃驚的。他沒有想到威力會這般強橫。

既然最簡單的防禦陣法都能夠攔下對方的強橫一擊,那就說明葉澤濤的路子走的十分正確。

「不知道,用秦寧的飛攻陣,會有什麼效果呢?」葉澤濤眉頭一挑。計上心來。

葉澤濤瞧了一眼依然震驚不已的三角眼,嘿嘿一笑,隨手便是丟出去一道最為簡單的爆裂陣法。

陣法小巧精緻,看起來倒像是孩童的玩具一般。可三角眼卻沒有絲毫的大意,雙眼緊盯著,甚至還有一抹謹慎和擔憂的光芒閃過。

「給我滾開!」三角眼終於忍不住了,雙手連連攻擊,一道道攻擊猛然撞擊著飛攻陣。

可惜。那飛攻陣竟然以極為巧妙的方式,靈活無比地將他的攻擊給躲過去了。

「這……這到底是什麼鬼?」三角眼有些傻了,被丟出來的陣法他不是沒有見過,可丟出來之後,蘊含了恐怖能量,卻還能夠被控制的,卻是頭一次見。

另外兩人面面相覷。紛紛用神識探察著,想要找出來些對付的方法。

這時候,葉澤濤將附著在飛攻陣上的神識瞬間抽回,還下達了一個爆炸的指令。

早就膨脹到了極限的飛攻陣在一瞬間炸裂開來,狂暴的能量再也沒有壓抑。


轟隆!

如同一顆巨型炸彈發出了怒吼,整個內世界都顫抖了起來。

葉澤濤嘿嘿笑著後退,避開了最強的波動。

這飛攻陣的威力已經超出了葉澤濤的想象,原本以為也就是威力大點,可當葉澤濤抽回神識的瞬間,他才想起來一個問題。

如果天地能量與星力同時爆炸。再加上善能的話。那威力會如何呢?

珍貴無比,神奇無比的善能,究竟會有何等表現?

如今,他已經親眼看到了。

葉澤濤大袖一拂。煙塵碎石散去。

「啊,你怎麼看起來如此狼狽?」

看到眼前的景象。葉澤濤立馬就笑了。

那三角眼是飛攻陣的主要目標,承受的爆炸力量也就最大。此時,這傢伙已經灰頭土臉,原本溫順的髮型竟然直接炸掉了,一半頭髮都消失無蹤,半邊臉頰都變成黑色的了。

「幸好你是個能量體,要不然這個疼法,肯定很要命的吧?」葉澤濤不失時機地諷刺著對手,能夠讓百星之力高手的意識片段這麼慘,他沒有理由不高興。

「葉澤濤!你不要太囂張!」三角眼聲音沙啞地吼道,甚至都能夠看到他的嘴角在劇烈的顫抖。

想他平日里都是高高在上的,什麼時候會被弄的這麼慘?

「我就囂張了,你能怎麼樣?」葉澤濤腦袋一揚,露出一副趾高氣揚的架勢。

這下子,三角眼徹底暴怒了。被一個後人這般欺負,他可承受不了。

「葉澤濤,我要你死!」怒火中燒的三角眼咆哮著,全身爆發出極為刺眼的黑色光華。

是的,就是黑色光華,那刺眼的程度甚至超越了金色光華。

三角眼,爆發了。

葉澤濤全神貫注,不斷地觀察分析著對方的能量運用,這才是他最想要看到的。

只有將這傢伙給逼迫到了怒火的極限,他才能夠拿出來點真本事,讓他偷學一番。

「來吧!來吧!再猛烈一些吧!」葉澤濤雙眼炯炯有神,甚至還透露著一股子渴望。

在金毛老者和尾巴老者看來,葉澤濤完全就是個瘋子!

三角眼的脾氣一直都不好,如今暴怒了的他,必然會做出來些驚天動地的事情。

葉澤濤,必然要死!

黑氣瀰漫,遮天蓋日。

三角眼狂躁暴走,星力如同不要錢一般地宣洩著,竟然在其身後形成了一個龐然大物。

很快,一個身穿黝黑的黑色鎧甲的戰士完成,接著便是一陣仰天怒吼。

驚天的怒吼聲讓葉澤濤的耳膜發顫,感覺整個內世界都要承受不住這狂暴的力量,爆炸開來。

「哼,你以為就你會嗎?」葉澤濤冷笑一聲,從秦寧那邊融合而來的法天象地施展開來。

葉澤濤的身體不斷地變大著,周圍的天地能量快速地補充了身體壯大而需要的能量。至於星之力,葉澤濤才不會浪費呢。

這裡可是內世界,他就是這裡的神,還有什麼事情是他做不到的嗎?

下一刻,狂暴的天地能量將葉澤濤包裹起來,而三角眼那邊卻是沒有多少天地能量了。

「哼,竟然耍這等小小手段,別以為老夫會怕你。一樣能夠收拾了你!」三角眼低吼一聲,邁開腳步,快速地走來。(未完待續~^~) 在這期間,三角眼的身體,也上升到了黑甲戰士的身體裡邊。

葉澤濤不屑地一笑,這能量化形與法天象地可是不同,雖然說各自都有優缺點,可在這種情況下最適合的無疑是法天象地。

黑甲戰士雙手於身前一抹,一柄長槍出現,黑色的槍尖閃爍著冰冷的殺意。

長槍一出,鋒芒畢露!

葉澤濤有樣學樣,右手一晃便是現出來一柄金色長槍。

長槍金光閃閃,竟是比那黑甲戰士的長槍還要長上三分!

「殺!」

葉澤濤低吼一聲,先發制人。

長槍直直地前沖,化作一道金芒,將空間都給刺破了。

「死!」

三角眼咆哮一聲,沙啞中帶著一絲瘋狂的意味。

嘭!

兩柄長槍的槍尖竟然沒有絲毫偏差地撞擊在一起,狂暴得力量根本無法控制的住。

轟隆!


以槍尖為原點,周圍的一切,除了兩人之外都快速的湮滅成為粉末,急速向著四周衝去。

「哈哈,爽!再來!」葉澤濤雙眼一亮,在三角眼的身上又是琢磨出來了些許。

長槍不斷地劈砍刺挑,葉澤濤將槍法的奧義施展地淋漓盡致,竟然漸漸將黑甲戰士給壓制了下來。

三角眼哪裡能承受的住這等的侮辱,當即大吼一聲,又是一柄長槍出現。


雙手握槍,三角眼將長槍耍的是密不透風,在身前形成了兩道旋風。絞殺著沖向了葉澤濤。

葉澤濤單手持槍,雙眼如炬閃亮,竟然對那兩道旋風絲毫沒有興趣,一直盯著三角眼。

「小子。看你還能猖狂到什麼時候!」三角眼大吼一聲,一雙長槍猛然拋出,化作兩道流光,在旋風之中交叉前行。不斷地變換著位置。

長槍與旋風形成的暴亂能量對流,葉澤濤的神識根本無法判定對方的具體位置。


「有點意思了!」葉澤濤嘴角一挑,本以為這傢伙也就那兩把刷子了,現在看來百星之力的強者果然不是吹牛的。

刷刷刷!

葉澤濤的長槍連連刺出,三道金光化作龍形咆哮著衝去,兩環其一,威勢逼人。

轟隆!

撞擊再次出現,金光與黑芒瘋狂的相互吞噬著。快速地消耗掉了。

葉澤濤與三角眼牢牢地控制著能量,不斷的輸出著,生怕會因為一絲星力的不足讓自己處於敗退的地步。

眼看著兩人陷入到了僵局之中,葉澤濤心意一動,隱藏在暗處的秦寧立馬會意。

兩人的臉上露出來了相同的笑容,淡然,自信。

下一刻。秦寧的身影出現在了三角眼的附近,通靈霸刀騰空而出,門板大小的刀身直接暴力無匹的砍下。

三角眼大驚失色,這秦寧的出現他絲毫都沒有發現。秦寧一直到距離他還有三丈的地方才現身,這麼短的距離之內,他根本無法做出來有效的規避動作。

在加上還有個葉澤濤守著,他更是無法分身。

「道友,助我一臂之力!」三角眼大聲吼道,他可不能因為這個而失敗啊。

金毛老者冷哼一聲,右手一伸。直接化作一道巨大的手掌。向著秦寧就抓去了。

「他們兩人的戰鬥,沒有你這個小螞蟻的事兒,滾蛋一邊去!」金毛老者不屑地哼道,作為一個一直被他們操控著的傀儡一般的人物。他自然不會有什麼好臉色。

碩大的手掌直奔秦寧的腦門,這一巴掌拍下來。秦寧雖然不會死掉,可重傷是少不了的了。

「螻蟻,也有斗天之心!」

誰曾想,秦寧壓根就不搭理他,直接吼出這麼一句話,將手中的通靈霸刀刀靈逼出。

昂!

龍吟震天,強橫的攻擊遠超出秦寧應該有的實力。

金龍肆虐,直愣愣地就撞到了三角眼的身上。

三角眼星力一頓,下一刻就被葉澤濤給佔據了上風。

「給我去死吧!」葉澤濤大吼一聲,長槍拋出,身子尾隨而去。

長槍直奔三角眼的胸膛而去,眼看著就要刺中的時候,三角眼急中生智,將身子一側,用垂下的左臂,硬生生地接下來了這暴力的一擊。

撲哧!

長槍刺入皮肉,卻是被堅硬無比的骨骼卡住了。

「小子,你能奈我何!」三角眼嘿嘿一笑,左手長槍丟下,右手長槍一點,一挑,長槍射出。

葉澤濤身子一側,讓開長槍,急忙追到三角眼的身前。

「給我去死吧!」葉澤濤大吼一聲,臉上神情猙獰,看這架勢竟然要直接一巴掌把這三角眼給拍死。

三角眼怒火狂躁,他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這是他這輩子都沒有遇到過的恥辱啊!

被一個後輩給弄的這般慘淡!

嗡!

周身空間猛然一顫,三角眼的身子膨脹了一下,接著從黑甲戰士的身體裡邊直接就出來了。

「給我死!死亡葬身之地!」三角眼啊啊地狂叫著,他只覺的自己的身體都要爆炸了。

葉澤濤冷靜如初,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計算一步步地往前走。

三角眼將黑甲戰士的能量直接附著在身體表面,靈活性頓時增加,繞著葉澤濤那龐大的身軀就上來了。

一對長槍先後出手,不斷地刺向葉澤濤的身體要害。

那一根根黑色的長槍與葉澤濤如今的體型相比,那就是一根根縫衣針,可就是這一根根的縫衣針,葉澤濤都不敢大意。

「哈!幽藍神花!」葉澤濤大吼一聲,藍色的神花瞬間出現,將葉澤濤龐大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給包裹了起來。

這可是秦寧所得。他使用起來自然是得心應手。

砰砰砰……

一陣撞擊聲音過後,葉澤濤安然無恙,反手一巴掌就把還打算進攻的三角眼給拍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