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的一聲巨響,有如暮鼓晨鐘,從井內有著雄渾的長鳴傳出,柳銘突然發現井內的冷鋒雙耳鮮血直流,不禁大驚,冷鋒感受到了兩儀四象陣即將消散,這是要拼一把,讓身體最大化的吸收能量。只不過這樣一來,自身的承受力就受到了衝擊。南宮瑾和火舞的身體都開始緩緩浮起,而冷鋒整個人卻向下一沉,隨即耳中流出血線。

看樣子兩儀四象陣隨時會消失,而三人也都處於最關鍵的突破期,能否一舉衝破屏障,全看各自的造化了。這時候柳銘發覺身側的紫影也開始釋放自身的氣息,如火焰一般灼燙。


「要動手了么?」柳銘眯起眼睛,此時的確是二人爭奪赤霄的最佳時機,而且南宮瑾火舞等人還沒有從修鍊狀態中退出來,不可能影響相互之間的戰局。

「小子,我是不會把赤霄讓出去的。」紫影在手中凝出一道紫色的火焰長劍,二星極致境的力量顯露無疑。

「彼此彼此。」柳銘知道在這樣的炎熱環境下,自己不可能用寒月的寒冰屬性來抗衡紫影,倒不如放棄屬性相剋的理論。

柳銘沉神凝目,紫影已經率先出劍,這一劍傳遞過來的力量太過恐怖,柳銘當即運起青龍九轉體,揮動承影硬接這一劍,雙腳狠狠砸入鐵砂地面,在地上犁出兩道深深的長痕,才止住退勢。「痛快!」柳銘發出一聲氣勢張揚的咆哮,身體上元氣光芒大盛,龍鱗依舊閃爍著青光,隱約出現龍吟之聲。。

紫影不由在心中暗贊,自己這一劍盡展火焰之力,柳銘居然用煉體武技的輔助力量就擋了下來,而那龍威也是讓人心驚。

青龍族和火族的力量追求雖然不同,但各有千秋,想要徹底壓制對方,只能靠強大的武技或者雄渾的元氣修為,只要紫影發揮自身的經驗,壓倒實力低於自己一星的柳銘應該不成問題,卻絕想不到自己竟會在正面對決中被柳銘架住攻勢。

柳銘此時其實並不好受,強壓下胸膛里的翻湧氣血,忽然看到前方又是傳來破空之聲,當即心頭警兆大起,看到紫影的火焰長劍如同一道長鞭,對著自己甩出。常言道兵器之戰,一寸長,一寸強,對上用劍的人,長鞭就是最佳的剋星。

紫影對於火焰的操控也算是頗為高深,柳銘很難保證能用承影攔下那種攻勢。

「操控火焰之力么?我也並非沒有這般能力啊。」

火焰長鞭在空中穿梭而來,軌跡無跡可尋太過詭異,紫影甚至沒有聽清柳銘說的什麼,卻發覺自己的火焰在一瞬間竟然有些紊亂,直接擦著柳銘的身體打偏到了一側。定睛看去,柳銘站在原地並未移動分毫,可就是脫離了自己的攻擊,或者說,是自己的攻擊不知為何偏離了原本的目標範圍。

「你影響了我的火焰?!」紫影的瞳孔微縮,剛剛那個距離,除非是柳銘也使用的火焰操控能力,否則怎麼會讓自己的攻擊發生偏移?!只是…一個青龍族的小子怎麼會操控火焰?

柳銘抬起手掌,手中突然湧出一簇橘紅色的火焰,然後翻湧變化,讓人眼花繚亂。

「火焰之力,接招了。」說罷,一拳徑直揮出,那橘紅色火焰呈巨拳形態,對著紫影狠狠砸出。

紫影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看上去反應有些遲鈍,舉止稍稍凝滯了一瞬,但立即揮動長鞭,在身前凝出一道圓形火焰盾牌,及時擋住了柳銘的攻擊。然而卻發覺這記火拳沉重無比,那火焰的力量不比自己的紫火弱多少,而逸散開的火焰簌簌落地,也將周圍地面的鐵砂直接燒化。


紫影愕然,這般火焰操控和力量,除了火族之外,還有哪家宗族會有這樣的能力?!

或許是看出了紫影的疑惑,柳銘一把握住手中的火焰,那火焰猶如實質,在指間遊動,「這可不是火族的力量,對火焰有登峰造極的造詣的宗族,的確只有火族一家,不過我所學的,卻是傳自遠古天炎聖尊的絕學。」

「萬火天法。」

… 「萬火天法?!」

身為火族之人,不可能沒有聽過天炎聖尊,而那種立於巔峰之人的絕學之一,就是萬火天法,天火萬變,奇妙無窮。如果柳銘所學真的是萬火天法,若完全開發,必然前途無量。只不過以柳銘目前的水準,倒是不難對付。只不過紫影也不敢大意,畢竟萬火天法千變萬化,除了火族內頂尖的那有數幾種武技之外,都是難以抗衡。

紫影凝目,猛然跨出,瞬息消失。消失的地方有著瑩瑩紫光,原地的鐵砂都被灼燒成赤紅色。

「空間穿梭么…」

柳銘微微皺眉,極致境強者的實力之強,就是完美的掌控了空間力量,若是沒有強大的手段,想要抓住空間穿梭狀態下的極致境強者並實施打擊,真是比登天還難。柳銘將手中的火焰重重拍在地面上,火焰分散開,在周身化為一尊巨大的火焰鼎爐,將柳銘完全護在其中。

空氣中瀰漫起令人心悸的高溫,火焰升騰之聲呼呼作響,紫影自後方劃開空間裂縫躍出身來,看到柳銘的火鼎也不禁大吃一驚,這種聚火焰為防禦的手段最為棘手,就算是紫影也不好攻破。當即大步向前,雙手握住火焰長劍,手起劍落,一劍劈在那火鼎之上。

兩色火焰剛一接觸,紫影的瞳孔忽然一縮,不由倒抽一口冷氣。那火鼎竟然將自己的紫火吸攏而進,這是要煉化自己的火焰么?!紫影隨即雙手握劍,也不再硬拼,或劈或斬,都只是觸之即分,不給火鼎絲毫的引火機會。

而柳銘自然也是不會認輸。

那燃燒的火鼎似乎生生不息,看起來穩若泰山,二人都沒有動用強大招式,只不過如此一來,就難以短時間分出勝負。紫影也不管自己揮出了多少劍,只是攻勢連綿,讓柳銘不得不維持火鼎之勢,不能輕易散去。好在這裡火元素濃郁,消耗倒是不大。

紫影忽然停步,因為此時那兩儀四象井已經爆發出最後的一股強大能量,然後便開始削弱,這遠古法陣終於也到了極限。而三道身影也各自躍出,全身卻沒有絲毫水漬。井內的都是聚集的高純能量,此刻也消失不見,變得乾涸。

而透過井口向下,居然有一條通道,似乎直通沙漠地心。

南宮瑾幾人凝神而坐,都沒有睜開眼眸,在最後關頭兩儀四象陣消散,幾人未能借勢突破,此刻需要持續保持在修鍊狀態才行。而紫影和柳銘卻是雙目閃亮,那井內雖然沒有了濃郁的能量,但卻有著凌厲至極的劍氣。

必然是赤霄!

二人對視一眼,也顧不上牽制彼此,幾乎在同時躍身而下,井下縱深不過十餘米,而在最底下卻有一條橫向的通道,一人多高,反倒足夠寬闊。

「赤霄必然在這裡面!」柳銘心中暗道,當即與紫影拉開距離,二人向著深處前行,也不知走了多遠距離,在他們面前,漫長的通道才終於有了變化。視野瞬間開闊,這地下世界竟然還有如此寬廣之地,好像被生生掏空了一般。一座如殿宇般的高大建築突兀的出現在二人眼前,而在那殿宇的周圍,火焰升騰,讓空間都變得扭曲了起來。

「這裡怎麼會有建築?!」柳銘當即覺得有些不對勁,雖然這裡的火焰氣息之強,就是赤霄無疑,但是赤霄怎麼會藏於地下宮殿?難道說是曾經有人持有此劍,隕落後將其封在了這裡?!

無論有著怎樣的疑惑,二人都忍不住慢慢接近殿宇大門,高達近石米的大門雕欄畫棟,數根遠古時期風格的建築支撐柱立在兩邊,每一根都有兩米左右的直徑粗細。

丹田內的劍鞘再次傳來感應,異常激烈,赤霄神劍就在裡面!

跨進門檻,裡面的空曠與外觀相比有著巨大落差,一個巨大到足以容納上千人的殿堂。在殿堂內有著無數的浮雕劍飾。這些浮雕精美絕倫,價值絕對不低,如果能夠想辦法弄出來,說不定會引起很多風雅之士的爭搶。

可惜現在這並不是二人的目的,目光直視向前。在最遠處擺放著一個長形的石墩,看樣式十分古樸,石墩的周圍有著火星閃爍,忽明忽滅,那些星星點點的光芒又不斷的匯聚、消散,如同夜空的繁星。給人一種奇異的感覺。

那裡藏著神劍!

柳銘看了一眼紫影,心中警惕不減,說不定下一瞬間二人就會爆發齣劇烈的爭鬥。走上前去,發現那石墩是中空的,而在那石墩上面,有一層朦朧的光膜。來自劍鞘的感應就是源於這裡,這光膜之下,必定就是赤霄!

此時二人竟然都猶豫了剎那,誰也沒有率先嘗試散去光膜,然而那光膜卻射出一道劍氣,柳銘和紫影都處於警惕狀態,各自閃過,而二人卻都覺得腦中一痛,一股眩暈與灼熱襲上頭頂。

兩人的元氣不自覺的逸散出體外,然後被那石墩全部吸收了進去。自己也好像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卻發現那石墩的顏色開始變化,光膜居然慢慢變得稀薄。沒想到這石墩竟然自行吸收能量,這倒是讓柳銘二人出乎意料。

「小子,我最後再和你說一次,赤霄神劍我火族勢在必得,你若是成人之美,回去后族長必定不會虧待你。」紫影掃了一眼柳銘,低聲道。

柳銘卻笑了笑,輕輕搖頭,「我不會讓的,待我拿了這赤霄,自會去火族說明一切,不會讓你因為任務失敗而受到怪罪。」

紫影皺眉不語,還沒來得及再說話,下一刻卻發現石墩突然炸開,光芒一瞬間爆發,又慢慢減弱,刺得人睜不開眼,只隱約看到有物體懸浮而出。

二人心中大喜,必然是神劍出世!急忙調動元氣護住眼眸,讓自己緩緩睜開眼睛。

然而出現在視線中的,卻讓二人都是愣在原地。

的確是神劍,只不過…

神劍並不是一柄,而是兩柄並排。居然有兩柄神劍在這裡出現。

左邊一把長劍,通體赤紅,劍身鐫刻著淡金色紋路,看上去和裝飾用劍有些相似,波動卻令人心驚,那是擁有火焰之力的赤霄!

而右邊那一柄,柳銘也認識,劍身如古玉所制,略顯通透,那是能營造和擊破任何幻境的神劍,破幻!

… 緩緩閉上雙眼,柳銘深吸口氣,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才確認赤霄和破幻真的都在這裡,柳銘儘可能的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一些,強迫自己恢復冷靜。難怪這裡的赤霄一直沒有被人發現,也難怪沙漠之內的環形區域以及中心地帶會有那樣的複雜怪異的境況發生,赤霄和破幻雖然同源,但是屬性卻大相徑庭,若是沒有劍鞘的話根本難以共存,如今能安然處之,主要還是藉助了兩儀四象陣的緣故。

紫影也是愣在原地,天下無敵分裂出的九柄神劍雖然不再是神兵榜上的頂尖神器,但是每一柄都是極其珍貴,除了柳銘所持有的承影和寒月之外,外界知曉的神劍並不多,其中以三柄神劍最為神秘。擁有至剛霸道之氣的軒轅、擁有死寂攝魂之力的斷魂,以及掌控幻境的破幻。

如今破幻出世,紫影也是頗為驚訝,原來破幻一直和赤霄存於一處,二者相互壓制,將神劍的波動隱藏到最低。

現如今柳銘所知曉的神劍已經超過了半數,除了自身的兩柄之外,萬劍閣劍無極閣主持有的七星,龍族長老持有的龍牙,再加上眼前的赤霄和破幻,九劍已出其六。

柳銘體內的元氣不受抑制的瘋狂運轉著,通過了這兩年多在審判之地的修鍊,柳銘愈發覺得極致境之間的晉級比自己想象的要難很多,想要快速的提升實力,只有另闢蹊徑,而神劍就是自己所選擇的最佳方向。眼下兩柄神劍出世,柳銘也不禁亢奮起來。

實力越強,神劍對於自身等級的提升也就越低,若是這次能將這兩柄神劍都收歸己有,那麼自己必然能借勢衝擊四星甚至五星極致境界。

力量的誘惑讓柳銘的雙目攀爬上一道道血絲,自身的元氣運轉速度已經達到了極其驚人的程度,丹田之內的劍鞘以及承影和寒月都在劇烈震蕩,那是對於神劍的極度渴望。

掌心閃爍著淡淡的光芒,無形的劍氣自指尖噴射,柳銘的臉上流露出的神色漸漸附有一絲執拗,霸道的精神波動從眉心處蔓延出來。到了現在這個時候,自己甚至壓制不下心中的那種迫切了,握了握手掌,柳銘不想再有任何保留,雙目死死盯著兩柄神劍。

「柳銘!兩柄劍你是吃不下的!」紫影一聲暴喝,讓柳銘的緊繃的身體微微一顫。柳銘的氣勢太過強勢,讓紫影感到了一絲心驚,不由得大喝出聲。

柳銘瞬間將氣勢散去,剛剛那一瞬自己的確是沒有控制住自己,讓氣息外放如同形成了龍虎之氣,此時被紫影驚醒,自己也恢復了冷靜。

頭腦恢復清醒,柳銘當即掃向四周。這裡有兩柄神劍,那麼自然是要保證周圍沒有絲毫的威脅存在,柳銘沒有放過任何的蛛絲馬跡,這裡本就處於沙漠之下,除了身邊的紫影之外,其實並無其他人會與自己爭奪神劍。

不過剛剛紫影所說也是正確的,自己的確不可能同時吃下兩柄神劍。

柳銘心中不禁暗嘆,神劍這種寶物向來稀少,哪裡會遇到這種情況?近在眼前卻不得不說服自己放棄其一。抬起右手,柳銘的手掌在兩柄神劍上方拂過,赤霄和破幻,不論是哪一柄,對於現在的柳銘都是提升實力的最佳選擇。而紫影此時反而是沒有插手,畢竟他很清楚,柳銘必然要放棄其一,而自己也只需要拿到赤霄便可,只需要讓柳銘選擇破幻,紫影的目的就達到了。

柳銘淡淡的看了一眼紫影,問道:「如果我選擇赤霄,你會不會出手干擾?」

「會。」紫影回答的很乾脆。

「真是個招人鬱悶的傢伙啊。」柳銘搖頭,微微皺眉,伸手抓向了那柄古玉一般的破幻,「赤霄歸你了。」

紫影反倒是沒有想到柳銘居然會如此選擇,雖然兩柄神劍各有優勢,但是按照柳銘的性格,阻力越大,他也會越加想要逆流而上,怎麼如今…

「我只是不想給自己招惹那麼多麻煩而已,火族,還真不是我所能招惹的起的。」柳銘伸手拂過破幻的劍身,破幻沒有劍鋒,略有一絲大巧不工的意味。

而紫影卻是挑了挑眉,「你是不是考慮著你那個話癆的兄弟和我們小姐的關係才這樣做的?若是你執拗選擇赤霄,他們二人恐怕也會陷入尷尬的境地吧。」紫影自然是能看出來南宮瑾和火舞之間微妙的關係的。

「你還是考慮怎麼拿走赤霄吧,帶走無主狀態下的神劍,可不容易。」柳銘回道,無主的神劍可不是那麼容易被人帶走的,就像是萬劍閣的寒月,就需要寒月石和寒月樓來承接,而紫影想要帶走赤霄,必然需要火族提供寶物,柳銘倒是很想看看紫影會拿出什麼寶貝出來。

想到這裡,柳銘知道火族對於赤霄必然做了很充分的準備,否則絕不可能只派出紫影一人前來,就算是極致境強者,想要收取無主狀態的神劍,也幾乎是不可能的。

調勻氣息,紫影的臉色慢慢變的凝重起來,手臂探出,手腕上的玉鐲閃亮,淡淡的青色光芒瀰漫而出,最終全面釋放,將赤霄籠罩在內。下一刻,神劍赤霄竟然化為點點星芒,湧入手鐲之內,而透過手鐲甚至可以看到一道劍形圖案出現在其中。

「化天鐲?這種儲物器算得上是神器的範疇了,只不過只能使用一次。」柳銘一眼就看出了化天鐲,「看來火族還真是自信一定會將赤霄帶回去啊。」

「赤霄最適合我火族所有,不過現在的場面也算是公平,破幻可並不比赤霄差。」

柳銘笑了笑沒有回話,現在的心情的確是不錯,赤霄拱手讓人,這的確是讓自己心裡有些彆扭,不過柳銘也不可能將兩柄神劍都收入囊中,有了破幻,這次也是不虛此行了。柳銘握住破幻的劍柄,突然發現,自己收入破幻竟然沒有以往那般抗拒,自己的身體好像和破幻的靈性相互吸引,如同被一股特殊的力量牽引糅合一般。

劍身泛起一層白色光幕,柳銘猶豫了一下,還是直接將破幻送入丹田之內,一直安靜蟄伏的承影和寒月都是震動了起來,各自退開一些,與新進的破幻成三角之勢。柳銘盤膝而坐,就算沒有收到抵制,但是吸收破幻的力量也需要時間,至少此時紫影是不會幹擾自己的。

而紫影卻發現周圍的一切似乎在柳銘握住破幻的瞬間發生了變化,原本的殿宇和烈焰,都開始扭曲,如同水中幻影慢慢消失。這裡的一切事物都是破幻的能力所制。

真實的周圍其實是一片虛無,除了鐵砂之外再無其他,然而景象消失,卻在柳銘的意識中凝聚,彷彿有無數的幻像出現在柳銘的腦中,那並不是真正的景物,卻又那樣真實。那些幻像好像能拼湊成一幅畫面,那是遠古大戰的情形。

漸漸的,柳銘的的知覺也開始慢慢淡去,完全沉入幻像之中,柳銘就像是浮遊,跟著幻像隨波逐流。而在這個時候,南宮瑾三人也都退出了修鍊狀態,也進入了這裡。

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當柳銘睜開眼睛清醒過來的時候,只覺得自己像是做了個夢。

夢境的根源,就是此時安靜懸浮在柳銘丹田內的神劍破幻。

… 柳銘睜開雙目的時候,無數的幻象也盡數消失,與之前不同的是,這次獲取破幻得到了一些不同尋常的消息。

幻象帶給柳銘的是遠古大戰之時的片段景象,破幻和赤霄都是天下無敵分裂而出的神劍,但是神劍分裂,卻依舊有著那個時期的記憶。柳銘獲取破幻沉神之時,就得到了讓人心悸的一個消息。

萬年之前的誅魔之戰,武神最後藉助靈神的力量,並以爆碎天下無敵為代價一劍擊殺魔尊,但是魔尊的力量好像並沒有就此消失。而在神兵榜上排名第二的遠古神器就是魔尊所有,魔尊只是被毀去生機,力量猶在,萬年時間,魔族的四大魔獸藉助魔尊殘留的力量,足以衍生出新的魔尊。

聯繫起這些年魔族的蠢蠢欲動,柳銘的腦中好像抓住了些什麼。

不過南宮瑾等人卻並不知道柳銘看到了什麼幻象,一個個湊在身側瞪著眼睛,唯一讓幾人都看出來的就是柳銘氣息的提升。這種暴漲的氣勢持續了足足三天時間,那盤旋在柳銘周身的磅礴元氣如同浩瀚大海源源不息,元氣之內還有著凌厲的劍氣,極具攻擊性。

過了許久之後,那種氣息的波動才有著逐漸減弱的跡象,慢慢回攏,收斂入體。

柳銘睜開的漆黑雙目之中有著精芒掠過,憑空浮現出天地景象,旋即迅速的散於無形。

「怎麼樣了?」南宮瑾看到柳銘緩緩站起身來,出聲問道。

而伴隨著柳銘直起身體,體內竟是有著呼嘯風聲奔涌而出,像是遠古荒獸蘇醒,極為兇悍「成功了,提升了兩星,雖然沒有之前承影和寒月那般連跳數級,但是極致境能晉陞兩級也是極為難得的事。」柳銘深吸了一口氣,感受著體內澎湃的力量,嘴角掀起一個弧度,對於暴漲的力量,柳銘有一種極度興奮的感受。

「竟然提升了兩星實力,小子,如今的你也算是徹底立足於極致境了。」紫影望著柳銘,略顯唏噓,沒想到這個小子竟然憑藉破幻而一舉超越了自己,最主要的是這個傢伙才多大?二十多歲的年紀,就登上了無數人一輩子都達不到的巔峰。

「三星極致境。」柳銘雙掌緊握,對於這種提升已經是相當滿意了。然後掃向了紫影,臉上掛出了一抹笑意。

紫影的臉色瞬間變了,「你想做什麼?!」紫影如今被柳銘反超,若是柳銘意欲奪走赤霄,紫影怕是攔不住了。「我也有一些拚命的底牌,奉勸你小子可不要玩火**,而且你會想要招惹火族么?!」

柳銘依舊淡笑,沒有回話,南宮瑾卻雙目放光,「現在是你處於劣勢,還敢囂張?說兩句好聽的,我們哥幾個要是開心了說不定就放過你,否則必然要教訓你一頓撒撒氣,正好修鍊了這麼久,鬆鬆筋骨。」

柳銘幾人當然是不會出手奪去紫影的赤霄的,不過此番修鍊成果讓人驚喜,而且之前紫影確實是讓幾人心中不爽,此刻不刁難一下他,不足以讓人釋懷。至於火舞,和柳銘幾人相處了這麼久,自然是能看出幾人並無惡意的,因此也挑眉一笑,沒有阻止。

「我會怕你們幾個小子?」紫影怒目一睜,「就算你們的實力不弱於我,我也不是你們幾個小子所能壓制的住的。」

「是么?不見棺材心不死的傢伙。教訓教訓他吧。」南宮瑾捏著手掌,對柳銘說道。

柳銘微微點頭,不見他有任何的動作,體內自發的響起長劍出鞘之聲,周圍突然狂風大作,空氣中不知何時浮現出成百上千的精鋼鐵劍。磅礴的劍氣如同大軍壓境,瞬間籠罩了這片地域,萬千鐵劍彷彿被颶風牽引,扭成了一道劍刃風暴,那風暴之中散發出來的驚人波動,就算是紫影都是頭皮發麻。

「憑空凝物?不對!不是元氣所致,這是破幻!幻象!」紫影大驚。

林動一笑,即便是幻象,破幻的力量也不僅僅如此,那劍刃風暴的幻象可是有著實質性的破壞力!這一次獲取破幻,柳銘最大的好處不再是屬性上的提升與增加,而是對於劍意的領悟。破幻的攻擊主要依附於劍意,劍意越強,力量也就越大。

之前柳銘的劍意只是應用於長劍本身,而如今,卻可以作用於幻象之內,使其擁有極端強大的破壞力。換句話也就是說,現在柳銘對於劍意領悟更深,那麼最強的招式弒天,也就威力更強。

「破幻不愧是最神秘的神劍之一,竟然有這般力量。」紫影皺眉看著那風暴,若是被捲入其中,恐怕會被撕成碎片。

「精彩的還在後面呢。」柳銘輕笑一聲,手中寒芒一閃,握住寒月,虛空揮劍,那風暴的外部瞬間有著風雪寒冰成型,圍繞著風暴高速攪動,風暴所過之處都被冰封。寒月的力量也附加在了這裡面!

憑藉著這兩股力量的匯合,紫影才發現柳銘竟然可以將不同神劍的力量融合。

柳銘咧嘴一笑,手掌再度翻轉,這一次虛渺的承影也浮現而出,在承影的速度之下,風暴旋轉的越來越快,距離的近了,皮膚都會感到陣陣刺痛。


「你這小子…」紫影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什麼來。一旁的南宮瑾伸了一個懶腰,心情非常愉悅,與紫影的面色複雜成為了兩個完全相反的模樣。


嘭!風暴突然炸開,餘波將紫影本就單薄的衣衫撕裂出好幾道破口,柳銘幾人卻絲毫沒有受到影響。南宮瑾笑嘻嘻的鼓掌,「嚇唬嚇唬你,哈哈!別激動啊。」

紫影抬頭,又看了一眼柳銘,沒想到柳銘這次獲取破幻,竟然還做到了融合三柄神劍的力量。

「好了,先離開這裡吧。」柳銘也不會真的去刻意為難紫影,畢竟自己的收穫並不比獲取赤霄要少,雖然神劍每少一柄都是對自己日後的收取有著限制,但是除了赤霄,還有軒轅、斷魂以及青虹三柄神劍,日後還有機會獲取其他神劍的。

「離開這裡后,我就要回族內復命,小姐,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紫影突然問道。

火舞一怔,自己離開族內也有了近三年的時間,這倒的確是該回去看看的,不過火舞卻還是想在外面和柳銘幾人遊歷。

「離開這裡后,我們要去魔域,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南宮瑾這時也突然開口,一時間和紫影竟是有些針鋒相對。

… 火舞沒想到南宮瑾會給自己出這樣的問題,而柳銘和冷鋒相互看了一眼,都是搖搖頭,或許因為紫影的出現,讓南宮瑾覺得火舞很可能離開。

沙漠之上,伴隨著找尋神劍的落幕,幾人也都要面臨新的挑戰。到底是回去族內,還是和南宮瑾幾人去闖一闖那魔域,火舞也不好決斷。只是柳銘幾人都各自懸浮在半空,看樣子只等火舞做出決定后就離開。不論是什麼樣的選擇,火舞都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看著皺眉不語的火舞,南宮瑾幾人也變得安靜了一些,不少人眼中都是有著一些火熱涌動,顯然都是知道接下來將會發生著什麼……

雖說按照火舞的天資,在哪裡修鍊都會有不錯的前途,但若是能在火族之內專研火族歷代絕學,必然是最適合她自己的。而火擎天的意思必然也是如此,在外面闖蕩闖蕩沒問題,但是還是希望火舞可以回去獲得最好的修鍊資源。

「小姐,跟我回去吧。」紫影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提出了建議。而一側笑眯眯的盯著自己的南宮瑾卻皺起眉頭,那表情讓紫影有點毛骨悚然。

「我…」火舞的嘴唇動了動,聲音剛剛發出,那半空中的幾人就將目光緊緊的注視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