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之後,他偏過頭來,重新望著前方。

他眼中閃爍出了淡淡的冷光,手中的劍氣突然變得激蕩起來。既然是九重天的一位天主,而且對方現在不復帝皇強者的真正威勢,那就正是殺她的最佳時機。

ps:今天一更,抱歉。話說最近又忙起來了,因為要向上面交檔案,所以周六也得加班,一直要到十二月底,悲劇。餓死了,去吃飯先,然後開始填報表,哭了,一個人要填兩千多份啊。 趁她病,要她命,這個道理姜小凡自然不會不懂,眼前這個銀髮女人是玉霄天曾經的主人,如今她不在真正的帝皇狀態,他當然要在這個時候下殺手。

「嗡!」

虛空扭曲,一道璀璨的劍氣凝聚而出。

他盯著銀髮女人,面無表情,但是眼中的殺意卻是毫不掩飾。

「放肆!」

「大膽!」

九重天的兩個半步聖天強者怒斥。

銀髮女人是他們九重天的一位天主,姜小凡如今竟然以如此態度對之,直接展露殺意,這讓這兩人極為憤怒,臉色陰沉無比。

「咯咯,真是個有意思的小傢伙。」

銀髮女人直笑。

姜小凡臉上沒有什麼情緒波動,右手一揚,一道絕世劍罡斬向銀髮女人。

「下手真狠啊。」

銀髮女人做出一副很委屈的樣子。

她的身形變得很朦朧,沒有看到她做出什麼動作,但卻避開了姜小凡這一劍。

「唔,還有些時間,姐姐陪你玩玩吧。」

她痴痴笑道。

這種表情和神態,讓姜小凡很反感。

他立在原地,突然有些惡趣味的取笑道:「明明都是百萬歲的人了,姐姐這個稱呼實在和你老人家的身份不太相配,要不,我還是叫你老奶奶吧?」

剎那間,全場死寂,鴉雀無聲。

老……奶奶?!

九重天的兩個半步聖天強者額上冷汗直流,他們可是知道,傳說中的上一代玉霄天主最是在意自己的年齡和別人對她的稱謂,這個姜小凡居然敢如此稱呼於她,這讓九重天這兩人渾身汗毛都倒豎了起來。

他們咽了一口唾液,這是何等的作死啊!

「螻蟻你找死!」

其中一人怒喝。

銀髮女人為天主,他們為臣子,在這個時候,他們自然要挺身而出。

「轟!」

「轟!」

強大的威壓衝起,他們撲向姜小凡。

不過下一刻,一隻纖細的巴掌拍了過來,直接將他們抽飛。

「天主大人,您……」

兩人跌落在數十丈外,嘴角帶血,有些畏懼的望著銀髮女人,他們不明白銀髮女人為何會對他們動手。

銀髮女人收回右手,眯著眼睛望著姜小凡,一臉盈盈的笑意。

「真是有趣的稱呼呢。」

她笑道。

她笑起來很甜,但是卻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至少,九重天和混沌族的幾個半步聖天強者在看到這種笑的時候,感覺頭皮都有些發麻。

「唰!」

空間微微一動,她消失在了原地。

血色的神劍出現在她手中,散發著陰邪的死亡氣息,斬向姜小凡。這一劍比剛才的一劍還要可怕數倍,饒是如今的姜小凡都有一種頭皮發炸的感覺。

「咯咯,姐姐會好好疼你的。」

銀髮女人舔了舔嘴唇。

「老太婆!」

姜小凡罵道。

簡單的三個字,頓時讓銀髮女人臉都變紫了,殺意當場狂暴。

姜小凡也沖了上去,輪迴拳施展開來,六片朦朧的大世界圍繞著他的拳頭旋轉,散發著淡淡的七彩色霞光,與銀髮女人的血劍碰撞在了一起。

「砰!」

「砰!」

「砰!」

兩人對戰,虛空震顫,一道道的透明波擴散開來。

數十呼吸后,兩人同時倒退。

姜小凡立身在虛空上,面無表情的望著對面的銀髮女人,他的右手背在身後,微微有些發麻了。

「果然有些可怕,比重傷下的藍向明還要強大一絲。若非我在這三年間悟出了屬於自己的大道,修為提升了一個小境界,怕是真的會被她直接碾壓了。」

他心中暗道。

他心中有些驚訝,但是對面,銀髮女人更加驚駭。

「這個人類到底是誰,羅天八重天而已,竟然能夠有這麼可怕的戰鬥力。還有,他的那種拳法到底是怎麼回事,居然會讓我有一種心悸的感覺。」

她盯著姜小凡,臉色不變,但是心中卻已經沸騰。

好歹她也是帝皇人物,雖然被封困了百萬年後,血氣和修為沒有盡數恢復,但是縱然如此,那也是帝皇啊,聖天之下誰能夠擋得了?可是現在,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這般擋住了她,能夠與她一戰。

「和那個女人一樣逆天了!不,似乎還要更加可怕一些。」

她掃向姜小凡身後的黑髮女子。

兩人面對面而立,雖然神色都沒有什麼變化,但是心中卻各有各的想法。不知道過了過久,銀髮女人臉色一橫,率先動手了,雙手中各自出現一顆血球。

「唰!」

姜小凡閃身,同樣沖了過去。


銀髮女人手中的血球彷彿是某種可怕的法器,擁有著莫大的威能,讓姜小凡忌憚不已。他直接展出了混沌神戟,以這桿不滅的強大神兵衝擊,混沌戟法施展開來,劈碎了空間,扭曲了陰陽。

「好東西!」

銀髮女人雙眼一亮。


她望著姜小凡,媚笑道:「小弟弟你還真是讓姐姐驚訝呢,這東西姐姐要了。」

「想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姜小凡漠然道。

「鏗!」

神戟震顫,七彩色殺光刺入雲霄。

面對著銀髮女子這等曾經是帝皇的超級人物,他自然不可能如同對付一般的半步聖天修士那般大意。這一刻,他沒有什麼保留,直接施展出了混沌戟法。

「咚!」

「咚!」

「咚!」

這片空間不斷扭曲,繼而粉碎。


混沌戟法結合了裂天劍訣和其它一些刀劍槍等殺術的精華,孕育了姜小凡自己對戟之一道的理解,此番施展開了,可謂是變化多端,刁鑽詭異。但是,這套戟法更主要的還是霸道絕倫,帶著一股睥睨八荒的絕世殺伐氣機。

「好可怕的戟法!」

銀髮女人驚訝。

她對姜小凡的興趣更加大了,雙手中的兩顆血球也漸漸變得更加可怕,有一股淡淡的聖威擴散了開來,令整片天地都顫抖了起來。

「砰!」

「砰!」

「砰!」

兩人不斷交鋒,看的混沌族和九重天的四人口乾舌燥。

「這……」

「兩年多不見,那個小畜生已經強大到如此地步了嗎,他才羅天八重天啊!」

四人神色不一,唯有震驚是相同的。

「轟!」

這片冰雪世界不斷搖顫,兩人的戰鬥可謂是毀天滅地。

不知道過了多久,隨著銀髮女人體外血芒的增強,一股較為可怕的帝威湧現而出,姜小凡直接被震飛了出來,狠狠的撞在封印著黑髮女子那塊玄冰上,在其表面留下一抹清晰的七彩色神血。

他驚了一下,望向身後的黑髮女子。

「還好,沒有受損。」

他鬆了一口氣。

他偏頭望向虛空上笑盈盈盯著他的銀髮女人,微微搖了搖頭。

「這個老太婆現在雖然沒有真正的帝皇級戰力,但是卻比當初重傷下的藍向明要強大了不少,若是不使用神圖,現在的我還真的奈何不了她。」

他自語道。

他平靜的呼吸,開始勾動體內的神圖。

「咚!」

突然,這片冰雪世界猛然間顫動起來,像是發生了超級大地震一般。

「怎麼回事?!」

姜小凡微驚。

而對面,虛空上的銀髮女人則是面露驚喜之色。

「終於出世了!」

她變得有些激動,望著這片冰雪世界深處,眼中閃爍著湛湛精芒。

「你們擋住他!不惜一切代價!」

她對著九重天的兩人道了一句,而後完全不管姜小凡了,直接化作一道血芒,快速朝著冰雪世界深處衝去。她的速度快的驚人,眨眼間就失去了蹤影。

姜小凡皺了皺眉。

他盯著銀髮女人離開的方向,並沒有多想,直接閃身追了上去。能夠讓一尊帝皇級強者露出那樣的喜色,顯然深處有著了不得的好東西,既然是好東西,那他自然不可能讓自己的敵人得了去。

「鏗!」

「轟!」

殺光和神通一起湧來,直接攔住了他的去路。

九重天的兩個半步聖天強者攔在前方,儘管有些忌憚,但是卻並沒有絲毫退讓。他們一人手中持著准聖兵,一人則是撐起了絕世領域,可怕的波動快速瀰漫。

「待會殺你們!」

姜小凡冷道。

他踩著奇異的步子,直接繞開了兩人,追向銀髮女人。

「砰!」

不過下一刻,一道血色的屏障浮現了出來,點點神秘的符文在其上交織,封閉了四方,直接將姜小凡震了回來。

「這老太婆,竟然設下了結界,是什麼時候……」

他臉色不太好看。

他手心中浮現出璀璨的七彩霞光,徑直朝著前方的血色結界貼去,以神秘的力量粉碎血色結界上的那些神紋。這些符文雖然是帝紋,但是因為銀髮女人如今的實力跌落了不少,並不能散發出真正的帝皇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