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扛起那紅色劍匣,身上就燃起一陣火光,那是燃燒的火屬性魂氣。

「哦?故弄玄虛。」,

秦九霄有些不屑的說到。

「咚!」,

逍遙也不答話,一拳將這紅色劍匣給擊出一個大洞,順勢一個刀氣,這劍匣就崩裂了,只剩下一把劍,它的名字,叫做:斬魂!

秦九霄雖然已經覺得勝券在握,但斬魂劍出現在他眼前的時候,他還是被這種強大的王者氣概給震懾了。

逍遙一手握劍,舉在胸前,另一隻手伸出兩隻手指,抵住劍鋒,魂氣在升騰!集聚!燃燒!

「這就是斬魂劍···」,


秦九霄瞪著眼睛,他也可以感覺到這股強大的力量。


突然!

秦九霄的手劇烈的顫抖起來,像是有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將秦九霄的手往外拽,那噬魂戒和鎮魂鎖快要掙脫開秦九霄的手。

不一會,這噬魂戒和鎮魂鎖就飛回到了逍遙手上。

逍遙將鎮魂鎖的另一端,扣住斬神劍,至此三魂器合為一體,它們成為了新的斗器:戒神劍!

「騰!」,

火焰升騰,有衝天之勢!

逍遙猛地躍到空中,集聚魂氣,那魂氣如風!如閃電!如奔騰的江河!

逍遙此刻站在魔劍之上,飛在空中,手裡握著戒神劍,但他並沒有帶上戒指。

逍遙此刻渾身都是魂氣,巨大的魂壓使得空氣燃燒,所以看上去會有一層金色的光芒,更顯得威武。

秦九霄看著逍遙,說到:「你為什麼不帶上戒指,難道你不知道,戒神劍需要三魂器合一的力量嗎?」,

逍遙冷哼一聲,說到:「我之所以不帶上這枚戒指,其實是因為,我師父就是帶上這枚戒指死的。」,

寒威嘆了一口氣,說到:「怪不得,他不肯帶上這戒指。」,

逍遙又繼續說到:「師父帶上戒指之後,就渾身燃起一陣火焰,一個骷髏···他被鬼神給殺了。」,

秦九霄聽了這話,也是長舒一口氣,說到:「說了這麼多,原來是虛驚一場,你空有戒神劍,卻難以發揮威力,畢竟,這種神器,也只能由神去使用。」,

逍遙拿起戒指。

「你想幹什麼!?」,

秦九霄有些戒備了,他不是怕逍遙帶上戒指會死,他是怕萬一逍遙沒有死,擁有戒神劍的力量,那還真是誰勝誰敗,不好說了。

「逍遙!不要啊!」,

「師父!不要啊!」,

···

「師父?」,

逍遙這會聽到這個稱呼,又看到這個戒指,也是有些唏噓,說到:「我師父他是因為貪心,想擁有這戒指的力量,稱霸武林。而我只是想天下大公,那就帶上戒指吧···讓鬼神來評判功過。」,

逍遙還是帶上了戒指,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到了逍遙身上。

逍遙輕笑兩聲,說到:「帶上戒指了,我會不會也像師父一樣呢?」,

就說話這話,『騰!』的一聲,逍遙身上就燃起一陣火光,然後,變成了一句骷髏,從魔劍上跌落下來。

「撲通!」一聲,

逍遙倒在地上,火焰還在燃燒,觀星台上,逍遙已經是一具骷髏。看來鬼神並沒有青睞他。

秦九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說到:「哈哈!哈!這下誰能擋我!?」,

話音未落,逍遙又從地上站了起來,活動活動身體,疏通疏通筋骨,說到:「好大的口氣!」,

這會,眾人懸著的心,也總算是放下來一些。且看觀星台上,兩個實力超群的強者,展開一場決戰。

秦九霄集聚魂氣,登時那魂氣就捲起一陣狂風,將觀星台都幾乎掀起來,那些地上的青磚,也被這魂氣衝擊波卷飛不少,可見這威力之強勁。

雲鵬此刻已經是完全恢復了實力,他就站在那裡,等著秦九霄出招。

秦九霄雙手展開,那雙手就幻化成蝙蝠的翅膀!然後,秦九霄的後面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那漩渦里不時的飛出一隻只的吸血蝙蝠。

李若豪摸了摸鼻子,說到:「這些吸血蝙蝠的鬼氣和那天遇到的吸血殭屍一樣,看來秦九霄練就的功夫,就是這些蝙蝠了。」,

秦九霄這會已經集聚非常多的吸血蝙蝠,將觀星台上方的天空都給遮住了。

突然!

秦九霄雙手極力往前一舞!

「九星之威!暗月降臨!」,

說是遲,那時快,隨著秦九霄使出這招『九星之威-暗月降臨』,那空中集聚的千百隻吸血蝙蝠就聚在一起,形成一個巨大的月亮一般的物體,將雲鵬包裹在裡面。

可以聽到這些吸血蝙蝠在那飛舞,鳴叫,尖銳的聲音穿破這空氣,讓在一旁眾人都膽戰心驚,為逍遙捏了一把汗。

慢慢的,這些蝙蝠之間開始出現火紅的光芒,那時火屬性魂氣沖開的裂縫,雲鵬在這巨大的月亮一般的物體里,也開始集聚魂氣。

那紅色的魂氣越來越強勁,吸血蝙蝠也越聚越多,秦九霄已然是傾盡全力了。

突然!

大地開始晃動起來,幾乎使人站立不穩,天空中閃耀著紅色雲彩,有鯤鵬神獸的鳴叫聲,威嚴!壯闊!

雲鵬猛地將戒神劍旺地上一插!

「蒼宇流星·神羅!」,

那天空之中,就飛出一隻巨大的鯤鵬神獸!俯衝而下!直接將那些吸血蝙蝠給一舉擊潰!

「轟!」,

一聲巨大的轟鳴之聲,觀星台上也是一陣魂氣激蕩,久久不去。

秦九霄已經倒在地上,卻哈哈大笑起來。

雲鵬走過去,說到:「你笑什麼?」,

夜空中,九星已然快要練成一線。

秦九霄又是狂笑幾聲,說到:「只要我練成這九星連珠的蓋世神功,天降雷火,這個世界就會毀滅。」,

「符咒早就練成了···就算我死了,九星連珠依舊會發動的。」,

秦九霄在那笑著,有些氣息微弱,說到:「哈哈···哈,我是天下第一···天下第一。」,說著,一命嗚呼了。

秦九霄是死了,但是天上的九星連珠也還沒有停止。

雲鵬看著這觀星台,一個紫色的符咒環繞在這上面,只要九星連珠的那道光,照耀到這符咒上,一切就完了,這個世界就會毀滅。

冰夢寒已經抱著唐七先行離開了,寒威和紫狐也跟著離開了,雲鵬看著這紫色符咒,又看了看天上越來越接近的九顆星,說到:「難道真的沒有辦法破解這九星連珠的招法了嗎?」,

雲鵬對這戒神劍說到:「逍遙,你有辦法嗎?」,

逍遙此刻的魂魄被關在戒神劍之中,他笑了笑,說到:「我有辦法,但是你已經回不到戒神劍之中了,同一個魂魄,不可能兩次進入戒神劍。」,

雲鵬說到:「我將神的使命交給你了,你要好好匡扶天地正道,凌霄殿上,還等著你去收拾山河。」,

逍遙說到:「你要將神魂元氣給我嗎?」,

雲鵬說到:「你已經做好當一個神的覺悟了嗎?」,

逍遙說到:「我好像也別無選擇,不是嗎?」,

雲鵬笑了笑,將體內的神魂元氣注入戒神劍之內,逍遙吞噬了神魂元氣,此刻,逍遙也已經成為一個神,而雲鵬卻變成一個凡人,然後化作一陣青煙,重入輪迴轉生。

「逍遙···你要重回凌霄殿···找回護法神!」,

「匡扶正道!」,

···

逍遙站了起來,回身看了看大家,說到:「不要為我悲傷,我一定會回來的。」,說著,地上的月色已經離觀星台越來越近。

逍遙說到:「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逍遙集聚魂氣,長發飛舞,魂氣陡然成風,將戒神劍往天上一舉,大吼一聲:「戒神劍!裂刃天沖!」。

隨著逍遙使出這招『戒神劍-裂刃天沖』,一道熔岩瀑布,從地面噴涌而出,磚石盡皆崩裂,一道衝天的火光,飛上雲霄,頓時之間,天昏地暗,巨大的威力,擋住了九星連珠的月色。

過了九星連珠的時辰,紫色符咒也解除了。

「逍遙哥!」,

棋麒第一個衝到觀星台上,但是觀星台上一個人也沒有,逍遙不見了,他去了另外一個很遠的地方,那裡是屬於蠻荒。


硝煙散去,騰龍國迎來了浴火重生,趙小賤當了皇帝,聽說還不錯,體恤民情,兢兢業業,總算沒有辜負逍遙的一片苦心。

明遠站在那裡,小桃九問他:「和尚,你為什麼還不娶我?」,

明遠說到:「我聽說在海的另一邊,有仙人居住,我想去看看。」,

小桃九說到:「那要多長時間?」,


明遠說到:「或許是一年,或許···是一輩子。」,

「這樣啊,那我等你,等你一年也好,等你一輩子也好,我都等你。」,

小桃九哭了,她知道明遠已經中了屍毒。明遠離開了騰龍城,有人說他真的造船出海了,誰知道呢,或許那大海里真的有仙人,也真的有『天山火蓮』。

二狗在朝廷里當官,還是個文官,誰讓他拿著狼毫筆。冰夢寒說是待在一個山洞裡,將唐七也一起帶過去了,還用冰將洞口封住了。

冰夢寒給這山洞起了一個名字,叫做『夢唐山洞』。

寒威就在這夢唐山洞外面守著,他對冰女神,還是一片傾心,紫狐倒是陪伴在寒威左右,兩個人經常為了一些小事情吵嘴。

騰龍國也進行了教育改革,全面恢復了文書教育,騰龍城裡新建了一個大的書院,叫做『華雲書院』,聽說學生還不少,老師也很有水平。

夜飛又在那吵了:「怎麼還不到吃飯時間啊!」,熊青陽又被老師說了:「熊青陽!說了多少次!上課不許睡覺!」,還有,小啞巴是華雲書院成績最好的學生,她還是喜歡玩竹蜻蜓。

清泉村成了一個旅遊景點,每當有人路過那裡的時候,總有一個叫小半仙的人,在那說評書:話說那令狐逍遙···

我是刀客,我叫令狐逍遙,師父讓我下山,是為了報仇,我做到了,但我也明白了一個道理,世道如果不公,天底下又得有多少欺壓不平事,我讓我徒弟當了皇帝,我知道,他是個好人,他也會做一個好皇帝。

故事還在繼續,我的神魂是什麼呢?老虎?獅子?不知道。總之,那扇門後面,是蠻荒,劍界,再會。

看書罔小說首發本書

… 《劍界·銀月·虎嘯山林》

青雲谷,斷劍崖。

輕霧繚繞,一個斷劍崖的外門弟子,正在那裡面壁思過。

「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糾結窩邊草···」,

說出這等話的人,就是銀魂飛,除了長的有幾分姿色之外,沒有其他本事了。

銀魂飛端坐在那裡,嘴裡裝模作樣的念經,其實不過是說些俏皮話。

「哼,那小師妹,仗著是師父女兒,就越發無法無天了。」,

「呵呵,其實長得也就像豬···一樣。」,


銀魂飛一邊說著,還一邊在那自顧自的傻笑,似乎是很得意了。

就這會,天上有呼嘯之聲,還覺得是打雷下雨,抬眼一看。

「啊!?」,

銀魂飛嚇得從蒲團上蹦起來,連退數步,喝問到:「何方妖怪!竟敢打擾本大爺面壁···參悟絕世神功!」,

他也不好意思說『打擾他面壁思過』,沒辦法,這傢伙就是這麼一個騷的飛起的人。

但眼前卻是一把劍,對著一把劍大呼小叫的,也太有失大將風範。

銀魂飛又坐回到蒲團上,手裡拿著這把劍,左看看,右看看,說到:「還真是好劍。」,

「二師兄,說誰賤呢?」,

這聲音來的突然,嚇得銀魂飛一哆嗦。

銀魂飛聽聲音也知道來的是誰,趕緊把劍收起來,打趣的說到:「我賤,行了吧?」。

就說話這會,從山下走來一個長相清秀的女子,鵝蛋臉,眼睛尤其的秀氣,有如秋波瀲灧,長發用發箍盤在頭上,也是道士的打扮。

這姑娘手裡還挎著一個菜籃,上面用乾淨的方格子藍色棉布蓋著,遠遠的就問到一陣飯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