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比賽之後,人們稱此35秒爲麥迪時刻,稱麥迪是感動上帝的男人。此次比賽,永遠載入史冊。不可思議的大逆轉,外加35秒13分的里程碑!從此以後NBA有了一個新名詞,叫作“麥迪時刻”。

這樣偉大的壯舉幾乎不可能出現在這裏,麥迪是感動上帝的男人,何乃軒並沒有感動過上帝,他也沒有信過上帝。

音樂系對方一名球員逼搶,江東語無奈傳到了一旁何乃軒的手中,這個時候已經只剩下三秒。

何乃軒站在三分線之外,看到何乃軒接到球就要站定,音樂系的中鋒還有一名隊員感覺有不好的預感,衝了上來。

江東語其實已經有些放棄了,他將球傳給何乃軒,是讓他傳給有空檔的賈也,看一看能不能打平?

等江東語出來之後將籃球傳給他,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何乃軒接到籃球,直接跳投!

沒有別的原因,只有一點,那就是他是得分後衛。

這種情況, 絕影斷魂

但是,從頭到尾,何乃軒根本就不想猶豫,壓根一點別的想法都沒有。

他接到籃球,便不管不顧地直接跳投,他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爲了勝利而拼搏努力。

音樂系的其他人這才如夢初醒地跳起身來,這樣,何乃軒在天空中,又一次變成了極端美麗而又極端危險的後仰跳投,他的身體和地面甚至只剩下六十多度的夾角。

“臥槽!這哥們發瘋了吧!”

“進啊!進!進!”

無論是中文系還是音樂系的觀衆們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在天空中綻放的何乃軒,雙方的心情充滿了對立,一個極度渴望進球,一個恐懼他進球。


說實話,江東語現在這個時候也有點兒錯愕,因爲這個投籃並不在他的預測之中,一旁的賈也急忙衝入內線,以防萬一。

音樂系的也是鬱悶不解,這哥們要不要這麼叼,他確定能進去?

此時此刻,何乃軒的心中,早就拋棄了其他一切的念頭,沒有一絲雜亂的想法,因爲現在自己這個情況,他根本不會做半分猶豫。

籃球掌控在他的手中,右手中指在籃球下面,輕輕一撥。

剎那間,橙紅色的皮球飛了出去,飛過了已經逼搶上來的音樂系中鋒倉促的中指上方,飛過了所有人的懷疑和思想,在一個優美至極的拋物線之後,不顧一切地翻入了網花之中,一道十分美麗的景色出現了!

“唰!”

在這一瞬間之內,整個籃球館所有的懷疑都可以煙消雲散,所有的不解也得到了答案,江東語,孫瀟懷疑的臉僵直在空氣中,忽然變成了不可思議,音樂系對方的中鋒沮喪地落在了地上,整個場地一片寂靜,在籃球投入籃筐的那一瞬間,最後一秒結束!

“嘟!”一聲結束的哨聲響起,打破了兩個系所有人醞釀的情緒。

籃球館球館中,忽然涌動起來!

何乃軒不是感動上帝的男人,他卻是老天爺垂愛的重生者!沒有歷史性的麥迪時刻,不過卻有何氏絕殺!他信老天爺!

晉原大學!請爲我歡呼! 籃球,英語名字:basketball,是奧運會核心比賽項目,是以手爲中心的對抗性體育運動。

籃球這項運動起源於美國。1891年12月21日,由美國馬薩諸塞州斯普林菲爾德基督教青年會訓練學校體育教師詹姆士·奈史密斯發明。1896年,籃球運動傳入中國。

1904年,聖路易斯奧運會上第1次進行了籃球表演賽。1936年,籃球在柏林奧運會中被列爲正式比賽項目。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開始,職業選手可以參加奧運會籃球比賽。

主要的國際性籃球組織是成立於1932年總部設在瑞士日內瓦的國際籃球聯合會。

作爲全球最火的運動之一,擁有著名的NBA職業聯賽,在全世界擁有上億球迷的運動。作爲一個183cm的男人,這個運動真的很適合自己。

何乃軒出名了,憑藉他的絕殺在晉原大學徹底的出名了。

在籃球館《星際爭霸》的比賽中對經貿系狂野的發飆,何乃軒在經貿系兇名赫赫。

在音樂系的比賽中,何乃軒的何氏超級大絕殺,在音樂系揚名一時。

曾經在校外挫傷劉譚的囂張氣焰,作爲有膽量做出此行爲僅有的幾個人,何乃軒徹底在大半個晉原大學出名了。

在去年軍訓大會上表演的經典歌曲,長腿女神孟文瑤倒追他,在圖書館成功搭訕書香女神米可,在體育館星際爭霸全國高校比賽中,何乃軒零封所有遇到的對手,最終遇到暴力女郭靜,棄賽而走。就連晉原大學校隊長,晉原大學星際第一人moon都被屠殺……

一系列的事情全部被挖了出來,別人可能想出名想瘋了,但是何乃軒卻覺得人怕出名豬怕壯!

走在路上,都有人指指點點的指着何乃軒,弄得賈也江東語幾個人一看到這種情況都麻溜的撤了,讓何乃軒一個人當別人眼中的大熊貓。

前妻耍大牌 ,如果是冬天,何乃軒非要戴個口罩出門,再戴個鴨舌帽,看誰能看得出來。

第四場比賽何乃軒他們要與外語部打球,這場比賽何乃軒如同第二場一樣沒有上場,江東語也沒有。江東語是因爲張瑾回來了,要去火車站接駕。而何乃軒是因爲丁大雷打過來電話,說小混混們抓住了。

這件事情何乃軒已經不想管了,他要做的就是將這件事情宣傳出去,讓所有人知道空速星辰時空不是好惹的,讓那些打着小心思的人距離他遠遠的。而且還讓來空速星辰時空的網蟲們,都安心放心的上網。

雖然說網吧的事情交給了唐姐,但是何乃軒還是得請丁大雷吃飯。

何乃軒接到丁大雷電話的時候,正在易居園的陽臺看夕陽,只要有時間,他就喜歡站在陽臺看夕陽,這樣的美景他很喜歡。

每次看這樣的畫面,何乃軒總有一中詩意的感覺,他總借即將落下的夕陽告訴自己,自己重生的時間又少了一天。

何乃軒在接到丁大雷電話的時候,就約丁大雷出來吃飯,丁大雷本來是猶豫的,但是何乃軒告訴他,這只是朋友的聚會。

丁大雷這次沒有猶豫,便答應出來,兩個人約定晚上九點吃飯,在一處火鍋店。

夏格格睡着了,何乃軒去客臥看了看她,見她沒有醒,便留了張紙條說自己出去一趟,便離開了易居園。

何乃軒先去三個網吧看了一遍情況,趕到約定的地點的時候,已經八點半了。

丁大雷還沒有到,何乃軒並沒有開包間,而是選擇了一個大堂僻靜地方的桌子。

上了一壺好茶,何乃軒靜靜的等着丁大雷,八點四十五左右的時候,丁大雷出現在了火鍋店的門口。

何乃軒起身迎接,兩個人心照不宣的握手笑了笑,於是回到了座位。

點了一個普辣的火鍋,上了一些要吃的菜,何乃軒要了啤酒上來,他那會在電話裏面說純屬朋友之間的飯局,所以他上酒的話,丁大雷絕不會說什麼。

兩個人都沒有討論網吧的事情,而是討論起閒暇的事情。

“丁哥,今天喝多了,嫂子不說什麼吧?”


何乃軒和丁大雷幹了一杯酒,呵呵的笑着問道。

丁大雷仰頭灌下自己杯中的啤酒,哈出一口酒氣搖頭說道:“沒事,你嫂子不說什麼。對了,小何多大了?”

“18!”

何乃軒比劃了比劃手指說道,這讓正在涮菜的丁大雷一下子停住了筷子。

“家裏經商的?”

丁大雷頓了一下,裝作不在意的繼續吃着菜問道,看樣子丁大雷對於何乃軒才十八歲有些驚訝,這也太年輕了,雖然說他猜測何乃軒比較小,卻也沒想到這麼小。

“個體戶。”

何乃軒模模糊糊的這樣說道,丁大雷之所以那樣問,也是在疑惑,他了解過空速星辰網吧,那天出事的是第四部網吧,之前已經有了三部網吧。

這些網吧加起來一共二百多萬了,如果家裏沒有底子,怎麼會拿出這麼多的錢?

個體戶?丁大雷絕對不相信,不過他也沒有再問什麼,有些問題不要掘根刨底的問了,那樣人家會對你怎麼想?何況他們之間的關係還沒有到那樣相互瞭解的時候,何乃軒不會多解釋什麼,丁大雷默契的也不會再問什麼。

這頓飯吃的很簡單,兩個人喝了不少酒,都是一些無關工作的閒話,丁大雷也知道何乃軒是一個大學生,是晉原大學的學生。

何乃軒想要給丁大雷塞錢的,但是他沒有行動,他還不太瞭解丁大雷是什麼樣的人,如果丁大雷不是那樣的人話,到時候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條線就斷了。

丁大雷是何乃軒官場的第一個朋友,也是自己盾牌計劃的第一步,自古以來官商gj,官商相護這是亙古不變的情況。

但是何乃軒卻記得一點,上一世在晉原新聞網一個前輩告訴他,如果一個成功的商人最後特別成功的話,他肯定有一個官場的貴人,但是他與這個官場的貴人卻是沒有任何的經濟來往。

如果爲官,那麼商場一定不要碰,如果爲商,官場一定要注意分寸。

有多少官員因爲收取商人的賄賂而下臺,而又有多少的商人因爲賄賂官員,最後被輿論勢力公佈於衆,最後自己辛辛苦苦打拼的江山毀於一旦。

何乃軒緊緊的記得官商相護之間的這個度,有些事情即使做的再隱蔽,也會讓人發現的。紙終究包不住火的!所以有些事情千萬不能做,有些路真的不能走。

丁大雷這個人,何乃軒可以接觸,但是一定要掌握好分寸,否則最後功虧一潰,打翻自己飯碗的一定是自己。

回去的路上,何乃軒才突然想清楚這些問題,幸虧沒有送錢給丁大雷,如果那樣一定會玩完的,那樣的話,這就是一個摸不去的把柄與污點,嚇得他出了一背的冷汗。

可是到底怎麼樣才能討好丁大雷,讓其幫助自己,而又不會被任何人包括丁大雷抓住把柄呢?

何乃軒想了很久都沒有想出辦法,他開着江東語的車開始往回走,路上不緊不慢,一邊趕路一邊想辦法。

開了五分鐘,就拐過了彎道,前面是霓虹燈閃爍的廣場。

路過廣場的時候,何乃軒開車從一輛停着的警車旁路過,扭頭看到警車的那一眼,豁然間他想到了,一個辦法浮現出腦海,這個辦法絕對是讓人抓不住把柄的,而且丁大雷一定會感謝自己的。 從劉譚開除已經差不多一個多星期了,從他開除後的第三天整個晉原大學寢室樓就開始瘋狂的搬寢室。

何乃軒他們是最後幾個換寢室樓的,9b寢室樓!中文系與音樂系的學生同住一個寢室樓。

請丁大雷吃完飯的第二天,何乃軒他們就要搬寢室了。旅遊系女生寢室樓是僅有的幾個沒有搬寢室的,606和913是聯誼寢。


因此606搬寢室,913的寢室一定會來幫忙,恰好的是913寢室的人也剛好實踐回來。李露來幫樑宇了,張瑾和江東語,鄭旭凱和甘楠楠,段潔和張飛,這都是秀恩愛的人!

913也有自己的小圈子,李露段潔張瑾甘楠楠都是606的家屬,所以他們經常在一起,顏嫣,程婧菱是一個圈子,這兩個姑娘基本都是自己行動自己的。而孟文瑤就有點特殊了,這姑娘練舞,平日裏一個人獨往獨來,看起來甚是孤獨。

說起李敏,那就有點特殊了,李敏這個溫柔易害羞的丫頭平日裏對任何人都是友好的,跟誰都能跟在一起。

何乃軒搬寢室,他卻不在,今天是星期六,孫翰有一場比賽在西安打,他過去處理一下事情。

至於搬東西的事情就交給了606寢室的牲口,何乃軒的東西並不多,他的東西大多都在易居園,雖說不多,但也有一些,最少得五六趟,至於其他人就更多了。


606寢室的幾個家屬都來了,那靚麗的風景簡直亮瞎了所有的單身狗,一個漂亮的妹子跟在身邊,即使搬不了沉重的東西,那也是養眼啊。鄭旭凱除外,甘楠楠實在是太彪悍了,兩個人相反,他抱着一捆書,而甘楠楠則抱着一個大箱子,還不時催着他快點,女漢子式的女朋友,有時候真的很讓自己缺尊嚴。

二哥宋江濤的女朋友也來了,整個606寢室的單身狗也就剩下賈也,蘇峯了。

賈也就不用說了,人家是女朋友不在這裏,不算是單身狗。蘇峯卻不一樣了,完完全全孤單的一個人。

如果何乃軒在的話,他肯定也是單身狗其中的一員。雖說要幫何乃軒搬東西,但是那也是到了最後。

江東語一邊抱着東西旁邊跟着張瑾,一邊和賈也說着話。

“昨天你們和外語部打比賽,輸了十分,丟人不?”

賈也狠狠的碎了他一口,翻着白眼回答道:“你試試,昨天都啞火了,少帥打了一半就腿抽筋了,換下了場。”

“看來沒有我和老何,還是不行的。”

江東語無比自戀的回答道,讓賈也快走了兩步不願意理會他。

“對了,下場比賽咱們隊的原主力隊員回來一個。”

“誰啊?”

聽到賈也這樣說,江東語迷糊了,沒聽說啊,誰啊?賈也想了一下才想起來說道:“濟寧吧,好像是這個名字!”

濟寧?一聽賈也說這個名字,江東語就想起來了,老何在校外弄的那個什麼工作室,就是和這個濟寧合夥的。

賈也雖說在何乃軒住院的時候,見過濟寧一次,可是早就忘了,他是除了江東語外,唯一知道比較清楚工作室的人,但是他卻不是最關注這事的。

9b寢室樓606寢室面朝太陽,屬於正陽面,這間寢室樓蓋好沒有幾年,宿舍比較大一些而且嶄新,站在陽臺上看着學校外面的綠化帶十分的舒服,這個位置選的很不錯。

放好東西,賈也先下去了,畢竟他是一個人,哪裏有江東語兩口子那樣悠閒的搬東西。張瑾則和江東語兩個人跑到學校小賣部,買了一個冰糕,你一口我一口秀恩愛式的吃了起來。

剛走到5b寢室樓下面,突然江東語看到了一個人影,這不是夏格格嗎?他急忙拉着張瑾湊了過來。

“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