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並不是誇張。

爲了避孕和保持容顏,每日裏吃的虎狼藥,已經將她們的身子殘害的破敗。

卸了妝後,看她們的模樣只能用觸目驚心來形容。

這些女子,她們若是願意從良歸家也可。

若是願意留下也行,但多隻能去做繡工。

洗去鉛塵,素面朝天,好生將養幾年,說不定還有恢復健康之時……

而二十五歲以下的女子,入了慈園後,從昨夜起,便由金陵城內最有名的一百五十名郎中給她們診斷身體。

身體無恙的,才能繼續留下。

有恙的,就只能連夜出園。

當然不會置之不理,沒遇到也就罷了,遇到了,算是一種緣分。

會有人幫她們治好後,再尋一份差事。

女兒街掃地擦窗的也得是女兒家,人手只嫌不夠。

但不管怎麼說,都是一份活計,保證她們餓不死,還會有銀子花。

總之,當清晨第一束陽光穿破雲霧,照進慈園時,賈環帶着一衆家眷進來,就看到足足一千八百多名洗去鉛塵,卻依舊千嬌百媚的姑娘,站於慈園內一處花坡上,齊齊屈膝福禮:

“侯爺萬安!”

心情,不由大好!

“嘿……嘿……嘿!”

“哼!”

正當賈環咧嘴大樂時,身旁卻響起了數聲不悅冷哼聲。

任哪個娘子看到自家相公對着這個場面傻樂,都不會高興的。

賈環聞聲,忙收斂神色,一本正經道:“嗯,之前已經說明白了,人我救回來,該怎麼分派,就看你們自己的了。

我就是過來看一眼,如今看起來,還不錯……哎喲!”

賈環滿面委屈的看向林黛玉,道:“我是說做事會不錯……”

林黛玉見衆人看向她,登時不好意思起來,小聲哼了聲,道:“誰知道呢?滿園子都是……這下你的名聲保管更壞了,而且,定會傳回都中。

老太太知道了,不定氣成什麼樣!”

賈迎春今兒顯得高興,因爲她手下的織繡局總是不夠人手,如今看到這滿坑滿谷的人,儘夠使了。

她笑道:“老太太不會生氣的,不過寶兄弟怕是會生氣。這樣的場面他見不着,心裏定着急的緊。”

瞭解賈寶玉心性的賈家姊妹們,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贏杏兒見賈環還在怔怔的看着那萬千少女,連她都不大樂意了。

揮手趕人道:“你快去忙你的去吧!真是奇了,在都中也沒見你往平康坊裏鑽。昨夜十二花魁服侍你,也被你欺負哭。

怎地這會兒這般沒出息,眼睛都快挪不開了?”

奶爸有植物系統 賈環無語道:“我這是貪花好色嗎?我這是覺得壯觀好吧,壯觀!”

“那你快去別地兒壯觀吧,沒的在這裏礙手礙腳的,我們還要做事哩!”

林黛玉幫忙趕人。

她看到那上千人的隊伍裏,居然有狐媚子對着賈環搔首弄姿,頓時大惱起來。

賈環看了看林黛玉等人的小火氣,再看看眉尖輕揚的贏杏兒,不禁爲那些女孩子的命運感到難過……

只有男人,才最懂得男人心裏想的是什麼東西。

同樣,也只有女孩子才最瞭解同類的心思。

若只林黛玉等人,頂多是眼不見心不煩,趕出去就是。

了不起再罰罰跪……

可有贏杏兒在,賈環敢拿腦袋擔保,那些青樓女子將開啓地獄般的生活模式,直至洗去那身風塵氣……

果不其然,他還沒轉身走兩步,就聽贏杏兒淡淡道:“小吉祥,你不是最愛跑愛跳麼?打今兒起,每日裏你就帶着這些人,圍着這玄武湖,好生跑兩圈。

什麼時候她們能通過劉嬤嬤、容嬤嬤的認可了,纔算你盡功了。

記住了嗎?”

“得令!!”

小吉祥小紅臉繃的緊緊,大眼睛裏滿是激動之情,大聲應道。

平日裏只能帶香菱耍,如今能帶一二千人一起耍,想想都了不得哩!

賈環看到這一幕,不禁哈哈大笑。

再看看浩瀚無垠的玄武湖,又不禁爲那羣小娘皮們感到悲哀……

“真是的,女人何苦爲難女人?”

搖頭嘆息中,在一陣笑罵聲中,賈環出了園子。

甫一出門,就見韓大大步走來,沉聲道:“環哥兒,外面來了數千士子,把慈園給圍了!”

……

ps:報備一下,院裏臨時出個差,今晚的飛機,明天晚上的返程,所以不得不請個假,今天只有一更,明天看情況,回來後報告會結束的早就努力更……

在醫院裏做技術工作,有那麼一點點的水平,咳咳,所以要跑腿……

汗顏,見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如題,上週編輯通知了上架的時間,是這個月的一號。

一般情況下,月初一號上架都是在凌晨開通vip,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也是這樣……

咳咳!

沒有強推,所以有點慘,不知道責編會不會**我~~~

但我這個人天生樂觀主義精神比較粗大,所以還是喜滋滋的寫了點感言……

哈哈!

本書的成績,在很多人眼裏都是撲街了的,這麼多字數了,才這點成績。

但就我自己而言,其實是比較滿意的,是真的。

不是我不思進取,而是,我沒有與別人比,我在和自己上本書對比。

上本書,是一本港娛,完本時是一百六十多萬字,點擊十多萬,推薦,剛過一萬票,一萬零幾百票好像。高訂是四百多一些,均訂是一百八十多,不到一百九。

打賞總次數爲164次,總額加起來,好像是不到六百吧。

訂閱且不說,沒上架前誰都不知道會是怎樣,最近有不少四五級大神的訂閱都不大理想……不好說。

謀愛成婚:總裁老公愛撒糖 但打賞,尤其是這個月以來的打賞,我真的非常高興。

因爲不管錢多錢少,都是書友們對作品的認可。

一個月的打賞總額,就已經比上本書十個月加起來還要多了。

再有推薦票也是這樣,如今的推薦票已經比上本書一百六十萬字完本時還高。

可能是知足常樂吧,我在生活中就是一個比較容易滿足,比較容易傻樂的人。

哪怕有的時候情況比較糟糕,但我很少有沮喪的時候,就算難過,也很快就會過去,然後繼續前行。

今天真的是比較高興,打賞的人很多,推薦票也破了新高,所以不管是不是凌晨上架,都想多說兩句……

說這麼多的意思,就是想告訴大家,不用去想這本書和其他書比,數據有多麼慘,作者會不會切了入宮,或者會敷衍了事混全勤。

完全不必有這種擔憂!

薄家夫人才是真大佬 上本書的數據比這本書悽慘的多,可要不是因爲老擦邊,老被警告,老被腰斬大綱,我現在可能都不會完本。

上本書寫的真的好痛苦,我有的時候一天會收到四五條責令刪改的站短,看的我是心驚膽戰。

我那時寫書,只覺得有一副無形的手銬,緊緊的鎖着我,讓我憋悶無比,不能伸展。當然,這不能怪大環境,是自己在作死……(不是涉h,咳咳,不僅是涉.h,主要是涉z……)

儘管這樣,我還是將大綱寫完了。

因爲,即使到了後期書寫的那樣糟糕,可還是有許多老書友,一直不離不棄的跟着。

我有時甚至都懷疑,他們都沒有在看我的書了,卻還是在訂閱着。

我無比的感動,我至今仍然記得他們。

比如說秦風清緣,在我第一本書還沒有簽約的時候,他就出現在我的書評區,支持我,鼓勵我,給了我人生的第一個打賞。

然後一直到完本,到現在,他一直都在。

還有經典含劇大長經……還有風起雨落……以及很多很多平時都不怎麼發言,但一直都在的書友。

我感謝你們陪伴我,讓我在那段並不怎麼愉快的日子裏,臉上依舊充滿了笑容。

這本書就好多了,我放開思想,撇開枷鎖,在紅樓世界裏想怎麼暢遊就怎麼暢遊,絕大多數時候,我都寫的很快樂。

所以,不管訂閱如何,我都會開心的寫下去,你們不用擔心的。

因爲如果單單是爲了賺稿費,我不會選擇這麼偏門的題材來寫。

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夠陪我這個快樂的小撲街,繼續走下去~~

書要上架了,按照慣例,一些書友就會離開。

但我希望我的書友們不要離開,真的手頭緊了,也沒關係,起點那麼多贈幣,浩瀚如煙海……

你們去領就是。

對我來說,你們陪伴的情意,要大於每月的那幾塊錢稿費。

頂多,等日後你們發達了,手頭寬鬆了,過年壓歲錢下來了……偶爾間想起本書的時候,再給我補上就是。

嘿嘿~~

就寫這麼多吧,也不知道藍光大會不會在凌晨給我開通上架。

如果開通了,我就先發三章,後面兩章還要再修一修,有些詞語在寫的時候不會太糾結。

但寫完後再複查時,就會覺得有些礙眼。

比如說,賈政在訓斥賈環的時候,被他氣笑了。我寫的時候,自然而然的就會用“噗嗤”一聲來形容。

可回頭再看,這個詞顯然不合適的。賈政要是這麼娘,那他就應該和寶玉很合拍纔是……

然後我就揣摩了“嘿嘿”,結果還是不合適,賈政是道學夫子,不是賈環那種逗比風格,四十多了還嘿嘿……

想來想去,就想出了“哼哼”兩聲,算是氣笑吧。

所以,希望大家不要急。

當然,如果凌晨時沒有開通的話,也還是希望大家別急,因爲最多也就是晚上一兩天而已,總要上架的不是?

咱就當再看兩天公衆章節吧!

心態好着呢~~~ “天日昭昭,自古以來,可曾聞此黑暗之事?”

南衍喜歡 “喪心病狂,令人髮指,令人髮指!!”

“聽說此繚在都中長安月旦評時,就帶了羣臭丘八闖進平康坊裏,還污衊逸雲居的蘭大家爲魔教妖女,想緝拿下大獄!

所爲者,就是想勒索一萬兩銀子!”

“什麼,竟有此事?簡直暗無天日!

吾嘗聞,都中長安逸雲居的蘭大家,書畫雙絕,甚至更勝徐妃青一籌。

只可惜,北邊那些土孫,連像樣的好詩也做不出幾首,拖了蘭大家的後腿。”

“這話沒錯,若是蘭大家有仲蘭兄這樣的才子相助,定會比徐妃青更勝一籌。

可悲徐妃青,可嘆徐妃青。

好不容易被我等詩才捧爲花魁,結果卻淪爲了權貴的玩物。

誤了終身!”

“有理,有理!

不過……如此說來,那奸邪玩弄的,也不過是我等捧起來的妓子,算不得什麼?”

“正是,正是……”

一羣青衿璞冠中,不少讀書種子誇誇而談,面色從憤怒之極,到惋惜慨然,再到洋洋得意……

卻也有明白不自欺之人,眼神莫名的看着這些同類,面色憐憫。

論才氣,這些**叨叨的貨色,頂多也就是二流。

且不說能不能折桂入長安,就算京榜題名,了不起也就是二甲末尾,多在三甲同進士裏廝混。

這等角色,怕連登入平康坊逸雲居大門的資格都沒有,還想去捧蘭大家?

更別說他們去捧徐妃青了。

做那幾首才氣平平的狗屁詩,連徐妃青的面都沒見過,還在這裏自.淫……

罷了,只當這些人來湊個人數,拉拉人氣吧……

“奸邪可惡,***江南!”

“此繚不除,國將不國!”

“朝廷養士百十年,仗義死節,便在今朝!!!”

這句話,算是徹底點燃了數千士子的嗨點,整個場面登時沸騰起來。

一個個往日裏注重儀態體統的書生們,個個如同打了雞血一般,不要命的往太平門處涌去。

更有人嘶吼出了“天誅國賊”的口號,讓氣氛再度失控。

潑天大事啊!

從宋起,宋太祖立下了與士大夫共治天下的祖制後,士子的地位一日勝似一日。

任你家財萬貫,任你爲國立下汗馬功勞,都比不過在東華門外唱名的士子。

到了前明,雖然有太祖和永樂二帝,將讀書人虐的不要不要的。

但等到土木堡事變,軍功勳爵體系被一舉摧毀後,士子的地位再次死灰復燃,一日高過一日。

而從那個時候起,讀書人就成了惹不起的代名詞。

中了秀才,便能見官不拜。

中了舉人,便能與知縣談笑風生。

若是中了進士,一省巡撫面前都有座位。

鎮世武神 這個時代,最讓官員頭疼的不是草民聚衆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