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該死的東西真不怕死。”賭徒罵道。

“炸斷通道,阻止他們。”重拳在前面喊道。

“不,用燃燒彈。”賭徒取出兩枚白磷手榴彈拉開丟到了身後的通道里。

“你個瘋子……”重拳罵了一句開始發狂的往前跑,因爲白磷燃燒彈是步兵的噩夢…… 119、代號獵魔(07)

白磷燃點極低,一旦與氧氣接觸就會燃燒,發出黃色火焰的同時散發出濃烈的煙霧。可以用來燃燒普通燃燒材料難以燃燒的物質,其特點爲能夠在狹小或空氣密度不大的空間充分燃燒,一般燃燒的溫度可以達到1000度以上,足以在有效的範圍內將所有生物體消滅,危害性非常大,它碰到物體後不斷地燃燒,直到熄滅,因此,當它接觸到人的身體後,肉皮會被穿透,然後再深入到骨頭,同時產生的煙霧對眼鼻刺激極大。最初美國人用它對付在太平洋諸島工事裏的日本人,非常有效。

當一股刺鼻的大蒜味從後面用上來的時候同時傳來的還有敵人的慘叫聲,沾染到白磷的人肉皮會迅速被穿透,然後再深入到骨頭……死的極其痛苦。

後路被阻斷了,追兵暫時無法靠近,現在他們的目標只剩下了康薩,但是當他們追至地下碼頭的時候遭遇了敵人的頑強阻擊,貼身護衛康薩的十幾名恐怖分子依託火力優勢將出口封鎖。

“手榴彈,煙幕彈,閃光彈,能扔的全都給我扔出去。”山狼縮在出口的一側對衆人喊道。

“你的溫壓彈呢?”颶風問道。

“只帶了兩枚,已經用光了,再說外面太開闊那玩意起不到什麼作用。”山狼將包裏所有的爆炸物都取出來向外猛丟。

“這活應該樹妖來幹,他扔手雷比扔土豆還快。”幻影一邊說一邊將自己的煙幕彈全都扔了出去,瞬間外面濃煙滾滾。

“然後是閃光彈和手雷。”山狼靠着巖壁吼道,“讓他們知道知道我們的厲害。”

他的話音剛落十幾枚煙幕彈和手雷飛出去,全部凌空爆炸,恐怖分子慘叫着中倒了一大片,有的是被彈片擊傷,有的是被白光刺傷雙眼。

“衝出去,趁着現在。”山狼打着槍榴彈第一個衝了出去,榴彈穿過煙霧準確的砸在恐怖分子的鎮定上,爆炸中一名恐怖分子被炸飛出去掉到了碼頭下面。

“****媽的,康薩上船了。”重拳衝出煙霧一眼就看見康薩已經登上了一艘快艇。

“噗噗噗……”獅鷲擡手一排子彈掃過去,一名掩護康薩的恐怖分子被擊中翻身栽進了海里,康薩一縮身趴在了快艇上多了起來。

“跑?”重拳一枚槍榴彈打過去,快艇啓動開始加速,榴彈落在了海里,負責護衛的另外兩艘快艇上的恐怖分子開始還擊,但沒什麼準頭,威脅不大。

“攔住他。”山狼一邊和碼頭上殘存的敵人對射一邊大喊。

而康薩的快艇正瘋狂的加速衝向了遠處,顯然他乘坐的快艇是經過改裝的,速度非常的快。

“想跑可沒那麼容易。”獅鷲取下背上的M40A3。

顯然碼頭上的敵人也發覺他們要阻擊康納的快艇,立即開始瘋狂的反擊,子彈嗖嗖的不斷掃過來,獅鷲卻毫不理會的半跪在地上舉起了槍開始瞄準,此時恐怖分子的船隻已經馬上就轉過彎道進入洞穴了。

“該死的,你快點。”重拳一邊用火力給他提供掩護一邊吼道。

“嘭……”獅鷲扣動了扳機,子彈打在了快艇的尾部,上面的恐怖分子嚇了一跳,可還沒等他做出反應獅鷲的第二槍響了,那名恐怖分子被擊中,直接掉進了海里,等他重新退掉彈殼推彈上膛的時候快艇一轉彎。

見康薩逃走山狼立即呼叫外面留守的燕尾蝶和蜂糖進行阻擊:“燕尾蝶,燕尾蝶,康薩從水路逃走……燕……該死。”他這才發現由於深處山體之中信號根本穿不出去。

“搶快艇我們追。”颶風掃射這衝向碼頭的快艇,結果身上又中了兩槍,巨大的衝力差點折斷他的脖子。

一個衝鋒下來碼頭上的恐怖分子被殺得七零八落,六個人上了兩艘快艇向康薩逃走的方向追去,事實上山狼最擔心的是這裏洞穴交錯,水路衆多,一旦進入岔路他們將無從尋找你找康薩的下落。

“快,再快點。”山狼吹出這開船的賭徒。

“已經是最快了,這快艇沒有康薩的快,他那艘肯定是改裝過的。”賭徒將快艇的馬力開到最大,但速度並沒有快多少。

“該死。”山狼罵了一句。

“看來他們並不希望被我們追上,山洞入口地方有敵人把守,準備戰鬥。”站在前面的重拳大喊,大家才注意點山洞入口的地方聽着一艘快艇,上面的幾名敵人正向這邊瞄準,其中還有一名敵人扛着火箭筒。

“幹掉他們。”山狼狂吼着扣動了扳機,一枚槍榴彈飛過去砸在山洞上方的巖壁上,“轟……”大量的岩石碎裂、墜落。

“嗖……”一枚火箭彈飛了過來直奔旁邊獅鷲他們乘坐的快艇,幻影操縱快艇靈活的躲開。

雙方開始對射,火箭彈、槍榴彈、子彈,你來我往,山狼的快艇很快就被打得冒起了黑煙,看樣子堅持不了多久。

快艇很顛簸,打出去的彈藥準頭不佳,大部分都招呼在了岩石上,碎裂的石塊下雨一樣落下來,恐怖分子不得不操控快艇進入山洞躲避,但這羣倒黴蛋卻在發射火箭彈的時候擊中了落石……

“轟……”近在咫尺的爆炸將恐怖分子乘坐的快艇炸得尾部消失,揚起的船首狠狠地撞在了洞頂上,幾名恐怖分子不是被炸死就是被撞死,無一倖免。

“居然有這種好事兒。”重拳大喜,“快,我們追上去……嗯?速度怎麼越來越慢?賭徒怎麼開的船?”他一臉憤怒的轉回頭,卻見賭徒一臉無奈的看着他,“快艇被打壞了。”

“*。”重拳氣的大罵。

“獅鷲,康薩就交給你們了,不要讓他跑了。”山狼一臉無奈的對着通話器說道。

“收到。”獅鷲的回答很簡單。

看着獅鷲的快艇追進了山洞重拳看着已經停下來的快艇:“我們怎麼辦?”

“游回去換艘快艇,不過……”賭徒看了看錶苦笑着說道,“不過,可能來不及了……” 120、代號獵魔(08)

幻影駕駛着快艇在狹窄的洞穴中向前猛衝,洞穴結構複雜,到處都是彎道,很多地方需要快艇上的人俯下身才能通過,颶風塊頭太大,只能躺在快艇上躲避上來垂下來的岩石。

不知道康薩跑到了什麼地方,不過一路上他們還沒發現岔路。

“什麼*地方?這條水道怎麼這麼長?”颶風躺在快艇上咒罵。

“按照進來時候GPS現實的座標推斷,聖山內部離海岸的距離大約是3。5公里,這些是水是灌入山體洞穴的海水,所以這條通道不會太長。”獅鷲伏在快艇上緊盯着前面洞穴的變化,在這種地方稍有不慎快艇就會撞在岩石上,在這種速度之下劇烈撞擊快艇會爆炸,他們也別想活命。

“山狼他們怎麼還沒上來?時間快到了。”颶風有些急躁的說道。

“他們的快艇出了問題,不過按照我的計算他們應該有足夠的時間逃離。”獅鷲看了看錶,“應該沒問題。”

“我們就應該直接把他們帶出來。”幻影有些後悔,他又立即通過單兵電臺聯繫山狼他們,“山狼山狼……”可惜山體太厚,已經無法聯繫上。

“當時沒考慮那麼多,我們只是希望快點幹掉康薩,所以才忘了帶上他們。”獅鷲嘆了口氣,“別擔心,他們不會有事兒,山狼心裏肯定有數,否則也不會讓我們繼續追趕康薩。”

“不擔心纔怪。”颶風躺在快艇上將彈藥整理好,沒準出口的地方會有埋伏,這裏是敵人的地盤,他們地形不熟,不得不防,一切還是小心爲上。

很快他們就看見了前方的出口,遠處深藍色的天空中繁星閃爍,那份寧靜彷彿不屬於這喧鬧的戰場。

“出口到了,準備戰鬥。”獅鷲俯下身端起了AUG突擊步槍,幻影和颶風也嚴陣以待。

幻影將速度提到最好,快艇以最快的速度衝了出去,外面沒有埋伏,海面上異常平靜,看不見康薩和他屬下的快艇。

獅鷲摁着通話器低聲呼叫的:“燕尾蝶,收到請回話,康薩乘坐快艇出逃。”

“我是燕尾蝶,康薩的快艇已經被炸成碎片,重複,康薩已經被擊斃。”

“太好了。”颶風一拍大腿,“總算是沒白忙;幹得好燕尾蝶。”

“我們不能進入聖山作戰,但也不能讓康薩從我們手底下逃走。”燕尾蝶的聲音很得意,“你們的位置在哪?”

“水面出口。”

“好,我們馬上過來。”說完之後燕尾蝶直接結束了通話。

“山狼他們還沒出來。” 你與世人皆薄涼 幻影看了看錶,調轉快艇,“我們得去接他們。”

“山狼,山狼……”獅鷲嘗試着聯繫,但耳機裏一點反應都沒有,“山體太厚了,無法進行有效連接;走,我們去接應他們。”

“那還不*快點。”颶風催促到,“在等就更沒時間了。”

“我的意思是我自己回去。”幻影說着突然將颶風推進海里,這是一次非常冒險的行動,他不打算讓颶風和重拳一起去。

等他準備對獅鷲下手的時候卻見獅鷲已經做到了快艇上,槍口也已經對準了他,只聽獅鷲道,“別廢話,別浪費時間,快點行動。”

獅鷲說的沒錯,定時炸彈馬上就要爆炸了,耽誤一秒鐘山狼他們都會有生命危險,幻影一咬牙開着快艇衝向了山洞。

“你們兩個混蛋,我饒不了你們……”颶風在海里大聲的咒罵着,但後面的話已經聽不清了。

“估計回去他會狠揍我一頓。”幻影苦笑着說道。

“他會理解。”獅鷲盯着山洞裏面的情況,“開燈,小心和他們撞在一起。”

“轟……轟轟……”連續的悶響從山洞裏裏傳來,時間到,定時炸彈開始爆炸,隨着爆炸越來越密集山體開始跟着顫抖,無數的碎石從洞頂落下來。

“快。”獅鷲催促道,“裏面的可能已經開始坍塌,我們必須快點。”

“已經是最快了,再快就要撞山了。”幻影喊道。

“山狼,山狼……”獅鷲不斷嘗試着和裏面的人取得聯繫,畢竟信號被遮擋總有一個距離限制,隨着雙方之間的距離不斷縮短,應該很快就能進入通信範圍。

“獅鷲,颶風,幻影,山狼呼叫……”耳機裏一陣嘈雜的聲音過後山狼的聲音穿了出來,“我們正在撤離,不要進來,不要進了!重複……”話語中摻雜着發動機的轟鳴,看來他們已經換了快艇。

獅鷲和幻影對望了一眼,他們明白山狼意思,這條水道大多數地方狹窄,根本無法容納兩艘快艇並行,所以一旦雙方相遇卡在一起誰也別想跑。

“掉頭,快……”獅鷲大吼道。

“太窄了。”幻影一邊觀察着洞穴裏的環境一邊焦急的說道。

“媽的。”獅鷲罵了一句,摁住邁克說道,“山狼,山狼,我是獅鷲,我們已經進入洞穴,重複已經進入洞穴……”

“該死,快退。” 道法的世界 山狼大喊。

“正在努力。”獅鷲回了一句轉頭對幻影道,“前面有一塊地方比較寬敞,快過去掉頭。”

“知道了。”環境立即加速。

獅鷲有聯繫山狼:“我們正在前往寬闊出掉頭,你們注行船速度,不要撞在一起。”

“知道了,開啓所有燈光……”山狼在耳機裏大喊。

這種七扭八拐的地方只要能看見對方就來不及停船,肯定會撞在一起。

“轟轟……”爆炸還在繼續,山體開始崩塌,大量的碎石下落,他們隨時可能被困死在這狹窄的山洞裏。

“到了……”幻影大叫着,但同時他也看見了前方轉角處晃動的燈光,山狼他們的快艇也馬上就到。

“加速衝到寬闊處靠邊。”獅鷲立即大喊,然後摁着耳麥,“山狼,你們正常行駛,不要靠邊,不要加速。”

說話間幻影已經將穿駛入寬闊出,而山狼他們的快艇也已經從另一側露了頭,雙方距離不過十幾米,幾乎眨眼就到……

(今天只有一章,抱歉!) 121、坐等復仇(01)

飛速行駛兩艘快艇在本就不快的隧道相遇,原本他們是打算在這裏掉頭離開,沒想到山狼他們速度這麼快。

在相撞的瞬間幻影猛打方向避開了山狼他們的快艇,但因爲用力過猛快艇直接衝向了一側的巖壁,獅鷲和幻影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跳水,快艇那個已經失控,這種地方再冒險去試圖掌控快艇是不明智的,兩人落水的同時快艇撞上巖壁發生了爆炸,火焰幾乎填滿了這一段的水道。

“獅鷲,快點,我們沒時間了。”耳機裏山狼焦急的喊道。

獅鷲和幻影向前猛遊,山狼他們的快艇處在狹窄地段根本無法回來接他們,幸好距離不算太遠,兩人很快就趕上了快艇。

“快走……快走……”將他們拉上快艇之後山狼急急催促負責駕駛的賭徒。

快艇又開始在狹窄的水道里向前飛奔,洞頂的落石更加劇烈了,那種山體坍塌的轟隆聲響也越來越大,他們隨時都有可能被活埋。

山狼盯着前面的水路一言不發,重拳坐在快艇上抓住欄杆固定身體,沒人說話,就這樣持續了不到半分鐘終於到了出口,直到這個時候所有人才算是鬆口氣,外面的大海依然平靜,只有聖山的崩塌聲連綿不絕,山狼看着已經少了三分之一的聖山長處了一口氣,這次任務總算是完成了,大家都還活着,這比任何事情都值得慶祝。

很快直升機趕來將他們接走,船上颶風哼哼着給了幻影一拳,算是報了被他推下水的仇,這個結就算是這麼了了。

直升機並沒有返回航母而是將他們送到了最近的港**給了當地的CIA,由他們負責將八個人送回里昂。

這次任務的收穫就是獲得了大量的“自由聯盟”的內部資料,在一塊電腦硬盤裏中詳細記錄了康薩策劃組織的所有恐怖活動,以及行動細節,這就向是康薩的私人賬本,上面相近的記錄了“自由聯盟”的所有“大事件”。

當然也包括參與針對“黑血”的一些行動,其實他們只是負責了偷襲“黑血”的後勤保障工作,直接參與行動的人數只有六個人,其中還有些非常有價值的信息很可能和幕後操縱者有關,當然這些信息需要一一合適比對,這些工作就得由信使或者馬丁負責了。

回到里昂的當天本·艾倫就找到了山狼,彎刀帶回了一個好消息,空騎很可能還活着。

重生豪門女學霸 彎刀他們在利比亞執行鍼對“地獄軍團”的暗殺任務中俘虜了他們的頭目,這傢伙在重傷無法逃跑的情況下準備服毒自殺,卻被及時趕到的樹妖一腳踢飛了麻醉的牙齒,毒牙也被踢掉。

根據他的招認空騎被他們交給了幕後知識者派來的人,交接地點是在非洲之角,但他們並不知道幕後指使者的身份,那是他們第一次和幕後指使者接觸,之前他們之間的所有合作都是通過電子郵件的方式傳達命令,每次任務完成的佣金也是以銀行匯款的方式支付。

在醫院襲擊幽靈行動失敗之後他們就和幕後指使結束了合作關係,撤離法國返回了駐地,因爲他們發現幾次行動下來他們的損失太大,這樣下去“地獄軍團”承受不起這種損失。

重生之盛寵九五 雖然他們已經退出,但厄運還是來了,針對“黑血”的行動中他們小賺了一筆,但卻導致了“地獄軍團”的毀滅。

雖然有了空騎的消息,但他們卻沒什麼方向感,幕後操縱者到底是誰?空騎有被關在哪?這是現在最棘手的問題,馬丁那邊據說已經有了一些眉目,但在沒有確定之前還不打算告訴他們。

本·艾倫也只能從另一個方面入手,從“地獄軍團”總部和“自由聯盟”帶回的硬盤數據中進行分析,當然這個工作還得由信使來做,馬丁那邊已經表示,在沒有確切消息之前不會給他們提供任何有價值的信息,但出於對“黑血”的報答馬丁在能力允許範圍內做了一些變通,比如在信使分析的情報中如果出現了方向性錯誤的時候他會適當進行“提示”,以此來修正這種錯誤,就這種小小的幫助就讓信使少走了很多彎路。

經過縝密的情報分析之後他們發現所有的被僱傭者都和一個叫做“握手”的組織有關,從下達任務到支付湊近,都是由這個“握手”組織負責,但讓人奇怪的是這個所謂的“握手”組織沒有任何的背景資料,彷彿是一夜間冒出來的,除了這個名字之外沒有任何的詳盡資料。

“什麼*‘握手’組織,我看就是個幌子,肯定是我們哪個仇家爲了迷惑我們成立的一個迷惑我們的所謂組織。”聽完信使的介紹之後重拳罵着說道。

高濃度誘惑 “有這個可能,但我們的確查不到相關的信息,他們和負責對我們展開行動的僱傭兵下達任務和支付酬金的方式是通過電子郵件,從不進行人員接觸,所以要查清這個‘握手’組織很難。”信使有些無奈。

“這可能是一個仇家,也可能是多個仇家的聯合,但他們的目的就是把我們都殺光,我們追查的方向應該從我們的仇家裏面着手,沒準能有所收穫。”幻影發表意見。

“這個我們已經在做了,只是信息量太龐大了,‘黑血’從成立至今仇家多如牛毛,所以查起來很困難,目前我們正愁‘握手’組織的資金來源入手,只要有大筆款項交易就一定能查到蛛絲馬跡,這只是時間問題。”信使將桌子上層疊的資料收起來一邊往外走一邊說道,“我還有很多工作,你們聊。” 122、坐等復仇(02)

從基地遭襲到現在已經過去快半個月了,“黑血”的人東西跑把參與針對他們的敵人殺得七零八落,在整個僱傭兵界產生了不小的震動,隨着“地獄軍團”的覆滅“黑血”的價碼再次被太高,於是各種不同類型的僱主開始尋找和“黑血”聯絡的渠道,雖然本·艾倫已經將整個“黑血”隱藏了起來,但他從不缺乏和外界的聯繫渠道,對於這些上門的生意他很委婉的進行了拒絕,短時間內不會接任何任務,直到完成整個復仇行動爲止。

“黑血”的狂傲與叫囂再次引起了不小的風波,其實本·艾倫的目的就在於此,讓敵人明白,他們惹上了一羣不該惹的人,讓他們心驚膽戰,讓他們寢食不安。

馬丁提供的別墅的確安全,沒人來騷擾,所以他們一直住在這裏,幾乎每天他們都會召開一次情報分析會,對馬丁和信使整理出來的情報進行進一步的分析,但收穫都不大。

一晃山狼他們回來已經快十天了,彎刀和“護士團”也已經回到了這裏,他們兩組人馬任務完成的都不錯,只有樹妖在利比亞受了點輕傷,而“護士團”的姑娘們連一根指甲都沒斷就將“聖殿騎士”僱傭軍的幾個頭目全部殺掉,目前“聖殿騎士”正出於業務癱瘓狀態,可謂是元氣大傷。

“隊長,我們下一步對誰下手?”重拳問開完會準備離開的本·艾倫。

“參與過對針對我們行動的組織已經差不多被我們清理乾淨了,剩下的幾個毒梟和殘存的僱傭軍已經不足爲慮,所以暫時沒有正式的目標,我的意思是藉機修養一下然後等馬丁那邊的消息。”本·艾倫抽着雪茄繼續道,“我覺得這個‘握手’要比之前我們消滅的幾支敵人難隊伍。”

以說道這個話題,原本打算離開的幾個人也全都坐下。

“爲什麼這麼說?”剃刀問。

“只是一種感覺,你不覺得能操控這麼多敵人來對付我們的組織會好對付嗎?”本·艾倫華麗的將一盒雪茄丟在桌上,“如果沒有強大的政府背景那他們肯定有雄厚的經濟實力,這種組織肯定比我們想像中的要難對付,從‘第六突擊隊’、‘地獄軍團’‘聖殿騎士’這些僱傭軍到‘自由聯盟’這種控股組織,居然都能任憑這個‘握手’組織的擺佈,那就說明這我‘握手’組織不好對付,他們連恐怖分子都能調遣,說明他們和這些恐怖分子有着不一般的關係。”

“如果能快點查到就好了,在這裏帶着太無聊。”巨人搓着搶到手的雪茄說道,“等消息是最無聊的一件事。”

“如果你願意可以回家度假。”山狼抽着煙說道,表情很正式,一點也不像開玩笑。

“算了,要休假也得殺光那羣王八蛋,我可不打算在這個時候回家,腦子裏掛着這邊是事兒休假也不痛快。”巨人搖了搖大禿腦袋說道。

“說的好小子,我愛你。”颶風大力地拍着他的肩膀,“不愧是兄弟,和我想的一樣,必須先幹掉那羣砸碎。”

“其實我不介意大家趁着現在沒有任務回家休假,現在我們的情況還沒那麼糟糕,所以休假不是一件壞事。”本·艾倫站起身在原地踱着步繼續說道,“必要的休整無傷戰鬥力,在行動之前我會通知大家及時歸隊。”

“不,我留下,隨時準備幹掉那些不知死活的傢伙。”不愛說話的流浪漢突然開口道,他是個殺手,平時沉默寡言,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和即將死在他手裏的目標說的那句,“你完了。”,也只有區區三個字。

一陣亂哄哄的爭論之後本·艾倫發現,沒人願意在這個時候離開,這份士氣他還是很滿意的,至少在這種連藏身之地都是借來的情況下還能保證如此高昂的士氣,這已經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好,感謝大家。”本·艾倫真誠的說道。

“本,不要用這種口吻和我們說話,這會讓我們有距離感。”黑玫瑰說道,她的“護士團”因爲滿屋的煙霧已經躲到了窗口“避難”,只剩下她還堅持坐在桌子邊上。

“沒錯,玫瑰說道對,我們是家人,不用如此客氣。”衆人隨聲附和。

本·艾倫點了點頭:“好,等解決了這件事之後我請到家去加勒比海度假,如果你們願你可以帶上你們的家人。”

“yes。”,“太好了!”,“說話算話。”,“不許反悔。”,衆人興奮地大叫道。

“我保證。”本·艾倫很正式的說道。

“隊長萬歲。”

這次會議氣氛活躍,至少士氣鼓舞,本·艾倫安排了一些事情之後就帶着紳士去和馬丁會面,現在他們兩個就向是上班族一樣每天去CIA在里昂的總部報道。

雖然大家早就有了長期等待的準備,但誰也沒想到這一等就是兩個月,這兩個月裏他們沒出任何任務,就連重傷的幽靈都已經傷愈歸隊了,但本·艾倫卻依然沒有讓他們出動的意思。

“隊長在搞什麼?變相讓我們休假嗎?”巨人整天滿腹牢騷。

“等吧,我想情報收集工作應該已經差不都了,隊長可能在等機會,一個讓我們動手的機會。”樹妖鬍子邋遢的說道,這幾天他一直沒刮鬍子,原因是他和樹妖打賭,在行動之前他的鬍子能不能漲到三釐米,賭金五百美元。

“我看是找不到情報沒了方向。”巨人晃着大腦袋。

“你就不能少說點這種話?”山狼點上一支菸,“要是沒方向我們早就被撒出去收集情報了。”

“我們?收集情報?別開玩笑了,我們這點人能收集多少情報?”

“光靠我們當然不行,但依託美國的情報網絡還是能有所作爲的。”山狼吐出一大團煙霧,“估計這幾天就會有消息,大家彆着急。” 123、蘇帝米亞(01)

這點擊量真是讓我感覺很悲催,這本書寫到現在不可能被放棄,因爲我很捨不得,我會堅持寫完。

————————————————————————————————————

“握手”組織,這個沒人知道的神祕組織卻成了“黑血”的死對頭,本·艾倫繼續收集着各方面的資料,但是兩個月過去了,他那邊遲遲沒有消息,所有人都開始陷入急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