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巨響聲中,牆體被直接砸垮,激起大片煙塵。

“結束了麼。”

李悼看着被煙塵籠罩的那處區域,臉上一片平靜。

他很清楚自己剛剛那一腿的力量有多強,就算是他自己正面接下都不敢說毫髮無傷。

更何況還是太陽穴這種致命部位。

但是事情並沒有如他所願。

“好痛啊……要是普通人的話,恐怕已經死了吧。”

慢慢散去的煙塵中,一道模糊的身影就像喝多了的醉漢一樣,搖搖晃晃地從地上爬了起來。

待到李悼看到煙塵散去後的景象後,不由就臉色微變。

只見衛濤整個頭顱都已經嚴重變形,腦袋深深凹陷下去一大塊,臉部五官都扭曲移位,就像被大貨車從腦袋上碾過一樣,極其駭人恐怖!

但就是如此可怕的傷勢,他居然還沒有死去……

“你究竟是什麼東西……”

李悼眼中露出忌憚之意。

“我是什麼東西?”衛濤裂開嘴巴,扭曲的面孔露出了一個恐怖的笑容,“這都看不出來?當然是死人了!”

更準確的來說,是一個死了一半的人。

他身上的變化源自於幾年前的一次盜墓,在那個不知名的詭異大墓裏,他們遇到了一個渾身長滿黑毛的恐怖兇物,幾個人爲了保命,全都躲進了墓室主人的棺槨裏。

但是等到一夜過去,衛濤卻發現和他一起躲進棺槨裏的幾個人都已經死了,全都死得無聲無息,只有自己一個人莫名活了下來。

原本以爲自己是運氣好撿回了一條命,沒想到回來後,就發現身上出現了這種詭異的變化,只要受傷就會長出黑毛。

後來認識了五爺,才從五爺那裏知道他身上這種情況是陰血在侵蝕他的身體,等到他的身體被陰血完全侵蝕的時候,就會失去所有理智,變成當初那個大墓裏遇到的那種恐怖兇物。

於是從此衛濤就跟在了五爺身邊,希望通過盜墓來尋找到解決陰血侵蝕的辦法。

不過陰血雖然每時每刻都在侵蝕着他的身體,但也給他帶來了一些好處,比如再重的傷勢都可以恢復過來,並且擁有遠超常人的可怕力量和爆發。

而且經過了時間的推移,他已經逐漸能夠自如掌控這種變化,以用來應對一些特殊的情況。

比如此刻。

“死人又怎麼能被殺死呢?”衛濤伸出灰色的舌頭,舔了舔嘴脣,“所以小子,你還是乖乖受死吧!”

他眼中泛着可怕的綠光,獰笑聲中化爲一道殘影衝到了李悼近前!

哧!

彎曲着五指,將變得尖銳細長,足足四五公分長的漆黑指甲向李悼狠狠抓去!

而直到此刻,李悼才反應過來。

但是已經晚了。

“死吧!!”

尖銳的獰笑聲中,衛濤對着李悼的心口狠狠挖了下去!

這五根尖銳細長的漆黑指甲極其鋒利,強度不弱於鋼鐵,就等於是五把鋒利異常的剃刀,是他最強的攻擊手段,有六個人被他用這雙手挖出了心臟。

現在,他要讓李悼成爲第七個人。

但是接下里的發展卻完全超出了衛濤的預料。

咔嚓!

隨着成片的脆響,衛濤只覺得自己不是就像抓在了鋼鐵上,五根指甲完全承受不住這股巨大的衝擊力,直接全部崩斷!

什麼?!

還未等他反應過來,便被李悼一手抓住了脖子舉了起來,五指如鷹勾緊緊扣住了咽喉,深深陷進了肉中。

整個喉嚨都被死死鎖住,讓他完全無法呼吸,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隨後,衛濤就聽到了這輩子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死人?那就死得再徹底點!”

李悼語氣冰冷,五指猛然發力,狠狠用力一扯!

嘶啦!

腥臭的黑色血雨沖天而起,衛濤那嚴重變形的腦袋竟是硬生生被李悼從脖子上扯了下來,還帶出了一段脊椎骨。

長滿黑毛的無頭屍體緩緩向後倒去,重重撲在地上,激起一片煙塵。

再沒有一絲動靜。 隨着實力的不斷增強,李悼的心態也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放在一個月前,不要說親手將一個人的頭顱硬生生扯下來,就是光看到這一幕恐怕都會嚇到心神失守。

那段沾滿着黑血與碎肉的脊椎骨,還在他的手中如同活物般劇烈扭動着,似乎想回到地上的屍身裏去。

但李悼的大手就像鐵鉗一樣死死箍住了它,任它如何掙扎都沒有絲毫作用。

看上去驚悚又詭異,若是有一個普通人出現在這裏,膽小的甚至能被這一幕給活活嚇死。

“這個傢伙……究竟是什麼東西?”

超級交易師 李悼凝重地看着手中這段不可描述的東西。

如果不是他鷹爪鐵布衫大成,實力得到暴增,那他絕不可能這麼輕鬆就幹掉這個怪物。

至少想要這樣直接把頭顱從脖子上扯下來是不可能的,他的力量還不夠。

而以對方腦袋嚴重變形都沒死的恐怖表現,無法做到瞬間秒殺的話,最後的結果恐怕會是他被對方給活活耗死。

可以說,這種東西完全打破了李悼對世界的認知。

他甚至有種感覺,若是將這段徹底變黑的脊椎鬆開,地上那具屍體說不定還能爬起來。

“這種不符合普通人認知的存在,還是消失算了。”

李悼五指猛然收緊!

咔嚓!

巨大的力量擠壓下,漆黑的脊椎骨完全承受不住他的指力,被一把捏碎,從中直接斷開。

斷成兩截的脊椎骨落在地上,終於停止了扭動。

同時一陣熟悉的陰冷氣息瘋狂涌出,衝入李悼的身體之內,只持續了片刻就消失不見。

“……這是?!”

李悼心頭震動,雖然時間非常之短,但這明顯是吸收遺留物上的潛能時的那種感覺。

他立刻打開屬性信息,果然便看到潛能一項已經變成了130%。

果然是潛能!

“這種東西的身上,居然也有潛能。”

李悼心中思索。

難道說,這種怪物和遙遠的帝摩時代有着某種緊密的聯繫麼?

正在他陷入沉思的時候,巷口的方向響起了一陣腳步聲,還有說話的聲音。

李悼看了地上的屍身一眼,不再停留,轉身向巷子深處走去。

他身上沾上了不少那種黑色的污血,衣服也在剛剛戰鬥時被衛濤抓破了,在這裏出去會被路口的監控給拍到,到時候屍體曝光後,肯定會因此惹上麻煩。

來到巷子深處後,他抓住牆上的落水管,像猿猴一樣敏捷的爬了上去,一路爬到了四樓,推開四樓的窗戶鑽進了那戶人家。

在那戶人家裏面隨便找了一件衣服換上後,他就直接打開那戶人家的防盜門,從正門光明正大的走了出去。

回到家中,李悼就拿出了柳沁推薦的三本書,從第一本仔細看了起來。

經過了剛剛的遭遇戰,他對帝摩時代的興趣變得更加強烈,下午剩下的時間裏,他就一直待在家裏看書,沒有再去做其他事。

……

另一邊,那個巷口處。

路邊停着幾輛警車,巷子已經被警戒帶給封鎖了起來,儘管在外面什麼都看不到,但還是有不少人圍在封鎖線外面往裏面張望,舉着手機拍攝。

“這裏面出什麼事了?怎麼封起來了?還來了這麼多警員。”

一個剛到這邊的路人好奇地問旁邊人。

“不知道,好像是死人了。”

旁邊的人也是剛到這裏,同樣不明真相。

“而且是兇殺,是一對小情侶發現的屍體,聽說屍體死狀特別恐怖,把那個女孩子都直接嚇暈過去了!”

一個來得較早的人說道。

寶貝後媽很給力 “這麼恐怖?真的假的。”

有人不信,感覺誇大其詞了。

“有沒有嚇暈過去不知道,不過我來得早,親眼看到好幾個警員進去後衝出來就吐了起來……”

“這是真的,你們看那邊地面上就是那幾個警員吐的東西。”

其他人往那人指着的方向看過去,果然看到了好幾灘的嘔吐物。

這下幾乎所有人都相信了剛剛那個人的話,裏面的現場肯定特別兇殘,不然那些警員們不可能反應如此激烈。

衆人討論的也更加激烈起來。

外面圍觀的人羣議論紛紛,巷子裏面卻是一片安靜,只有走動和做事的聲音。

一個年輕的警員半蹲在地上,用相機拍攝着血泊中的腦袋,但才拍了幾張後,他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衝到了遠處牆角瘋狂嘔吐起來。

放在平時看到他這種表現,副警長王安肯定會暴罵他一頓,但是今天王安卻沒有這麼做。

王安是來到這裏後少數沒有吐出來的人之一,但現在胃裏也是在翻江倒海。

他幹了二十多年帝國警察,還從未遇見過如此兇殘、恐怖又詭異的兇殺現場。

先不說屍首分離這種情況已經屬於非常少見的兇殺案件了,而死者的頭顱下面,竟然還連着小半截脊骨……

看上去就像是被兇手用蠻力,硬生生把腦袋從身體上扯了下來。

而且死者的腦袋也變形到了一個詭異的地步,就像一個被壓癟的籃球,五官扭曲到了恐怖的地步。

最重要的是,死者體表有大片的漆黑表皮,還長着詭異的黑毛,就連脊骨都是黑色,不管怎麼看都不似正常人類。

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而且還不止如此。

腹黑總裁:拐個嬌妻來暖牀 王安望向旁邊那個被轟垮的牆體。

塌成那個樣子,這是被速度超過一百碼的汽車給正面撞上了嗎?

但是先不說巷子這麼窄有沒有汽車能開進來,就算開得進來,也只能撞到前面拐角處的牆面,而不可能撞到側面的牆體。

簡直處處都透露着不合理和詭異!

雖然如此,但王安卻隱隱有種感覺,如果把握得好,這個兇殺案或許能爲他帶來某種契機……

“王哥,李總找你。”

這時,一個警員拿着手機來到他身邊。

李總並不是哪個企業的老總,而是臨海市的總警長李國安,是他們的老大。

在發現這個兇殺案處處充滿詭異後,身爲副警長的王安沒敢有絲毫大意,第一時間就讓人通知了上面。

但他也沒想到,居然這麼快就驚動了李國安。

“李總,我是王安。”

王安接過手機,語氣恭謹。

“讓我們的人保護好現場,其餘什麼都不要做。”

李國安直接吩咐道:“最多半個小時後,就會有人到現場去專門處理這件事,到時候你全力配合。”

“是。”

王安恭敬地回道。

掛了電話後,他不禁產生了一些疑惑。

從李國安的語氣看來,這個案子似乎沒有他想象中那麼麻煩。

而且這麼快就有人來專門處理這件事……難道這種事其實發生的並不少麼?

想到這裏,他不由心跳都有些加速。

說是最多半個小時,但實際上足足過了一個多小時,李國安所說的專門處理事件的人才來到了現場。

若不是李國安又親自給他打了一個電話,王安完全不敢相信所謂的專業人士竟然是兩個看上去甚至都沒成年的少男少女。

一個眉目清秀的男生,說話溫言細語,很有禮貌,名字叫吳浩初。

還有一個雖然也很漂亮,但從頭到尾都冷着一張臉,就像所有人都欠她錢的小姑娘,叫張瑤。

本來哪怕有李國安的電話打底,王安心中還是有點不信他們兩個就是專業人士。

不過很快他就開始接受了這個設定。

因爲那兩個孩子在看到死屍的詭異死狀後,竟然任何不適的反應都沒有。

這直接就讓王安立刻去掉了心中的大半疑慮。

此刻,屍體處。

“一個被陰屍感染的感染體,看樣子陰血已經侵蝕了七成,已經開始具備陰屍的一些可怕特性了。”

吳浩初蹲在地上看着屍身上僅有的部分正常皮膚,做着分析。

“這種東西瞎子都能看得出來,分析了又有什麼用?”張瑤站在旁邊打了個哈欠,一臉睡眠不足的模樣。

“趕緊找到陰源,帶回去上交,我還趕着回去補覺。”

他們來這裏可不是爲了破案,找出什麼殺死陰物的兇手,只要不干涉到普通人的世界,上面從來不會干涉這些存在之間的爭鬥。

這些存在之間鬥爭越厲害,上面反而越喜聞樂見。

他們只是爲了來帶走陰源而已。

“問題就在這裏。”吳浩初皺起了眉頭,“它的陰源不見了。”

“什麼?”張瑤不由一怔。

纏綿不休:我的吸血鬼騎士 陰源是陰物寄託所在,就算陰物死去都不會消失,只會以特有的形式保留下來。

不同的陰物,陰源的表現形式也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