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皓天跟蘇光一個晚上都在田思琪家,這次逍遙皓天惹的事情太大,哪怕是蘇光這個喜歡惹事的流氓,這些年來惹的事加一起都沒逍遙皓天昨天晚上惹的大既然逍遙皓天不肯離開無雙城,那就只能呆在田思琪家了也好在,一個晚上下來,古龍兩家都沒有任何動靜,看樣子,他們兩家暫時是不會亂來的。

本文來自看書網小說 第507章妙計安天下

「我說了,哥的妙計能安天下,古家跟龍家絕對不敢亂來。」

蘇光有點小聰明,田思琪是清楚的,可能保一時,也保不了永遠了,逍遙皓天跟蘇光兩個這次跟古龍兩家結下的梁子,估計就算是無雙城的聯盟出面都解決不了,必定會引起事端的,那隻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北城的叮噹已經等了一個晚上,準備看熱鬧,沒想到,古家跟龍家還真沒有亂來不過這樣也好,在這件事沒有平息下來之前,古家跟龍家是不會動你們的不過,今天就是你去聯盟學院報道的日子了,聯盟學院是古家跟龍家的地盤,也算是古家開的而龍九一夥,在聯盟學院說一不二,除了院長跟長老會之外,任何人都不敢跟龍九一夥做對你如果真想去聯盟學院,那就要做好隨時被報復的準備。」

這點逍遙皓天已經料到了,既然昨天對那古樂天下毒手,自然也考慮到了後果。

「放心,我就不相信整個聯盟學院都在他們古家的控制之內至少,那個馬滕雲不會。」

「這你就錯了整個聯盟學院還真就是古家所控制的在那些老師跟領導中,每一個人,都要聽院長的,而在學生中,每一個人都要聽龍九他們一夥的,像如此局勢,你說是不是他們古家跟龍家的天下。」

逍遙皓天笑道:「那院長我現在還不好說,可學生裡面,只要那個什麼龍九下台了,就不是他說了算了。」

「你什麼意思?難道你還想直接去挑戰龍九不成?沒錯,我承認你的力量可能不在龍九之下,但龍九之所以稱霸聯盟學院,不單單是他的力量,還有他的人脈聯盟學院那麼多人,三個等級,很多基本上一大部分的人,都是他們一夥的,龍九一句話,要誰活那人就死不了,要誰死,那他就不可能活著。」

「按照你這樣說,那個龍九在聯盟學院豈不是稱王了。」

「這點你還真別不相信小光很清楚,雖然他的力量僅次於龍九,在聯盟學院好好發展的話,那這第二學生的名頭,就不可能是古梵谷可不管小光的力量有多強悍,他都永遠不可能代替龍九的,因為在這人脈關係上,不管小光再怎麼努力,都及不上龍九的十分之一。」

逍遙皓天看著蘇光,蘇光卻是苦笑不以,說道:「對於這點慚愧,慚愧呀如果聯盟學院的人都聽我的,那我也沒必要在黃銅學院發展我的勢力呀不過這樣也好,至少現在黃銅學院的人,已經跟我達成了某種協議,只要我用的到他們的地方,他們就一定會幫我的。」

「你說的,是昨天那個張無言?」

「那小子算什麼,他在黃銅學院只不過是個小角色罷了四大學院的事情,等你多呆幾天就會明白的好了,我們現在去聯盟學院。」

田思琪問道:「你今天要去學院?」

「當然了,不可能讓我兄弟一個人去呀我估計,現在的聯盟學院,都已經出現一張格殺令了,只要逍遙兄弟一進入聯盟學院,那找他麻煩的,沒有一萬也有八千我跟他一起去,至少在龍九出關之前,其他人是不敢亂來的。」

田思琪點了點頭,說道:「這樣也好,有你我在場,龍九一夥也不敢太過放肆不過我們可先說好了,在接下來的大日子中,你們兩個絕對不能參加。」

大日子?什麼大日子呀,逍遙皓天還真不知道。

「是過節嗎?」

蘇光說道:「那可比過節好玩多了第一個大日子,就是一年一度的全城元素大賽,這場大賽是不限制任何人參加的,不管是不是四大學院的人都能參加而第二個大日子,就是四大學院的大比武說實話,對於四大學院的學生來說,四院大比武可比元素大賽有吸引力的多,因為最後勝出的,將會有兩大好處。

第一,是能被聯盟學院長老會看中,被其中一位長老選為關門弟子,進入四大學院之外的一個獨立學府,黑執事,凡能進入黑執事的學生,那都是無雙城未來的最高強者,哪怕是犯了事也能原諒,可以說是手持免死金牌。

而第二個好處,就是能被聯盟看中,我們無雙城的聯盟,自古以來,就是掌握生殺大權的地方,也是整個界神聯盟的捍衛者,加入聯盟,那這一輩子都不用愁了,要什麼就有什麼。」

蘇光只詳細說四院大比武,看來,他也是非常期待這個日子,只是不知道這次的四院大比武將會是一個怎麼樣的局勢。

「原來如此,那我們就走一步算一步我這個人也不喜歡故意惹事,昨天晚上是看不順眼他們人多欺負人少但如果他們兩家硬要找我報仇的話,我也只能是逐個將他們給拉下馬了。」

要同時對付無雙城兩大家族,逍遙皓天知道自己現在還不行,可要一個個來,那就不知道到最後誰倒霉了。

田思琪深深嘆了口氣,看樣子逍遙皓天跟蘇光都不會聽自己的,自己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好了,我現在要去學院了,如果你硬是要去,那就一起去。」


逍遙皓天輕笑一聲,聯盟學院,我來了,就看看你那什麼古家,什麼龍家,有多大的能耐還有就是,看看鄭平要找的女人,是一個怎麼樣的角色。

在離開榮譽別院,前往聯盟學院之前,鄭平拉著逍遙皓天聊了一段時間,其中包括了兩個內容,其一,是要逍遙皓天記住,自己是東城的人,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不管做什麼事,都要先考慮到東城的利益,千萬不要假戲真做,真把自己當成是這無雙城的一份子。

當然,這是處於鄭平身為東城之人的心,在他認為,逍遙皓天就是東城的人無疑,而已還是東城無雙城的密探,他哪知道,所有人,全部都被逍遙皓天給騙了,包括他見多識廣的鄭平在內所以,不管逍遙皓天在這無雙城做的任何事,甚至將來在整個界神聯盟做的任何事,跟任何人都沒有關係。

至於第二點,就是鄭平自己的私事了,他讓逍遙皓天在進入聯盟學院后,在可以的情況之下,不要太古家還有龍家的人鬧的太厲害,在保護好自己的同時,也想辦法接近一下聯盟學院的高層領導人,看看能不能因此解釋他這次來到界神聯盟的目標人物,一位名叫田曉翠的女人。

對於鄭平的私事,逍遙皓天當然會盡一切力量幫他了,所謂相互幫助,如果逍遙皓天這次幫了鄭平,無疑的,因為這份情義,日後,鄭平也會盡一切力量去幫逍遙皓天的,這就是鄭平做人的宗旨。

本來,鄭平是想跟逍遙皓天一起去聯盟學院的,就連叮噹也想去,但他們兩個都知道,現在還不是去聯盟學院的時候,畢竟自己是外人,而且還是界神聯盟的敵人,就算真要去聯盟學院,那也要找一個很好的借口。

比如像四院大比武那種場合,就是鄭平跟叮噹能去的,四大學院,包括整個界神聯盟在內,都不會小氣的不讓敵對各城的人觀看四院大比武,他們不但不會阻止,相反,到時還一定會邀請鄭平跟叮噹去觀戰的,因為那樣可以先給自己的敵對各城之人一點威示,讓他們知道,自己界神聯盟之強大。

離開榮譽別院大概兩個多時辰,逍遙皓天在蘇光跟田思琪的帶路下,坐著管道交通工具,來到了二塊巨大的石牌前。

這二塊石牌,豎立於無雙城的中心位置,這塊石牌並不是天然形成的,這點逍遙皓天一眼就能看出,而且在石牌上,充滿著一種力量,這是屬於結界的力量,也就是說,在這石牌上,存在著一個結界,而且還是一個十分強大的結界,哪怕是逍遙皓天,對沒有任何把握將這結界給破除掉。

「聯盟學院。」

逍遙皓天看著石牌,在二邊的石牌上雕刻著四個巨大的立體字,正是聯盟學院。而二個石牌的中間是一個發光的旋渦,不用想那一定就是傳送門。

田思琪說道:「這裡,就是聯盟學院的入口了,通過這石牌,就進入了聯盟學院不過,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資格進入聯盟學院的,除了學院的學生,老師,跟領導,還有一些工作人員外,其他人根本就無法通過這石牌上的結界。」

外人是無法進入聯盟學院的,這點,逍遙皓天還算是明白,如果是個人都能進入,那這所謂的學院豈不是龍蛇混雜,亂套了。

田思琪又說道:「你現在還沒正式進入學院報道,所以,之前我給你的特邀函,就是進入學院的憑證,等你正式入學后,學院會發給你一個正式的通行符紋的,我們所有的學生,都是通過通行符紋進入學院的。」

逍遙皓天已經看到,周圍走過來了很多年輕人,其中也有很多上了年紀的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眼看去,什麼人都有,這些人在來到石牌前時,全部都停止下了腳步,他們應該全部都是聯盟學院的人,因為現在正好是進入學院的高峰期,估計後面還有不少學生跟老師會來到此地,也就是說,在這個時間段,跟放學的時間段,這路口將會聚集很多人。

逍遙皓天本不想廢話,直接進入聯盟學院的,可剛想進入時,卻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周圍的那些人,沒一個通過這道結界,進入聯盟學院的,他們所有人,全部都站在石牌前,無數雙的眼睛,全部都盯在了逍遙皓天三人的身上。

「快看,是蘇光。」

「我靠,蘇光今天居然來學院了,這可真是天大的奇聞呀。」

「這小子難道真不怕死嗎昨天把古樂天給打殘了,今天居然還敢跑到學院來如果我是他的話,一定給自己挖個洞,躲他個十幾二十年,等古家的怒氣消了再出現。」

「他蘇光是什麼人呀,蘇家的遺孤,這蘇家雖然比不上田家,但也是我們界神聯盟的功臣呀他蘇光也是靠著這點,才敢跟古家做對的。」

「不過說起來,蘇光那小子的力量也不底記的上次居然還跟龍九打了個平手呢。」

本書首發於看書惘 第508章古家三兄弟

「那是龍九看在他是蘇家遺孤的份上讓他的好不好,如果真要打起來,他蘇光恐怕連三招都接不住。」

「喂,我說你們一個個別討論蘇光了,難道你們不知道,昨天晚上打殘古樂天之人,根本就不是蘇光嗎,蘇光充其量也只不過是砸龍家的場子罷了,打殘古樂天的,是他旁邊那小子。」

這個時候,所有人的雙眼,全部都轉向了逍遙皓天,每一個學生也都從蘇光還有田思琪的身上了解到,跟他們站在一起的,就是昨天晚上出盡風頭,還令的古龍兩家連個屁都不敢放的那小子。


「聽說他叫逍遙皓天,是馬滕雲魔導師特招進來的,以前是東城的人,現在已經加入了我們界神聯盟只是沒想到,城主允許他加入我們界神聯盟,院長剛同意他成為我們聯盟學院的特優生,他小子倒好,立刻把城主跟院長的孫子給打殘了。」


「像這種人,根本就是狼,我們城主跟院長好心收留他,他居然敢動城主跟院長的孫子你們看,雖然古家跟龍家昨天晚上不好對他怎麼樣,但他一但進入了我們聯盟學院,那根本就不需要院長他們那等人物動手,龍九他們,就足以將這小子給收拾掉。」

「都別說了,時間已經不早了,還是趕緊進去,沒看到人家田大小姐的臉色很難看嗎。」

周圍的人起先只注意到蘇光跟逍遙皓天,這個時候才發現,跟他們兩個在一起的,還有一個田思琪。

「田學姐,早上好啊。」

幾個女生朝田思琪走過來,在這聯盟學院,人人畏懼了龍九,但也是人人尊重田思琪,可以說,這幾天如果有田思琪罩著的話,逍遙皓天跟蘇光不會出太大的問題,可這也是在龍九閉關,等龍九出關之後,事情就另當別論了。

「你們好現在不早了,大家都別站在這裡,還是趕緊進去。」

「田學姐,田學姐,我跟你說啊,你最好離蘇光跟那小子遠一點,因為古梵谷已經放出風聲了,說要他們兩個小子不得好死。」

一個年紀比較小的女生在田思琪耳邊輕聲道。

田思琪現在也只能是苦笑,她還能說什麼。

「你二大爺的,一個個想看老子笑話是,信不信老子讓你們一個個變成第二個古樂天?」

蘇光怒了,以前來學院,可從沒人敢這樣議論他,今天一個個像是吃了葯似的,全部都想來看自己的笑話,自己的笑話是這麼好看的嗎。

「我說蘇光,你一年都難道來一次學院,今天這一來,就給我們帶來了場好戲,我們還真要感謝你呢。」

「誰?誰在說話,有種給老子站出來。」

絕對沒人敢站出來,打不過蘇光的怎麼可能會站出來,但打的過的,或者說在力量上有的比的人,現在已經到了。

幾輛飛行器從天而降,幾個青年從飛行器上跳了下來,一共是六個人,這六個人在朝石牌這邊走過來時,周圍所有的人,都讓出了一條路,並且已經有人對這六個人問好了。

「古大少早上好。」

「古二少早上好。」

「龍大少早上好。」

「龍小姐早上好。」

走在最前面的四個人,分別是三男一女,其中就有古家的古梵谷,古化騰,還有龍家的人,男的叫龍宇,女的叫龍雨後面兩個,應該是跟他們一起的,也有人向他們兩個問好,卻沒有前面四個多。

這古家的人,龍家的人都到了,看樣子,逍遙皓天還沒來的及進入聯盟學院,在這外面,就有事情發生了。

真是冤家路窄呀。

古梵谷一行六人在無數人的讓路下,直徑走到了石牌前,剛好跟逍遙皓天三人正面相對。

田思琪這個時候表現的十分緊張,因為她太了解古家跟龍家的人了,別說是在這聯盟學院,就算在整個無雙城,古家跟龍家的人都是橫著走,除了聯盟的人之外,誰敢不給他們古龍兩家面子,就算是另外三大學院的人,如果不是頂級的人物,見到古家跟龍家的人都要迴避三舍,誰都不敢去招惹,以免給自己帶來無窮無盡的麻煩。

所謂的霸王,就是古家跟龍家這樣的。

昨天晚上,蘇光砸了龍家的場子,逍遙皓天廢了古樂天,這個古家的嫡系子孫,按理來說,雙方見了面,那就是大打出手,生死相拼的時候。

可讓田思琪萬萬想不到的是,古家跟龍家的人見到逍遙皓天跟蘇光,並沒有一言不合就動手,相反,今天古家跟龍家的人表現的十分客氣,帶頭的古家老大古梵谷,面對蘇光時也是臉帶笑容,說道:「蘇光,今天是什麼風把您老人家吹到學院來了?」

聽古梵谷這麼一說,周圍所有人全部都愣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古梵谷為何對蘇光如此客氣,要知道,人家可是廢了你親弟弟的,現在見了面,你不但沒有一點要為你親弟弟報仇的打算,反是擺出一副如此客氣的態度,任誰都無法接受呀,就算是蘇光跟逍遙皓天,也是相互看了一眼,一時間不知道古家跟龍家到底在打著什麼注意。

可蘇光自然不會被古梵谷這一句禮貌性的問候給嚇倒,管你是明裡暗裡,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跟你們兩家對著干。

「我當是誰呢,這麼大的排場,原來是古大公子呀怎麼,你們幾個今天見了我,有沒有點其他的想法呀?」

這分明沒事,蘇光還硬要挑事,只差沒把話給挑明說了。

「哈哈,大家都是聯盟學院的人,是自家人,身為學長的,見了你這個學弟能有什麼別的想法這不,再過幾天就是四院大比武了,你蘇學弟可是我們聯盟學院的一大台柱呀,到時應該會參加,為我們聯盟學院爭光?」

古梵谷這到底啥意思?他在請蘇光參加四院大比武,這也太不合情理了。

「爭個毛的光誰不知道,這聯盟學院是你們古家開的,老子有必要為你們古家拚命嗎不過,如果你們古家跟龍家的人要參加的話,老子也不會客氣的想去教訓教訓你們,打壓一下你們的氣焰。」

「那好,既然蘇學弟有如此雄心,我這個身為學長的也為你感到高興。」

古梵谷表面是句句客氣,但蘇光卻是處處挑釁,這一來一往的,反倒讓周圍的人是一頭霧水,這兩方人,到底是不是仇人呀,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呀?如果古樂天沒有被廢,為什麼沒有來到學院,如果真被廢了,那古梵谷的表現,就太不尋常了。

站在古梵谷身邊的青年古化騰已經看向了逍遙皓天,他上前幾步,剛要跟逍遙皓天說話,蘇光立馬往逍遙皓天身前一站,說道:「想報仇,沖老子來。」

「怎麼,蘇光,你今天是要做一回英雄,將昨天晚上的事情全部扛下來是嗎?」

古化騰這話,又證明了昨天晚上的事是真的,但如果是真的,古家跟龍家的人,為什麼會這麼客氣,這太不尋常了,太不合理了,太過奇怪了。


所謂天生異象必有妖,事不尋常必有鬼,古家兩兄弟的表現,就連逍遙皓天一時都看不透。

「初到貴地,還請兩位古公子多多關照。」

逍遙皓天可不像蘇光,既然別人對自己客氣,自己自然也是回敬之,如果別人對自己叫囂,那古樂天就是他們的前車之鑒。

「哈哈,關照,當然關照,能不關照嗎?我們無雙城,可是很多年沒出現像你這樣有膽識的人物了,一出手,就把我們家那不爭氣的傢伙給廢了,這是多麼解氣的一件事呀。」

古化騰放聲大笑,沒有一般情況下的衝動,還來了一句解氣的話,彷彿他們古家三兄弟,向來都不合似的,昨天逍遙皓天將古樂天給廢了,對於他們兩兄弟來說,並不是件壞事,反是件好事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