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戰,劉宣把太史慈派到了風亭渡,主持風亭渡的戰事,徐晃的任務則是負責紅谷林一戰。

劉宣坐鎮軍營,負責抵擋田楷的進攻。

周倉的任務,是襲擊田楷的大營。

四處戰場,都做了詳細安排。

一切已經準備妥當,劉宣不再擔憂,躺下休息。

……

第二天清晨。

風亭渡,這一處渡口並不是險要。

河流寬七丈左右,不是特別寬的河流,河水平緩,並不湍急。在河道上,架着一座浮橋,以供來往河道的東西兩岸。

河道的西岸,駐紮着一支軍隊。

這支軍隊的人數有八百人,都是精銳士兵,負責看守河道。

領兵的將領名叫孫振,擔任軍司馬一職,是太史慈麾下的一員驍將。

此時此刻,他駐紮在此,等待着敵人的道來。在前天晚上的時候,他隨太史慈一起撤退到風亭渡,就知道風亭渡會有敵人進犯的消息,所以一直等待着。

“報!”

忽然,一名哨探跑了回來。哨探來到孫振的身旁,稟報道:“司馬,來了,敵人來了。距離我們還有三里路。”

“好,都給我準備好。”

孫振安排了下去,麾下士兵積極準備。

時間流逝,忽然,在距離風亭渡不遠的官道上,鼓聲擂響,黑壓壓的士兵撲殺而來。

“咚!咚!!”

鼓聲如雷,響徹天地。

戰鼓聲是田昭故意放出來的。

按照趙丞的計劃,田昭襲擊風亭渡,不能困死對方,必須讓對方派兵前往救援,否則計策就難以實施。所以田昭先聲奪人,直接就擂響了戰鼓,堂堂正正的發起攻擊。

孫振聽到了戰鼓聲,依照計劃派遣了一隊士兵離開。

這一隊士兵的離開,引起了田昭的注意。

田昭看到後,臉上笑容燦爛。

有一隊士兵前往劉宣的大營方向,必定是去傳達消息的。

事實上,這一隊士兵的離開,還牽涉到躲藏在紅谷林的劉備。劉備看到一隊士兵前往劉宣的大營求援,才能確定計劃成功。

田昭放走了孫振通風報信的士兵,然後就強勢的發起進攻。

大軍直撲渡口,孫振指揮士兵抵擋。

然而,孫振畢竟只有八百士兵,而田昭麾下足足有八千士兵。雙方交戰一個時辰,孫振不敵,不得不撤退到河道東岸。

有粉紅有綜藝有唱歌有搞笑 田昭的任務,不僅是佔領風亭渡,更要擊潰這裏的守軍。

所以,田昭繼續進攻。

大軍跟着度過風亭渡,一路追趕,源源不斷的進攻。

這一追殺,殺得孫振不斷撤退。在田昭掩殺孫振的時候,又有劉備派出的探子注意到這一消息。探子立即把消息傳回紅谷林,讓劉備知曉田昭的消息。

劉備這麼做,是爲了掌控情況。

只是這一情況,都在太史慈的掌控中。

太史慈的反擊地點不在風亭渡,而是在風亭渡後方八里外的一處平坦地帶。

這一地形,難以佈下埋伏。

初戰取勝的田昭早已經志得意滿,更不會在意地形如何。

一方面,整個計劃是趙丞設計的,計劃天衣無縫,劉宣事先並不知情。另一方面,趙丞連續追殺了這麼長的時間,他更想殺入北海國的腹地,報仇雪恨。

兩個原因疊加,田昭不斷深入。

孫振一路撤退,漸漸的把趙丞引到了太史慈埋伏的地點。

在官道前方,赫然有着一支騎兵。

這支騎兵的人數並不多,只有一千騎兵,但每個騎兵都是精銳中的精銳。爲首的將領,赫然是太史慈。孫振回到太史慈的身邊,稟報道:“將軍,末將任務完成,田昭來了。”

此刻的孫振,精神振奮,眼中喊着期待神色。

反擊要開始了。

太史慈吩咐道:“歸隊!”

“是!”

孫振抱拳回答,轉身回到了後方的步兵陣型中。

太史慈這一次帶兵到風亭渡,麾下有三千士兵,有一千騎兵,兩千步兵。

太史慈的意圖,就是在田昭志得意滿的時候,以一千騎兵強行衝陣。只要田昭見大軍遭到埋伏,並且突然被騎兵衝擊的情況下,田昭大軍出現潰敗局面,這一戰就結束了。

太史慈靜靜等待着,時間不長,官道上出現了田昭麾下的士兵。

田昭率領士兵趕路,和太史慈距離越來越近。

太史慈看不清田昭的大軍,但此刻看到模糊的影子,直接下令道:“擂鼓!”

戰鼓擂響,聲震天地。

“殺!”

太史慈手中的長槍遙指前方,一抖手中馬繮。

“希律律!”

戰馬嘶鳴,甩開四蹄就衝了出去。剎那間,太史慈猶如離弦之箭殺出,他身後的一千騎兵緊隨其後,迅猛衝鋒。 鼓聲、馬蹄聲、吶喊聲,相互交錯在一起。

一時間,聲勢駭人。

田昭看到這一幕,霎時瞪大眼睛,心中一突。

中計了!

田昭的心中,生出這般想法。但眼下正值大軍衝殺的時候,箭在弦上,田昭不能撤。一旦田昭撤軍,士氣大亂,士兵馬上就會潰散。

哪怕田昭知道中了埋伏,也必須死撐着。

“殺!”

田昭揮舞着手中寶劍,大聲下令。

麾下士兵吼叫着,不斷衝鋒。

一方是步兵,一方是騎兵,兩軍都展露出最強的實力,朝對方殺去。

太史慈提着大槍,策馬衝刺,大吼道:“變陣,錐形陣。”

一聲令下,隨行的士兵立即搖動令旗。一杆杆令旗隨軍晃動,追隨太史慈的一千騎兵陣型陡變。太史慈爲首,他是尖錐最鋒銳的所在,兩側士兵依次往後擴展。從天空俯瞰下去,太史慈麾下的一千騎兵變成了三角形的尖錐陣型。

片刻後,騎兵的尖錐陣迎着田昭的大軍,一往無前的撞了上去。

“擋我者死!”

太史慈手中長槍往前探出,鋒銳的光芒在空中一閃而逝。

撲哧!

鋒利的槍尖,刺入一名敵兵的身體中。

鮮血噴濺,士兵慘叫。

太史慈神情絲毫不變,長槍迅速的收回。剎那間,太史慈再一次出槍。他藉助戰馬的力量,出槍、收槍的速度極快,長槍閃爍,鮮血四濺。

一眨眼,連殺數人。

太史慈的戰馬,已然殺入田昭的軍陣中。

騎兵組成的尖錐陣型,撕裂了田昭的防線,狠狠刺入其中。

田昭麾下的士兵遇到騎兵衝鋒,原本氣勢如虹,但遭到騎兵衝來,剎那間彷彿是羊羣遇到了猛虎,陣型大亂,四處亂竄,躲避追殺。

騎兵衝陣,不管的鑿穿。

騎兵衝殺過後,田昭麾下的士兵已經亂作一團。

緊接着,太史慈麾下的步兵殺了上來。這一隊步兵,由不同的兵種組成。中間的部分,是長槍組成的槍陣,兩側則是普通士兵。

在田昭士兵大亂的時候,這隊士兵一衝上來,再一次令田昭的士兵大亂。

八千士兵對上一千騎兵和兩千步兵,竟是無法抵擋。

太史慈鑿穿了田昭的士兵後,轉瞬又掉轉方向,再一次殺了回來。他看到田昭指揮軍隊,心中冷笑,八千士兵無法令行禁止,無法發揮出最大的力量,這一切都是主將無能造成的。

一將無能,累死三軍。

田楷派來的人,實在是太弱了。

“殺!”

太史慈不會有絲毫的心軟,他只想橫掃碾壓田昭的士兵。

騎兵衝陣,長槍兵衝刺,步兵掩殺。

三軍配合,田昭難以抵擋。

田昭見勢不可擋,下令道:“撤!”

他一走,代表着田昭的帥旗馬上就後退了。一個個士兵看到了這一幕,也跟着快速撤退。原本還有一部分士兵在抵擋太史慈麾下的士兵,但此刻,一個個都不管了,掉頭撒開腳丫子就跑。

田昭一撤退,大軍兵敗如山倒。

八千士兵,盡數潰散。

步兵掩殺掉隊的人,太史慈則帶着騎兵劫殺田昭。

太史慈率領騎兵直奔帥旗而去,帥旗所在,便是主將的位置。

“殺,隨我殺!”

太史慈眼中閃爍着興奮神色,他現在發起最後的猛攻,正是最合適的時候。

“噠!噠!”

馬蹄聲越來越急促,太史慈距離帥旗越來越近。

“包圍上去!”

太史慈下了命令,騎兵散開,朝田昭圍了上去。

爆寵小狂妃:邪帝,要留情 此刻的田昭,猶如獵物遭到圍獵。

“撤,快撤退!”

田昭看到自己的士兵一觸即敗,心神震顫。

他做過一次俘虜,不想再做第二次俘虜。

田昭帶着士兵突圍,想擺脫太史慈的追擊。在士兵的掩護下,他從太史慈佈下的包圍圈殺了出去,迅速朝風亭渡撤退。只要度過風亭渡,他便可以前往紅谷林和劉備匯合。

到時候,即使騎兵掩殺也沒有用。

田昭快速的撤退,當他推到風亭渡,頓時瞪大了眼睛,臉上表情震驚。

怎有可能?

河道上的橋竟然被毀掉了,望着幾丈寬的河流,田昭欲哭無淚。

怎麼辦啊?

田昭心中一片冰涼,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跳河?

田昭不會游泳,沒有勇氣跳下去。他回頭看去,之間騎兵已經掩殺而來,再一次把他團團包圍了起來。

豪門協議:Boss的緋聞小妻 “大人,怎麼辦?我們逃不掉了。”

田昭的身旁,將領臉上神色發白,有些不知所措。

“大人,不如降了吧。”

“大人,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一個個將領開口,田昭臉色更是難堪。

恰是此時,後方忽然響起了‘降者不殺’的吶喊聲,以及‘你們被包圍了無路可逃’的喊話。此起彼伏的聲音匯聚起來,讓人絕望。

噠噠的馬蹄聲,越來越近了。

田昭的心,越發揪了起來。

“罷了!”

田昭見退路被斬斷,又有騎兵圍殺而來,加之士兵和將領都無心廝殺,便決定不再抵擋。再者說,田楷曾經拋棄了他,不顧他的死活,他沒有必要爲田楷拼命。

“投降!”

田昭說出兩個字,眼神黯然,再無一絲的精神。

“投降!”

“大人傳令,全部投降。”

“我們願意投降!”

此起彼伏的吶喊聲,在田昭麾下的數千士兵中傳播。

聲音此起彼伏,瓦解了軍心。

太史慈正朝着帥旗逼近,聽到傳出的消息,心中冷笑。田楷派來的朱江太弱了,連一點死戰的決心,一點士氣都沒有。

太史慈大手一揮,士兵衝上去,迅速的收繳武器。

當太史慈來到田昭的身前,知道了田昭的身份,大笑了起來,說道:“原來你就是曾經被殿下俘虜的田昭,很好,你投降是明智的決定。”

劉宣俘虜田昭時,太史慈仍在遼東。這一次攻打田楷,太史慈瞭解情況時,對田昭也有所瞭解,知道田昭是劉宣釋放的。

田昭訕訕笑了笑,沒有搭話。

太史慈揮手道:“來人,把田昭控制起來。”

士兵上前,三兩下把田昭控制起來,太史慈清點戰場,進行後續的收尾工作。 紅谷林,竹林中。

劉備率領六千士兵,全部埋伏在此。

對於這一戰,劉備抱着極大的希望,希望活捉劉宣派來的主將。張飛被活捉,成爲劉宣的階下囚,劉備要把張飛救回來,唯一的辦法就是拿下劉宣派來的將領。

然後,劉備和劉宣談判,把張飛奪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