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過身來,他的額頭上有一道標誌性的閃電型印記。

是的,他,正是李強。

煉肌訣、煉筋訣、煉骨訣。。。一套套功法在李強的施展之下展開,一道道令人舒爽的感覺在李強的全身流竄,不斷修復着李強因NBA職業聯賽而出現瑕疵的身體。

雖然已經有九陽神功的修煉,但是肉身的品質乃是修煉的基礎,不可荒廢!

其實,進入NBA第七年,李強把大多數的時間,都花在了修煉九陽神功上。

九陽神功修煉到第三卷之後,功法日益艱深進展緩慢。李強生活的重心,已經從籃球向練功轉移了。

李強花了幾百萬人民幣,在峨眉山一個人跡罕至的山頂專門開闢了一個復古風格的小居室,命名爲“臥龍居”。

這座居室正好坐落在這片山脈的頂端,得風水之便。推開窗朝北是一片茫茫無際的竹海,清風徐來,竹海婆娑,鳥語蟲鳴,相映成趣。

而朝南則是一個瞭望臺,能遠眺幾十公里。 極目遠眺,羣山綿延,巍峨壯麗,天清雲淡,胸懷大開。

八公里外的峨眉金頂遊客如織、纜車如梭。不過李強所在的這片居室卻是極爲幽靜的所在,無人打擾,乃是修煉九陽神功的一塊風水寶地。

有了完美的修煉環境,李強的九陽神功進境飛快。第二卷李強用了兩年,原本估計第三卷至少要三四年的,但有了這個居室李強估計也只需要兩年就可以完成。

而且解封了第三卷之後李強還從上古易筋經中學習到了傳說中的輕功。所謂輕功,其實並沒有武俠小說中描述的那樣神奇,好像“提一口真氣”就可以整個人輕如鴻毛違反物理規律。

真正的輕功,乃是將真氣灌注於腿上用於跳躍和奔跑的一種方法。就好像沒有掌法內功高強之人一掌打出去依然有很大的威力,但卻只不過發揮了三四成威力, 不像用了降龍十八掌這等頂級功法一樣可以將內力的十成威力發揮出來。

李強所學到的輕功功法,名爲“一葦渡江”。所謂一葦渡江的典故,再次糾正一遍,並不是說修煉到這個程度自身體重輕到用一根蘆葦就可以過江了,而是真氣修煉到了極致乃至先天境之後可以外放,依靠外放的真氣把自己的體重撐了起來,並不能違背基本宇宙法則如萬有引力定律和時空相對論(只有聖人以上的境界才能做到)。

但在搞不懂的旁人看來這個就好像神蹟一樣,用輕功把自己身體搞得輕如鴻毛,但其實這只是表象。李強現在的境界,當然還做不到這個程度。只不過原本能跳到4米左右的他,如今已經能夠跳到6米左右的高度!

而且李強以前的起跳,是靠肌肉和內力的爆發,所以落地的時候是重重的一聲“碰”。而現有學習了一葦渡江的輕功之後,真氣還可以從腳上離體三尺,相當於起到了一個緩衝墊的作用。這就是爲什麼了學了輕功的人看上去輕如鴻毛的原因,並不是真的變輕了,而是離體的真氣彷彿火箭緩衝一樣使得動作變得更爲柔和!

當然,這裏的真氣離體是離體之後就會逸散開來,並沒有發揮全部的作用。而且這樣的消耗還是很大的,李強只能維持一小會兒,而且超過三尺的力量就會相當微弱。只有達到了先天境界,真氣離體仍然可以凝聚不散。

在學習了一葦渡江之後,李強不僅僅是跳的更高了,而且跑步速度也更快!一百米時間從之前的5秒4,縮減到僅僅4秒5!

百米速度已經很難再提高了,因爲李強如今加到最高速度就需要這麼長的距離。李強的最高速度,也從21米/秒提升到了28米/秒! 看喜兒現在這個樣子,很明顯就已經接受了衛浩,只是他己的心裡不好意思,沒敢說出來罷了。

只怕再過不久,關久久都能聽到他們二人的好事了。


關久久盯著喜兒又看了一眼道,「你跟我說說,是什麼開心的事情,讓你樂成這樣?」

關久久雖然知道,可卻還是忍不住繼續打趣喜兒。

這看書看久了,有點兒這樣的樂趣,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就看喜兒自己怎麼看了,現在她可是一心的想要看喜兒的心思啊。

「王后,能有什麼好事啊,您別拿喜兒開玩笑了,還是趕緊看書吧!」喜兒趕緊來到關久久的身邊,拿起一邊的書,再一次的交到了關久久的手裡。

關久久盯著喜兒看了許久,小聲道,「老實交待,是不是跟衛浩有關!」

關久久每次話,都能夠讓喜兒一張小臉紅得跟蘋果似的,看那樣子,關久久也便猜出來了。

這看來還真是猜想得沒錯,這小丫頭是真的因為衛浩的事情,所以才高興成這樣了。

「才不是!」這死鴨子嘴硬,也不過如此。

「真的不是嗎?看來我也得去問問衛浩才成了。」衛浩那廝也是個不好意思的,比起喜兒倒更會彆扭。

今天他到底跟喜兒說了些什麼?

居然能把喜兒樂成這個樣子內聯是真的很好奇,也很想要弄個清楚。

不過她也知道,這件事情問衛浩,只怕也問不出個什麼來。

依著衛浩的性子,估計也不太可能會跟她說,所以她還是別想從衛浩的嘴裡得到一些什麼。

但喜兒就不同了,喜兒一定害怕關久久去問衛浩。

這麼一來,衛浩也就知道了她因為他的一句話,而高興的跟個傻子一樣,還讓關久久他們給看出來。

這樣的事情,他還真是希望發生。

也希望關久久別把這件事情跟衛浩說。

只想把這樣的心思,放在自己的心裡,那麼也便足夠了。他們倆人到底可不可以在一起,她也不清楚。

現在她之所以會高興,不過也是因為那個彆扭的傢伙,終於知道跟她說別的話了。

「王后,我的好主子,你就別再問了,當真跟衛首領沒有任何關係!」喜兒生怕關久久跑去問衛浩。

這麼一來,到時衛浩知道了,她在見到他的時候,反倒會更加的不好意思,所以這件事情,她是真的一點兒都不想要讓衛浩知道,生怕有一天衛浩會因此而笑話她。

這種事情,他可是真的一點兒都不想要發生的。

「那你就老實的跟我說了!」關久久這也是第一個做媒,當然是想要問個清楚了,可喜兒和衛浩倆人都是臉皮薄的。

她問什麼,他們倆人估計也都不怎麼會說,所以她現在也只有跟著著急的份。

「我……」

正當喜兒想說些什麼的時候,聽到外面傳來兩個丫鬟的聊天。

「你說奇怪不,平日里也不見雲王和致王有多好的關係,今天我居然看到雲王身邊的隨從,從致王的宮院里出來。」門外兩個小丫鬟正在閑著無聊的聊天。

「不可能吧,他們倆人不是死對頭嗎?而且因為倚王的事情,他們倆人鬧得關係也是很僵啊,雲王的隨從怎麼可能會從致王的宮裡出來啊!」

後宮的消息本來就是傳得快,特別是這些下人們之間,消息就跟百事通似的。

一問一個準,而且還是沒有他們不知道的事情。

剛聽到他們這麼說的時候,關久久和喜兒也便停了下來,想要聽聽他們到底想要說些什麼,有些丫鬟看事情,也比他們這些當主子的看得清楚,所以現在這個時候,他是真的很好奇,也很想要知道,他們怎麼看待這件事情。

「我親眼看到的,還能騙你不成?要不是親眼看到,我也不會相信啊,我看得一清二楚的,那個叫什麼吳祥的隨從,真的從致王的宮院里出來,好像有什麼急事似的。」佳兒也是真的看到了,不然也不會拿這個說事啊。


他們也只敢小聲的討論,不敢大聲的去說,生怕他們倆人是有什麼陰謀詭計,而他們把這事情說了之後,反倒會受到傷害。

也就只能越說越小聲一些,以保自己不受到任何一點兒的傷害。

「會不會是雲王派隨從去從致王說事啊?」跟佳兒說話的小丫鬟並不覺得有多麼的奇怪,他們倆人都是兄弟,現如今會有什麼往來,也沒有什麼可好奇的。

此時聽佳兒這麼說,她倒也不覺得有多麼的奇怪。

「我也不清楚,不過這件事情還是有點兒的奇怪!」佳兒總覺得不可能,有時候看他們倆人就跟仇人一樣,現在這個時候卻又一起說事情。

這其中難道當真沒有什麼嗎?

「喜兒,去把佳兒叫進來!」關久久倒有點兒好奇,,也有點兒認同佳兒說的話。

至於這其中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她也只有問過之後,才能夠真正的確定下來。

而且佳兒說得沒錯,依著石風致和雲千重之間的關係,他們倆人完全沒有可能現在這個時候,又突然的和好。

這還真是讓有人看不明白啊,更多的還是覺得,他們倆人不可能這麼快就和好。

能說的只是那個吳祥,一定有點兒什麼秘密。

更甚至於可以說,這個吳祥可能壓根就不是雲千重的人,而石風致的人,也是說不準的。

為什麼會這麼想?

那也是因為今天送到她手裡的那塊玉佩。

這塊玉佩既然是雲千重的東西,他找人辦事的時候,卻把這塊玉佩交到了石成的手裡。

只要從石成的手裡得到這塊玉佩,那對雲千重起到的威脅,就不是一點兒的小事了。

可吳祥卻把玉佩交給了石成,這其中真是一點兒的懷疑都沒有嗎?

關久久越想越覺得,石成是真的有問題的。

他未必是真的忠心與雲千重。

更甚至他其實是在利用石風致和雲千重,而想要得到自己所想要得到的,也說不準啊…… 又是一個寧靜的清晨,遙遠的東方已經浮現了魚肚白,而涼涼的山風還是能讓皮膚沁起一層寒意。

難得的,今天的天空沒有絲毫霧霾,通透可視上百公里之遙。天空中也沒有一絲雲彩。青黑色的天空彷彿一塊巨大的黑玉,沒有絲毫瑕疵。

東方的天空變得越來越亮,從魚肚白轉爲暗紅色,從暗紅轉爲明紅,從明紅。。。。

終於,一道紅光刺破天地,旭日剎那噴薄而出!

已經修煉了九陽神功的李強,此刻敏銳地察覺到了今天天地靈氣的異常波動!彷彿一顆小石子投入了一汪如鏡的湖水,引發了一連串的漣漪!

而此刻寧靜的峨眉山就是那汪湖水,而旭日就是那顆小石子!

有道是:

日出天開,紫氣東來。

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紫霞!在污染嚴重的現代社會,出現紫霞的可能性已經相當低了!而且紫霞還需要天空中不能有云彩擋住霞光的輻射。所以即使在峨眉山這種風水寶地,一年也難得出現一次。

但李強也算運氣好!今天居然被他碰上了!


天地之間的靈氣波動,隱隱有着大道的痕跡。李強此刻抓緊機會,感悟着這稍縱即逝的天地大道。天地間的靈氣不再是平時那麼稀薄,此刻竟然被頓悟狀態的李強瘋狂地吸收着,在李強的頂門形成了一個一尺大小的漩渦!

太陽終於完整地爬出了地面,天地之間靈氣的異常波動也消失了,李強頭頂的小漩渦也無影無蹤。不過此刻李強還沉浸在對天地的感悟中沒有醒來。

太陽爬上了更高的天空。。。

日升中天。。。

太陽西沉。。。

太陽落山(此刻已經有了霧霾,沒有任何異常波動出現)。。。

星光燦爛,李強終於從頓悟中醒來。

這次的李強可謂是收穫巨大。在太陽爬上地面還沒有完全出現的短短三分鐘裏,李強通過靈氣漩渦所吸收的真氣,幾乎就相當於平時整整一個月的修煉!可以說李強通過今天的紫霞現象而將修煉進度提前了一個月!

更大的收穫,則是李強對“道”的領悟。“道” 是個完全看不見摸不着的東西,至少對凡人以及現代科學而言。這次李強抓住了天地間大道波動顯形稍縱即逝的機會,體悟到了以前自己從來想象不到的東西,爲進入先天境打下了基礎。

李強照例打開腦海準備翻看上古易筋經,卻發現一旁那本奇書的(2)的大標題已經不在是灰色的了,而是綠色的!

好奇的李強趕緊點開那個標題《關於宇宙和修煉:我們所知道的一切(2)》,彈出一段話:

“恭喜你!你已經對‘道’有了一定的領悟,有資格讀到下面的內容!”

“原來如此!”李強終於知道爲什麼自己修煉到第三卷標題還是灰色的了,原來讀這篇文章還需要對道的領悟!

當下李強如獲珍寶地細細品讀起來。 想到這兒的時候,關久久便覺得這個吳祥有點兒可怕。

這個吳祥若真是在利用著他們二人。

那麼將來真讓他們成了事,吳祥很有可能會倒打一靶,直接給他們來一個釜底抽薪也不是沒有可能。

想到這些的時候,關久久是真的覺得有點兒的可怕。

若真的發生了什麼,關久久還真是很想要看看,這個吳祥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物?

以前從來都沒有留意過吳祥,現在還真是該要好好的留意一下,到底這個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若真的像她想的一樣,他們就得要更加的小心吳祥這個人人。

「佳兒,王后讓你進來一下。」喜兒把佳兒給喚了進來,佳兒微微一愣,盯著喜兒看了一會兒。

喜兒小聲道,「沒事的!快進來吧!」

佳兒這才放心的跟著喜兒一起走了進去。

待佳兒進來的時候,關久久這才問道,「佳兒,你跟本宮說說剛剛遇著吳祥的事情。」

佳兒微微一愣,倒沒想到他們二人這麼小聲說話,還是讓關久久給聽到了,雖然有些意外,佳兒還是把剛剛遇著吳祥的話,重新跟關久久說了一遍。

關久久聽完之後,並沒有表現出什麼來,只是覺得跟自己所想的並沒有多大的出入,這個吳祥看來還真是有點兒的問題。

「佳兒,你先下去吧,不要再跟任何人提起這件事情,此事一旦傳開,你很有可能會受到傷害。」

這件事情若是一傳開,到時他御姐有可能會被告傷害,而吳祥若真有這種想法,是絕不可能會放過佳兒的。

「是!」佳兒聽到關久久這麼說的時候,也是嚇了一跳,她現在活得這麼好,可是一點兒都不想死,若真是如同關久久所說的一樣,那麼他絕對得要更加的小心,絕不能讓自己出任何的事情。

只要想到到時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她有些害怕。

接下來到底該要怎麼做。

他有些擔擾的看著關久久。

「放心的下去吧,只要這件事情不傳開,你們就沒事,記得跟知道的那個丫鬟說一聲,別讓她把這件事情給傳出去,不然你們倆的命,我可都沒法保住。」這是關久久所擔心的。

也是希望他們可以明白有些事情是絕不可以說出去,若是他們真不知道,把這件事情給說了。

到時會發生什麼,他也不能夠保證。

她不可能時刻的看著他們,不讓他們受到傷害。

所以,他們想要活命,就只有把自己的嘴巴給守住了,別把這些不該說的給說出來。

雖然冥宮裡有些消息傳得很快,可只要從一開始的時候,就直接把這消息給封死了,那麼這個消息還是傳不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