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他不斷地回想當初那段時間郭禾禾是怎麼安慰自己的,他想要一樣的去安慰郭禾禾。郭日天一直陰著臉,看著天花板。

突然,眼神務必的銳利的說道:「魔獸!哼以後日天神教進過的地方,我不會讓那塊地方,有一絲這種東西存在。」

這句話說得斬釘截鐵,連孫殿南都感覺到了一絲絲寒冷的冷意在其中不斷地凝聚。

就在這邊安慰,另一邊卻是不斷地在療傷。時間慢慢的度過。等到郭禾禾和郭日天基本上比較冷靜的時候,天凡也是初步痊癒了。

天凡一醒來看著在他旁邊一言不發的紫日。一時間自己的思緒又回到了以前兩個人要好的時候。

只是一瞬間,天凡就回到了現實之中,然後對著紫日點了下頭,就自己下了床。出去走走的時候,也看到了正在散心的郭禾禾,郭禾禾的眼睛還是非常的紅,明顯是哭后留下的痕迹。

兩撥人碰頭之後,天凡給對面的孫殿南使了一個眼色,孫殿南趕緊跑了過來,兩個人走到了一邊,討論起來。

天凡說道:「孫殿南你們之後是怎麼想的?到底跟不跟我們走?」

孫殿南想了一下說道:「天凡,我們是想要跟你們一起去的,但是現在還不行,因為我岳父的葬禮還要一段時間才能結束。之後我們就可以跟你一起去歷練了。」

天凡聽到了之後點了點頭,這個要求一點也不過分。

「這樣吧,你們全部結束以後想要出發就去美人谷等我們或者找我們就可以,你報我們的名字,美人谷自會有人招待你們的,你們這點放心。」天凡認真的說道。

我們今天就準備出發了,雖然先鋒部隊沒有了,但是還要練習這裡的勢力,準備好真真的決戰。

兩人回到這裡的時候,看到紫日一直不說話,但是郭禾禾和郭日天似乎在說著什麼。天凡和孫殿南出來給郭日天打了一個招呼。

天凡突然說道:「諸位,這次抗擊魔獸,大家真的非常拚命。至於家父的犧牲我們也是有目共睹的,他是一個真正的勇士。但是之後我們不能逗留了。因為我們還有任務要繼續完成,所以只能先行離開了。希望我們有緣再見吧!」

天凡和紫日一拱手,直接就飛了出去。天凡回頭一望,就直接快速的向前飛去了。

天凡離開了日天神教這個臨時的據點之後,像著下城的一些稍小的一些勢力去看看,順便傳達消息並且聯合他們。紫日是一點的意見都沒有,一直以來他都是如此跟著天凡即可。只要充當打手就好了。

之後,天凡去的是下城的一些城市這裡面大大小小的勢力非常多。這就是天凡來這的原因了,這些勢力一個個通知是不可能的。

但是,這些勢力都再一個城市裡,只要跟城主府的主事者商量好這些勢力就肯定同意。因為這些的勢力來到城市就是因為需要尋求強大的城主府的庇護。

天凡來到的這個城市叫做「廣廈城」這裡面大大小小的勢力大約有十幾家,他第一時間找到了城主府的區域。

直奔這裡,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他此時不斷地飛奔,卻不知道他是向著危險再奔跑。

上城的三大勢力的權勢滔天不是說說而已,天凡馬上就能感受到,再虎口裡拔牙以後,是不可能安安穩穩的。

… 廣廈城越來越近,看著近在咫尺的城市,天凡也認為自己的這趟天空之城的歷練,也快可以結束了。最主要的是這種尷尬的氣氛馬上也可以結束了。

不消一會他們終於來到了城市周圍,兩人緩步走向了城市。在城門**上了入城費之後就順利的進城了。進入城鎮以後,天凡及感覺到了自己熟悉的感覺,還感覺到了危險的感覺。

他一時間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麼趨吉避禍了。只能往城主府那裡去走,先去干正事。

城主府在這個城市的最中心,雖然不是最高的建築,但是在城市裡沒有人敢對這裡不敬,因為城市裡面的大幫派都是庇護於城主府,這裡的主事者就是城主。

可以這樣說上城的三大組織都是不敢對他說什麼。隱藏的巨頭就是指的這座城市。天凡看著樸實無華的城主府,雖然周圍還是人來人往,但是天凡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但是現在不是可以說撤退的時候。於是只能告訴紫日小心一些進去了。

一敲門以後,門竟然自動開啟了,並沒有什麼管家來通報之類的。

一進入大廳天凡靈敏的鼻子就聞到了一股濃重的血腥味,雖然都被打掃乾淨了,但是那血腥味別人聞不到,天凡卻是感受的一清二楚,這一下讓天凡越發的謹慎。

看了看周圍的構造陳設,天凡覺得這裡最氣派的也就是最中間的房子。巨大的房子顯示了這裡應該就是議事廳。

天凡看沒有人接應自己,就準備自己進去,誰知道他往前踏一步,就看到門已經自己打開了,從裡面一縷劍光沖了出來。

這縷劍光其中雷光閃爍,而且破空聲顯示出來了他其中夾著金屬性銳利無比,空氣都被切割了。

天凡看著這犀利無比的劍光,竟然巋然不動,而且把雙手背在了身後,給紫日做了個手勢,不用出手,是同伴。

紫日這時才把握在劍柄上的手,慢慢的放下。一時間身上的劍氣才瞬間消散。就這樣一副詭異的畫面出現了。

上面附著著狂暴雷光的犀利的劍芒,它急速的靠近著一個雲淡風輕負手而立的藍衣青年,他的身後則是站著一個冰塊一般的黑袍青年,但是他的臉上非常堅毅。

這縷劍光在天凡的眉心前一厘米處堪堪停了下來,甚至天凡的額前的頭髮都微微揚起。但是確實停住了。

這時候,那縷劍光才解除了,出現的是一個略顯瘦小的青年,他的手上還有這一把非常古樸的長劍。這個年輕人滿臉笑意的一把抱住了負手的年輕人。

「哈哈,天凡果然就是你,你讓我找的好苦呀!」這個明顯比天凡還要大一些的男人,話語間絲毫沒有累的感覺,只有濃濃的重逢的喜悅。

天凡此時也微微笑了起來。這個大一些的年輕人就是王羽了。從幻靈斯特追到這裡,天曉得有多辛苦。



紫日也是驚訝的張大嘴巴,沒有想到王羽會來,還是這種歡迎方式。天凡一瞬間放鬆了下來,劍光一出現時他非常驚訝,但是下一秒他就感覺到了王羽的氣息,所以一點不擔心。

兩人小聊了一會,便先說正事了。天凡和紫日被王羽帶進了議事廳。

天凡在前面的聊天時知道了,王羽在畢業以後一直在尋找天凡,一路上打聽消息而來。


後來到了天空之城的時候,在這個城市的時候依舊發布懸賞令,他們竟然說幫助我尋找,於是他就留在這裡了。天凡隱約覺得事情有些巧的過分了,但是並沒有漏出聲色。

進入議事大廳以後就見到了城主,這位城主長得非常壯碩,而且威嚴十足。就在天凡打量對方和身邊的力量的時候,大門突然被關上了。而且傳過來上鎖的聲音。

天凡一下就知道了陷阱,立馬和紫日站在了一起。然後就看向了王羽,但是王羽卻是茫然的樣子。而且迅速出來兩人一下子按住了他,天凡知道王羽肯定也不知道,被當成了誘餌。

這個時候所謂的城主站了起來。退後了一步,從屏風後面出來了三個人影。三人身上的氣息都是非常恐怖,全是幻帝的修為。天凡眼睛瞬間聚焦在了一起。危險太危險了這種感覺。天凡心中想道。

天凡沉默了一會,在王羽那裡大聲的質問對方為什麼捉住自己的聲音中,平淡的開口了:「請問三位是誰?似乎和楊某無冤無仇吧!」

對方三人中間一人冷笑著說道:「我們的楊大少可真是貴人多忘事呀!從我們三家的老虎嘴中搶去食物,盡然全然都忘了。真厲害的記性,還是根本沒有把我們三家放在眼裡。」

天凡一聽就知道糟了找上門了。於是也不準備裝傻了。

吐了一口氣說道:「原來是狂風門,金剛門,和輕雨門的三位呀!不知道這次來的是什麼人,在門派里是什麼位置。三位的少門主現在身體可好?」

這句話不僅回答了,而且是想擾亂對方的心智。三人並沒有生氣,而是中間的人代為發話。

「楊大少,不用在耍這些小孩子的把戲了。我們明人不說暗話。老夫呢就是輕雨門的長老,另外兩位呢。這位是金剛門的長老,另一位則是狂風門的長老了。」天凡看了看三人。

中間的老者一派仙風道骨的感覺。而左面的是一個身材壯碩的中年男子。右面的則是一個異常消瘦的年輕人,瘦的只剩皮包骨頭。

但是這三個人身上危險的氣息卻是非常強大。而那位城主,突然撕去了一張人皮面具。露出了賊眉鼠眼的真面目。天凡已經想到了真正的城主估計不是被抓了就是遭遇不測了。

天凡深吸一口氣說道:「我知道了,這件事情,你們直接找我就好,就放了我的朋友吧。他什麼都不知道。我們的事情我們可以慢慢聊!」

那中間的老者笑了一下道:「你認為我們傻嗎?這種重要的砝碼我會交出去?而且今天門主都下令了,你不是交出東西就沒事了,你的命我們也預定了。」


天凡眼神再次射出了殺意,然後傳音給紫日:見機行動,救下王羽。

而他自己卻眼神銳利的說道:「那我們沒得談了?手底下見真招吧!」戰鬥一觸即發。

… 天凡和紫日都是一步踏了出來,這個時候不容人退出,一旦退出了那就是一道人生中的污點,一輩子在武道方面也就這樣了。

所以即使現在對面的是武道巔峰的幻聖他們也得直面挑戰。這個空間本來是承受不了這麼多人的能量衝擊,但是這個問題三大幻帝已經想好了,早已經在周圍設置了非常實用的結界,就是怕這裡的事情泄露出去。

天凡退後了一步與紫日並肩而站,手裡的樸實無華的木槍已經在手上了。而紫日則是眼神一個閃爍,似乎有劍氣直衝雲霄,之後手裡出現了斬龍。

三大幻帝高手瞬間收起了輕視的態度。三個人雖然是幻帝中階但是其實是比較不太在意天凡和紫日。

也就覺得的是比較厲害的幻皇人物,但是幻皇就是幻皇,終究不是幻帝要跨出這一步難,跨出后的提升也是非同凡響的。

但是此刻他們看到這兩個人的氣勢,就知道不認真早晚會陰溝裡翻船的。一個槍芒破乾坤,一個劍氣沖雲霄。好樣的少年英雄。這是三個人對天凡兩人的評價。

紫日發現對方遲遲不動,不在忍耐,他的劍法本就是拼殺搏命的劍法,要的就是主動進攻。

斬龍一個閃爍,直接向著三人飛了過去,而紫日在後滿緊緊的綴著,身法越來越快,最後在劍馬上接觸的三人的時候終於抓住了劍柄。

一時間劍的威力一下憑空翻了一倍。三人頓時大驚,趕緊一個閃爍離開了原地。但是三個人的衣服的衣角同時被切掉了。

他們錯估了一把劍沒有劍客握住和有劍客握住的威力。

三人中的輕雨門的仙風道骨的長老說道:「既然怎麼心急,那麼我們也不客氣了。」說完直接手上出現了一個怪異的拂塵一般的武器。

但是上面的根根絲似乎帶著凝重的血腥之氣。一揮手,一片水滴憑空出現在空中,往前一指每一個水滴都是帶著音爆聲飛紫日。

突然,紫日身前出現了一個藍色的身影。一把槍舞的密不透風,直接把所有的水滴全部掃開。最後槍往地上一震,瞬間地面出現了巨大的震動,天凡像一個巨人一般的屹立在紫日面前,並且槍氣還久久縈繞在身邊。

天凡怒吼一聲:「試探也差不多了,直接出手吧!」

說完直接天魂融入了小木槍之中。紫日也是直接把自己的戰神融入了斬龍裡面去了。

對面的老者輕輕一笑說道:「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心急。兩位我們一起出手吧。」那壯碩的中年人和消瘦的年輕人同時點了點頭。

大漢手上出現了一雙拳套而消瘦的年輕人手上出現了一把細細的細劍。三人同時啟動,從左,中,右三個方面進攻。

天凡和紫日瞬間背靠背,防著三個地方。三人所化的光芒在空中同時變化了方向。一下子變幻莫測了起來。

「叮,叮」兩聲傳出。兩個人人影顯示了出來。

天凡的長槍被一雙帶著拳套的手緊緊的攥住,而紫日的長劍被拂塵緊緊的纏住,斬龍加上戰神的加成的鋒利盡然沒有切開對方看似輕柔的線。

這時候那壯碩的大漢說道:「小子我這手套取的可是神獸中防禦力著稱的鐵甲犀牛的皮所作,你可是划不開的。你也別希望你的同伴了,那老頭的拂塵上的細線可是神獸的鬍鬚做成的。即使是神劍也不好說吧!」

話音一落,天凡還沒皺眉,一縷極細的劍光出現在天凡的視線內,沖著他的眉心就刺了過來,速度極快明顯有風系的加成。

天凡一時間危機感暴增,立馬脖子出現了詭異的后折躲過了劍光。連那大漢都是驚訝了一下,心中想道這小子是人嗎?可以這樣彎折自己。但是事實就是事實。

天凡看著被纏著的紫日,他可不能躲過這必殺一擊。於是直接地魂出線了,直接操控了兩把匕首,在這個小房間中,大漢明顯注意到了,但是沒有覺得怎麼樣。

但是緊接著他的手腕一陣巨疼,自己的拳套的手腕處竟然出線了傷口,犀牛甲竟然被這個不起眼的匕首給輕易的切開。

天凡立馬脫離了束縛,直接一個長驅直入刺向老者。那縷極細的劍光連忙阻止天凡,天凡空中變招,一個橫掃直接掃開了那縷劍光。之後再次長驅直入用出。

老者嘆息一聲解除了束縛。五人再次分開。但是此時金剛門的長老卻受了些輕傷。三人都是眼神閃爍之後同時召喚了本命靈體。

老者的是一個小草,壯漢的是一個鐵鎚,而消瘦的男子是一團小風。這裡面只有這狂風門的長老的本命靈體比較適合自己。所以領悟一個好的本命靈體是比較難的。

但是不管怎麼樣三人的本命靈體融入自身以後三人的戰鬥力可以看出來急速上升。尤其是那壯漢此時處於暴怒。直接沖了上來。

天凡和紫日共同抵擋,但是結局就是撞了出去,而且感覺撞到了一輛卡車上一樣。兩人飛了出去,接著具有韌性的拂塵把他們往反方向拉扯,一縷劍光更加的快速刺了過來。

天凡一看這種危機真能用自己的身體硬抗了。一個輕鎧瞬間浮現了,擋住了這致命的一擊,不過鎧甲瞬間破碎。天凡趕緊扭動身體卸去了剩下的力量,但還是臉色一白。

大漢繼續追擊,再次一拳轟了過來,這次是紫日硬抗了一下,天凡直接掃開了隨之而來的拂塵。兩人如同流星一般的飛了出去。盡然撞碎了所謂的結界。

其實是二人故意為之,在狹小的空間裡面兩人是沒有優勢的。三人一看結界被破,同時一驚直接追了出去。

三人出來一看外面那還有人影。此時一聲清亮的鳥叫,引起了眾人的注意,一看空中一隻金色的大鵬在空中盤旋。一時間整個廣廈城也陷入了慌亂當中。

聖獸級別的大鵬在空中飛翔,什麼人都會不安的。但是三人眼中都是露出了難色。 庶女狂妃:廢材四小姐

而其中最大的難處的是因為他們攻擊不到空中的目標。等於被動挨打了。

… 此時大鵬背上的紫日是一頭黑線,而天凡卻是努力的讓自己不笑。原因無他,是因為紫日將大鵬放出來的時候,特意囑咐低調點,這是在城市裡面。

哪知道不說還好,一說了大鵬來勁了,非要說什麼展示自己成年期的聖獸的雄姿,非要弄一個霸道的開場方式,於是這個盤旋的姿勢出現了。

紫日心裡欲哭無淚,這大鵬是真正的被自己的斬龍給帶壞了,竟然和斬龍一樣一樣的,喜歡虛榮,誇大自己的作用。並且時不時的還要鬧鬧小脾氣。令紫日一時間頭疼無比。

天凡卻是在一旁憋著笑。底下的三人看著飛在空中的大鵬氣的牙痒痒。

紫日正襟危坐,然後直接給小鵬下達了進攻的命令。三人就看到空中的大鵬,嘴裡面盡然開始凝聚強大的金色能量球。

然後直接像下方吐了出來,這一下可是華麗至極,金色的能量球帶著閃電的力量炸響了,三人手忙腳亂的開始保護自己,城主府直接就是被毀於一旦。

城中城主控制的幾個大勢力紛紛開始躁動起來,他們不知道城主府突然遭到襲擊到底是福是禍。

三人不斷地防禦躲避,但是還是紛紛都變得狼狽至極。不是頭髮黑了就是袍子爛了。

最搞笑的是輕雨門的長老本來仙風道骨的現在卻是滿臉黑色的煙霧,而且雪白的鬍子上面儘是黑色黃-色燒焦的跡象。整個人發出了濃濃的烤焦的味道,好比鮮美的肉活活烤焦一般。

三個人剛感覺已經完了,誰知道抬頭一看,第二波攻擊已經醞釀好了,開始準備攻擊了。三人一臉鬱悶,就在這個時候狂風門的長老說話了。

「二位,這樣我施展我狂風門的功法,加持在你們的身上,然後上去斬殺那兩個小子。但是這樣一來我的戰鬥力會降到最低,屆時就要靠二位多出力了。」

輕雨門和金剛門的長老各自一點頭。金剛門的長老立馬支起來一個巨大的蛋殼一樣的防禦罩。金色的能量球雖然密集,但也就是讓防禦罩顫抖而已。

這時候狂風門的長老已經開始施展了。雙手上各凝聚了一團小旋風,然後直接運到了兩人的腳下。兩人立馬感覺到腳下生風,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那長老說道:「這個時限只有半個時辰,一定要在這個時間爭取把他的魔獸給擊落,或者逼走,到了地上他們就死定了。」

說完自己身上也出現了一團旋風,然後漂浮了起來,這個時候剛好第二波剛過去。三人直接如劍一般直射天空,空中出現了三道淡淡的痕迹。

不一會,天凡就發現了不對勁,因為三人的氣息開始急速靠近。大鵬也一下感覺到了危機,立馬展現自己的無上速度離開了原地。

果真下一秒剛才的地方就出現了三個人影,正是三位長老,三位長老沒有多廢話,時間有限,直接就開始攻擊了。

大鵬一時間有些慌亂,他的速度是冠絕天下,但是現在的他還是沒有到巔峰,三個傢伙聯手讓大鵬非常生氣,深深覺得自己的自尊心遭到了極大的侮辱。

仰天一嘯,身體周圍竟然出現了許多的虛影,而且上面的天凡和紫日也都存在,足以以假亂真,這些虛影也是具有戰鬥力的,都有本體一半的戰鬥力。

這就是金翅大鵬的絕招之一,「幻影分身」最厲害的時候可以分化近乎無限的分身一起戰鬥而且還相當於多了許多條命。

對面的三人並沒有感覺到奇怪,他們的閱歷自然見過這招數。輕雨門的長老直接把自己的拂塵飛了出去,數萬根絲線變成了一個個最為尖利的長槍一般直接就挨個刺了過去。

空中的大鵬幾乎全被刺中,然後變成一團煙霧消失,只有一隻在躲避,三人立馬追了上去。金剛門的長老,一個猛衝到了大鵬面前。

紫日和天凡雖然受傷,但是也不會看著不出手的。一把槍,一把劍同時出現了,金剛門長老冷笑一聲,雙拳似雙龍出水一般揮了出去。

一槍一劍立馬被震的揚起,兩人更是又吐出一口血。而對方只是拳頭出了兩個小孔,隱隱有血流出而已,這種傷對於這種橫練功夫的人都算不上是傷。

大鵬在空中接住了受傷的兩人剛準備繼續逃跑,誰知道一直不動的狂風門的直接飛了過來,並且細劍靈動的舞了起來,這種靈動遠遠超過了其他人的靈動。

快速刁鑽,直接刺向了大鵬的眼睛,天凡和紫日的心臟。大鵬一看如此只能破釜沉舟直接人立了起來,用自己的翅膀擁住了兩人,自己的翅膀瞬間金屬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