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峯的大聲的叫了出來。

人羣中立刻出來了兩個聲音,一個有些蒼老,一個高大威猛。

這兩人都站到了軒轅峯的跟前。

“這是怎麼回事?”

蒼臣和李子龍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兩個人都苦這一張臉。

“我不是問你們是怎麼回事嗎?”

軒轅峯眼神如箭,狠狠地盯着蒼臣和李子龍,很顯然,軒轅峯真的動氣了!

“這……”

蒼臣的臉色變了一下,然後微微一彎腰,“家主,我們,我們兩個人也無能爲力啊,根本勸不住啊!”

“是啊家主,我們兩個人實在太勢單力薄了。”

李子龍苦着臉說道。

軒轅峯看着蒼臣和李子龍,“告訴我,我之前交代給你們的是什麼?”

蒼臣和李子龍對視了一眼,“管理這四百人!保證不讓他們惹事。”

蒼臣和李子龍說完都愧疚地低着頭。

“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軒轅峯更加地生氣了。

蒼臣和李子龍的表情都快糾結死了。

“家主,我們,我們也沒辦法啊!”

“閉嘴!我告訴你們,我之前說的,是讓你們管理好這四百個人沒錯!但是你們現在卻給我管成這樣!這才第一天!竟然就死個人!那接下來呢!啊!是不是一天死一個?!”

蒼臣和李子龍都垂着腦袋不說話。

“你們別怪我這樣,你們說你們勸不住,難道你們一身武功是白練的嗎?!誰惹事,你們難道就不會殺了他嗎?!如果我事後追究的話!你們就說是我讓你們管理的不就行了!現在這個局面怪誰!”

“家主,我們,我們不動手就是怕您責罰我們啊。”

李子龍一臉的誠懇。


“好了,不用說了”軒轅峯一揮手,打斷了李子龍,“是誰?是誰惹得事?”

“這……”

李子龍和蒼臣對視了一眼。

然後李子龍緩緩地擡頭,看向了那具屍體旁邊的其中一個人。

軒轅峯也隨着他的視線看去。

不等軒轅峯等人說話,那人竟率先站了出來,“是我!就是我打死的這個人!他死有餘辜!竟敢和我比試!簡直就是找死!哈哈!”

這人臉色黝黑,鬍子拉碴的,一看就是個莽夫一類的。

“和人比試,就要致他人於死地是嗎?”

軒轅峯眼神凌厲地盯着這個人。

這人竟毫不避諱,一揮大手,直接吆喝似地就開口了,“是又怎麼樣,這就是大爺的作風!大爺在外面殺人還沒人敢管呢!這裏又算得了什麼!”

“好!那我們就來比試一下如何?!如若我敗了,那麼你可將我殺死,這軒轅家族的所有財產就是你的了,如何?”

“啊”

那人頓時愣了一下,然後睜着大大的眼看着軒轅峯,“你說的,可是當真?不能出爾反爾!”

軒轅峯點了點頭,“先打敗我再說吧。”

“好嘞!哈哈哈!!”

正所謂利益薰心,這人也不管軒轅峯有多強,也不管一個軒轅家主的實力有多少,竟然一下就答應了下來。 就這麼的,軒轅峯莫名其妙地就接受了一個人的挑戰了。

而那個人貌似也是十分的興奮。

“哈哈!看本大爺殺了你!”

說着,那人氣勢洶洶地朝着軒轅峯就衝了過來,速度並不慢。

軒轅峯看着那人,緩緩開口,“所有的人挺好,如果還有這種事情的話,那麼下場就和這個人一樣。”

說完的時候,那人的拳頭已經出現在了軒轅峯的面前了!


千鈞一髮之際!軒轅峯整個人的氣勢在一瞬間完全變了!

變得鐵彆強悍!在場的所有的人都感覺到了這股氣息,這是強者與生俱來的氣勢!

當那人眼中露出驚恐的表情的時候,已然是已經來不及了。

“砰!”

一聲巨響,誰都沒看清軒轅峯是什麼時候出手的。

只是一聲巨響之後那人竟然就這麼倒飛了出去!

竟然一下子飛了百米之遠!

慢慢地,那人越過了圍牆,噗通一下掉到了西院圍牆外面。

恐怕那人最後死的時候都不知道他是怎麼死的。

所有的人,在這一瞬間都愣在了原地。

“收屍。”

軒轅峯緩緩吐出兩個字,然後異常淡定地就走了出去。

鄒忌他們跟在身後也走了出去,鄒忌他們的表情都很正常,沒有一點驚訝的神色。

軒轅峯笑了,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他的目的也達到了,他就是爲了立威,這一拳,他用上了內氣,包括他自身的全部力量都用了上去,爲的就是達到這個效果,相信以後這些人再也不敢怎麼造次了。

沒有在管這院子中的事情,軒轅峯和鄒忌一行人都直接走了出去,剩下的事情,讓蒼臣和李子龍兩個人處理就好了,他們也應該知道怎麼處理了。

幾個人又直接走到了大廳之中,軒轅峯直接坐到了中間的那把椅子上。

軒轅峯剛一轉身坐下,臉上怒氣衝衝的表情瞬間就沒了,笑眯眯的。

“劉叔,我覺得我們不能這樣調查,我們該換一種方式了。”

“家主你說。”

劉叔微微地彎着腰。

“你之前不是調查過他們這些人的詳細資料嗎,這樣的話,就按照每個人的資料再給我調查!往祖上調查!把他們家的一塊地鑽!一個寵物,都給我調查仔細了!”

軒轅峯停頓了一下,“還有,你去調查的同時,讓他們每個人都給我寫一份自述,讓他們介紹他們家中的情況,要自述地特別清楚,還要寫上他們來比賽的目的是什麼,一定要仔細仔細再仔細!事後,如果有那個嫌疑的話,直接殺掉!”

軒轅峯的眼神中流漏出了一絲狠毒的神色。

“是!我現在就去辦,只不過,家主,要詳細資料的話,要挺長時間的,畢竟咱們家的人手不是太夠,而且調查還有一定的難度。”

“多少時間?”

劉叔想了一下,“最少也得兩個星期左右吧。”

軒轅峯點了點頭,“兩個星期足夠了,記住,這件事一定要隱蔽地進行,知道了嗎?”

劉叔點了點頭。

“對了,還有一件事!”

軒轅峯說道這裏突然停了一下,然後看了一眼申大龍和張小兵,然後繼續說道。

“你去派幾個人盯着其他的家族,看看他們有什麼異動,尤其是歐陽家族,一定要盯緊了,最好能夠打探出歐陽峯最近在幹什麼。”

軒轅峯目光嚴肅。

“是,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辦!”


劉叔用力地點了點頭,轉身就走了出去。

軒轅峯看了看鄒忌他們。

“鄒忌,申大龍,張小兵,你們三個最近幾個星期先跟着戈子浩學,聽到了嗎?不許偷懶,一定要好好地練習,那樣的話,你們纔有可能會在一年之後擊敗歐陽峯,要知道,歐陽峯可是得到了我們軒轅家族的一本祕籍啊!”

“是,我們一定會勤加練習的!”

鄒忌三個人都用力的點了點頭。

軒轅峯也滿意地一點頭,看向戈子浩,“你不要總研究你的那些東西了,這幾個星期好好地教鄒忌他們。”

戈子浩點了點頭,沒說什麼。

“好了,你們都下去吧,我還有其他的事。”

“是……”

鄒忌他們一點頭,就要轉身離開。

可是在這時,旁邊的李威突然叫住了軒轅峯。

“家主,啊不,峯哥,那個,那個,我有個請求。”

李威笑着對軒轅峯說道。

“嗯?什麼請求?”

“就是……就是我能不能和鄒忌他們一起練功?您也知道,我們這幾個人就我最弱了,我也想和他們好好練習。”

軒轅峯思索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好,那你們就一起練吧,反正也不妨礙什麼。”

說完,軒轅峯直接起身,雙手背後朝着裏面就走了進去。

鄒忌他們一對視,李威哈哈一笑,幾個人笑嘻嘻地轉身朝着自己的那個小院子就走去了。

————

幾分鐘後幾個人就走到了小院中。

“那個啥,你們先練這,我下午來找你們,我現在要回房間有點事情。”

戈子浩對這鄒忌他們一說,轉身就要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好的,對了,耗子啊,注意身體,小擼怡情,大擼傷身,強擼費血,爆擼灰飛煙滅啊!你一定要注意身體!”